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a.com.cn
新浪首页|免费邮件|用户注册|网站地图

科技时代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报刊评论 > 信海光专栏 > 正文









您还可以通过
新浪点点通软件
摩托罗拉6188手机
爱立信R320sc手机
西门子3518i手机
浏览新浪网新闻


商业精神VS个人理想?

http://www.sina.com.cn 2001/01/20 13:44 信海光专栏

  作者:信海光

  时间:2000年12月

  背景:

  “绿色兵团”是中国大陆最大的民间黑客组织之一。创始人goodwell1997年在外网站申请一免费空间并在国内多处做了镜像站点,当初起名为绿色兵团,原地址http://i.am/hack1。作为最早的中国黑客组织,绿色兵团成员在短期里成员迅速状大!上海、北京、石家庄等地均由其主要成员分布。同时,其影响力也在网民之中大增,特别是与与网易的几次冲突,使绿色兵团名声大振。

   1999年1月23日,绿色兵团在上海召开兵团第一次年会。地点为上海延安东路128弄6号(星空网吧)。1999年7月15日,绿色兵团转轨拥有了自己的服务器和自己的安全公司:上海绿盟计算机网络安全技术有限公司,启用域名isbase.com开站,公司名同年10月正式注册成功。

    2000年3月,中联公司以合作为名,在北京注册公司:北京中联绿盟信息技术公司,合作期间,两站使用同一标志标志由北京公司设计,上海公司所有成员为老成员,北京公司大多为新招暮成员,上海公司所有的费用、办公场地、办公用品、工作开展等等大多为北京中联绿盟科技提供。

    2000年7月,北京公司与上海公司因内部原因,双方合作破裂,北京公司启用新域名nsfocus.com。据说,双方冲突非常强烈,彼此亦对对方不断进行黑客攻击。8月底,北京公司向法院起诉上海公司,上海公司败诉。10月份,上海公司作价30万左右将公司包括域名isbase.com转让给北京公司,人员解散。北京公司将isbase.com域名停用。

   2000年12月,某网站以前黑客组织绿色兵团发生“兵变”一事为由在网上发布独家报道,引起媒体关注。

  

  在网络世界中,黑客本省就带着几分神秘色彩,更何况是中国自己的黑客。因此,当网上传来黑客团体内部发生“兵变”的时候,无论是真是假,大家还是比较关心的。但这次黑客团体兵变到底是怎么回事?绿色兵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记者费尽周折,与此次的事件当事者取得联系。进行了独家采访。

   当事者诉说详情

  时间:12月5日

  地点:北京静安中心写字楼中联绿盟公司总部

  被采访对象:中联绿盟常务副总经理高永安(原绿色兵团北京部分管理者)

  这次纠纷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原来绿色兵团上海的以GOODWELL为首的三个人宣称是绿色兵团的创始人和拥有者。我们不否认绿色兵团这四个字是GOODWELL提出来的,因为当时他的个人主页确实是叫这个名字,但是如果因为名字是谁起的就归谁所有,我想也过不大去吧?按这样的道理,名字应该归任天堂公司所有。因为这四个字是原来该公司一个游戏的名字。

  我是在去年下半年加如绿色兵团的,当时我们北京部分规模还很小,也就几个人租了一个三居室的房子进行活动。这些北京的后来加入者比较早就发现网络安全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天地,更因为我们对网络安全也有强烈的个人爱好。因此在北京也算了聚集了一批真正的高手。

  原来的绿色兵团由于是一个黑客主页,因此在当时遭到了各虚拟主机提供商的围剿,有一年多时间都陷于停顿状态。因此我们北京的沈总经理(现在中联绿色盟的领导者)专程奔赴上海,意图进行商业化运作,注册了上海绿盟。由于沈不是上海户口,为了避免麻烦,就用了原绿色兵团三人之一的于刚为法人。

