【财富中文网】隐藏在京东、秒拍背后的“关键先生”

2017年05月12日 12:00 界面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从世界500强到泛娱乐明星公司,背后都能找到他的身影。他足够克制自己,每当到达别人认为的人生顶点时,却选择急流勇退;他能够和创业者之间保持着一种百分之百的信任关系,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对创业者们指手画脚,而是礼貌地提出建议,至于是否被采纳则是创业者们自己决定;他还是一名战略大师,为那些处于劣势、看上去似乎毫无胜算的公司指明方向。他原是凯鹏华盈中国主管合伙人,如今选择出走。他在组织一支自己的“游骑兵”团队,寻找属于自己的牧场。

我坐在国贸三期楼下,幻想着这样一个人即将出现在面前:他有着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那部著名科幻小说《神秘岛》中的主人公赛勒斯·史密斯(Cyrus Smith)一般的容颜,年近45岁的工程师,剃成平顶头的头发和那撮浓厚的小胡子已显灰白色,受过良好教育,又富有实际经验。用法国军队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很有办法”。而《神秘岛》恰巧影响了他的前半生。

他正在组织一支《神秘岛》里面的队伍。他把自己的队员形容为“游骑兵”,即使有人看不懂财务报表,也愿意把此人招致麾下,因为那个人太善于和创业者交流了。这就像是一名善于投掷手雷的队员,即使枪法不准,却依旧不妨碍他精准地把手雷投到敌人的战壕里。他要成为这支VC游骑兵的“队长”。

我试图从别人口中勾勒出此人轮廓。他和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相识已达10年,刘强东对我说:“京东接受凯鹏华盈投资,他起到决定性作用。”

秒拍创始人韩坤说:“一个忙可帮可不帮,他会选择帮助你。”

估值超过460亿元的京东金融CEO、之前的同事陈生强称他为“神一样的人,又可以做一生的朋友。”

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说:“他才不是什么创业导师,更像一个伙伴,陪伴着你。”

他是一位隐秘的低调大佬,同行之间对他知之甚少。接近他的人提醒我,不要被他温和、儒雅的外表迷惑,他绝对有一颗冒险的心。

这些描述让人越发好奇。在中国的投资人图谱中,他略显平凡而稀有——既没有经纬创投张颖一般的狼性,也没有听说他如红杉沈南鹏一般的聪明与勤奋。但实际上,他的投资业绩却让人不敢小觑:他在2007年就看中了京东商城;在泛娱乐大潮中,又拿下了秒拍和喜马拉雅;而对于社交这个无人敢触及的领域,他更是具有超高的命中率。如今中国出海最大的游戏社交平台碰碰和国内高速成长的陌生人社交平台探探都是他的作品。

他足够克制自己,每当到达别人认为的人生顶点时,却选择急流勇退;他能够和创业者之间保持着一种百分之百的信任关系,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对创业者们指手画脚,而是礼貌地提出建议,至于是否被采纳则是创业者们自己决定。他还是一名战略大师,为那些处于劣势、看上去似乎毫无胜算的公司指明方向。

他是周炜,过去的身份是凯鹏华盈中国区主管合伙人,如今选择离开那家著名的投资机构。实际上,当他决定走出凯鹏华盈时,听到的多是反对的声音。“所有人都告诉我,现在不是一个好的时间点。”周炜也深知,如果三年前出来做一个自己的基金可能更容易成功。三年前的情况是,众多的投资人从老牌风投机构出走,诸如从IDG走出了高榕资本、从红杉中国走出的源码资本。如今周炜的出走和这些人的区别在于,他是唯一一名从顶级基金出走的掌门人级别的人物。他坚信《神秘岛》的故事:如果给有一个适当的环境,他要创造出一个新世界。

周炜 |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

人就像自然界制造出的复杂机器,输入和输出周而复始。周炜最早的输入来自于他的第一份工作——实达电脑。这家福建民营企业让周炜认识到了商业世界的复杂与多变。他在实达8年晋升10次,亦是实达内刊常年封面人物,年轻有为、精力充沛的周炜理所当然地被认为是实达未来CEO的最佳人选。

但是资本改变了一切。实达上市后的1997年至1999年,资本市场混乱不堪,有权势者用各种手段控制实达,从上市公司套现,让本来占据中国POS机市场50%的实达最终由一家科技公司逐渐变成了房地产公司。

“我不认为资本是邪恶的,但它是有力量的。它就像是一柄剑或者一把枪,这种力量可以好也可以坏,看你怎么用它。”离开让他遗憾的实达后,周炜又创业经营了一家支付公司,最终将此公司卖掉。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他知道自己需要重新进行输入——去沃顿商学院读书。以至于在2008年,当陈生强再次见到他时,第一句话是:“周炜,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在陈生强的眼中,周炜已经不再是那位手下管理着上千人的企业高管,而是一名平淡无奇的凯鹏华盈投资总监。

