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软件 > ChinaByte > 新闻报道
 


综述:回眸2000年问题

http://www.sina.com.cn 2000/03/22 00:43 ChinaByte

  2月29日,2000年问题的第二个高危敏感日,已然是简简单单地平安渡过了。相对于1999年12月31日 那次,人们的心态是极为平和的。他们自信得有道理,因为在2000年的第一天,可能会由计算机带来的灾难并没有降临到 人类的头上,虽然世界各地陆续发现了一些“千年虫”,但影响大都微不足道。平静下来,我们不由得要对“2000年问题 ”做一下反思。

  一、未来的问题是否今天都要解决?

  据某些专家分析,2000年问题一直要持续到2002年甚至以后更长的时期;另一方面,2000年问题又有很 大的不确定性,现在提出的高危敏感日就已经有很多种不同的版本了,而“千年虫”发作的形式更是谁都无法完整预测的。那 么,是不是使用计算机的各行各业都应该对未来50年甚至100年的每天每时都做一下全面测试呢?这个问题显然是荒谬的 ,但事实上某些人一直在以这种思路来看待2000年问题,这种心态甚至可以同抵御小行星袭击的设想相比较。它可能是基 于人类的这样一种自信:人类是可以预见未来可能遇到的灾难并防患于未然的。

  但是人类真的能吗?稍有点计算机常识的人应知道,软件是不可能做到完全正确的(其实软件赖以存在的数学体系都 存在着不完整性,这个说起来话长,不拟详述)。也就是说每一台计算机、每一种软件、每一套系统,即使我们都采取了现代 工程思想来设计,仍然无法预测它未来什么时候可能出现问题以及出现多么严重的问题。在此我们惟一可以做的就是:科学测 试,事后补救。

  二、哪些是2000年问题?

  简单地说,2000年的问题就是日期的2位表示与4位表示的区别问题,除此不宜包括在内。如去年有人提出的9 月9日是什么9999的判断方法表示问题,这即使存在(本身就值得商榷),也同2000年无关,将它加入“千年虫”的 阵营只会加重民众的恐慌心理。还有,如果你系统中的各软硬件单体均是以4位数来表示日期的,应当可以认可它不存在20 00年问题。至于有人说什么世纪过渡问题了,2月润月问题了,应是一个严肃的工程师考虑在内的事。人们总是在怀疑这种 严肃性,实际上也就是将我们的从业人员愚蠢化了。试想,在设计了4位日期后而不考虑2000年闰月问题,那他完全会有 这样和那样的考虑不周,又岂只一个2月29日?还说不准哪一种“不周”危害更大呢。

  另外,2000年问题只涉及那些日期敏感的计算机系统。不错,我们今天的电子设备都采取了嵌入式电脑处理,但 他们绝大部分使用的是电脑的时钟而不是时间。这一点很关键,这里的时钟同日期无关,即使到了1万年,10万年,这些设 备还是会正常运转的!(假设它们还没有损坏的话)另有一些此类设备具有日期表示功能,但如果你不在乎日期的不准确,你 当可以照用不误。

  三、民众十分了解2000年问题吗?

  随着媒体排山倒海般的宣传,所有的百姓都开始关注起IT业,关注起身边的设备来。从1999年12月份开始, 什么电子设备和计算机系统发生故障都会有人联想到“千年虫”。照相机不倒卷是“千年虫”,电话打不通是“千年虫”,自 动提款机取不出钱是“千年虫”。实际上,在2000年1月1日这么“重要”的日期,全世界也没有发生多少起“千年虫” 事件(当然这里有各行各业的除虫努力,下面还要说明),多么大的雨点正好砸到了你的头上呢。更可笑的是,有不少骗子做 起了千年虫“杀虫剂”的勾当,也还真有不少人心甘情愿地上这个当。我们注意到,强调2000年问题极其危险和无比重要 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敢于直言2000年问题宣传过头了的文章却是凤毛麟角。对于民众产生这种闻虫色变的心理,我们的某 些媒体要不要承当一点责任?

  四、2000年问题到底是否被高估?

  我们已渡过了2个高危日敏感,迄今我们所知最坏的报道是挪威的一场铁路事故,死了33个人。但至今我都对那个 解释有些狐疑:事故发生在1月4号,如果是“千年虫”发作影响了信号系统,为什么1日到3日没有造成破坏?

