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滚动新闻 > 正文

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监管网络视频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8月21日 11:58 计世网

  计世网 实习记者黄智军 记者杨霞清 近日,一则关于国家广电总局将对放任自由的网络视频进行颇为严厉的监管和清剿的报道见诸报端,迅速被各大网站转载,旋即在业界引起争论:一些人呼喊娱乐自由,一些人痛斥网络恶搞;一些人倡导以宽宏的态度鼓励新兴产业发展,一些人强调舆论监控的严肃性;对于新兴Web2.0时代的标志性产物——网络视频,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监管?

  近日,一则关于国家广电总局将对放任自由的网络视频进行颇为严厉的监管和清剿的报道见诸报端,经由各大网站转载,立刻在业界引起轰动。这意味着,刚刚在世界杯期间火了一把的视频网站,一转脸就可能要面临冷水灌顶。

  据报道,广电总局即将出台的互联网视频新规定,将集中清除裸聊等一些借助互联网传播色情淫秽内容的行为,以及非法短片等网站违规传播的行为,并可能对网友自拍、有影视剧情节的网络短片、网络DV作品实行“许可证”制度。除此以外,在网络视频提供商准入机制适度放宽(上市互联网公司均被视为拥有开展视频服务的资格)的基础上,一些中小网站将难以跨入门槛,也就意味着它们可能无权进行视频业务。

  一石入水,千浪激起。走在Web2.0风尖浪口的视频网站刚刚有些起色,是否会因这场可能的“监管风暴”而受挫?网络视频监管究竟是为时过早,还是刻不容缓?

  色情、恶搞视频引发“监管风暴”

  网络黄色、恶搞视频的猖狂是这次监管的矛头所指。记者随机搜索一些视频网站,发现在他们的类似“热门视频Top”、“本周热门视频”等栏目中,恶搞、

娱乐新闻以及与色情擦边的视频内容占据了绝大部分。《鸟笼山剿匪记》、《中国队勇夺世界杯》、黄健翔激情解说的恶搞版视频等“成名”视频在各视频网站时时可见。

  互联天下公司CEO朱在国认为,网络视频的监管迟早要来。“现在网上的色情非常严重,这些内容的受众从小孩到老人,影响非常大。而且现在网上的口水战非常厉害,经常出现诋毁别人名誉的情况。如果不加限制的话,后果很严重。”

  对网络视频存在的大量黄色内容表示忧心的人不在少数。“国内网站对内容没有分级,很多不适合的内容人人可见,很容易对青少年有不好的影响。”据有“第一个中文播客目录站点”之称的菠萝网创始人顾少丰分析说。

  对于很多视频网站而言,充斥大量的黄色内容也许是无奈之举。很多大型的门户网站起步初期,尚且靠偏黄的内容来吸引眼球,粘住了大批用户后才慢慢“从良”,视频网站目前无疑也选择了这条道路。

  在这种状况下,刮起“监管风暴”师出有名,相当部分人员对监管的影响给予了正面的评价。“从长期来看,对不良内容的整风更利于优秀视频作品的传播,规范的、正面的基调会对目前稍显混乱的视频网站行业起到一个扶正祛邪的作用。”TVix网站市场经理贾雪松说。

  相比之下,互联网人士对“恶搞”的网络视频监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一部分人认为“恶搞”侵犯了知识产权,并且对人的名誉有损害。但更多的人认为“恶搞”本身并非十恶不赦的网络现象,更多的只是网民自娱自乐的游戏。一方面,“恶搞”片广受欢迎,具有惊人的传播力,因其满足了网民的趣味需求。另一方面,“恶搞”片朝气蓬勃,具有惊人的创造力和想像力,对文化世界的繁荣有贡献,值得珍惜。

  互联网产业分析人士胡延平还对网上的色情和‘恶搞’内容由谁来管提出了看法。胡延平认为,网上视频“恶搞”,应该属于司法或者知识产权问题。黄色的内容是法律问题,光由广电总局出面管理似有不妥。

  监管时机是否成熟?

  对网络视频实施有效的治理有一定的必要性。问题是,现在是监管的好时机吗?

