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滚动新闻 > 正文

刘金柱:上帝的玩笑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1月09日 17:03 新浪科技

  近日,“2006年英特尔杯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大赛”的获奖队——香港中文大学及西南交通大学代表队与大赛评审专家,携获奖作品赴美国访问英特尔公司并与资深工程师进行了交流。西南交通大学获奖队员刘金柱是此次访问团成员之一,他记录下了随行感悟,以下为全文:

  上帝的玩笑

  其实我曾幻想过去美国,但不过是以一些很平常的方式,比如说留学呀、出国旅游呀,再不就是做访问学者吧!想归想,天晓得这种企盼什么时候能成为现实呢?我一定没有想到的是(即使算上做梦吧),自己第一次去美国、到旧金山,是作为Intel杯的获奖代表,而且跟着那么“专业”的团队。所以,这样的一次旅行,注定了是激动人心、感慨良多的,仿佛是上帝开给我的一个带有喜剧色彩的玩笑。

  之所以说我们旅美的这个团队够“专业”,是因为这其中不仅有思维活跃、好奇好动的两队队员,还有平常满世界跑、经验丰富的两位女记者,最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头发斑白,但精神矍铄、诙谐风趣的徐老师,当然也少不了童心未泯、乐于欢笑和照相的Jolly——我们的领队。瞧瞧看,这么样的一批人走到一起,谁又会甘心错过这样意外的相遇和相知呢?

  也许新的事物总是包含着更大的信息量。在美国的这几天,行程很紧,去的地方也蛮多的。我的大脑有点像单核的Pentium4,都处理不过来所见所闻啦!难怪Intel Santa Clara,Chandler,IPD Architecture部门那位印度籍的CTO,Pranav Mehta极力推崇双核和多核技术,现在想起来,他的话还是蛮有道理的。经过这几天大脑对信息的收藏和整理,我发现Highlight还是挺多的,而且相当不错呢!

  历史的沉淀——Intel Museum

  有历史的东西才会有Museum,而Intel却有个硕大而且陈列醒目、精美的Museum,你便可想而知Intel传奇的奋斗历程。从最开始三个发家创始人到今天Intel整个公司庞大的组织管理机构;从昔日构造简单的8086到现在架构先进、功能强大的Conroe CoreDuo 2;从当年体积庞大、设计简陋的板卡、主板到今天个头贼小、电路复杂、长得也标志些的芯片组;从早期的大哥大、收录机等芯片应用领域到今天整个电子信息行业的芯片供应。在Museum里,微缩地记录着Intel追求创新和逐渐强壮的步伐,每一件陈列品都或多或少地散发着古色古香的味道,折射着Intel成长的魅力,还有对技术和创新的诠释。

  我最喜欢的,莫过于Museum的晶圆区了。平常只是在网上看看晶圆片的基本介绍,完全没有什么直观的印象。在Museum里,看着慢慢长大的晶圆片,从以前的3英寸,到6、7、8英寸,到今天的12英寸。再用放大镜看看,晶圆片里的一个CPU核心,那种小巧和精密如若不是亲眼见到真是难以想象。然后我就开始纳闷了,这种65nm级的制程工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片小小的CPU核心是怎样做出来的,又是怎么封装和测试的呢?呵呵,天晓得,我不晓得,能从Museum带着点疑问和遗憾出去,谁说不是一件好事呢?说不定将来我还够走运跑到Intel相关的部门去了呢?

  井然有序——Intel Santa Clara,Chandler的工厂

  坐落再沙漠中的凤凰城(亚历山大州)竟有有那么美的环境已经够让人惊奇了,那么在凤凰城附近有着近2万员工的Intel Chandler工厂无疑是这个城市上的一个明珠。

  一栋不高(好像就一层吧)但是占地特大的朴素建筑,那就是Intel的工厂。无论你是什么级别的员工,就算是副总裁吧,要想进去,不好意思,请佩戴上你的员工卡(一张只有头像和员工基本信息的卡片),当然,你可以把它挂在脖子上,夹在衣服上或是别在裤腰带上都行,然后过安检门,没有报警,就OK了!喔,原来大公司的安全措施这么严密,我们也感受了一把,只不过戴的是Visitor的卡片,不过已经很不错了。

  一个大的Lobby,进去之后就是员工的专利墙,几条长廊,两边要么是各类Lab,再就是各种级别的会议室了,当然还有一个很大的员工食堂。长廊两边的墙壁上贴着Intel曾经辉煌一时的产品和技术海报,大概是为了激励员工吧!

