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投资人SteveHoffman:创业者 “不要坠入爱河”

2017年04月10日 07:27 第一财经日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邱智丽

  [“在硅谷遵循这样一个原则,至少有20%的用户是深深喜欢这款产品,80%并不觉得那么好,这种情况下创业者可能取得成功。”]

  “创业者一定要具备好奇心,能够发现新的点子和好的想法。”提及对创业者的要求,硅谷著名创业家、天使投资人、FoundersSpace创始人SteveHoffman回答道。

  眼前的SteveHoffman依旧是一身典型的硅谷穿衣风格,格子衬衫、牛仔裤加一副黑框眼镜,讲起话来极富激情,如同其对创业者的要求一样,对一切充满好奇心是SteveHoffman最显著的特点之一。

  在成为投资人之前,SteveHoffman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曾担任移动工作室负责人、计算机工程师、电影制片人、好莱坞电视剧执行人、出版作家、程序员、游戏设计师等等,如今大家更多称他为“霍夫曼船长”。

  其创办的FoundersSpace曾在2015年《福布斯》“海外创业团队来硅谷不可错过的7个加速器”中位居第一名,目前在22个国家有50多个合作机构,曾诞生Instagram、手工艺品电商Etsy、为谷歌所收购的Firebase以及最近大火的VR游戏开发商Survios等等。

  伴随上海和成都办公室的落地,SteveHoffman越来越多地投身于中国市场,他甚至将自己的微信备注改为“IloveChina”。“无论从市场规模、大公司占比、创新中心的出现等几个维度而言,中国很多城市正在走向一个和硅谷越来越近的方向,但同时也面临和硅谷公司同样的问题。”SteveHoffman说道。

  从硅谷投资人的角度而言如何判定一家初创企业是否具备成长潜力?初创公司又会面临哪些潜在陷阱?如何打造创新文化,将创新融入组织基因?在第七届中国商界女性精英峰会上,SteveHoffman接受第一财经专访并回答了上述问题。

  钱无需筹太多

  “当做企业的时候,第一步筹钱不要筹得太多,够了就可以。”SteveHoffman强调。在硅谷Hoffman见证很多公司一开始筹钱很多但最终失败。“当你先筹得一大笔钱就会面临很大的压力,你会不知道这些钱如何花,这种情况下很多公司就会做营销、雇人,而不是专注于思考如何让这个理念开花结果,导致一开始一飞冲天,但最后一败涂地。”

  而在这个过程中如何用所筹得的钱,将创意变为实践,弄清楚客户的真实需求尤为重要。“不要坠入爱河。”Hoffman说道,“创业者在创业的时候往往会深深爱上自己的产品,在这种情况下会变得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

  宜家曾经做过一项心理测试,邀请顾客自己动手组装家具,同时也会请一些专业人士安装家具,虽然专业人士安装的家具看起来非常完美,但当问及顾客喜欢哪一个家具时,客人还是会选择自己组装的家具。“做企业一定要记住,不要深深地为自己的产品着迷,而是要让客户爱上你的产品。”Hoffman举例说道。

  具体的操作方式,Hoffman会建议创业者去调研客户的建议,然后向投资人转述客户的想法,创业者往往会反馈“客户很喜欢这款产品”。Hoffman认为这依旧会招致失败,创业者在做调研时很容易犯错,人们非常容易说我喜欢这个产品,但并非会深深爱上这个产品,并推荐给自己的朋友。“在硅谷遵循这样一个原则,至少有20%的用户是深深喜欢这款产品,80%并不觉得那么好,这种情况下创业者可能取得成功。”

  避免技术陷阱

  VR全景相机、智能服务机器人、可以远程操控的智能家居产品,越来越多的智能技术产品出现在大众视野,并成为资本界角逐的焦点,对于众多投资机构而言,技术投资已经成为基金重要板块。“商业模式创新已到高点,技术投资将迎来更大机遇。”不少投资人表示。

  对此Hoffman提出不同的观点,“谈及创新最大的误区就是很多人认为只有技术创新才叫创新,事实并非如此。”在世界各地走访中,Hoffman总会遇到企业家或政府人员认为,复制硅谷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发展或引进新的技术,并愿意斥资巨额来达成这一目的。“技术只是创新过程中的一部分,对于创业者而言,技术甚至并不一定是创新最主要的部分。”

  在Hoffman看来,硅谷目前很多成功的企业例如Uber、Airbnb、WeWork并非技术创新,在起步阶段,它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只有很少或者甚至没有任何技术专利。“它们所使用的很多技术都是现成或者开源的,并非硅谷独有,绝大多数的技术都能以开源的形式通过公开的渠道获得,或者可以向私人企业、大学以及研究中心申请获得技术使用许可。”

  在中国的研发和创业环境下,获得技术开源和许可,或许并不如硅谷那样容易。但值得警醒的一点是,“一家企业一旦拥有了自己的专利技术,这项技术就有可能在无形中限制企业探索市场的能力。企业的日常经营就会紧紧围绕着这项技术,而如果当下的市场机会还不是那么的显而易见,企业就很可能会主动搜寻适合这项技术的市场机会,技术和市场需求出现本末倒置。”Hoffman表示。

  以当下大热的AR/VR市场来看,Hoffman认为很多产品就是在解决根本不存在的问题,但技术本身却吸引了大量投资人蜂拥而上,很少有人去鉴别什么是赚钱的业务,什么只不过是在PPT文档中看起来漂亮的产品。

  完全复制硅谷的成功并不现实,更重要的在于挖掘硅谷创新的内核。“市场足够大、大公司标杆作用、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各种各样的想法以及对失败的包容。”依据这种的标准,如果对中国下一个硅谷诞生城市进行排名,Hoffman认为是深圳、北京、杭州和上海。“根植于我们的多样性、思想上的自由以及非理性的乐观主义,在今天依然推动着硅谷绝大多数的创新。”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