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滚动新闻 > 胡鞍钢3G报告引发激辩专题 > 正文

直播回放:2月4日中国3G问题研讨会(附实录)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2月04日 15:05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2月4日下午,中国3G问题研讨会在北京友谊宾馆举行,本次会议主办方为第一财经日报、博客中国、中国日报、新浪科技、北京晨报等,会议针对日前电信业界激烈辩论的胡鞍钢3G报告争议进行了深层次探讨。

  以下是本次会议情况及会议全部实录内容:

  中国3G问题研讨会总名单

  1、李进良 信息产业部广州通信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常务理事、信息产业部电子科技技术委员会委员

    2、史炜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市场与产业研究室主任

    3、李道本 LAS—CDMA之父,北京邮电大学信息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4、高洪冰 原信息产业部政策法规处处长

    5、方兴东 博客中国董事长、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

    6、雷鸣 GSM协会中国区总经理

    7、吕廷杰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

    8、叶利生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研究院副院长

    9、王煜全 Frost&sullivan中国区总经理

    10、项立刚《通信世界》总编辑

    11、阎跃龙《通讯世界》副总编辑

    12、于扬 易观国际CEO

    陈金桥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所长

    秦朔 《第一财经日报》主编

    王俊秀 博客中国总裁

    崔之元 经济学家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主持人:中国3G问题研讨会现在开始!我介绍一下这个会议的整个背景。我是中国互联网实验室长期关注中国IT产业的发展。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发表了多观点。在2004年的岁末,发生了一次大的争论。这个争论就是胡鞍钢教授和阚凯力代表了两个观点。会聚了政府界和产业界、整个关心中国信息产业的人们。这个论战,目前是一个开端。我们相信,整个论战还会向纵深发展。我记得中国电信产业前几年还有一次大的讨论。就是以黄小强为主的一批人,在财经杂志发出了一次大的讨论。直接影响了中国电信产业拆分的产业进程。我们相信这次中国3G问题也会影响中国整个信息产业的发展。所以,今天我都吓了一跳,所有的人得提前到了。而且我们也得到很多媒体的支持。像《第一财经日报》,中国日报、新浪网、搜狐网等积极地参与。下面我就简单介绍一下今天会议的各位代表和专家。第一位是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所长陈金桥。第二位是《通信世界》总编辑项立刚。第三是《通讯世界》副总编辑阎跃龙。易观国际CEO于扬。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吕廷杰。信息产业部广州通信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常务理事,信息产业部电子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李进良。北京邮电大学信息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道本。GSM协会中国区总经理雷鸣。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方兴东。原信息产业部政策法规处处长高洪冰。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胡延平。发改委政策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市场产业研究室主任史炜。还有三位在路上。一个是Frost&sullivan中国区总经理王煜全。还有一位是独立分析师蔡光禹等等。

  下面请《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先生讲话。

  秦朔:各位专家、各位专家学者、各位新闻界的朋友大家好!由《第一财经日报》以及博客中国、中国日报发起,以及我们的《南方都市报》、新浪网、搜狐网一起参与,中国3G问题的研讨会今天在这里召开。我想所有出席这个会议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激动和感动。因为现在马上要过节,大家都在百忙之中。这样一个活动,也没有特别官方背景,或者是非常多的大的厂商在这里支持。就是一些媒体以及政府部门里面一些工作者。他们非常自发地聚集在一起,探讨这个问题。我想这样一个问题可能在一些很专业的学者和政府管理者来看,在过往的几年中已经有了一些大致的脉络和思路。或者是这些问题,似乎这么突然又爆发起来。感觉会有一点点的吃惊。我想,这个可能是跟社会整个心理分不开的。我们注意到中国最近一两年展开了很多的争论。实际上在真正的技术学术问题上,讨论的价值不是很大。但是这个反应了中国的社会的心理,所以这个超越了一般的学术东西。现在3G成为了一个热门的话题,除了随着表越来越往下推,对它可能带来所谓叫100万亿投资热潮的远景,更多是跟我们目前由于3G接下来的发展,可能会影响到我们这个电信业新一轮的重组。更多关联到国内、国外许许多多的相干产业、行业以及利益。现在很多利益群体希望媒体发表生命,借此影响在整个3G技术面、标准以及市场的。另外一方面,现在涉及到国家重大产业政策面的东西,往往唤起更多人参与的热情。这样,使得这样一个话题,在农历年突然就爆发起来。我们作为这次活动的主要方,像《第一财经日报》今年才出了61期的报纸,我们主要是想关心这些命题。这些是有可能改变我们经济的进程以及产业版图重大的命题的关系所在。我们非常希望,我们能够搭起来一个平台,让我们的专业、学者,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学术层面、产业层面都能够畅所欲言。我觉得关于争论,现在媒体有一些说法。可能会带来一些新闻操作的含义。其实他们还是为了产业的发展。