  互联网资深分析人士胡延平说:“网络视频产业刚刚起步,现在管理为时过早了。”持这一观点的人不占少数,他们甚至认为,目前视频产业处于萌芽阶段,如果现在就管,无异于把网络视频“扼杀在摇篮阶段”。

  目前,我国视频网络产业确实还处于萌芽状况。目前国内视频网站大约150家,大部分是中小型网站。小有名气的专业视频网站有六间房、土豆网、我乐网等,六间房是视频发布和分享空间,因首发胡戈的《鸟笼山剿匪记》而名躁一时。根据我乐网(56网)的资料,截至2006年6月,56.com已拥有超过130万视频作品,其中80%为原创内容;注册用户数突破700万,总的视频浏览次数超过5亿次,全球排名在300名左右,也是目前国内人气较旺盛的视频播客网站之一。

  作为互联网未来最重要的应用之一,网络视频的前景被众多的互联网人士看好。菠萝网创始人顾少丰说。“国内视频网站处于一个快速上升期,大量新的视频内容上传网站涌现,说明了中国互联网对于这种新鲜的信息分享方式的钟爱,随着视频手机和摄像机的普及,中国将拥有最大的视频潜在内容提供群体。”

  视频网站广阔的发展前景得到了风险投资商的青睐。在今年5月,土豆网和中国播客网分别获得850万元和100万元美元风投资金,中国播客网CEO倪振源称,中国播客有望在2007年底赚钱,2008年实现盈利。

  虽然网络视频呈现了蓬勃发展的势头,但与互联网的其他类型如电子商务等相比,目前还处于“概念印证期”。

  土豆网的聂哲认为,视频网站在中国的发展至今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大家都还处于“搭台子造人气”的阶段。即使获得了一些人气和流量,真正的竞争也才刚刚开始。土豆网从2005年4月开始公测,目前已经在专业的视频网站中已经位居前茅。

  千橡网的相关人员也认同视频产业尚处于初步阶段的观点,“虽然在技术上与国外视频网站的差别不大,但从运营和推广的模式来看还有一定的差距。”

  目前视频网站的赢利模式并不清晰,这困惑大家的问题之一。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讲,节目制作方处在上游,各家宽频网站相当于一个销售平台,为用户提供服务,以此连接用户和节目制作方,这构成了产业链的三个环节。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宽频网站作为一种新生的传播平台,其作用并未完全显现。对于节目制作商来说,这样的方式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利益,目前尚不明晰。内嵌文字和音、视频广告将是主要方向,同样可行的盈利手段包括热门视频的付费下载、电影片花的推广宣传、手机下载等。但是这些都尚处在探讨过程中,视频网站的商业化道路仍未开始。

  在视频网站尚处于萌芽状况下即抡起监管的大刀,难免有人担心,那些中小型的视频网站会不会经不起束缚,“一管便死”,毫无疑问,准入门槛和资格鉴定将会使竞争优势向大网络公司倾斜,如果中小视频网站整体趋向衰落,这会不会损害到市场活力和行业进步的动力呢。

  提倡“秋后算账式”管理

  网络视频既规范,又要发展,两者的平衡木在哪里?究竟应该怎么样管理,才能使得网络视频发展得更好?

  目前,根据媒体透露的广电总局即将出台的管理条例内容,国家广电总局将主要面对以下方面进行网络视频监管,一是裸聊等一些借助互联网传播色情淫秽的非法视频活动,二是视频网站违规行为,重点是色情淫秽内容和非法短片,三是一些网友自拍,有影视剧情节的网络短片、网络DV作品,因其存在“向公众传播”的目的,可能需要获取许可证。

  其中争议最大的是第三点。部分人认为第三点操作性不强。顾少丰认为:“目前技术水平不具备实时监控和过滤的能力,如果要求所有网上的视频内容都申请许可证,政府不得不成立一个巨大的审核办公室,不然的话,大部分内容都没有时间来审理。”有人开玩笑地说,如果所有视频内容都得一个一个申请许可证,相关部门得发上十万个。

  执行难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大部分网友没有经历和经验去申请这些许可证,“他们中很多人都不知道广电的大门往哪里开呢。”

  一些互联网人士认为,对国内网络视频的监管和清剿可能导致国内相关业务分流转向国外网站。对于尚在积攒人气的国内网站而言,此举相当于原本为视频网站所津津乐道的“最大的视频潜在内容提供群体”的流失,容易削弱互联网创造性和多元化发展。

  艾瑞市场咨询公司北京分部研究部副总监侯涛认为,如果广电总局确实出台对网络视频的管理规定,加大对视频审查管理力度,网友上传自创作品就可能要经过一个很长的审查时间,这种上传时间的延后必然会降低网友的使用感受,消磨他们的参与热情。从短期看,视频网站的点击量必然会受到很大影响,“会有一个明显的下降趋势。”

  大多数互联网产业人士担忧,过度监管可能会对目前国内稚嫩的视频网站是一个打压。计世资讯总经理曲晓东认为,互联网没有国界,对本土视频网站的内容的过度监管,可能会使得部分网民转而投向国外网站,使得国内视频产业发展落后。

  假如广电总局的相关条例出台,要运营必须取得许可证,那么无形当中会增加了视频网站的运营成本,易观国际分析师黄涌涛分析认为,国内视频网站目前商业模式还不清晰,广告仍有待形成,压力本来就很大,广电总局提高门槛的规定,对广大中小型视频分享网站而言不是利好消息。

