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点卡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 国际空间站专题 > 正文

“远征九队”队长吉纳迪·帕达尔卡采访实录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4月19日 10:05 新浪科技

  国际空间站远征九队队长吉纳迪·帕达尔卡在“联盟”号飞船发射之前接受了美国宇航局太空网的采访。

  问:帕达尔卡,你在离出征还不到三个月的时候被任命为远征九队的队长,告诉我,当你突然得知你很快就要进入太空探险时,你的反应是什么?

新浪通行证 快乐e特权 张国荣风采依旧一周年
金犊奖大陆初审揭晓 AC-尼尔森互联网调查

  答:我觉得,这在某种程度上,对我们而言是很突然的。因为在我们被任命前,当然是正式任命之前,人员安排问题已经讨论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尽管如此,我们已经为这次探险做好准备了,因为自从2002年3月份以来,我和迈克就一直在远征九队工作。不过事实上,自从2000年9月份以来,我和迈克就开始一起工作了。当时我们一起在远征四队的预备队工作,后来迈克又到了远征六队的预备队工作。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在1999年的时候,我曾经被任命为远征应急队的队长。我已经是第二次来做这些准备工作了,我指的是为到达国际空间站的太空旅行而进行准备工作。事实上我们已经为远征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问:在这样的条件下,听起来准备时间好像是已经被压短了,你不觉得,这给你和迈克的工作带来很多困难吗?

  答:嗯,没有什么困难。因为我们已经通过了各种专门为我们安排的科学实验,而且我们也掌握了有关“联盟”号飞船以及这两个组成部分的详细资料,这两个组成部分我指的是俄罗斯设计的部分和美国设计的部分。我们的日程表上有太空漫步这一项,我们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不会有问题。

  在你担任“和平”号第26队的队长时,你曾经在太空中呆了六个月的时间。告诉我,当你为远征九队的宇航飞行做好准备时,你是如何运用你过去的经验的。

  是的,我有丰富的经验。事实上我想说的是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的官员们以及俄罗斯宇航局的官员们总是希望在宇航人员中至少要安排一名有经验的宇航员,或者是苏联的,或者是美国的;这样才会使在太空站上的工作和生活更加轻松,尤其是最初的三四个星期。对没有经验的宇航员来讲,最初几个星期的生活会造成很大的压力。而且在太空漫步方面,我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那些在一生中第一次从事这样的工作的宇航员们来说,太空漫步也会产生很大的压力。但是像我这样曾经进入过太空、有着丰富经验的人,就会轻松很多。

  问:吉纳迪,一年前,哥伦比亚号航空飞机以及它的宇航员们仅仅发生了一点点的失误,就造成了那样的惨剧。这向人们清楚地表明,进行宇宙航行是很危险的。你很清楚,任何一方面都有可能出错,但是你还是来了,再次为太空远征做好了准备。在你看来,太空航行究竟能为我们带来什么,以至于可以让你甘愿冒这样的危险。

  答:不错,哥伦比亚号探险队的遭遇的确是一场巨大的悲剧。哥伦比亚号探险队是一支值得令人尊敬的队伍,毫不夸张地说,我可以把这支队伍称作整个人类宇航史上的先行者。而且在我看来,它不仅仅是一支美国的宇航队,它是一支国际宇航队,因为这支队伍代表着很多很多的民族:美国人、印度人、非裔美国人、以色列人。这次大惨案表明仅仅依靠一个国家来组织太空探险是很困难的,我们应该为此而付出努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克服所有的困难,越过所有的障碍。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功地完成太空探险。而且你知道,哥伦比亚号事故调查委员会指出,航天飞机再次进行飞行之前,必须要具备很多必备条件。在我看来,这有三个主要的方面:第一项是安全,第二项也是安全,第三项还是安全。你能理解吗?这对我们很重要。太空探险并不能成为牺牲的理由。根据这些安全条件,我们应该重视各种安全情况。当然,谈到危险问题,的确,你说的很对。但是我认为我们似乎更应该在太空探索的收益和危险之间寻找一种平衡。我们需要对危险和太空探索之间的均衡做出估计。尽管我觉得我们很难预测所有的情况,尤其是当我们面对航天飞机和太空站这样复杂的宇航工具的时候。但是你知道,我们付出的巨大努力值得我们去冒高风险。

  问: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想做一名宇航员呢?你做出选择的理由是什么?

  答:说实话,我从没梦想成为一名宇航员。不过,在尤里·加加林第一次登上太空的时候,我才只有三岁。在那个时候,我觉得每个男孩都会梦想成为一名宇航员。或许这个梦想隐藏我的思想最深处,但事实上,我迷上了飞行。那也是我进入高等军事航空学院读书的原因。1979年,我从学校里毕业后,就在军队里担任军事飞行员,一干就是10年,一直干到我被选作宇航员为止。我曾经遇见过著名的宇航员列昂诺夫,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个人。他参与了宇航领域的第一次国际合作项目,我指的是阿波罗--联盟号计划,并且他是第一个在太空行走的人,而且他建议我去做宇航员。我同意了。我来到了莫斯科的宇航员基地星城(Star City),我通过了一些考试,完成了医学测试,最终他们认为我可以成为一名宇航员。在完成了一些一般性的太空训练课程之后,我成为一名实验宇航员。我开始为飞行做准备。我第一次飞行是在1998年在和平号上完成的,持续时间长达200天。我是队伍的指挥官,我的飞行工程师是瑟格·艾伍迪。