  最后我代表我们这些媒体,非常感谢各位专家、学者的参与。也给大家拜一个早年,希望今年的研讨会能够成功。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今天上午参加了一个信息部的研讨会,我们一致的共识是目前中国政府必须认识中国的信息化战略;我们请信息产业部广州通信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李进良教授进行发言。

  李进良:我觉得胡鞍钢教授这篇文章,起了一个作用。当我看到胡鞍钢教授的文章以后,之后又看了他一系列的文章。我原来的题目是对胡鞍钢,“国家被俘获”的争论。他文章提出五个发展观点,我对这些观点提出的一些不同看法。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能提了。我觉得有这么一个问题,首先移动通讯领域是公共通讯。公共通讯,就是3G。对于我们中国来讲是第一代。第一代完成了,透过第二代,摆在我们面前。现在是第三代。最近五年来,我写过很多方面的文章,我觉得摆在中国面前3G是一个百年难遇的机遇。为什么这样说呢?由于中国提出了LAS—CDMA。中国有两个体制提出来了,在这里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中国是电信大国,如何变成电信强国。在这样的机遇下面,我们过去对重要性的理解,我总的来看这个方策是对的。中国到今年已经有3.3亿移动用户。中国的老百姓至少四个人里面有一个人拿着手机在用。3G的技术早已成熟,3G市场早已成熟。早就已经发了,早在应该上网,我觉得在早上面,针对这样的情况,我认为3G应该在适当的时机上。所谓适当的时机我认为有三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对于三种制式中国政府进行了两轮的实验,现在是第三轮实验。第二个条件,就是知识产权的问题。我想,特别是是在DVD方面,大家都有深刻的沟通。我觉得这个知识产权的问题需要解决。如果没有解决上3G就有很大的困惑。第三,我们对3G主要的作用就是移动多媒体。这个这个业务需要培训、需要给予,如果没有培训,现在国家已经有了很多3G运行企业,还是艰难地生存。但他们是先行者,给了我们很多的经验和教训。对于中国来讲我们经不起这样的教训,我们这几年一路都是顺风的。中国电信有300亿,中国网通也是几十亿。如果像欧洲,企业有了亏损,就有100万就业机会,他们就裁员,裁员之后还有100万的就业机会。我觉得中国需要适时的,而且是几个条件具备了以后大规模的上。而我们现在很多的实验网。我觉得应该大规模的上产业性的网。

  主持人:下面请史炜主任进行讲话。

  史炜:媒体的有一些用词不当,或者是抨击得地方厉害,比较令学者反感。实际上3G报告出台前,我们都在提。我觉得这次胡阚之争,主要是一个讨论。就是对3G的发展带来什么好处。

  我主要讲的一个主题就是如何看待3G在中国整个社会经济发展中的价值量有多大。我个人认为,散漫问题实际上对于学者和媒体放大了。3G确实对中国信息产业包括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带动作用。但是还没有大到信息化代替工业化,这个放大的结果往往使决策和使大家的讨论走向偏离。今天在整个信息化带动工业化的过程当中,软件业大不大,三网合一的效果是比3G还是小。还有广电网和电信网的互相独立,这个跟3G相比的话是大还是小。以及农村的电信网、信息网的商业化这些都是很大的问题。另外就是对于存量电信资源的优化。这个价值大不大。以及在中国多扶持一些华为、中兴通信这样的中国跨国公司这样比3G大不大。所以3G是一个其中一个问题。如果盲目放大了以后,就觉得3G牌照发放了中国就可以迈向一个新的台阶。其实不是这样的。从今天中国信息化的竞争角度来看,人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人的观点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以及公司体制和政府的转换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如果没有这几点的话,实际上我们谈3G是一个比较空的概念。比如说技术和设备都是人发展的。人的观点决定技术的趋向。比如说近三年很多城市,省一级的省会城市以及地级市和一些县级市都在搞信息化工程。我就问他们什么叫信息化,他们理解的信息化就是多增加一些设备、多增加一些宽带,或者是多向国家要一些钱。其实这不是信息化。重要的一点是信息化可以转向信息产业化。包括农村通信工程,确实可以通到家里面,但是没有效果。那里没有这么多的信息工程。中国的形象工程太多了。所以温家宝总理说,多做一些中国说实实在在的发展。人的观念非常重要。但是现在有多少的学者转变过来了。

