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水均益:为“伊”消得人憔悴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1月14日 15:38  人民网

  水均益,一九六三年九月出生于甘肃。兰州大学外语系英国语言与文学专业毕业。作为新华社前驻中东分社记者,水均益参与了海湾战争的报道,是国内主流媒体首批赴战地采访的记者之一。一九九三年加盟中央电视台,在海湾战争、波黑战争、阿富汗反恐战争期间,多次赴战地采访报道。还曾专访过安南、普京、克林顿、布莱尔、金大中、穆沙拉夫、阿罗约、托莱多、阿拉法特、卡尔扎伊、马哈蒂尔、穆巴拉克、查韦斯、纳扎尔巴耶夫、基辛格、比尔·盖茨、多明戈、泰戈·伍兹等国际政要、商界巨贾和知名人士。

  水均益:现为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国际观察》主持人,曾任《东方时空·世界》栏目制片人、主持人,《焦点访谈》主持人。

  工作经历:

  1984年至1993年新华通讯社国际新闻编辑部,任编辑、记者

  1989年至1991年新华社驻埃及中东总分社,任驻外记者

  1993年至今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焦点访谈》主持人、记者、制片人

  作为新华社驻中东分社记者,积极参与了海湾战争的报道,是国内主流媒体首批赴战地采访的记者之一。同时,对阿以矛盾、巴以冲突进行了多角度、全面、深刻的报道,是国内、国际新闻报道中对中东问题有深刻研究、独特见解的记者之一。

  1993年,加盟中央电视台后,任《东方时空》、《焦点访谈》栏目记者、编导、主持人。在伊拉克危机、波黑战争、阿富汗反恐战争期间,多次赴战地采访报道,是国内著名的战地记者。在人物采访方面,采访对象大多是具有世界级影响的人物,是国内专访国际政要、世界商界巨贾和知名人士的采访“专业户”。迄今,已经有了70多次重要专访的经历。曾专访过安南、普京、克林顿、布莱尔、金大中、穆沙拉夫、阿罗约、托莱多、阿拉法特、卡尔扎伊、基辛格、比尔·盖茨、多明戈、泰戈·伍兹等等。多年来,在国际新闻报道和人物专访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是国内著名的国际新闻主持人。

  为“伊”消得人憔悴:水均益网谈伊战报道

  CCTV.com消息:4月10日晚6:30-8:30,央视战地记者水均益做客央视国际“网评天下”,与网友畅谈此次赴伊拉克的战地报道经历。在两个多小时的在线交流中,央视网友热情高涨,不断发问;水均益从容应对,耐心回应。

  关于生死

  【jj888881】水先生!您在科威特听到空袭警报声,当时您心里想到了些什么?

  【水均益】就想如果飞来的导弹最好没有化学武器的弹头。

  【书和剑】你有没有想过会死在巴格达

  【水均益】我们第二次重返巴格达的时候,我们三个人有一个默契,那就是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我们很有可能进去就出不来了,也可能不会活着出来,说起来有点悲壮,但是这是现实,而且我们当时当地的感受就是这样,而且我们觉得也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当然我也一直为我是一个运气比较好的人,只是希望这一次好运还能伴着我,事实证明,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感谢所有的观众、所有的朋友、感谢我的同事和我的领导、感谢我们这个国家,也感谢上帝。

  【流言9】水大记者,你很幸运!半岛电视台的记者就没你幸运了,你认为轰炸记者大楼事件是美军蓄意所为吗?如果你还在那,你会怎样面对或处理这样的事?

  【水均益】现在的信息很乱,到目前为止还很难判断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无论如何,我个人觉得美国人不应该炸那个楼,如果我在,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幸运,但是无论怎样,我会坦然面对这一切,因为在巴格达,在战争中是有危险,这一点我相信每一个记者都是非常清楚的。

  【E--网情深】水兄你好,在第二次返回巴格达的时候,有没有遇到美英联军?是否受到了他们的盘查?碰到美英联军你害怕吗?

