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滚动新闻 > 盛大收购新浪股票专题 > 正文

谢文、牛文文2月23日网聊盛大购股实录全文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2月23日 20:16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谢文、牛文文2月23日网聊盛大购股实录全文

  图为《中国企业家》总编牛文文(左)和讯网CEO谢文(右)于2月23日18:30作客新浪网聊盛大购股事件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新浪科技讯 2月23日18:30,针对盛大收购新浪股票事件,新浪科技频道特别邀请和讯网CEO谢文、《中国企业家》总编牛文文作客新浪。新浪科技在此特别指出,本次访谈所有内容均代表个人观点,与新浪公司官方立场无关。[聊天视频]

   谢文简介:现任和讯网CEO,83年赴美就读哥伦比亚大学,92年开始从事投资咨询工作。96年回国,是中公网的2位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公网董事、常务副总、CEO并兼联众
游戏CEO。

   牛文文简介:现任《中国企业家》杂志总编辑,财经观察家。198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学士,1991年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获经济学硕士。

     以下为和讯网CEO谢文、《中国企业家》总编缉牛文文聊天全文:

   主持人 : 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这场访谈我们请来了两位重量级的人物,和讯网CEO谢文,他曾经是中公网的创始人之一。另外一位嘉宾是中国企业家总编辑牛文文。现在我们就盛大收购新浪部分股票这件事展开讨论。因为两位都是对股市和互联网都是有一定研究的,今天我们可能更细化一些问题。现在我想问一下,盛大收购新浪的一部分股票,您二位分析其意图在什么地方?

   谢文 : 到今天这个时间应该是比较清楚了,盛大在其发的文件上面,列举了各种可能性,但是到今天看来,应该说可能性,或者说他追求的目的很清楚,两家的全面合并、整合,希望是不友好开始,友好结局。

   主持人 : 不是为了资本层面的?

   谢文 : 有人这样说,但是我想问这个问题的人都是不太了解业内情况的,第一个可能是,把那点钱拿出来赚一把,买点股票,不行就退了,再一个是陈天桥做游戏作出危机了来了,我认为以上都不是,这是长期策划,非常理性的长期战略的选择,加上人的一点个性,比如说我是老大,我一定能跟一个老大,门当户对的结合,这跟个性有关系。

   主持人 : 跟年龄有关系吗?

   谢文 : 有关系。我斗胆说一下,我在业内是最老的,除了陈天桥没人敢用各种手段动新浪坟头上的草,这太野蛮了,非常厉害,一般的人不会这么做。

   主持人 : 在此之前,互联网的这种购并也不是一件两件了,有些甚至有动作,当年北大青鸟收购搜狐一部分股票,目的可能不一样,手段可能是一样的。

   谢文 : 也不太一样,你们这是一步逼到家门口,19.5%,青鸟还是13%、14%、15%这么来的。

谢文、牛文文2月23日网聊盛大购股实录全文
和讯网CEO谢文作客新浪

   主持人 : 为什么不可以采用一些正面协商的手段,也是采用这种在二级市场收购股票的这种手段呢?

   谢文 : 你有什么特别信息吗?

   牛文文 : 我觉得这个问题越来越专,关于互联网的并购,讨论到目前为止,秘密都没有了,我对互联网本身这个产业不太了解,但是从商业的常规而言,中国企业家在04年11月曾经做过一个报道——谁来整合新浪,网上把这个名字改成叫卖掉新浪,当时我们分析,新浪这家公司由于股权很分散,业绩和潜力很看好,在美国资本市场和国内资本市场上来进行整合和并购新浪的企图者会络绎不绝,当时我们大概猜测会有三家,其中盛大是其中一家,但是我们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谢文 : 来得这么快,下手这么狠。

   牛文文 : 我们这家媒体对网络研究不是非常专,我们只是从商业的惯例来说,像新浪这么一家公司,如果是两家本土公司之间的并购会非常的复杂,这两家公司正好都是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类似这样的两家公司发生并购也非常的频繁,也非常多。现在国内把它理解为一个敌意收购,或者说是一个恶意收购,或者是未跟管理层沟通的收购,在美国市场上这种事情还是比较多的。