  我们在北京正式做了一个站点,租了服务器,这就是后来的isbase.com。但我敢负责任的说,在开站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绿色兵团)上海方面没有对这个站点做过哪怕一个标点的贡献,所有内容全是北京做的。

  绿色兵团从无到有到如日中天到商业化运作都是北京部门做出了最大的贡献。我们从未否认过这三个人是概念的提出者和我们的核心成员,待遇上也都是一视同仁。

  北京部分在商业化过程中,新组成了一个叫中联绿盟的公司,在英属开曼群岛注册的。是一个海外独资企业,此后就任命于刚为上海分公司经理,并一共拨去27万资金。我们这边由于有一段时间一直在忙于公司的商业运作,对原来的ISBASE的管理就停止了一段时间,但是在今年六月份的时候,我们发现,域名的管理权已经被上海方面私自转走。

  在与上海方面的交涉中,上海方面提出要求原来创始绿色兵团的六个人应该坐在一起开个股东会,来决定公司的法律结构。我没有接受:原来的绿色兵团是个个人主页,而现在的绿色兵团是个国际化的公司,由六个人来决定六十个人的公司的前途显然是不合理的。我当时要求他们把域名无条件转回去,放弃这种要求,但当即被他们拒绝。

  事已至此,我们最后只好做出决定:中联绿盟不再使用ISBASE的域名,我们认为我们的价值不在域名而在于我们的人,因此我们后来就取了一个新域名,弃用了原来的域名。中联绿盟公司做出决定,把这几个人开除,并向法院起诉原上海公司,要求归还当初所拨27万元的开办经费。

  结果我们胜诉,经调解。对方以原来的ISBASE域名低偿债务。我们接手这个域名后当即将这个域名废止。

   这件事情本来很简单,但经过某网站编辑在未经过采访的情况下写了一篇文章,讲什么绿盟兵变,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我们有六十多个员工,现在只不过是开除了三个员工,实际上是很小的一件事。原来的绿色兵团的黑客高手backend,袁哥等现在都还在北京公司。

   我认为这件事情的关键是原来的几个绿色兵团成员提出了与自己贡献不符的过分要求,他们六个人要决定公司整体的股权和期权的分配显然是不合适的。

  

  

   采访原绿色兵团的另一方是相对比较困难的。因为同中联绿盟面向社会的公司化运作相反,这些绿色兵团的原创者们都比较低调,从某些方面来说还在保持者黑客们的几分神秘色彩。在采访中,记者曾经在网上与其成员进行对话,但很遗憾的是,他们反对我们把原文发表出来,因此,我们只能通过网上他们留下的片言只语及经过他们允许可以发表的内容进行报道。

   在新推出的绿色兵团在网上对自己的简介中他们这样表述自己:“由goodwell & littlefish & dspman & solo等人创立的绿色兵团是中国第一个非赢利性网络安全组织。她的成长道路是坎坷的。绿色兵团确实经历了太多的苦难,特别与网易的几次冲突。然而,绿色兵团还是慢慢成长起来,伴随着苦难与挫折,伴随着委屈与荣耀。Internet的迅速发展,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全新的网络世界,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日益突出的严峻问题----信息安全。与众多有识之士一样,为了加速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促进国内外网络安全事业的发展与交流,我们ISBASE全体成员将为此而努力,与大家共同创造一个绿色、宁静的网络世界!”

   而在12月1日晚大约8点多,在绿色兵团基地(irc.sunnet.org[202.109.72.40]:6667的#isbase频道)发生了大规模的争吵,这是继几次分裂事件以来,绿盟最大规模的内讧。袁哥(现在北京中联绿盟公司)化名“大兔子”参与了讨论,绿色兵团的创始人goodwell、coldface等都在场,记者的一位在某网站工作的朋友同时也在场,见证了整个过程。前后持续约3个小时,会场次序非常混乱,不断有人捣乱。

