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报刊评论 > 电脑商报 > 新闻报道
 


中关村之怪现状:假货、假证与盗版

http://www.sina.com.cn 2000/04/24 17:47 电脑商报

  “质量没问题”

  村里王先生给记者打电话投诉,不久前他在硅谷电脑城某柜台,花了100多元买了一块不知是什么品牌的声卡,当 时商家在介绍这款声卡时,说该声卡采用的是目前最为流行的雅麻哈734芯片,甚至连什么“波表”之类的专业名词都讲得 头头是道。使用几天之后,发现这块声卡根本就没有商家所说的那么好,但是还可以凑合着用。王先生找一位懂行的朋友咨询 了一下,才知道是假货,原来雅麻哈芯片厂根本就没有生产过734芯片。当王先生再次来到该柜台时,商家的小老板一口否 认是他的货.王先生这个懊悔呀!虽然钱花的不多,但心里始终不是滋味,没想到自己这个老村民也被“涮”了一把。

  说到中关村的假货,其实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大家对此似乎早已经习惯了,中关村里卖假货就如那些卖“盗版 ”的到处都有。为什么假货能够在中关村里如此泛滥呢?

  人们通常所说的假货,可以从两种角度来看,一种是真正的假货,就是那些盗用市场上流行品牌的“帽子”生产出一 些不合格的劣质产品冲击市场,因外型上与真货很难区分出来再加上价格极其低廉,导致许多购买者上当受骗;另一种是“水 货”,其实和真货是一样的,区别在于不是通过正规关税渠道进来的而是走私过来的。其中以内存条、硬盘、CPU、板卡之 类的计算机配件“水货”特别多。据业内人士估计这些“水货”至少占市场总量的70%以上。

  海龙电子市场一家专门卖板卡的刘先生对中关村的假货现象颇有体会。他认为大家所说的假货绝大多数都是“水货” ,真正的假货,在市场里已经很少了。许多人都认为,中关村里内存、CPU、硬盘的假货最多,恰恰相反不是假货而是“水 货”。因为这类产品的科技含量比较高。目前我们的科技生产水平还没有达到这么高,根本就没有能力仿制出这高水平的“假 货”,但是村里人习惯把“水货”称之为“假货”。现在来看,村里的假货主要是一些科技含量不是很高、不需要投入太大规 模生产线的产品,像光驱、软驱、鼠标、机箱之类的产品。但最近两年,随着竞争的逐步激烈,产品不断的更新换代,假货的 市场份额明显减少。

  虽然“水货”给人一种不是很安全的感觉,但是“水货”却能够在中关村占有这么大的市场份额,原因就在于“水货 ”给商家带来的利润是正规渠道进来的货源所无法相比的。为了利润,许多商家都甘愿冒着被查封的危险偷偷的经营。据说, 中关村的“水货”来源是有规模、有计划的进行,通常是由几家规模较大的商家从广州方面进货,然后再流通到各个电子市场 。

  大量“水货”流通在市场上,直接会影响到市场价格的起伏。我们在村里经常听到什么“封关了”、“广州方面风声 紧”,这时市场上部分产品就开始出现严重的短货、断货现象,于是有的商家趁机开始屯货,价格也随之开始疯狂的爆涨,搞 得商家都人心惶惶的,甚至有可能导致整个市场销量的下滑。等风声一过,大量“水货”又蜂拥而至的杀回来,市场货源一下 子过于饱和,商家又开始拼命的往外甩货,导致市场价格开始急剧的下跌。其实这一切都是“水货”流通得是否通畅所导致的 。如果市场所有货源都是通过正常的关税渠道进来的话,市场上根本就不会出现这样大幅度的价格变化。

  关于中关村“水货”过于泛滥这一现象,有关部门曾多次采取相应的制裁措施,但是效果并不是很明显。据有关人士 认为:短时期内“水货”是很难杜绝的,因为现在无论是从水货的销售规模还是售后服务方面都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完善的经 营体系,同时多数人对“水货”的普遍存在早已经认可了,这也给打假活动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毕业证要不要”