  目前的视频网站对广电总局可能出台的这一政策大多采取了沉默的态度。记者分别致电我乐网、网友天下等网站,都被以“政策尚未出台,内容还不明确,现在还不是讨论的时机”为由婉拒,而青娱乐、UUME等网站则模糊表示“会遵守国家规定”。

  网络视频产业何去何从?众说纷纭的背后纠缠着利益的博弈。在“互联网第二个冬天即将来临”传言纷飞的8月,网络视频下一步是滞留还是第二个台阶,政府的政策起了很大的作用。而在互联网的管理方式上,应该怎么样创新,更值得我们深思。

  根据有关消息,广电即将出台网络视频监管的目的是要把网络视频这一新兴产业尽快纳入

  其管理体系。在2004年,广电总局曾出台《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规定“从事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业务,应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记者在广电总局网站检索到的《获准开办网上传播视听节目业务的单位名单》中,只有66家网站获得了相关批准。

  但有人对广电总局是否单方面具备网络视频管理身份提出了疑问。黄涌涛说,网络视频涉及到运营商、国家广电总局、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家版权局等多个部门的职权关系,如何来进行管理,还需要各部门的探讨协商。”

  一位互联网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对互联网违规视频的清除,单纯由一个部门来执行监管,缺乏协调,恐怕会使网络视频监管“雷声大雨点小”。“相比电视、电影而言,互联网监控难度更大,如果简单地把管理电视、电影的方法转移到互联网上,是不利于网络视频发展的。”艾瑞市场咨询公司北京分部研究部副总监侯涛说。

  如果想通过治理使得网络视频的发展更加健康,有人建议从“许可证”方式变为‘秋后算账’方式。顾少丰解释说,“秋后算账”方式就是一经发现马上严查。朱在国也认同“秋后算账”的方式,“可以采用‘宽进严出’的方法,比如说,有人举证了,再去管理。至于‘恶搞’方面的控制程度,相关部门应该请法律专家来进行咨询。”部分网站建议行业自律在先,政府管理在后的模式,认为这是解决目前视频网站问题的平衡之道。

  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黄澄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在推动和维护互联网健康发展的过程中,管理者和缔造者一样需要富有创新精神。互联网需要治理,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政府管理”。

  监管可能带来“冰冻期”?

  广电总局尚未有所行动,众多视频网站就已经惶惶不安。甚至有人认为,监管风暴可能会促使网络视频进入一个“冰冻期”。

  “广电总局的规定如果出台,很有可能会造成暂时的视频网站冰冻期。监管出台后,对于内容的发布和制作会有规范作用,但是也难免会有些消极影响。”顾少丰说。

  一些互联网人士认为,对国内网络视频的监管和清剿可能导致国内相关业务分流转向国外网站。对于尚在积攒人气的国内网站而言,此举相当于原本为视频网站所津津乐道的“最大的视频潜在内容提供群体”的流失,容易削弱互联网创造性和多元化发展。

  艾瑞市场咨询公司北京分部研究部副总监侯涛认为,如果广电总局确实出台对网络视频的管理规定,加大对视频审查管理力度,网友上传自创作品就可能要经过一个很长的审查时间,这种上传时间的延后必然会降低网友的使用感受,消磨他们的参与热情。从短期看,视频网站的点击量必然会受到很大影响,“会有一个明显的下降趋势。”

  大多数互联网产业人士担忧,过度监管可能会对目前国内稚嫩的视频网站是一个打压。计世资讯总经理曲晓东认为,互联网没有国界,对本土视频网站的内容的过度监管,可能会使得部分网民转而投向国外网站,使得国内视频产业发展落后。

  假如广电总局的相关条例出台,要运营必须取得许可证,那么无形当中会增加了视频网站的运营成本,易观国际分析师黄涌涛分析认为,国内视频网站目前商业模式还不清晰,广告仍有待形成,压力本来就很大,广电总局提高门槛的规定,对广大中小型视频分享网站而言不是利好消息。

  目前的视频网站对广电总局可能出台的这一政策大多采取了沉默的态度。记者分别致电我乐网、网友天下等网站,都被以“政策尚未出台,内容还不明确,现在还不是讨论的时机”为由婉拒,而青娱乐、UUME等网站则模糊表示“会遵守国家规定”。

  网络视频产业何去何从?众说纷纭的背后纠缠着利益的博弈。在“互联网第二个冬天即将来临”传言纷飞的8月,网络视频下一步是滞留还是第二个台阶,政府的政策起了很大的作用。而在互联网的管理方式上,应该怎么样创新,更值得我们深思。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390,000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