   谢文 : 咱们是头一回,大家容易激动,其实是常规。

   牛文文 : 而且是发生在两家非常吸引眼球的公司,新浪已经是全球华人的信息平台,大家对它倾注了太多东西在里面,盛大陈天桥也是刚刚窜起的中国的首富,但是想想一场战争要上演了,大家都想来看大戏一样来关注这件事情。我个人认为,无论盛大二级市场持有新浪的股份,最后以什么收场,对于盛大来说,我们现在可以断言,即便盛大不成功,碰到什么麻烦,在此后对新浪进行这么一个资本市场的并购,我相信也是经典的。新浪是非常好的公司,又非常符合收购的条件,因为它的股东太分散了,创始人早就离开了,一般创始人不会这么早离开,任何的并购如果不跟管理层和股东协商,是真正的敌意,现在说不上敌意,因为新浪的股东分散。最多而言,盛大跟目前的大股东,跟四通,跟段永基先生的沟通是否充分,如果跟他的沟通充分的话,就如同阳光和新浪的并购一样,是很简单的事情,只不过现在从美国的资本市场来进行。我更认为,中国企业家和我个人预见到了盛大整合新浪,只是没有预计到这个戏剧性和未卜先知的。我看网民有很多激动的评论说要保卫新浪。不管成功不成功,新浪还是新浪,新浪这家公司管理很成熟,任何股东的进入不会导致新浪脱胎换骨的变化。

   谢文 : 要的就是新浪,谁费劲买一个新浪又弄的面目全非不就疯了嘛。

   网友:盛大这样的收购是不是有点挖墙角的嫌疑?

   谢文 : 挖谁的墙角?

   主持人 : 这个他没有说。

   谢文 : 我想新浪也好,盛大也好,顶着游戏或者说媒体这样的牌子,尽管显得有点热闹,但是实质上这是非常严肃的商业活动,不要用小孩打架,街头的那些,这是非常严肃的,特别像新浪和盛大是两家在美国上市的、规模不小的公司,每一个决策都有非常严肃、认真的背后逻辑在起作用。所以你说什么叫挖墙角,我不懂。所以说不要在个人层次和道德层次上来判断一个商业行为。

   牛文文 : 我也特别想说两句,对此次事件的关注度,超出了商业界,很多新浪网网民是很忠诚的,大家把这个作为春节晚会一样的娱乐来看的,是一个很大的中国娱乐新闻。我非常同意谢总的说法,在商业上的事情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很多人现在还倾向于把商业的事情当做一个情感,当做一个公众,甚至是一个极其个性的问题来看的,比如说挖墙角、跳槽,或者说类似这样的问题,如同早期,去年年后,我们国家有很郑重的说法,创始型的企业家到底对企业财富是什么样的态度,这是非常严肃和经济学的问题,但是在中国可能会演化成非常娱乐的评论,你在这个上面代表红脸还是黑脸,你是什么样的代言人,大家往往把商业问题娱乐化,假使这件事情在美国发生,美国的媒体会严肃分析商业的价值和商业的影响,并且会预测下一步怎么样,会回顾怎么样发生的。刚才谢总说的,他会很严肃的分析这两家公司的并购企图,在历史上有过没有,相近的是什么,不同的是什么,如此而已。如同联想和IBM的并购一样,在中国企业里面写着很多的民族情绪,有很多感性的东西,相反美国的商业媒体和其他的商业媒体对这个评价相应客观一些、专业一些。如果这件事情,新浪和盛大的并购事件,不论成和败,如果最后演化为某位股东和某位股东之间的恩怨情仇,或者说某个创始人之间的故事都不合适。

   谢文 : 也难免,互联网很年轻,碰到两个很大的,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千万不要停留在这个层次上,现在是资本的运作,真正的当事人、投资者是拿着股票说话的,其他的包括两家公司的员工都不是当事人,这个都不影响事故发生本身的规律。

谢文、牛文文2月23日网聊盛大购股实录全文
《中国企业家》总编牛文文作客新浪

   牛文文 : 尤其是网民,新浪现在是非常大众化的受人喜爱的公司,盛大也有非常多的游戏用户,这样的事件,一个企业由五个主体构成,网民和游戏者是重要的一端,员工是重要的一端,管理层和股东是重要的一端,当然还有政府,现在我感觉股东这面还算比较理性,管理层也还比较理性。现在我非常担心,这两家公司的客户尤其是新浪的网民会对这件事情倾注了太多的情绪,新浪网现在是一个非常能够聚集全球华人,尤其是中国大陆年轻人的情绪的。

   谢文 : 现在大家发言的渠道很畅通,都看到了。

   牛文文 : 新浪网的意见的传输和整合非常迅速,我希望这个讨论,商业归商业,网民归网民,管理层归管理层,大家把它分的界限清一些,不应该有太多的个性的渲染。

   主持人 : 刚才两位对新浪有很大的肯定,从盛大收购的意图来说,他看重的是什么?新浪的股权大家感觉很分散,为什么这么几年来并没有人做同样的收购,为什么到现在才出现一个盛大?

