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科学人物专题 > 正文

李虎军随笔:“人类基因组计划之父”访问记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5月25日 14:47 新浪科技
李虎军随笔:“人类基因组计划之父”访问记
查尔斯-德利思(Charles DeLisi)博士及其得意弟子翁志萍博士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这个学期,在波士顿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翁志萍博士的引荐下,我拜访了同在该系任教的查尔斯-德利思(Charles DeLisi)博士。

  有人称德利思为“人类基因组计划之父”——他不是第一个提出人类基因组计划的人,但他促成了第一个人类基因组研究项目的启动。

  德利思学物理出身,在纽约大学拿的物理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去了耶鲁大学化学系做博士后,研究核酸结构。接下来,他又先后在美国能源部(DOE)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癌症研究所从事生物医学研究。

  1985年,德利思被任命为DOE健康和环境研究办公室的负责人,并很快成为了尚处于萌芽状态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的积极推动者。1986年,DOE宣布将在下个财政年度投入530万美元,在世界上首次启动人类基因组项目,进行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前期研究。

  为什么是DOE,而不是NIH或其它机构首先启动人类基因组项目呢?当时,DOE正在研究核辐射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包括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受害者及其后代基因突变的情况,但研究中遇到了一个难题:如何有效地检测人类基因的突变。那么,启动人类基因组项目并最终完成人类全基因组序列测定,将有助于解决那一难题,有人因此将人类基因组计划称为曼哈顿原子弹计划遗留问题的产物。不过,德利思说,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意识到人类基因组计划将对生物和医学研究产生深远影响,DOE应该去推动这一大规模科学工程,而DOE搞过曼哈顿原子弹计划,具有组织大规模科学工程的资源优势和文化氛围等。

  我问德利思,如果担任健康和环境研究办公室负责人的不是他,DOE会那么快启动人类基因组项目吗?他想了想,说可能性不大。的确,当年反对乃至讥讽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大有人在,能够洞察和预见其重要性的少之又少。而很多情况下,那些具有洞察力和远见的人又恐怕很难有机会像德利思那样“官运亨通”,走上类似DOE健康和环境研究经费主管的重要岗位。

  “关键的职位要由合适的人来担任,这一点非常重要。”他总结说。

  后来,德利思又和其他科学家一起,四处游说,“兜售”人类基因组计划。1990年,美国国会批准了人类基因组计划。再后来,人类基因组计划演变为由美国主导的一个国际合作项目。2003年,在DNA双螺旋结构发现50周年之际,人类基因组全序列测序工作完成。

  为了说服国会议员等有关人士支持人类基因组计划,德利思曾列举出很多理由,其中包括一条:不能让日本抢了先。

  想抢先的是一位名叫和田秋吉(Akiyoshi Wada)的日本科学家,但他没能解决经费问题。后来,和田还在日本报章上写了篇文章,大意是惋惜日本怎么在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战斗中落在了下风。

  德利思说,1988年,他曾到日本去替和田做过专家证人。我有些纳闷,就问他,既然他这位美国科学家不希望日本在基因组计划中领了先,怎么又跑去支持和田呢?他回答说:“我们是朋友,不是政敌。”

  在DOE主管健康和环境研究时,除了帮助将人类基因组计划的设想变为行动之外,德利思还提出将人类基因组研究经费的3%~5%用于伦理、法律和社会问题研究。

  今天,人类基因组研究的伦理和法律和社会问题研究已经引起了科学界内外的普遍关注,将研究经费3%~5%用于伦理问题等研究的做法也赢得了人们的赞誉。但在当时,德利思的提议曾遭到很多人的反对,很多人停留在传统的思维模式上,认为将研究经费投在伦理问题等方面是一种浪费。

  但是,德利思认为,核武器的发展已经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如果说DOE当初研制核武器时,情况紧急,没有时间去考虑伦理问题等,那么在开展人类基因组计划时,就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1987年,德利思去了位于纽约的西奈山医学院做教授。1990年,他转到波士顿大学做教授,并担任过10年的工学院院长。帮我联系这次访问的翁志萍,就是德利思的一个得意弟子。翁志萍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电机系,后在波士顿大学获得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去年,32岁的她晋升为副教授,并且获得了终身教职。

  离开能源部后,德利思不再处于人类基因组计划这个国际舞台的中心,但他仍然关心着其研究进展,惦记着其伦理、法律和社会问题。

  在他看来,人类基因组计划为生物医学研究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工具和平台,但基因组研究成果真正开始广泛应用,恐怕至少还要20年时间。

  他还担心,相关研究的进展有可能加剧社会的两极分化。比如,富人们今后或许可以花上一大笔钱,借助遗传技术去生出更健康的后代,而穷人们则可能根本消费不起那些遗传技术。

  “对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但我希望它引起政治家们的注意,引起社会的注意,从而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访问要结束时,我问德利思,他自己怎么看待“人类基因组计划之父”这个称呼。

  “谁是人类基因组计划之母呢?”他笑着问。



  中国国际通信展七大看点 中国电信业十大争议 电信热点大型调查 评论
评论】【通讯论坛】【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中超俱乐部酝酿大变革
阿里汉下课几成定局
北京新交法听证报告
考研大讲堂 报考指南
2004中华小姐环球大赛
京城劣质楼盘备忘录
调查:南方周末创富榜
安妮宝贝笔记连载
全国万家餐馆网友热评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