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滚动新闻 > 盛大收购新浪股票专题 > 正文

谢文、牛文文2月23日网聊盛大购股实录(2)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2月23日 20:16 新浪科技

   牛文文 : 我非常同意谢总刚才的解释,我觉得新浪的原先的股东,或者说原先的大股东,对于盛大的在二级市场这个行动必然会作出一些反映,这个反映是及其正常的反映,假使说他们事先沟通的非常好,那就是协议并购,不存在二级市场,段永基先生不知道哪位股东把他手里面的股权转让给他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定是哪个方面没有谈妥,不是没有谈过,肯定是谈过。当盛大在二级市场有这么多股票的时候,他原先的股东必然有反映,这
个反映在下一步组成董事会,主要是组成董事会权利上的一个筹码,很简单的一个筹码,我觉得在现在这个情况下,盛大要推出来,除非有政策屏障,除非我们说新浪是一家媒体公司。

   谢文 : 没有,外国人可以随便买,中国人也可以随便买。

   牛文文 : 如果是这样的话,无法用现在的行为来停止,但是他只是提高要价,我把它看作是一个二级市场上展开行动之后的第二步,在股东和董事会这个界面里面进行一个组成,或者说要价,假使比如说盛大现在持有这个股份,他还想增持,在二级市场上非常困难,在毒丸计划释放之后,是否在股东之间是否有效。

   谢文 :这个毒丸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是表明新浪董事会对盛大的态度,不管自己是敌意还是非敌意,我告诉你不爽,咱们现在坐下来重谈。

   牛文文 : 向其他的人表明态度,这不是盛大或者说新浪股东的默契行为,没有这样的默契,而是在我不同意不支持的情况下展开的,我现在表示自己的态度。

谢文、牛文文2月23日网聊盛大购股实录(2)
和讯网CEO谢文作客新浪

   主持人 : 从国外的上市公司实施毒丸计划的这个案例来看,还是有很多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谢文 : 第一,毒丸有很多种,不能笼而统之说这是个标准毒丸,比如说盛大已经提出了要约收购,这个毒丸就起作用了,人家没有说,他们最追求的是换股,可以阻碍盛大是增发一万股,收购腾讯,那个也算是一种毒丸。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如说我们决议2005年、2006年后三年每次改选只换一个董事,这样阻止你进入董事会,不能笼统说在国外,那是通常情况,通常国外有很多要约收购,我提出来,外加一块钱现金什么的,这时候你说是有用的,问题是盛大没提,盛大从他的实力不可能提出来,他没那个实力,只能提咱们坐下来友好换股,合并,这个有点药不太对症,我还是认为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是一个表态。

   牛文文 : 我也同意,我认为是未来董事会组织的一个新气象。

   谢文 : 我觉得大家有点忌讳谈敌意收购,敌意收购和非敌意收购在本质上没有差别,大家不要回避,他拿19.5%到新浪董事会展出了毒丸,再说不是敌意收购,双方一互动,性质已经定了,其实现在是大家静下心来仔细算算帐,争取有一个好结果是大家应该谈的。

   主持人 : 这种敌意收购在国外是非常多的,比如甲骨文收购文科。

   谢文 : 好多是敌意开始,大家最后两个人携手说两个人合并,一开始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他们算利益,哪样对两家股东和未来发展最好,喜剧开始,正剧告终,千万别喜剧开始,悲剧告终就行了。

   牛文文 : 假使这两家公司释放毒丸这个毒丸会很毒,总是感觉作戏和商业要价的可能性,新浪不是创始人,文化非常盛,而且是创始人持股非常大的公司,早就股东和管理层分离比较高了,现在谁在放毒丸,现在公开的消息说董事会和股东表明了态度,我个人认为不尽然,假使是搜狐是对象,他在释放毒丸的时候,这句话我相信有非常毒的毒性,这种要约收购和敌意收购,在搜狐和网易实现起来非常的困难,在新浪现在不存在这样的条件,不存在管理层和董事会是高度不愿意股东层面有变化,这都是商业了。此前大家也推测过,新浪的确股东有这种出手股票的行为和企图,而且新浪这家公司已经证明了它能够抵御或者说股东层面的,他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文化了,他已经经过好几轮股东的考验,这更像股东之间的游戏,股东之间大家做一些安排和讨价还价。

