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通行币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滚动新闻 > 第七届科博会科技中国高层论坛专题 > 正文

文字实录:e-taking特别聚会“网络沉浮”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5月23日 15:43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科技中国”高层论坛作为第七届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的主要活动之一,于2004年5月22-23日在钓鱼台国宾馆和国宾酒店召开。新浪科技进行现场报道。下面是e-taking特别聚会“网络沉浮”的文字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请出另外一组的讨论嘉宾。

注册财富会员人人得奖 E歌时代来临了!
香水首饰装扮物质女人 飞鱼大赛秀出你的风采

  雅虎陈建豪先生,李建光先生,姜奇平先生,信海光先生,

  主持人:刚刚看了那个片子有什么感受?

  信海光:不好意思,说名记称不上,因为我大学一毕业就介入IT报道,主要就是互联网这个行业。应该跟中国的互联网,到现在为止一直在沟通成长,刚才我看了你们的剪辑还是有一个感叹,咱们中国互联网原来那么新兴一个产业现在也有了历史。

  主持人:所以互联网真是这么产业里面能够盘点的不多的企业。

  忠义说陈建豪是最有资格能够符合我这个题目网络十年,能够来盘点雅虎在中国成熟的十年。

  陈建豪:我想大家都知道杨俊刚刚来中国做过一次专访,也带着我们的CEO一起过来,之前他接受访问的时候他就说了,十年来变得最多的就是他的白头发。对我而言我加入雅虎的五年时间,很多人说你也经历过互联网的大起大落,我说大起没经过一直是大落。我觉得互联网这十年的一个浮沉,雅虎中国大概有五年的时间,雅虎总部一个外资企业对于中国市场的政治跟公关因素的不确认,所以投资力度就不够。中国市场受到世界注意之后,规模经济的效益受到了重视。我们看到这一块,雅虎互联网的核心业务能够再把市场推到另外一个高峰。

  主持人:为什么雅虎当时一直落呢?没有像当年那几家其他的门户网站那样能够一下子跳出来,你的感觉?

  陈建豪:其实应该这么说,就杨志远的说法,整个雅虎从十年到现在的一个曲线图画出来,虽然经过400多块钱的高度再到8块多、9块多,但是就长线还是一个不太好的曲线。压力的很多核心服务业因为我们新的CEO,他也在大力支持付费的价值服务,这块也得到了比较成功的市场回馈。这块长期来看雅虎一直以来都还是表现很好。

  主持人:李建光,GDP投了多少互联网公司你数得过来吗?

  李建光:当然数得过来,大概有60几家。

  主持人:你认为最好的现在是?

  李建光:很难讲了,无论是我们赚到钱还是没有赚到钱,我们认为都是成功,有的是学到经验,有的是学到教授,刚才看到那个片子对我来说感受特别深,反映了我们作为投资人开始大喜到大悲的过程。你这个题目讲得很好,网络是大家昨天满面春风今天又回头土脸,明天又趾高气扬,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有刑具性的一个产业。

  主持人:你今天反过来回顾当时的这些事情,你觉得当时你做的最让你通信的一件事和最让你兴奋的一件事是什么?

  李建光:不是说赔了多少钱,最通信的就是搜狐的股票1块多钱我们卖了。另外一个是QQ在4万多美金的时候我们卖了。第三个,8848我们有机会上市当时由于决策的失误,我们耽误了市场机会。

  主持人:最激动的事呢?

  李建光:到现在我们没有经历过大喜。

  主持人:什么叫大悲大欢?打麻酱的那个?

  李建光:我们已经自摸,但是别人放了跑我们就说糊了,我们有很多机会都没有抓住,但是有很多自摸、小糊,但是我们觉得会有很多杠上开花、海底捞月。

  互联网有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特点,在座的很多都是在互联网行业涌现出来的企业家,你们刚才提到的张朝阳、丁磊、汪延,今天他们是以成功者的姿态坐在这里,但是有很多人以失败者的面目在这个社会出现。但是最通信的是,这个失败者如果再坚持一点点,简直哪怕半年他就会成功者,这是我对跟我们合作的那些企业家我们感到最痛心的地方,这就是我们对企业家的忠告,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市场的波动,只要你能坚持下去可能就会成为最终最终的成功者。

  主持人:但有时候是不好判断的,没准你坚持着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你现在说坚持,但是当初你逼人家的时候人家怎么坚持啊?