   上海原绿色兵团对事件的看法是:“上海绿盟在中联绿盟分道扬镳之后,因故欠了中联绿盟一笔数目不大的款子,被法院判定暂时抵押办公地点和域名、服务器,使得绿盟站点停止服务无法访问。据goodwell介绍,本来他们不会遇到资金周转的问题,只是因为他们中的一个主要成员突然去世(年仅28岁的rocky),使得他们放下了所有的事务。据信,他们的站点将会很快恢复。”

   这当中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原绿色兵团方面并不认同自己是中联绿盟的分公司,更有人怀疑分裂是因为北京方面利用绿色兵团的影响融到资金以后的一次“过河拆桥”行为------

  

   商业精神VS个人理想

  在采访中,对整个事件记者无法评述谁对谁错。因为他们做得似乎是两件完全不同是事情,北京的中联绿盟早已开始在进行成熟的商业运作,并且已经取得了很好的业绩。而上海的绿色兵团成员则依旧不能放弃自己自由自在的非赢利的“黑客”(或者说民间网络安全维护)生涯,在网上对话及他们声明中可以看出,他们想做“中国第一个非赢利性网络安全组织”。

  双方一个明显的区别是,原绿色兵团的上海成员都比较年轻,大都是二十多的年轻人,学历也不高。而北京成员则都比他们大了几岁,学历也高一些,到后来北京绿色兵团发展成中联绿盟后,绿盟的员工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黑客,而是中国科技大学的硕士、原来亚信的高级技术人员、焦点网技术总监等技术高手。区别更加明显。

  从中联绿盟方面说,其向商业公司的蜕变是符合国际惯例的,在国外,原来的所谓黑客组织做网络安全公司会非常容易成功,象国外排名靠前的几家网络安全公司NVI、ISA、ISSZ等,它们的前身都是黑客组织,中联绿盟显然想在中国走这条成功之路。在2000年初的商业化过程中,他们以12%的股份为代价与中联公司合作获得了第一笔投资。在采访中,高永安透露,年底之前中联公司将有大的投资方介入,包括象JP摩根这样的大金融集团。并且计划在明年下半年或者后年年初上市。“现在很多网络公司在股市跌得头破血流,但我们并不是一个网络公司,我们是一个传统的高科技公司,我们的网站只是企业的一个标志,我们真正的价值在于我们所提供的网络安全服务。”他最后告诉记者。

  新的绿色兵团们依旧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在互联网上,这样把自己的爱好升格为理想,并为之痴迷的年轻人数不胜数。或许金钱并不是最主要的,我们无法以自己的价值观去要求他们,成功的概念在每个人眼里的标准是不同的。但肯定会有两个结果在等待着这些年轻人:不是成功,就是成熟。无论哪一个其实都不错。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的一段小故事是原绿色兵团主要成员之一rocky的死。这个石家庄的小伙子很意外地被一个精神病患者用刀杀死,才仅仅二十八岁(也就是前文所提“因为他们中的一个主要成员突然去世(年仅28岁的rocky),使得他们放下了所有的事务”)。这给以rocky的同伴们沉重的打击,rovky最后是披着绿色兵团旗帜火化的,并且在骨灰里放下了他们的徽章。据说,rocky的弟弟现在正继续着哥哥未完成的梦想,痴迷于网络安全研究。



 相关链接
维纳斯卷土重来 今年有戏吗?(2001/01/20 13:37)
中文域名注册:机会?混乱?(2001/01/20 13:32)
263想干什么?(2001/01/20 13:28)
三大门户因何弃旧图新?(2001/01/20 13:19)
 新浪推荐:定制您关心的新闻,请来我的新浪
春运火车票信息,二手交易市场
2001年春运信息
你消费我出钱,有奖征春节消费方案
新浪招聘网站
全新两性健康频道给您最贴心的帮助
新浪网有奖用户注册活动 手机天天送
中国男足备战世界杯
手机栏目提供选购、评测个性化方案




新闻查询帮助及往日新闻

网站简介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联系方式 | 帮助信息 |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1996 - 2001 SINA.com, Stone Rich S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四通利方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