至于如何进入凯鹏华盈则是另外一个故事。在沃顿商学院一堂课上,当拉斐尔·阿密特(Raphael Amit)教授的PPT出现后,VC排名第一的凯鹏华盈赫然醒目。周炜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进入这家公司会是怎样?尽管诸多投资机构已经向周炜伸出了橄榄枝,并且给予更高的头衔时,他还是选择了从凯鹏华盈的中层岗位做起。

一个插曲是,在此之前周炜对投资就嗅觉灵敏。2006年在美国学习时,Facebook让他意识到了社交在互联网中的地位,于是在国内寻找类似公司。他看中了王兴创办的校内网,当时准备投资500万元。但是由于身在美国,与王兴只能远程交流,投资最终搁浅。

一部风险投资在中国的投资历史如果稍加改动,就可以成为中国互联网史。

1997年,张朝阳凭借自己的执着和对雅虎的模仿,融资18万美元回到中国创办几乎谁都看不懂的搜狐时,互联网世界的第一批冒险家们才知道,商业计划书可以换来梦寐以求的资金。周炜则经历了2005年以后的互联网投资世界。2005年,伴随着诸如58同城、去哪儿网等一大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崛起,第一批亦从海外归来的风投机构开始在中国寻找猎物。比如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2005年回到国内,此后投出阿里巴巴、腾讯等中国巨无霸公司。同样是在2005年左右,诸如北极光、启明创投等大量本土风投出现。当时本土品牌还是以美元基金投资为主,做事风格则与美元基金一模一样。

2007年,周炜和凯鹏华盈一起进入中国。他把过去的人生分为两个十年:如果说第一个十年里,实达让他初识了资本与商业,凯鹏华盈则在第二个十年教会了他如何运用资本的力量。比如,在这里周炜学会永远“Think Big”。他总是在寻找足够大的猎物,那些“平台型”公司则是目标。在他看来,平台型公司有三个特点:首先,它的未来一定充满想象,商业模式不可预期;其次,平台形成后自然会形成内部良好的“自循环”体系;最后,一旦自循环体系形成,这种类型的公司则很难被颠覆。

寻找这样的公司,他有自己的一套“成吉思汗”式的游牧法则。在选定一个领域后,周炜会让自己的团队直扑上去,在2至3个月内全部人员都在寻找该领域投资机会。这样做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对于优秀公司而言,早期窗口转瞬即逝。如果在6个月内还没有投资,估值可能就会翻倍,那时候再想投资则会付出更高的成本。在2013年左右,他为团队制定了三个围猎牧场:无线内容平台、企业级服务、O2O。

当时,凯鹏华盈的TMT团队几乎看过了这三个领域中的所有明星公司,但是周炜依旧告诉自己要学会克制。“作为一个早期机构,我们手里的资金有限,三个领域里只投放一个。”他的分析是,O2O需要不停烧钱,在此领域里出现的公司可能会做很大,但如果下一轮融不到钱,机构还要继续跟投,而他发现自己手里似乎没有那么多资金;企业级服务所有产品似乎差异性很小,加之周炜是做企业级服务出身,深知中小企业对于企业级服务付费的意愿不高;内容平台则正在处于爆发前夜。“内容平台的投资回报在一个时间段内一定最高,所以我们选择把钱放在这儿。”他说。

喜马拉雅正是周炜经典投资之一。在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的回忆中,与周炜见面后,他并没有像其他的投资人一样展开“凌厉攻势”,一味地追问商业模式和用户数据等问题,反而和余建军探讨喜马拉雅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当听到余建军已经初步建立与几百个音频工作室的合作关系时,周炜大为惊喜,认定喜马拉雅最终会成为行业翘楚。“早期风险投资就像夜里去路边摊吃饭,即使光着上身也没有关系,只要关键部位遮盖好即可。”周炜说。言下之意,早期投资避讳关注太多细节,抓住要点决定了一家公司最终高度。“他是一位真正能看懂行业规律的人。”余建军如此评价。

他亦有强悍一面。比如周炜不允许“风闻奏事”者影响结果。投资机构经常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当一项投资经历花费数月做完了完整的尽职调查、法律协议亦准备完毕时,诸如位高权重者的一句“我听说这家公司有问题”会毁掉整个投资计划,之前的工作也丧失殆尽。周炜谨防这种局面的出现,他的总结是:一项重要决策在最后阶段,除非你有非常坚实的基础作为判断依据,否则“听说”、“有问题”这类词语严防在投委会上出现。“你听谁说的?这个人做了哪些研究得出的结论?”——他相信调查远比传闻可信。

