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车保帅?乐视体育迎来生死攸关之际

2017年05月12日 13:36 环球网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就像孔尚任在《桃花扇》中写的那样,“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乐视体育自去年11月开始进入多事之秋,昨夜又在香港遇到麻烦。

乐视体育在港屡屡遭诉

据香港媒体报,展示型广告服务提供商Polarline DevelopmentLtd.因乐视体育的欠款迟迟未还,已将其告上法庭。

根据提交香港高等法院的传票,Polarline DevelopmentLtd.称其为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香港)有限公司提供了展示型广告服务。乐视体育去年8-9月预订了香港七个站点的展示标识,Polarline DevelopmentLtd方面表示,工作已经完成,但虽几经催讨,乐视体育一直没有与其结算两笔总计107万港元(13.7万美元)的款项。Polarline DevelopmentLtd诉求其支付原金额款项加利息、成本和其他赔偿。

而5月7日晚间李嘉诚旗下和记环球电讯3香港及3家居宽频突然不能收看乐视体育节目,公司随后在声明中称出现该事故是乐视方面未能提供有关节目内容,并称“乐视云计算”已经拖欠和记环球电讯网络服务费多时。和记方面并未透露服务费的具体金额,但表示已多次与乐视方面接触,寻求不影响客户服务的解决方案,并敦促乐视方面履行合约条款及尽早清缴有关欠款。

乐视方面告诉环球网记者,由于机房合作伙伴出现“突发性故障”,导致用户在节目播出期间有可能出现“不流畅的情况”,将会积极联系相关用户,对故障进行快速调研和处理,但对于拖欠款项的问题,截至发稿乐视方面并未作出回应。

据记者了解,被指出现资金困难的乐视,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已经被逾10家公司在香港诉至法院追讨债务及服务费用。乐视去年9月曾被市场推广媒体“领先媒体”诉至高等法院,追讨1460万元媒体策划、执行等服务费。随后12月连续被包括香港经济日报在内的三家债主追讨拖欠费用。今年3月,公司再被星岛集团索偿59.3万港元以及广告费用和利息。

而仅在一星期前的5月5日,乐视旗下的乐视体育文化发展(香港)有限公司,又被广告公司Innity China CompanyLtd诉至高等法院,追讨由2016年9月至11月涉及近385万港元广告服务费用。.

乐视高层、体育版权皆亮红灯

乐视危机自2016年11月6日大规模爆发至今已愈半年,各种危机仍像气泡一样不断冒出,虽然其间贾跃亭做出种种努力,但乐视资金链的内虚之症已是不争的事实。越来越多迹象表明,2017年似乎是乐视关键性的一年。

“钱荒”引发的乐视体育版权频亮红灯。

去年11月9日,乐视在2017年资源推介会上,曾将中超、亚冠、12强赛、英超、CBA定位为公司的五大核心IP。目前乐视体育已经失去了中超、亚冠、12强赛三大IP。

乐视移动CEO阿木在2017乐视资源推荐会上介绍乐视生态战略

亚足联先是在2月份宣布与乐视体育解约,原因是乐视需在2017年1月1日前支付亚足联第一年2675万美元的费用,但乐视无力支付。在赛事停播12小时内,亚足联就发表解约声明,并未给乐视体育留下太多补救余地。此后,乐视体育此前据称花费27亿元拿下的2016和2017两赛季中超版权,在即将进入第二个年头时再次因账款问题与版权方合作破裂,独播权转由苏宁体育接手。

5月3日凌晨,欧冠半决赛厮杀正酣,就在球迷三更半夜爬起来看比赛的时候,却发现乐视体育原定于北京时间凌晨2:45的直播已临时取消,原因不明。

根据相关人士透露,由于乐视体育接连丢失版权,更多版权方开始担忧乐视体育的版权分期款将无法兑现,“催债”造成的账款挤兑已经成为乐视体育迫在眉睫的问题。

不只是乐视曾引以为傲的版权,乐视体育内部的人员架构上也动荡不堪。

近日有媒体报道,乐视体育内部正在准备新一轮裁员,预计规模将超过50%,其中智能硬件部门完全撤销,付费会员部和市场部裁员至少50%。乐视体育在稍后的回应中表示,暂时未开启人员优化,未来如果开启优化,会根据业务调整进行。

事实上,这也非乐视体育首次出现裁员的消息,去年12月底20%的裁员计划完成后,乐视体育过去几个月离职的员工已远超100人。不过据有媒体报道称,这次和去年12月底裁员时员工们怕上裁员名单的心态不同,这次很多内部员工求被裁,原因可能在于获取补偿金和尽快离职。