  李建光:其实我们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大部分时候挺可爱的,因为我们给别人钱嘛,有的时候是及其地可恨,现在我不得不承认很多错误是我们犯的,也许那些企业家是对的,但是就是因为钱是从我腰里掏出来的,我可能承受的压力比他们大很多很多,因为上面还有人逼我,逼得我可能比企业家更过之而无不及。所以由于内火就犯了很多错误,所以我所谓的坚持一点,不是说我把我的原因就扣除在外了,我们经历很多企业家,第一,对自己做的事情老是市场怎么变马上跟风了,实际上8848的过程如果业界研究是最典型的一个案例,当然8848的时候主要是我们犯的了。但是很多企业,很多我们经历的企业家,并不是我们逼他,但是他今天做一个事情明天觉得另外一个事情好马上转过来做,然后看到这个事情又不错又回来。反复折腾,把手里的有限资源、钱折腾光了,最后市场真正有机会的时候二傻子一个,没办法,黄了,少了一个牌。

  主持人:我记得当时关于互联网投资的时候非常有意思,有很多有趣的事,那时候觉得投资就是傻子,他们跟我讲谁啊,跟CHINANET?COM一个人吃饭,他请投资商吃饭,上来就点鲍鱼,投资商你很有魄力。所以当时关于互联网的笑话很多。

  姜奇平:我也有一个笑话,我有一个朋友,他说他痛苦的事,他买了世界上最昂贵的一个车,在互联网最低潮的时候他把三个门户的股票都卖出去了,拿三四十万块钱买了一辆车,结果过了一两年时间,如果这个股票留着的话能卖一千多万。刚才我看到这个屏幕上都是一些比较光彩照人的一面,我觉得作为我们过来人看,觉得这个事情实际上有千台和后台两面,正如李先生说的,实际上我们看到成功的一面,但是也看到了失败的一面,既看到辉煌的一面,也看到很平常的一面。在我的印象中,比如说像搜狐,包括新浪,那时候刚起来的时候,我没觉得像屏幕上表现了是这么大的事情,我记得新浪上市前的一个月,他们把我找到办公室,我告诉你一个信息,他说我刚办一个网站,宣传是这个,但是过一个月就没了,然后我们马上要成立一个叫新浪的公司,跟我讲怎么回事。你们大家面上看的是一个东西,但是底下还是有自己的内幕的东西。

  再比如说搜狐,我记得1997、1998年的时候,那时候也没觉得它怎么样,记得当时国务院开信息革命报告会,当时给介绍的时候那个叫张朝阳,成立了一个公司。在我们那时候觉得谁比较好,人民日报的网,那时候还没注意三大门户,那时候觉得很平常。但是在这些后边我认为还有很多不为大家所知道的事情,我因为情况比较体,我好像有点儿站在后台边上前后在翻着底牌看戏,我就感觉整个是一场大戏。因为我长期国务院信息办政策法规组,虽然我外边主要以IT评论人看,我一边看国家决策的东西后边内幕的东西,我再看前台的表演,这里面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比如说国家在这里边起了什么作用?我们今天看来好像前面新浪网、搜狐在前边进行表演,但是国家在这里边起到什么作用?我给你举一个细节。

  最早我推出网络文化丛书的时候,那时候国务院信息办就搞了一个报告会,最早毛伟他们讲了,更早的介入互联网信息这块。到1996、1997开始推广普及这个东西,并且向整个互联网经济有意识的推,我记得特别明显。当时搞了网络文化丛书,那时候大家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有人说离这还有1500米,是一个乐观的情绪,那时候我觉得我自己挺知道了,但是上了第一堂课就是培训,那时候我进入国务院信息办之前,还是张朝阳起来之前,当时国务院信息办的处长提了一个投影仪给我们上课,他说你们知道什么是互联网吗?他们给我们看看了目瞪口呆,有很多东西,背后实际上是有一个引导的推动,同时互联网这个产业只是浮在冰山上很小的一块,我们看在这里边涌现出了首富,涌现出了著名的互联网公司,我认为这些公司应该是很多默默无闻的水下的部分托出来的。

  主持人:海光,这个记者一让上台就躲着,但是今天没办法,我想问你你当时一天跑几个会?

  信海光:记不清楚了,作为IT记者有很多非常好的记者,包括三联生活周刊的邹剑宇,还有李学玲,他们都是第一拨写网络英雄的。现在想起来有非常多遗憾,刚才姜老师说他属于台前、幕后都知道的,当时我们一帮年轻记者属于起哄了,现在想起来,如果我再做互联网报道的话不会像以前那样,比如发生一个什么事,网易要卖了,搜狐股价跌了,报道这个东西,我觉得当时想的还是比较少的,我觉得整个过程中,作为媒体来说也在逐渐的成熟,如果现在咱们记者再去做这方面的报道,应该比以前成熟多了,包括眼界、宽容度。当时我觉得大家一惊一乍的。

  主持人:当时你骂过谁?