韩坤看上去是那种毫无特点、没有任何攻击性的人;刘强东则凌厉、决断,两人完全不同。周炜能够和他们任何一个人做朋友。

坏消息总是让人沮丧。2014年的一天,当时本来有两家投资机构共同计划投资秒拍,但当所有法律文件都准备好,即将签署之时,另一家投资机构打来电话告诉韩坤:“我们放弃投资。”

韩坤和周炜几乎同时知道这一消息。两人相约在那个经常见面的地点——侨福芳草地二楼illy咖啡。坐在illy咖啡黑色和红色的沙发上,周炜和韩坤对望过后,半晌无话。

两人都处在一个极其尴尬的局面:对于秒拍的投资,凯鹏华盈内部意见并不统一。当时的情况是,美拍已经成为了短视频领域第一的公司,而秒拍位于第四。如果失去另一家机构投资者,秒拍的资金减少一半,这对于本来就处于行业第四名的公司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它将缺少足够的弹药参与即将开始的竞争。韩坤甚至觉得如果融资不成功,游戏可能瞬间结束。

周炜需要重新考虑这一切。他决定压上自己所有信用度,秒拍也成为了他最为坚持的一个项目。当天,他立即和另外那家基金沟通,连续发了5条每条超过100字的微信,大致内容如下:首先,短视频最终会成为下一个风口;第二,美拍虽然现在优势明显,但秒拍未来一系列产品规划已经准备就绪,可以很快追上。遗憾的是,即便如此,也没有换来对方改变最终的决定,周炜只身投资秒拍。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清晰而准确。此后秒拍一路高歌猛进,连续推出了小咖秀、一直播等产品,在短视频领域里称霸。周炜感谢韩坤没有让自己身败名裂,在小咖秀日活过500万时,他在办公室里向秒拍团队鞠躬90度以示感激。

对于京东,周炜和刘强东更可称得上是惺惺相惜。他和刘强东都谈到了一点:在2010年后就很少将中国互联网模式与美国进行比较。这让周炜与京东其他投资人与众不同。“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不像别的股东那样特别强调美国模式。”刘强东说。这一点在京东自建物流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那是一场至关重要的会议,京东众多显赫的投资人在列。争论不可避免,焦点在于,京东是否应该花费上百亿自建物流体系。一些投资人认为,第三方物流已经足够,自建物流对于京东来说成本过高,更何况京东的对标公司亚马逊也使用第三方物流。这些理由让刘强东略显被动。直到会议尾声周炜才站起身来力挺刘强东:“京东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就在于自建物流体系。”

如此坚决的判断来自于实达的经历。周炜曾经跑遍了整个中国西南地区,知道中国西部的广袤。2009年,美国电商巨头新蛋网刚刚进入中国,当听到这家公司宣布坚决不做自建物流后,周炜断言新蛋在中国将不会长久。况且,他深知刘强东希望打造一个让快递人员与用户直接沟通的界面,这些都是京东和当时上百家电商的不同之处。至今,京东用了长达九年的时间,累计投资上百亿,搭建起了能够支撑这家中国最大的自营B2C电商企业的物流体系。应该说,这背后的关键支持者之一正是周炜。“最终决胜局的竞争经常都出现在一个你根本想不到的一个战场,大家认为那不是战场,但是最后他做了,成了胜者。”他如此回忆这段过往。

用刘强东的话说,周炜是一位“忠厚老实、实实在在”的人——他既不会有什么极端的举动,也有自己的思考,不会随便敷衍别人。刘强东认为,周炜永远和自己在一个频段上,甚至在所有的投资人里,自己和他的沟通效率最高。“天大的事情大概几分钟都能说明白,从来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另外,不要被周炜温文尔雅的外表迷惑,如果被投资者没有达到他的要求,他则会毫不客气。“说到做到是打动他的唯一办法。”韩坤说。

如今的周炜正在开启自己的下一个十年。投资机构的理念正是他价值观的延展。“他总是投资那些能够创造社会价值的公司。”在刘强东的认知中,周炜并不是一位喜欢赚“快钱”的人,他总是在寻找那些能够经营长久、具备创新精神的公司。这也解释了为何他所设立的基金回报周期长达10年、并且把新机构命名为“创世伙伴资本”。在他的理念中,投资的公司一定要区别旧世界,创造新世界,尽管作为投资机构,离开是终极目标,但是周炜依旧希望可以至少让创业公司在新世界具备雏形后再退出。

“我们陪伴着你,希望你创造大家没有见过的新物种,这个新物种大到可以称之为一个世界。”这正如当初《神秘岛》教会周炜的那样:“当我掌握了知识,只要给我团队,就可以创造奇迹。”

来源:财富中文网

原标题:隐藏在京东、秒拍背后的“关键先生”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