  总体上感觉这个工厂朴素而简单,没有太多的奢华,整洁干净,井然有序。在Intel,老板和员工在一个位置办公和工作,同样的桌子和同样的占地面积,Boss们可没有什么特权一个人占用一个办公室。有人说,全世界多数Intel工厂的布局都和美国总部差不多,就连Lobby里摆放垃圾桶的位置都一样。原因是曾经Intel有一家海外的工厂由于布置不当以及其它缘由发火烧掉了,损失惨重,所以后来Intel的工厂布局都大抵上有要求了。以至于有时海外来的员工来参观美国的工厂时,惊奇道,“哎呀,怎么我们那的垃圾桶跑到这个位置来了?”。

  你从Lab里走出来,拐几个过道就到了员工食堂,真是近呀,想吃什么就点什么,现点现做,各国美味,尽收胃中呀!这就像在我们学校教学楼的某一层也有个食堂,你下课从这个教室出来,走几步到另外一个教室就能吃自助一样,多少有些神奇。难道就是这样,Intel的员工的做事效率高了很多吗?(毕竟节省了很多走路的时间嘛)那要是菜香在工作时间飘到Lab里去了怎么办呢?

  谦和近人——Brenda

  Brenda女士是Intel全球管教育的总Boss,有两个子女。早就听说一般美国人都比较热情好客,Brenda也不是个例外。这位婶婶级的人物可是专程飞过来与我们见面的,非常平易近人,而且喜欢与学生交流。从大家与她的交流中,我感受到,虽然也在Intel工作了很多年,虽然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为Intel全球的教育项目操心,但是她非常喜欢自己的工作,并且乐在其中,想把Intel的教育理念和实惠实实在在带给需要的人。她告诉我们,要热爱自己的工作,做出更好的成绩,能把那跳跃着的智慧用来改善人们的生活,让大家生活得便利、轻松、温馨。

  Intel的歌手——Pranav Mehta

  大家都知道爱因斯坦会拉小提琴,搞技术做科学的人还真有那么一部分在音乐上有不错的造诣。说来也蛮巧,我们在Intel还真就遇到了这么一位神奇的人,他就是Pranav Mehta,IPD Architecture 的CTO,一位印度人。据说他和他太太都很喜欢唱歌,而且还合出了一张唱片,最精彩的是,听说这张唱片还蛮畅销的。哦,我想这样倒好,还能赚点外块哈!Pranav给我们做了一个精彩的报告,从Moore’s Law讲到Intel的CPU为什么要改变架构,专注于双核和多核。我觉得他给的最令人满意的答案就是,双核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计算机的性能,使新的、更复杂、更激动人心的应用成为可能,毕竟这样的应用需要更好性能的支持。我想,这就像一个人有两份甚至是多份可以同时做的工作,每份工作都能赚钱,这就为他更高质量、更有创意、更精彩的生活提供了一种可能。毕竟,又有谁会嫌赚的钱太多了呢?

  最后,Pranav还提到,技术的不断进步始终有一个方向,于他个人而言,他觉得那是为了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服务于我们追求的生活。那么,我的疑问又来了,什么样的人生、怎样的社会才算是和谐的呢?我想,大家都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于是乎,唤起了我们这样的思考,Pranav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大概他是为了转移我们的视线,免得我们逼他唱歌吧!

  神秘的幕后人——Doug Davis

  我觉得我能这样来美国已经是很不可思议了,如果这个算是喜剧的玩笑,我会毫不犹豫地承认那是God开的。那么接下来,有件更令我跌眼镜的事情。

  我们来到位于Chandler的Intel工厂的那天下午,时间显得特别紧,因为要见三个Boss,还一个比一个大。最大的那位就是Intel的全球副总裁,数字企业部、通信基础部的总经理。

  时间正是与第二个Boss——Rose Schooler(IPD Marketing Manager)交流的时候,因为我们比赛做的项目与EIA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她也很想多看看,多与我们谈谈。这样一来,时间就不够用了,但还得拖着呀。副总裁的助理可是按捺不住了,总是进门来催我们,大概意思就是,“总裁快来了,你们搞快些呀!”。

  因为我坐在会议室的后面,离门很近,所以隐约记得有个高大消瘦的男子轻轻推开门进来了。但是我只是稍稍瞄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听Rose给我们的讲话。忽然,Jolly站起来,向我们背后的那位站在墙边的男子伸手问好。我只不过是回头看了他们几眼又开始听讲了,大概是平常上课养成的习惯,自己一开小差马上就能回过神来认真听讲。等到与Rose的交流结束了,Jolly向我们介绍说,“这位就是Doug Davis”。我心想,“哎呀,这个就是最大的Boss,副总裁先生了,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呀”。我当时就惊讶了,副总裁的衣领上别着个员工卡,还一个人默默站在后面听我们讲。所以,我就明白了,原来Intel的总裁们都大抵是这个样子的。

  Doug在Intel公司待了22年的时间,是一位技术出身的副总裁。我深刻地记得,随行的那位Sina的记者甘利问他,能给我们这批年青人点建议不。他说,在他年轻的时候,当时Intel并不景气,他原本可以去当时更好的公司,但是他坚定自己的信念、相信自己的眼光,选择了Intel,才铸就了今天的成绩。他告诉我们不要放弃心中的想法,不要为别人所左右,做自己想做并且能让自己激动和高兴的事情,那便是对的选择。

  我想,见过Intel的这么多人,Doug的这句话最真切和受用吧!