  一提到中关村人们就会想到这是一个人才济济的地方,可就是对高学历人才的需求却造就了一批制造假证的“特种人 才”。

  在中关村提供这种服务的人满街都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些人已经成了中关村交通拥挤的三大原因之一。

  那些卖假证件的人,大多数扮成在等人的样子,一有学生摸样(或看起来像刚毕业,但有没念过大学的打工仔)的人 过去,就呈沉思状,先是目视地面,然后迅速扫视四方,迎面而来,他也不盯着你说话,只是喃喃自语:“毕业证要不要、身 份证要不要。你若一停下来他马上就会说要是你有样板我也能给你做,要不要……。可谓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很显然,这 种隐蔽而又给人感觉神秘的做法,是为了遮挡住管理人员的视线,另一方面,也显得更“文明”。他们不像某些地方的车夫, 生拉硬拽要你上车,因此就更受路人的青睐---交易与否,唯需自愿。

  一旦遇上买主,这些人就追着介绍,边走边谈,中关村的街道成了这些人的流动办公室和谈判的场所,这样做同样是 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与青蛙相比,那些管理人员可能更注意静止的猎物。

  让我们把大体的行情向读者介绍一番:只要是你能想出来的国内大学,都没问题,你只需把自己的姓名、毕业学校、 专业、毕业时间写上,加上一张相片,其它的由他去做,至于真实性,“你用不着怀疑”,“都是正本”。特别是钢印,“和 真的一模一样”。目前不少从业者还提供一种“套餐”服务:从毕业证,到学士学位证(硕士也可以,博士比较难),到四六 级证书,一直到个人档案,可以全套提供。

  至于价格,一般而言,毕业证在200-400元之间(只是报价),外地的稍贵,并且价格越高越能保证其“真实 性”,价格最低的(比如说200元)“肯定”是假证。在北京的高校中,人大的毕业证最受欢迎,因为听说该校的钢印打得 最真,“比真的还真”。同时,人大的知名度颇高,有很多学电脑的人就买了人大的毕业证,也不管它有没有计算机专业。如 果你想得到一份“套餐”,就得花费800-1200块钱,运气好(比如说某天风声紧,便衣一下子在路口就逮走6、7个 )的话,就会便宜些。如果你只需要一张四、六级证书,也行,150块搞定。需要一再强调的是:“真实性你不必怀疑”。

  谈妥之后就可以马上成交,先交100块定金,它去丰台(或就在海淀)给你办,更具体的地方你是没法知道的,你 不必担心受骗,因为他每天都在这附近,“负责这个路段”,有事呼他就行了。如果你问得更多,他就会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你 ,或者旁边就会走过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还说什么,快撤”,于是你就得抓紧时间了。

  为了保持联络,你会得到一张名片,它们一般都是某电脑公司的“总监”,或是某装饰公司的“业务主办”,名片上 还印着“握住合作手,永远是朋友”,“以诚相待,友好往来,言而必信,互帮互助”一类的“承诺”,你看了会有一种“亲 切感”。

  毋庸置疑,贩卖假毕业证是违法的,他从某种程度上会造成“劣币驱除良币”,因为假证持有者宁愿得到较低的工资 ;而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他起源于市场供需的不平衡,而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招聘人员不了解证件的真假,不能立即确 定雇员的真实素质,也不一定清楚比如说一个计算机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应达到什么样的水平,而这些应聘人员都心里有数), 为弥补这种失衡创造了条件;另一方面,用人单位盲目追求高学历,以至学历只是被当作一块招牌,而使得招聘、面试只是一 道门槛时,学历证书便成了一块敲门砖,这样就会使那些有经验、有“胆识”而无学历之士,铤而走险,以假乱真。一旦被聘 用学历也就无足轻重了。

  “哥们要软件、游戏吗”

  “远不远”

  “不远,走路五分钟”