   谢文 : 现在不是两家股东,是新浪大股东和小股东谈判,现在盛大实实在在是新浪大股东。

   牛文文 : 而且是新浪前大股东和现大股东谈判。

   谢文 : 新浪在股权代表性不超过10%,这个不太起作用,毒丸。你不能保证其他人中立,不能保证将近60%的机构投资者会采取什么立场。

   牛文文 : 我提倡正常的并购,在美国一些并购文化是习以为常,像HP和康柏的并购,两家在股东界面整合之后还可能分开,不伤害太多的东西,这是美国商业文化比较发达的情况。我觉得在中国国内的并购往往会头破血流。互联网我不太熟悉,健力宝这家公司,大家说是悲剧公司,反复卖来卖去,迫不得已,他所在的地方政府只是来保护这个生产。我觉得在新浪和盛大来说,首先我还是相信新浪这家公司强大的一种公司文化,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管是如何结局,大家说一个开头是这样的,一个结尾是什么样的,新浪这家公司在接受这种游戏规则的挑战的时候,已经形成一个管理层和股东层,甚至跟董事会某种程度的隔离。新浪这么多年以来,我是做内容的,他已经把新浪,不管是股东如何变换,内容始终是为王,大家已经实实在在认可了它华人网络平台第一的地位,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相信围绕新浪这次的并购会产生非常多的戏剧化的格局,会导致新浪和盛大这两家公司的运行会有很多的变化,大家宁愿新浪归新浪,盛大归盛大,我是坚信这一点的。

谢文、牛文文2月23日网聊盛大购股实录(2)
《中国企业家》总编牛文文作客新浪

   主持人 : 现在新浪的股权结构非常散。

   谢文 : 或者叫非常先进。

   牛文文 : 对。

   主持人 : 现在有不少基金也好,机构投资者持有一些股票,作用有多大?

   谢文 : 很大了,60%。

   主持人 : 这些机构投资者和基金的态度将有多大的作用呢?

   谢文 : 这个不能一概而论,因为每一个基金,每一个投资者都代表不同的利益,从和讯昨天和今天的分析来看,第一个要把某一类机构投资者提出来,这一类机构投资者同时是新浪和盛大的股东,这一类他的利益和别人的利益显然不一样,他的判断是以两方面的投资的最大的利益化,参照的系数是这个,按照18号公布的情况,大概占20%的股权,我们猜这一批人应该站是在盛大这边,主张两家公司合起来,合起来股也合起来,对他是有利的,这个去掉。还有一批是对现在的董事会很有信心,会有一批,但是多数都是纯粹的职业投资者。

   因为这个并购这个时候发生,我们都知道新浪已经预告了,新浪的一季度和二季度的报表比较差,投票的时候,大家会有一个算法。

   主持人 : 国外这种情况很多,能不能请两位多介绍一些国外并购方面的知识也好,案例也好,包括我们刚才讲的一些例子。

   谢文 : 你想从什么角度谈?

   主持人 : 主要是从毒丸计划这个?给新浪支个招?

   牛文文 : 这起码有五个界面,给新浪的谁呢?

   主持人 : 原有的股东吧,董事会的成员。

   牛文文 : 你就是说给段永基支个招。

   谢文 : 我收购过别人,被别人赶出来过。我觉得第一要理性,第二要以股东的最大利益为基本判别的点,第三不管什么结果,过程越短,大家越低是越好。这三个原则把握住了,我们不是当事人,不好具体说一定要怎么做。

   主持人 : 对于盛大这种收购的可能性,包括诚意这方面有没有什么可总结的呢?

   谢文 : 我个人跟汪延跟陈天桥都很熟悉,从人对人的判断讲,陈天桥做这件事情是非常严肃,认真,我猜他会把它,当他回顾他原来的从业史的时候会做一个重大的里程碑来说的,诚意是有的,盛大公司我也很熟悉,盛大公司的团队、员工也是认认真真的一支队伍,我们千万不要把盛大因为做游戏,想成人也是游戏者,我自己做游戏出身的,我退出游戏界的时候,盛大还没有做游戏。由于种种原因,新浪第一回是被动了,现在毒丸出来打了一个平手,但是也要非常客观看现在的情况。舆论不是诉求对象,真正的诉求对象是持股人,全部利益放在股东身上,20%陈天桥拿到了,60%分散在机构投资者手里,60%当中有20%是盛大的股东,这个工作不用做了,剩下的40%里面全拿到,跟他控制的股份相当,散户不用管,散户是不投票的,这个时候要非常现实的面对,我个人认为新浪的管理层,新浪的员工要有这个信心,一美元换一美元,股东A来了,股东B走了,和新浪的基本点没有关系,新浪作为一个生气勃勃的,朝气蓬勃的,非常有特点的,非常有竞争力的一个有机体不会因为任何股权的变动而产生实质性的变化。换句话说如果你要因为A股东、B股东,换一个股东公司就变化,这个公司是不值得来的,因为他个人性太强。