  【水均益】我们从伊拉克最后一次撤出的时候,在据巴格达三百公里左右的地方遇到了联军的士兵,准确地讲是澳大利亚特种兵,大概有一个排的人,七八辆经过改装的武装吉普车,每个人手里端着一挺M16冲锋枪,当时他们拦住了我们的车,呵斥我们,让我们举起手,幸亏我们听得懂英语,要不然也保不齐我们中间谁想挠挠痒痒,然后他们就开火,想想后怕,但是后来一切都清楚了,他们知道我们是中国记者,然后告诉我们这一带正在交火,他们派了一辆装甲车,把我们护送了两三公里,然后跟我们说了再见。但是跟在我们后面的伊拉克人民的车辆就没这么幸运,他们各个被命令脱光衣服,趴在地下,经过一番盘查后,他们又被赶回了巴格达。

  【流言9】水大记者,请问一个经历过战争炮火的人(你自己),是不是已经看透了很多?你能不能把你真实的感受和想法向我们说一说?

  【水均益】如果要说实话,我现在的感受是我更加热爱生活,我更加珍惜我拥有的一切。

  【小永慧】我想问一下水哥,在伊拉克报道的有没有碰到炸弹落在你所站的地方报道的附近。

  【水均益】有,不过这一次最近的也要离我们一两公里,不像九八年,最近的离我们四五百米。

  【RedRese】您当时真的不害怕嘛?

  【水均益】我没说我不害怕啊,当记者是会有危险,但是这个职业也有它特定的要求,我总觉得我还算一个机灵的记者,基本能够判断形势。

  关于工作

  【上海的叶子】小水:作为职业记者的您,是希望并主动请求台领导批准参与战地报道的吗?

  【水均益】不仅是主动,而且是强烈要求。

  【hp2003320】水大哥,这样称呼你行吗,美伊战争已经20多天,你一直做着一件伟大而危险的事情,你累吗,你觉得你这样做值得吗,你怎样使你当家人和朋友不为你担心呢?

  【水均益】回到北京以后觉得特别的累,而且是猛然间感觉到极度地疲劳,在巴格达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将近70个小时不想吃不想睡,一门心思多采访,多拍摄、多报道,似乎有一种最后的疯狂,我能想象有很多们会为我们担心,我觉得对这种担心最大的回报,就是我们更多、更好地工作,这是我们的信念。

  【大大蚊1】水哥:你采访了那么多国际政要,这次有没有想到战时采访萨达姆,你找过吗?

  【水均益】找过无数次,我甚至把采访的提纲都已经送到了总统办公室,但是很可惜让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丹拉瑟抢了先,所以我也觉得很遗憾,但是我个人现在很感兴趣的是萨达姆的下落或者说他的下场。

  【桃子公主78】水哥,如果你能采访到萨达母,你最想问他什么问题?

  【水均益】在巴格达时候为了争取采访萨达姆,我曾经拟了一份问题单,现在还在我的书里背着,大概有60多个问题,想问他的太多了,因为当时是战前,最想问他的是他用什么办法来避免战争爆发?

  【中国强硬派】水哥,这次战争的新闻界让人们很失望(已有很多评论),感觉它已经偏离了自己的方向,能不能谈谈你的想法?你认为怎样可以让新闻重新找到它的感觉呢?

  【水均益】你的名字叫“强硬派”,所以我个人感觉,你的观点多少有一点“强硬”,从我了解的情况这次新闻界并没有让全世界的人失望,而且是恰恰相反,我指的是从新闻界的报道的量,它的真实性、它的速度都是可圈可点的,我们中国的媒体,包括我们中央电视台也是表现不俗的,起码不像我们在911的时候,至于说有些媒体过于主观或者片面,我想这不代表大方向。但是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次战争对新闻界提出了许许多多新的课题,很多问题恐怕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会有很多人去研究、去分析、去判断,我想我们还是少安毋躁吧。

  【☆~孤单※芭蕾】你对在去那儿的途中最深受感动或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水均益】最感动的事情是当我们到达叙利亚边境的时候,看到我们的使馆的同志在边境那儿已经等了我们好几个小时,在寒风里,当时就好像看到了自己家人一样。感受最深的是我们离开了伊拉克,也许从此以后就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琨崽】每次都是你外出报道这些大事,台里不想培养新人吗?

  【水均益】我觉得我还没老到不能干,当然我们电视台人才是非常多的,据我所知,马上就会有新人奔赴海湾。

  【荒寒的城市】这次的战争也是场新闻战,你觉得中国的战果如何?