  除了那起铁路事件外,已发现的问题影响不大。这里不排除个别单位出于特别的心理隐瞒不报的情况,但既然能瞒得 住,那也不应该是太严重的情形。感觉上日本人最为“诚实”,前后报道了几十起“千年虫”事故,即便如此,那些也都得到 了及时的处理。难道我们人类对2000年问题解决得竟是如此缜密,以至于只有一起挪威那样的重大事故发生?

  我想起一个朋友在1999年常问我的一个问题:“如果2000年1月1日的时候天下一切太平,是说明我们20 00年问题解决得好呢?还是说明2000年问题本就没那么严重呢?”这个富于哲学意味的问题可能永远也无法回答了,因 为谁也不曾去冒那个险。

  五、解决2000年问题可以再科学一点吗?

  没错,2000年问题的确很重要,但是不是说投入多大的精力都不过分呢?

  在核心网络上,许多单位都要反复做全网测试,甚至不惜长时间停止对外服务。其实从理论上说,2000年问题同 负载并无关系,只要你的测试全面覆盖到网中各要素即已足够。而实践表明,那种盲目的大规模测试所测出的真正的2000 年问题是少之又少。

  在OA系统上,有人非得要做到软件更换,设备升档。其实你的应用若不涉及到跨年计算,用00代替2000,用 99代替1999又何妨?而且,有很多厂家推出了一些简化的升级措施,为什么不能试试呢?

  在应急备份上,有些人一味强调周密、严谨,甚至有人说要采用纸媒介。哈哈,一个大型数据库所完成的功能要用打 印纸来实现!简直是天方夜谭。莫非我们的计算机和软件果真会一夜间都“死”光?即使简单地用微机查询TXT文件也比用 人工去翻那成千上万张的打印纸强啊。

  某些领导甚至公开地表示:“你们这些建议都有道理,但万一这些都不顶用呢?上级怎么指示我怎么做,如此才好交 待。”好的,就是为了这个“交待”,成千上万的银子淌了出去,成千上万的人披星戴月地劳碌数日……那么什么是科学一点 的态度?

  除了核心软硬件的改进外,有两个对策我们很推崇。其一是在大家公认的高危敏感日的前后一日或前后一小时间(视 具体情况定)中止应用系统运行。这种办法损失并不大,但却可避免很多时间过渡类的问题。人民银行曾要求各金融机构在1 999年12月31日停止对外服务就是一例(电力、电信等国民经济基础部门由于不可间断服务故不在此列)。

  其二,用效益的观点看问题。不管2000年的哪一天出现了问题,我们就问题解决问题好了,只要事先做好充分的 思想和技术手段准备。这总比在2000年的关键问题排除后又去反复地大海捞针般地去“寻找”千年虫要好得多。我们没有 必要用现在的损失(付出)去换取未来的不损失,因为孰轻孰重你很难衡量。

  六、所有的钱都花得值吗?

  2000年问题给IT厂商们带来了无限商机。公平地说,大多数商家是本着为用户排忧解难的宗旨去作为的,但这 并不影响少数居心叵测之徒借“2000”工程之“契机”大发不义之财。他们夸大问题的严重性,极力推销最新的产品和服 务,欲使客户追加本不应该的支出。另一方面,某些企业和机构的领导人亦以强调重要性为名,尽量扩大设备和软件的更新范 围,提高设备更新的档次。全球“捉虫”那3000亿美元中有多少是花的冤枉钱,只有天晓得了。

  提出以上这些问题,并不表示我们否认2000年问题的存在。事实上,1月1日和2月29日的顺利渡过,不啻是 全球共同抗虫的一大胜利。但是不要忘了我们为此而付出的巨大代价:据美国人估计,仅在美国全国就花费了1000亿美元 ,而全世界为此共耗去了3000亿美元(另一说是6000亿美元)。我国虽没有公布正式的统计,保守的估计也在500 亿人民币以上。而按照专家的说法,还有很多高危敏感日在等待着我们。如何能从社会和经济效益出发,科学地看待和解决2 000年问题,仍是我们未来的艰巨任务。在此,总结经验和教训肯定是不无益处的;些许想法,讨教同侪。

  怒江


相关连接:有线电视公司警告未除千年虫的电脑不能上网
相关连接:恒生银行出现千年虫 18万存款变10亿
相关连接:美参议院称花费巨额资金解决千年虫问题值得
相关连接:“闰年虫”在日本发作
相关专题:千年虫专题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软件 > ChinaByte > 新闻报道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帮助信息

Copyright(C) 2000 SINA.com, Stone Rich S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四通利方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