在去年12月6日,乐视体育宣布新的组织变革和人事调整,成立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线下商业事业群和体育消费业务事业群。其中,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涵盖媒体事业部、电竞事业部、彩票事业部及会员业务中心,该事业群由联席总裁刘建宏负责。线下商业事业群包括赛事运营中心、产业中心和健身事业部;赛事运营和产业中心由CMO强炜负责,健身事业部据称将在恰当时机落地。

体育消费业务事业群包括装备事业部、智能终端事业部、电商销售及服务中心、智能化研究院。其中,装备事业部将以独立的乐体装备公司呈现,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兼任乐体装备公司CEO。

然而,在架构调整5个月后,三大事业部仅刘建宏领衔的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仍处于相对稳定的运作状态。赛事运营和产业中心并未如原先乐视体育所言推进新的重量级赛事IP,该部门的员工不是离职就是调岗。

乐视体育的灵魂人物、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已于日前离职,加盟姚明的CBA。

乐视体育前副董事长马国力

乐视体育已然成为了乐视高管层离职的重灾区。

从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总编辑敖铭、COO于航、香港公司CEO程益中、赛事运营副总裁邱志伟到日前出走CBA的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高层大批量的离职,似乎也在显示着管理层失去了陪伴贾跃亭拯救乐视体育的耐心。

今年1月13日,乐视网宣布获得融创中国150亿战略投资,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被业内人士看作拯救乐视脱离泥沼的白衣骑士。

但成为乐视二股东的孙宏斌则明确资金不能用于非上市体系部分,并对乐视体育、手机表示了自己的想法。

断臂求生下乐视体育前途未卜

事实上,在乐视公司的董事会拥有一定决策权之后的孙宏斌,已经在慢慢开始实施对乐视的控制。

入驻乐视之后,孙宏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彻底隔离开来,对于非上市体系如乐视体育、易到等,他的建议是“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

即使在融创中国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依旧不忘对乐视做出点评,称乐视的亮点是前瞻性“特别好”,但资源、管理都跟不上。不仅如此,孙宏斌在发布会上还强调,“2016年乐视体育花费13.5亿购买版权,但只收回了5000万投入,亏损13亿,这就是神经病。”

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融创中国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

此外,此前在乐视体育A轮融资中领投的万达集团目前已经全面退出,马云旗下的云锋投资也已经出售了大部分股份。工商资料显示,2015年12月30日,万达金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乐视体育中的持股比例从8%降为0,手中股权悉数清仓。知情人士表示,万达这笔股权“卖了个好价钱”。除了王健林的全面退出之外,其子王思聪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已经减持了在乐视体育中的持股比例,目前持股比例为4%。

而受到马云实际控制的上海云峰新创股权投资中心也已经大幅减持手中持有乐视体育的股权。截至2016年11月24日,云峰的持股比例已从10%降至3%。

根据乐视自身测算,2016年的收入将在2015年5亿的收入基础上翻上2倍,达到28亿。到2017年则会达到38亿,届时将实现扭亏为盈。融资完成后乐视体育将在版权内容、赛事运营、智能硬件以及互联网应用等业务领域发力布局,进一步获取赛事资源以及开发硬件,同时也对投资者作出在2018年底前完成IPO申报材料的承诺。但业内人士表示,乐视体育想要完成上述这样宏伟的目标,颇有难度。

在残酷逐利和嗜血的资本层面,孙宏斌的做法无疑是能使乐视资金链回归正轨的快效药。

孙宏斌看似霸道,宣布梁军任乐视CEO,大有越俎代庖之意,但在150亿的真金白银面前,谁也不希望去填补一个“无底洞”。有业内人士表示,融创中国进入乐视,对贾跃亭本人未必是好事,但对乐视三大块乐视网、乐视致信、乐视影业绝对是个利好。

虽然靠关部门和裁员的“断臂求生法”能否拯救乐视体育目前尚不可知。但近日有知情人士指出,新一轮乐视体育的调整极有可能将乐视体育的战线重新缩回“体育媒体公司”范畴;付费会员业务随着版权流失,也已被下调优先级。此外,今年乐视体育大推的UGC业务将在新架构下被进一步凸显重要性。由此,原先涉及赛事运营、智能硬件等多项体育产业综合业务的项目,极有可能在此轮“优化”中难以幸免。

虽然全媒体平台更像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以更低门槛和成本重新“画大饼”以吸引新的资金源,但观看比赛是受众的刚需,UGC替代方案更像是版权赛事的补充,打造一个平台容易,但是留住用户依然需要拥有版权这一硬实力。首都体育学院体育经济与产业教研室副教授邢晓燕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受众跟赛事走,不是跟平台走,如果一个平台没有了版权,受众想要看比赛自然会去找拥有版权的平台,所以如何留住自己忠诚的消费群体才是最关键的。

乐视,由极胜到走衰不过五年白驹过隙,种树难成林,建设一个庞大的生态帝国绝不仅仅是情怀和故事就可以做到的。没有资本的持续输血,乐视体育又将走向何方?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