  问:你是偶然遇到的列昂诺夫,还是……

  答:是的,我是偶然遇见他的……,因为当时他是体检委员会的主任。他们到我所在乡村来旅行,并且同时为宇航队伍挑选合适的宇航员。不错,在很大程度上,我们是偶然相遇。

  问:这么说来,你是否认为,在你成为宇航员的过程中,列昂诺夫所起的作用最大?或者是还有一些其它的人。

  答:在我做出成为一名宇航员的决定过程中,有很多人起了重大的作用。首先我想要感谢的就是我学校的老师、我的家庭、我在高等军事院校里的指导老师、我在星城训练基地里的指导老师,以及在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中的指导老师。我向他们表示由衷的感谢,因为我知道,他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来培养我们。而且,事实上……,还有很多人值得我去感激,但是在此我不想把他们说出来,因为我有可能会漏掉一些人。

  问:让我们来聊聊你和迈克即将执行的飞行任务。告诉我,这次对国际空间站远征的目的是什么?

  答:我们远征队最大的目标是要保持空间站的运行状况良好,并保证空间站上有人类存在,因为上一次故障--我是指发生渗漏的情况--告诉我们,如果当时空间站上没有人,我们就有可能失去空间站。我们这次为期较长的活动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我们要保持进行预防性检修,防止空间系统运行出现严重事故,同时我们会进行两次太空行走,尚且不论飞的着陆……我们这次不可能对太空架进行升级,但是我们会为了俄方、美方和欧洲太空局的利益而开展大量的科学项目。

  问:任何一支远征队,作为一个团体都必须拥有在空间站上处理各种工作所必须的才能,这就意味着,你们两个人,你和迈克必须能够应对所有的事情。你作为空间站的负责人你的主要职责是什么?

  答:你知道,我是联盟号的队长,也是这次远征队的队长,迈克是飞行工程师。联盟号与空间站对接成功后,以及在飞行过程中,迈克一直是联盟号的主要飞行工程师。迈克还是空间站上的飞行工程师,他同时也是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的官员。但是事实上,在一支三人组成的远征队中,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规则:通常是那个美国人对美国方面的事情负责,我这里指的是处理日常性事物,因为当出现紧急情况时,我们不得不一起工作。俄罗斯人主要负责俄罗斯方面的事情,然后远征队的第三个成员一般做些协助性工作。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是一支只有两个人的远征队,我认为,迈克将会对美国方面的事情负责,而我则处理俄罗斯方面的事情。而且迈克还要负责所有的太空漫步,以及各种科研项目。至于我,我会承担作为一名指挥官的职责。因为根据墨菲定律,你永远不会知道谁是正确的,但是你一定要知道是谁在负责。

  问:我想按照一种历史的方式来看看你们这次远征的任务:你和迈克以及安德烈·奎派尔斯即将搭乘联盟号,进入太空。向我们描述一下在联盟号发射以及进入太空的过程中,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联盟号的指挥官所扮演的主要角色又是什么?

  答:对我而言,很难把联盟号的情况同航天飞机的情况进行比较,因为我从来没有搭乘航天飞机进行太空旅行。但是我听说,联盟号的发射过程会更平缓一些。从时间上来看,我们大约要花费9分钟的时间,准确地说,是525秒。一旦我们进入了轨道,我们需要检查是否漏气,我的意思是说,三个部分即下降舱、仪器舱和生活舱都要检查。打开舱门,我们进入生活舱后,我们就可以脱掉身上的宇航服。在轨道上进行第三圈和第四圈的飞行之时,我们需要进行轨道变动,从而提高飞船的高度。然后,在两天之内,我们将会到达空间站。第三天,我们将在约定地点集合,然后进入空间站工作。这就是我们在联盟号飞船上所作的一切。

  问:到达空间站后,你和迈克将会留在空间站上。你们要和远征八队的两名成员一起呆上一个星期,直到他们和安德烈一起返回地球为止。你们如何来一起度过这段所有的人都在那里的时光?

  答:说实话,这是一段很艰难的时光。工作的移交过程将会让人很兴奋,因为那时,我们将会代表欧洲太空局开展几个科学项目,我会协助安德烈进行工作。这对我们而言很重要,因为在地面模拟器上的情形同空间站的真实情形会有很大的不同。那支即将离开空间站的工作队应该会帮助我们熟悉这些特点,熟悉操作系统,熟悉以前的工作人员留下了的实验项目,熟悉其它需要继续下去的工作……,我们有很好的货舱管理系统,但是事实上他们仍然需要帮助我们熟悉真实的货舱。这些实在是很难:好像只有当我们结束了告别仪式,重新关上舱门以后,我们才能稍微松一口气。的确是这样。

  问:你知道,国际空间站是一项为促进太空探索事业、促进全球各国关系的工程,你认为这个项目最重要的贡献是什么?

  答:我认为,国际空间站既不是美国的工程,也不是俄罗斯的工程,它是一个国际太空工程,因为有16个国家参与。如果说它的贡献,那么我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和平合作的典范,我认为这是最有价值的贡献。我们高兴的是,至少我们这些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太空研究机构及人民已经成熟到具有了可以一起工作的能力。这认为这是这项工程的最重要的贡献。 (编译/任秋凌)


评论】【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