  再后来回味,我见到Doug的第一面竟然是那么不经意地瞄了一眼,人家可是副总裁呀,这个也真够喜剧的。

  大项目视野——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想想看,以后的学生上课都不用带纸质书了,就带上一把扇子,上课的时候打开就能当显示屏用;或者带上一把笛子,没事就当乐器,上课时从侧面像拉窗帘一样拉出一张布帘出来,也可以当显示屏了。这就是未来的E-Paper,ASU的Flexible Display Center研究的一个方向,很神奇的。

  没到过美国之前,真的没怎么听说过ASU。但就是在ASU,却做着世界上很多技术很先进的工作。4000多万美金筹建的Flexible Display研发线,那可不是一般的壮观,整个通风、无尘、监控、配给等系统都做得非常好。这还不得不说是我亲眼看到的最壮观的一个与IT相关的实验室了。

  ASU还有一绝,著名的Decision Theater,听起来像是个剧院,实际上是广泛地采用3D建模技术和视觉技术构建诸如城市、人体等等实际问题的模型,然后以一种真实感受的方式分析预测未来的发展变化,真是很不错。

  其实,当我们来到ASU主校区的时候,恰巧遇到一个校园的Band在开

演唱会,那一个热闹劲呀,绝对是校园中的一种风情,值得人怀念。

  这是大学还是天堂——Stanford University

  Stanford的名气简直是忒大了,大到人们一般不知道它到底好在什么地方而只晓得它好。在这所没有围墙,面积超级大的校园里,沉淀了太多古朴和书香的气息,稀疏的古典宗教式的建筑楼群,宽宽的柏油大道,青石板砖式的小道,满校园的树林子、草坪和各种各样的名家大师的艺术雕塑,蓝蓝的无云的天空,清新的空气,我觉得这里更像是很多人梦想中的天堂。

  我们偷拍了一张照片,一位金发女生(应该是Stanford的学生)坐在一座楼前的草地上,靠着一根支撑楼宇的柱子,弯着腿,在那静静地看书;还有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男生,坐在一个木头凳子上弹吉他……

  Stanford的环境好,好得单凭这样的环境就已经很令人向往了,那么,这不就是一个人间的天堂吗?何况,在这个天堂里,还可以接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呢?

  这就是我们在美国的一些最真切的感受了。以前吧,总听人家说,或者是媒体里报道,美国如何好,这就像咱们隔壁村里有一位美女呀,总听人家说美女如何漂亮、怎样贤惠,当然很想追求,却从来也没见过。我们的美国之行,大抵就如同和这位美女有了个不错的dating,第一次面对面接触过她,知道了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着怎样的容貌、性格和内心的东西,晓得了她是不是适合我们,如果我们真的想追求她了,应该还要作些什么准备。当然了,无论后来成与不成,这样的dating肯定是人生之中难忘的经历,最起码,我们还是开拓了视野,狠狠饱了一回眼福的。

  看着相片中欢笑的我们置身于不同的国度,这些都注定了要在我们记忆的长廊中留下斑斓的色彩。只是,在这样的色彩背后,我依稀地看见了比赛时忙碌的身影,评奖时专家们、组委会人员匆匆的背影。我想,在我们出访成功的背后,有太多人的辛劳。是Intel公司的大力支持以及所有负责竞赛和大学合作事宜的老师、工作人员的辛勤劳作给了我们这样的一次宝贵的机会,我们感到异常的惊喜和珍惜。

  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看到我们那栋还太年青的实验楼里,开出了很多新的实验室,也添置了好多电脑和设备,最令我感慨的是,我看到了实验室里新的同学忙碌的身影,仿佛就是以前的自己一样。再一打听,原来是今年的省电子设计大赛开始了。

  是呀,就是这样丰富多彩的竞赛让我们慢慢成长起来的,一份拼搏,一份汗水,一份收获,一种怀念。嗯,大家都好好干吧,谁知道下一次出去长视野的人都是些谁呢?

  我轻轻翻开自己的日记,把“美国之行”的这段记忆好好地表装起来,认真典藏在我21岁这一页里,很开心,感觉好极了!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