  信海光:骂还是比较少的。比如说丁磊,当年要不要卖的时候,天天打电话追着问要不要卖,这个也是过的。包括王志东要离职的时候,作为媒体有一些可能刺激人的地方,但是你还是去做了,我也希望当时做互联网的朋友也是能够谅解的,因为企业报道可能大家都这样的,但是如果做得真的不对的话,这些不是恰当的地方作为媒体来说还是要改正,以后更加完善。

  主持人:我觉得中国互联网行业跟媒体的关系是特别奇怪的,那时候我在电视台专门做IT的报道,感觉中国的互联网是年轻的,所以造成了在IT的这些记者,过去一些老记者要干很多年,好久才可能做得很突出,中国的IT记者没多久就变成名记了,自己也觉得挺得意的,好像这个行业弄得记者也很浮躁,对吧?

  信海光:非常对。

  主持人:纷纷开专栏,你看网站上好多行业都是IT记者的,其他记者很好有做不久就开专栏的。

  张朝阳前一段时间在北京做一档节目,像超级访问那样的访问节目,张朝阳已经不像过去那么老实了,怎么说要开始回顾了,他们公司说要把我当成好友采访我,后来我觉得可能真的老了,我说大家应该真的想想以前的事情,另外大家聚一聚,但是很难的一点,如果有一些做得不好的,我觉得一个行业不存在好不好,只是机会的问题、行业特点的问题,可能有各种因素,今天出来的人未必他的能力比别人少很多,我想大家所有的朋友都来聚一聚,但是你发现现在可能没有做出来的,或者怎么样的不太愿意参加这个会。其实互联网都是年轻人,大家不用一时一世的人认为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我认为互联网应该是大家非常平等、开放、互相学习、互相借鉴、互相题写的行业。

  姜奇平:我是做过很多的报纸,在20年前我是做中央十大党报之一的,从那种报跨到IT媒体,这种跨越我对两边的感觉特别明显。比如你刚毕业先到一个报社先做校对,甚至跑到工厂去铅牌。出来以后细节就非常多,老编辑就说你写的东西特别不像特别通讯不像通讯,我说通讯和特别有什么区别?他非常专业的给你做训练。很多很有才华的人冒不出来,节奏非常慢。举个具体的例子。

  过去如果我做一个板可能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做一个同样的篇幅可能两天、三天的时间,也就是说我必须快速的,我手下的编辑一上来就立刻顶大梁了,我经常特别有感慨,我就跟IT的记者说,我说你们真幸福,像你们收入比人家传统商业的报纸高上十倍,上来就挑大梁,学到那么多东西,这么快成长,可是相对人家在传统行业里边那种领域里边有很多非常有才华的人,比你们才华高多了,素质高多了,钱比你们也少,成长也没你们快。我记得我们有的报纸,我们报社里有非常知名的作者,他写文章发不出来就憋着写小说。在这个行业就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你稍微有一点儿本事就冒起来了。

  主持人:当年是浮躁的年代,通过资本市场的洗牌之后,大家又有旺盛的活力开始迈进。

  提问:刚才古总在上边的时候我就正好了解,我很想他们从国外看互联网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您判断互联网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李建光:我最害怕被问这样的问题,害怕被人问是因为是每天我们想的问题,我们就说互联网到底明天的互联网是什么样的?到底明天互联网最有价值的投资机会是怎么样的?

  第一,首先要澄清的,也不排除我们会再投一个门户网站,就是绝对没有哪些东西现在我们所有成功的互联网企业绝对不存在的哪一个企业所谓的商业模型或者做的过时的问题,每一个企业都有很多很多潜在的机会,总的来讲互联网未来的集会在哪儿?主要还是技术条件的改善带来的一些新的商机。第一,就是互联网本身技术的改善。我们可以看出过去两年互联网真正给投资者或者是给企业家带来很大回报的东西,比如说搜索技术,比如宽带、移动。互联网在发展的过程中就慢慢形成所谓的网络、移动、通讯、娱乐,这几个方面慢慢走向一体的趋势,所以过去可能大家看到,投互联网广告、投电子商业,现在我们看很多上市公司做短信,有人做WAP,有人做游戏。我们可以从整体来看这就是一个在市场某一个时节的热点,但是最后这些东西肯定整合在一起。最有希望的我们非常看中每个人手上的手机,这个东西从我们的观点来讲,怎么强调我们都觉得不过分,因为未来跟互联网有关系的60%以上的投资机会都会跟手机和网络的结合、和娱乐的结合、和通讯的结合有关系。