  【水均益】总的觉得不错,特别是我们中央电视台起到了一个国家电视台的作用,我个人感觉,和911相比,这次我们中央电视台打了一个翻身仗。

  【20030315】水,请你评价一下你的战友,仍在科威特的陶冶。

  【水均益】我个人感到非常幸运,作为这一次中央电视台赴伊拉克报道组五人成员的领队,我感到非常的自豪,因为能够有这几位我的战友,他们都太棒了。陶冶比我年轻,但是我相信他会比我棒,而且他现在还在科威特,我真希望他能够快点回来,我听说他妈妈非常想念他。

  【大大蚊1】水哥:这次战争和第一次海湾战争时你的状态相比,有没有感觉年龄不饶人?

  【水均益】九八年12月我们顶着炮火进入巴格达,那个时候我们四个记者平均年龄44.4岁,我们把自己称为是中央电视台中老年敢死队,这一次,我们三个人平均年龄是43岁,还是一支中老年敢死队,但是我个人感觉,我还很年轻,有一种还能燃烧的炭火的感觉。

  【晟晟820504】现在很多人视你为英雄,你怎么看待自己?

  【水均益】我从来没有想做英雄,在巴格达的时候,我也根本没想到会有人用这两个字形容我,我非常非常的受宠若惊,我觉得我喜欢做记者,还是叫我记者。我说了,重返巴格达时候,我们做了最坏打算,所以现在这一切我都觉得像是白来的,每当有人给我送花,叫我英雄,说我很勇敢的时候,我都觉得很惭愧,我不是英雄。

  【上海的叶子】请谈谈在伊拉克的生活,在巴格达每天的日常安排,五个人是分头行动的吗?

  【水均益】说起来就太复杂了,我想这位朋友也不感我兴趣我的陈年流水账。简单说是我们五个人分出两个记者组,每个组两个人,一个组负责和国内各个栏目进行现场直播连线报道新闻、采制各档新闻;另一个组深入基层,采访制作专题报道。

  【琨崽】你喜欢做记者还是主持人?

  【水均益】当记者能让我热血沸腾,所以我想我还是更喜欢做记者。

  水均益你好!我們都很關心你的安危,現在你目前是否還會去伊拉克嗎?【伊拉克風暴】

  【水均益】非常感谢这位朋友,从九八年到现在我已经5进5出巴格达了,我坚信,我还会回到伊拉克,因为我在伊拉克还有很多朋友呢。

  关于家庭

  【晟晟820504】面对战争和危险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儿。

  【水均益】有几次非常想她,毕竟她是我的骨肉,特别是战争爆发后重返伊拉克的那次,我坐在车上,望着前面通往巴格达的路,那个时候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够安全地到达巴格达,又能安全的在巴格达待下去,同时还能运气的活着回来,我那个时候真不知道该对我女儿说什么,我在心里想的是,希望她能够长大成人,能够变得越来越漂亮,能够独立自主,拥有一个幸福的生活。

  【亿东】水哥,首先不得不肯定你是我最尊敬的人之一。我的问题是,身处战火纷飞的异国他乡的你,想的最多的是自己的祖国?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家人?还是自己的安危?另外,你给自己的本次“贡献”打多少分?谢谢!

  【水均益】怎么说呢,所有的这些都在想,而且想得恐怕最多的是是我父母,因为我父母已经都是接近八十高龄的老人了,身体也不太好,我非常担心他们过于为我操心,而影响他们的健康。但是,没有办法,我在做我的职业要求做的事情,也是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在这儿也想对两位老人说声对不起,让他们担心了。我不想给自己打分,我只想说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我尽了我的全力,我无怨无悔。

  【中国特种兵NO。1】水大哥,我想知道你的家人包括您老婆都是非常非常支持你奔赴前线做新闻采访的吗?我想知道你的成功背后会有多么伟大的支持嘛,你就说两句吧!

  【水均益】看这位朋友如此恳切,那我就说两句吧,我很幸运,我家里的人都非常理解,知道我的性格,也知道我的梦想,所以尽管他们很为我担心,但是他们从来不会拖我的后腿关于战争。

  【涟漪281】伊拉克人如何看待这场战争?

  【水均益】伊拉克人的感受应该说非常复杂,我们现在在最新的报道里面看到的伊拉克人的反应似乎是很多人欢迎美国大兵的,但是我想这里边也是反应了一种伊拉克人民的心态,那就是他们经历了太长时间的战争,他们太累了,他们太渴望和平了,不管这个和平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换来的。

  【乱谈0】水哥你好。我是你忠实的听者和读者。我最想知道你对这场战争的看法,它会左右你的采访思路吗?