   牛文文 : 是的。在网络界是这样的,网络界比实业界好就好在,尽管时间短,但是它同时经受了美国的资本市场,经受了中国这么庞大的人群的锤炼,换在其他的行业说这件事情不太可能,假使两家股东之间不太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新浪,新浪的董事会,和新浪的员工,包括新浪的用户应该站在一种骄傲和自豪的角度来看待这个事情,是互联网这样的文化,是新浪这样的公司导致现在这样的事情能够发生。

   谢文 : 一个漂亮姑娘总是希望有人追的。

   牛文文 : 用不伤害公司的游戏方式来换股东。

   谢文 : 我自己是过来人,不不回避我当年被干掉的时候,我的心里失衡,我是创始人,我没有错误,但是你细心想,资本就是资本,大家现在的确有这么一点,面子上下不来,心里失点衡,我希望天桥同志能看见我,我知道他也会看,给足面子,友好的携手,你要问我,我代表业内相当一批人的看法,最后不管这么曲折,盛大和新浪联手绝对使两家的公司在互联网界变得更强,而不是更弱。至于情感层面的事可以有几天心理失横,但是不要沿着那样的路子走,我是过来人,那样的话你会几个月吃不好睡不好,当然你要减肥,我没有看法,但是还要理性地看。

   网友:都不愿意盛大收购新浪。

   谢文 : 谁说都不愿意?

   主持人 : 应该是网民们。

   谢文 : 第一,不要把自己和自己周围认识的人无限扩大化,叫做网民都,你怎么知道你能代表全体网民。

   第二从国际上太多的媒体,因为我们新浪很大的应该有这么大因为我们是媒体,通常不会在伤害一线的人,但是会不会有,也算正常,说一个新的大股东来了,会不会乱出主意,把新浪好多好的东西改掉了,我觉得新浪是中国最大的媒体,盛大是好几千人的公司,董事会忙战略层面的事已经不得了了,没有谁,陈天桥说每天把新浪的黄色改成绿色,没有人会出这种主意,在用户层次,在职工层次,应该不会感受到很多冲击。但是你说战略重点,比如说让新浪的游戏频道和盛大的游戏合作,这种事会有,但是那个事不是了不得的事。

   我能理解,但是我觉得没必要过渡担忧。我也看到说将来新浪的新闻就游戏化了,怎么可能,陈天桥买新浪怎么会把新浪游戏化呢,不可能的事,他一定要珍视多年形成的价值,这是新浪的价值所在,只会增值不会贬值。

   牛文文 : 只有在网络界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要特别的警惕,网络非常大也有非常多的网民,他的情绪整合力太强,一个情绪强化了比毒丸还要毒,互动很厉害。

   谢文 : 宣布从此以后,再也不上新浪,就上搜狐,这些都是意气用事。

   牛文文 : 用户的意见反馈到管理层,管理层会认为这件收购会产生影响,大家会紧张,这个本身是很大的毒丸,它是很现代的一件事情。

   谢文 : 新浪的员工和同事们我跟你们很熟悉,我们一定要有信心,一旦并购,我们的新浪的文化会渗透到盛大,因为我们是老大哥,我也相信盛大的小弟弟和小妹妹会虚心合作。说这些没用,那是投资者的事,我也有很多的员工,员工要自我平衡,心理治疗,那个很重要。

   主持人 : 时间快到了结束的时候了,今天二位嘉宾都是业内的资深人士,谈的非常好,非常感谢两位嘉宾的到来。

   谢文 : 我祝愿而且真的相信,新浪、盛大,或者两者的结合体都会变得越来越好,再过一年回头看,大家会哑然失笑,说“唉,一件小事!”

   牛文文 : 我希望这件并购,给本土企业,带来比较阳光的并购文化,并购本身对两各企业都有促进。

   谢文 : 我今天之所以答应来,那边董事会都没有散就来了,新浪敢请我来,这个在行业内是进史书的,甚至到他们那种在中国企业界要进史书的,大家要做好榜样。咱们都说社会主义民主,市场机制,你们现在是起榜样和作用。

   牛文文 : 我们中国企业家杂志,我们很意外也很荣幸把一个网络界的并购事件,预见到了一点点,我们也很希望做一个很荣幸的收尾,我相信陈先生和段先生或者是其他的高层,在尽量短的时间里面,心平气和面对我们的采访,我们希望做一个中国版的并购事件。

   谢文 : 这件案子肯定会进MBA的案例,我希望是正面,不要是负面的。

   牛文文 : 而且要快,时间拖的越长,成本越高。

   主持人 : 谢谢二位。

   本次聊天到此结束。

[上一页]  [1]  [2]

  声明:新浪网科技频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新浪公司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热 点 专 题
聚焦2005春运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
2005年CCTV春节晚会
CBA全明星赛球迷投票
澳网公开赛百年
2005新春购车完全手册
北京2月新推楼盘一览
新春购房打折信息
《汉武大帝》连载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