   谢文 : 这应该分成两类演员,一个是国内的投资者,他们收购新浪主要的障碍在于新浪的业务性质比较敏感,他们要考虑当你把第一网络媒体纳入麾下的时候,玩不玩的动,比如雅虎微软,MSN或者怎么样,这类演员大概决不是钱的问题,新浪市值在他们那里是不值一提的,因为媒体很大的问题在于它的本地性,它不像标准产品,甚至包括游戏。再剩下一类演员就是国内的,盛大在这以前,甚至没有哪个网络公司,甚至是非网络公司有这个判断认为它值得下这个功夫来做这样的投资行为,我们都知道中移动很大,他们跟新浪还有点关系,但是他们不会投。既懂网络,个又够大,又在成长当中,在业务上又互补才有,现在盛大的确是第一个,而且是刚刚及格他就出手,都没有再过渡一下,这点是陈天桥同志比较年轻,动作敏捷的结果。

   主持人 : 青鸟事件当中,您当时还是互联网上的活跃人物,请您谈一下?

   谢文 : 说实在,当时我们没有这么受众人瞩目,那事发生也罢,不发生也罢,那是在动荡期发生,那里面有种种的人际因素,我觉得人际因素大于理性判断,包括新浪股权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包括当时的市值,也包括谁跟谁说得上话,这样的因素在里面,所以不好比,那件事情说实在的,要不是这样翻出来,我都不记得,那个不算,跟这个没有可比性,完全是两回事,这次收购,我把它作为互联网草创期的终结和成长期开始的标志性事件,不断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它划了一个阶段,那个时候是一团混战,我买谁谁,那个都是和这个不是一个性质的事情。

   主持人 : 现在是可以通过财务报表分析互联网上市公司的价值,然后再作出商业性的收购行为,现在已经进入了这么一个阶段?

   谢文 :刚才那个问题没有直接回答,我补充回答一下,就是以二级市场收购19.5%,我再告诉你这样的方式,一个是大家非常的透明,我们说这样那样的业务形态,到人家那里划为非常清晰的报表,成长率和利率来分析。对于这个两家肯定有沟通过,肯定有这样那样的谈法,甚至谈过新浪收购那个事情,但是到这个时候,初步的事态,从盛大的角度讲,陈天桥下决心就下决心了,但是从新浪来说,股权比较分散,下不了决心,陈天桥说我帮你下决心,我来二级市场,然后新浪说,你可能就是小动作,我来帮你下决心来个大动作,一季度的季报一出来,股价掉了百分之二十几,哗啦就下来了,陈天桥不敢肯定在大年三十达到这个目标,这肯定是戏剧性的,但是背后是很理性的,陈天桥不是说等了几个月,他早看上你了,新浪可能早就看上盛大了,但是什么方式让两个结合,这个条件的凑是非常难的,现在凑了不友好的,其实是两张互相出两张牌,大家还得坐下来好好谈,这个也没有必要夸张,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主持人 : 其实刚才您指的应该就是新浪抛出的毒丸计划,新浪采用这个毒丸计划进行反击,您分析一下对盛大来说意味着什么,下一步的困难在哪些方面呢?

   谢文 : 我不够专,我就从一个稍有些企业运营常识来说一下,新浪这个“毒丸”在这个时候推出是要毒死谁,你说要毒死盛大,盛大已经持有了新浪19.5%的股权,超过10%就出毒丸,使得别人没法收购。毒丸有好多种,这个毒丸是是防止有人全盘收购新浪,就算陈天桥太狂,他肯定没有做过这个计划,理论上存在。

  理论上还可以举债来继续做收购,但是这个企业就没法运行了,我们知道最现实是到股东大会的时候,针锋相对,股东投票,到3月7号为止股票的投资者大家选择,盛大和新浪现有的董事会投票,来选择哪个。现在新浪的命运既不在陈天桥,也不在新浪董事会,在现在或者说未来的新浪的机构,新浪的股东他们的选择,他们的选择算数,我的选择不算数,你的选择也不算数,因为你不是股东,我不知道对不对,弄不清楚毒丸是毒谁,这不是毒雅虎吗。

  [1]  [2]  [下一页]

  声明:新浪网科技频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新浪公司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热 点 专 题
第77届奥斯卡盛典
驾驶员培训新大纲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
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
骑士号帆船欧亚航海
CBA全明星赛阵容公布
上海地产面临泡沫破灭
京城在售楼盘分布图
刘晓庆文集:自白录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