  我跟着一位三十出头的“粘客”(贩卖盗版小贩)身后穿梭在中关村的小胡同里,大约走了一站地的距离。将我带到 了一间低矮的平房,房间里摆放着两个大纸箱,里面装满了盗版光盘,纸箱周围有几位同我一样购买盗版光盘同道朋友,我上 前挑选光盘,刚刚领我进门的“粘客”从老板手里领过一张扑克牌转身而去。这也就是所谓的行有行规,卖盗版的也有自己的 行规,街上的“粘客”只负责将顾客领进门,领一张扑克牌,接下来的交易是由屋里的老板与顾客完成的,“粘客”只需要到 晚上凭手里的扑克牌来领取提成,至于扑克牌他们自有一套分配的方法,防止“粘客”们私自假造多领提成。

  工具软件与游戏大多都被分开放,一般情况是两个箱子,一个箱子里是工具软件、另一个是游戏光盘,这是为了购买 者方便选择。当您选好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付款成交,一般情况每张光盘10元,如果遇到风声特紧或是新品可能会高一些, 15或是20元不等。在临出门时有些老板特别关照您:“小心一点,小心被逮到”,原本就忐忑不安的心此时可能已经提到 嗓子眼了,一路小心翼翼总觉着自己有人盯着自己,只有等进到家门时悬着的心才可以放回到肚子里去。

  如果您觉着以上方法太过于冒险,那您可以选择另一种比较平和的购买方式,在电子市场里购买盗版光盘相对比较从 容些。(人群中多了一份安全的感觉)当您在市场里转时,其中有个别柜台人员会问您:“要软件、游戏吗?”这些柜台不单 只卖盗版光盘他们大多还经营其它配件,如:硬盘、内存、CPU等等,卖盗版光盘只是其中一项业务。平日里盗版光盘就放 在柜台上,有些柜台老板会在纸箱上面盖上一些东西作掩护,更有些就直接摆在柜台上,明着出售,如果是遇到严打时期这些 柜台老板将会稍微小心一些,大多将盗版光盘藏在柜台下面,只等有顾客时才会拿出来。价格方面也与前者相同。但是在市场 里购买光盘如果出现问题,例如:内容与包装不一致或是光盘不能使用此类情况发生。您找柜台老板他们也会给您换一张新的 光盘,盗版市场也讲究售后服务。

  据海淀工商分局不完全统计,中关村地区每年的盗版光盘交易额大约在3亿元左右。中关村流行着一种说法,凡市场 看好的软件,其销售高峰期只有3个月,3个月后盗版就会大量充斥市场。而目前盗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三月份在微软公司 WIN2000还没有上市的一个星期前,盗版WIN2000早已卖的如火如荼。

  盗版市场是越做越火,“粘客”的人数在不断增加、胆子越来越大了、“粘”劲也越来越强了,有些竟然站在马路上 拦截骑自行车的行人或是站在各个音像店门前拉扯行人。“粘客”们主要集中在南起四通桥、北到太平洋电脑市场北侧这一地 段,具体活动范围是这一地区的几个电子市场、电子出版物市场,以及海淀图书城、海淀影剧院附近。粘客的总人数大约在6 00人以上,他们大都为外地来京人员,主要由安徽和河南人构成。其中河南人较多,占60%左右,以贩卖盗版VCD光盘 为主;安徽人占40%,这些人则以贩卖盗版软件、游戏光盘为主。

  “粘客”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职业型的“粘客”常年呆在中关村里贩卖盗版光盘;另一种是业余型的“粘客”这种 人只在村里停留三四个月时间。笔者曾经遇到一位来自河南的农民在村里卖盗版光盘,此人在河南老家靠种地为生,来中关村 卖盗版是因为农闲了,没有农活可做。本村有人在中关村卖盗版光盘,听说还不少挣钱,所以也就来了中关村。干上三四个月 能挣上七八百元的,等农忙时再回家种地去,卖盗版只算是“副业”。

  中关村“粘客”一条街、盗版一条街,这是众所周知的。盗版如此猖厥,主要是正版和盗版软件在价钱上的差距太, 再加上中关村这个庞大的计算机市场,使得盗版市场也随之崛起。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严国伟 孔庆斌 王晓辉)



请您点击此处就本文发表您的高见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报刊评论 > 电脑商报 > 新闻报道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帮助信息

Copyright(C) 2000 SINA.com, Stone Rich S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四通利方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