  主持人:我觉得如果所有的人都看到这个机会的时候,也就没有机会了,我觉得每个投资商和每个做网站的人,都跟当年做门户一样都开始关注手机、关注无线增值业务,我觉得就不一定有机会了。

  姜奇平:我觉得机会还是蛮多的,我觉得一切才开始。前天另外一个论坛谈数字电视,比如数字电视还有多大的潜力呢?按肖华判断他认为有5千亿,要按张洪波博士看他认为有1万亿。我说他们分析只分析到了硬件,比如显示器、集成电路等,我说你还算漏了内容呢,我认为漏的地方就值1万亿。你看日本、韩国他们的走势,我说1万亿会支撑多少百万富翁。当时1万亿会出100个丁磊。我赞成刚才的意见,从移动、技术的趋势以后,我个人认为有非常大的基本面被大家忽视就是文化产业,就是技术和文化产业的结合这里边有非常大的领域,这里边有一个特点,往往从出乎意料的地方产生。

  举例子拿数字电视来说,说我是不是做增值服务,其实从我们这个角度做你一点戏没有,当时看你从梯子上掉下来,道理很简单,他是做增值业务。在一些不起眼的增值领域反而会出现,比如今天有一个短信,每天又有移动,看起来都不起眼,但是每一个市场都不小。我觉得从短信也好、彩信也好,包括下一部的动漫,包括很多不起眼的东西,但是一个个都是大市场,都集中在了高端领域、文化产业了。

  主持人:短信、彩信、移动、无线宽带、无线互联有点儿过了,从昨天我们的论坛电信蛮多的,从昨天就开始谈今天又谈,我觉得我还是奉劝做这个行业的一定要认认真真、扎实的做。

  陈建豪: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是消费者,消费者的行为在改变,如果我们就网络当做一个媒体的角色来看的话,台湾、香港一些有比较具体的第三单位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台湾网络已经是第二大使用量的媒体,除了电视每周花在网络的时间最长,消费者习惯的改变让你不得不重视整个趋势是有这个原则,所以网络公告的市场不管是一般的营销广告或者是搜索相关的广告都是很大的市场。

  如果网络就一个沟通平台的角度看,我们就谈到游戏相关的,等一些相关的,实际上消费者已经改变了他们的沟通模式,特别是在中国,很多人传简讯不打电话,事实上就是这样的一个沟通行为,我觉得这是下意识行为改变的另外一个例子。另外保证电子商务,目前来讲电子商务是咨询流的部分,他是消费者购物行为的改变,如果我们不重视消费者行为的改变,不跟着这个趋势走的话,其实就是跟市场背道而驰。

  主持人:陈先生最后在忙什么?

  陈建豪:最近忙着3721的整合。

  主持人:李建光最近在忙着干什么?

  陈建豪:忙着练高尔夫球。

  主持人:跟谁打呢?

  陈建豪:遇到谁跟谁打?

  主持人:除了朋友之外最多跟谁打?

  陈建豪:主要还是一些,比如说运营商,和另外一些创业者。

  主持人:你跟运营商打什么高尔夫?

  陈建豪:现在互联网跟运营商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了。

  主持人:其实不是打高尔夫,所有人打高尔夫都是在做生意了。

  陈建豪:开玩笑了,去

  年整个IT市场非常非常活跃,我们现在整个的投资活动实际上比2000年、1999年的时候更活跃,每天都有看不完的项目,每天都在跟潜在的企业家约会。

  主持人:一定要注意,不要再痛心。你在写本什么书?

  陈建豪:我上周在给商务部赶报告,我都是在做报告,因为我下面有五六个机构,两个是杂志,两个是研究所。

  主持人:最近在忙什么?

  信海光:读书、学习、充电。

  主持人:到了一个空档期。

  信海光:准备一直对互联网关注下去,如果你们再回顾的时候不至于像以前,记者不能有泡沫。

  主持人:那我们谢谢各位。谢谢!

  接下来再看一个短片,电子商务秀,接下来我们会请出电子商务的一个非常整齐的团队。


评论】【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中国网络传播学年会
陈水扁“5-20就职”
飞人乔丹2004中国行
日本首相小泉二度访朝
美英军队虐待伊俘虏
深交所中小企业板块
莎拉-布莱曼演唱会
第5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首届中超联赛 汤尤杯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