  【水均益】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一方面我作为中国的记者,自然要考虑中国的观众的兴趣,另外我个人在中东地区也活动了很多年,对于那儿的情况也算是了解一点,但是我想当了20来年的记者,记者的专业素质和记者的职业要求对我应该是第一位的。

  【小楼雪】水哥,凭你在巴格达的经历你认为战争真的结束了吗?

  【水均益】我个人感觉,战争应该是已经结束了,战斗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流言9】最想问水大记者,在伊拉克有没有做过民意调查:是支持美军入侵的多,还是支持给反对美军干预内政的多!最终战争问题还是伊拉克人民必须面对的,世界人民不管怎样,都会站在伊拉克人民一边!虽然我们反对美军侵犯伊。

  【水均益】我没有做过系统地调查,但是据我在伊拉克巴格达的观察,伊拉克人民的感受非常复杂,我记得那时候我就已经做过报道,伊拉克人不喜欢战争,也不一定喜欢萨达姆,但是伊拉克人民是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他们坚信他们拥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财富,只要这一切能够尽快地过去,他们的生活就会好起来,我想也许是这样一种信念,使得他们在这次的战争面前是如此的表现。

  【warmcolour】战争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强悍的萨达姆就这样把自己的国家拱手相让?

  【水均益】不能说萨达姆把自己的国家拱手相让,伊拉克到今天我认为萨达姆应该付主要的责任。

  【I LOVE鲁】水主,这次战争对伊拉克的古文明破坏的怎么样,是不是挺遗憾的?

  【水均益】准确的情况我不了解,但是我得到的各方面的信息似乎对古文明建筑的破坏很少,有很多遗迹是在九一年海湾战争的时候遭到了破坏。

  【山东滕州明】水哥哥,你认为美国这次打伊拉克主要目的是什么呀?

  【水均益】这是给专家的问题。我个人的看法是美国找伊拉克一个茬儿,希望搞定伊拉克,在中东建立一个新的地区安全和政治架构。

  【音乐百合32】水哥,你经历过很多战争,你觉得这次有什么不同呢?

  【水均益】最大的不同就是这次要戴防毒面具。

  【孤独者4】水哥,现在伊拉克的战局令人意外。老萨并没有和联军在巴格达展开决战。这是为什么呢?老萨是否想传言那样已经死了呢?

  【水均益】这个问题我在前两天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谈过,我个人认为之所以没有决战,很有可能是伊拉克的主力部队在战争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被猛烈的空袭消灭了很多,不一定是多少人,主要是他的作战能力,因为我们知道在那段时期,美英对伊拉克的轰炸可以说是非常密集的,而我们在电视上能看到的画面只是在巴格达或者巴士拉等地很有限的一些空袭。

  【I LOVE鲁】您认为这次美伊战争会不会促使恐怖主义今后更猖狂?

  【水均益】很多人有这样的担心,包括埃及总统,这个问题牵涉到恐怖主义的根源。

  【yq117】在你们所接触的外国记者中,他们对这场战争持什么态度?

  【水均益】就职业来讲,不少记者在战前盼望打仗,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消息报道,但是就个人来讲,几乎没有一个人认为这个仗是正义的。当然多数记者也对伊拉克特别是萨达姆没什么好感。

  【乱谈0】水哥阿拉伯国家是真的反对吗?事实好像不是特别反对。你是最有发言权的!

  【水均益】阿拉伯国家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一直是比较模糊的,主要原因是许多国家都有各自的利益考虑,不少国家包括一些海湾国家在骨子里是害怕并且痛恨萨达姆的,他们认为中东之所以这么乱,也跟萨达姆有很大的关系,似乎在他们眼里,萨达姆就是一个祸根,但是从表面上讲,出于对广大当地老百姓的考虑,不少国家也表示要反对战争,支持伊拉克,总得来讲,这还是政治,很多问题在政治的面前都会变味。

  【水均益】结束语:每次在央视网站作客,都非常的愉快,在这里有许许多多的朋友和关心支持我的观众,这次我在这里看到了很多让我感动的赞美之言,我实在受纳不起,这一次去伊拉克,对我来讲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在过去的60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和我的同事们之所以能够不断地焕发活力,克服各种困难,坚持到最后,应该说要归功于千千万万的观众朋友的支持,这是一句千真万确的心里话,所以在这里我还是想说,感谢大家,我所得到的已经太多了,也请大家放心,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在今后的日子里,请大家多多包涵,也多多支持我!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