  无论是制造业还是加工企业,不要说城市,就说部门,真正把信息化做成一种模型或者是有形的东西。现在信息化都是一种语录,而真正什么叫信息化,3G的信息化模式是什么。在这里面就涉及到整个公司的决策体系。重要的是,今天政府讲从信息化带动工业化,有一个前提就是政府的公共政策的体系是否建立起来。如果建立起来的话,一个重要的代价就是削弱很多利益群体和需要决策部门的既得利益。那么他们同意不同意?如果把我的本身部门的利益削弱了以后,我就没有权利了。我们谈信息化是往公共政策的建立,实际上很多部门并没有建立起来。所以3G带动信息化,是受我刚才说的四个因素影响。如果没有做好的话,真正的信息化产业升级非常困难。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3G的信息意义和商业作用。我先给大家一个假设。假设我们今天这个3G牌照发放给一家非国有企业,或者说中国假设有一家私营电信运营商。而且规定它只许运营不需交易,那么我们想一下这家公司要不要这个3G牌照。我们现在国有电信运营商或者是电信设备商,他们在3G面前是一个什么态度。所以我要讲的就是国有电信运营商为什么要牌照。我本人非常支持就是国有运营商一定要拿牌照的理由。一个就是有利于公司化。因为3G在技术构成以及本身的服务领域和服务内容,确确实实涉及到中国的电信运营商本身不仅跟公司接轨而且涉及到和技术接轨。包括欧洲和印度都在搞3G的话,当中国主要的运营商走向国际化的话,你的服务体系和技术体系是否能接轨。而不是简单的观念接轨。第二点有利于业务的多元化。如果搞了3G,对电信运营商以及中国现在电信的增长,进入一个平稳的阶段。而不是前些年高速增长的阶段。如果在中国电信持续稳定的发展就需要业务的多元化。在这一点上我们觉得是发放3G牌照非常重要的理由。第三本身的技术特点和服务特点,有利于中国电信运营商开辟新的市场和渠道。过去的2G可能还是一个原始业务的比较阶段。到了3G可以达到跨行业和跨地区的融合,尤其是跨市场的融合。第四点,3G牌照有利于国有企业可以搞一些业务兼并,公司之间的兼并和并购。这是我认为国有电信运营商为什么要要3G牌照,我本人比较支持的观点。

  换一个角度,我本人比较反对的观点。就是国有运营商为什么要拿3G牌照。第一点,国有电信运营商拿的是股东的钱。特别是国有电信运营商大股东都是国有资本。说股东的利益不是海外投资人,而是国有资本。因此的话,不管是2G以及投资资本可以收回,以及3G的损失能不能收回,我觉得可以先入为主。不管是亏损还是盈利的话,反正都是国有资本从左手移到右手来。不管是盈利还是亏损,存量是不变的。所以这样的话,大家都说得过去。不管是运营商还是消费者。再一点,3G今天的发展由于有国有资本坐底。海外的小股东有理有,反正至少可以不让他们赔。我跟海外的投资基金接触的时候,大家只关心一个就是中国运营商什么时候上3G,而并没有关心上了3G以后可以挣多少钱。所以这是没有办法反对或者是没有办法抵制国有运营商要拿3G牌照的原因。第三个角度是3G牌照不得不早发的理由。根据WTO的要求,就是所谓的基础电信协议。也就是所有的加入国必须对第三方开放市场。而且在很多领域是无条件的。中国加入WTO以后是第四年了,如果不遵守这个协议的话,就没有遵守中国进入国际化的基本准则。还有IPR的判断,如果在这上面僵持的话,都直接考虑到中国政府利用WTO,执行WTO规则和把握WTO的规则上面。再一点,通过信息化推进中国的国际化。3G的技术和服务更接近于国际化。从这一点来看3G牌照早发比晚发要好。

  再一点,是关于设备商对3G的态度。第一越早发越能赚设备的钱。第二,设备商已经投入了很多的钱。总有一种市场的平衡交易问题。第三点,中国的市场太大了。这个市场大的,已经在中国的电信行业没有比中国赚钱的地方了。所以一定要发3G牌照。第四点,从技术商的态度来看,也是三种。如果早发的话,可以直接赚到。哪怕中国只有一千万的用户这个终端收益也比欧洲可观得多。再一点如果不发的话,他们也不怕。反正是最后3G的终端从国外进口。如果晚发,技术提供商也不怕。大不了还是国外的产品先进来。

  最后是关于胡鞍钢教授的观点,我需要跟他进行探讨。我认为对3G就业的影响,有限。因为3G推出以后主要是对高端技术的影响,对低端没有太大的影响。现在高端基本上是平行的。关于“国家被俘获”这个观点,如果3G还叫早发,我倒认为是国家被俘获了。3G牌照晚发国家反而没有被俘获。我承认有“俘获”这个词。但是我们的用法不一样。还有一点,对3G牌照的发放,我认为3G牌照年底前发放比较合适。第二,我还是主张我以前提出的观点就是N减1的模式。第三点在3G牌照发放之前解决好IPR的问题。

  [1]  [2]  [3]  [4]  [5]  [下一页]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热 点 专 题
我国局部发生流脑疫情
田亮被国家队除名
2005年春运 票务论坛
万众瞩目央视春节晚会
澳网公开赛百年
2005新春购车完全手册
岁末年初汽车降价一览
北京在售楼盘分布详图
《汉武大帝》连载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