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厂商动态 > 北京西门子通信网络公司成立专题 > 正文

通信产业报:交换机市场告别“最后的晚餐”?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07月30日 16:47 通信产业报

7月30日封面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本报记者 钟敏

  白砖黛瓦掩映下的BISC(北京国际交换系统有限公司)大楼在最近一段时间内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一时间,诸如“停产”、“裁员”、“重组”、“BISC是另外一个巨龙”等消息甚嚣尘上。有媒体更是宣称,BISC已经停产,而裁员幅度空前之高,从1600人缩减到了1000人。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BISC企划部总监徐进的回答是“No”,以数据说话,BISC在20
俄罗斯魔法 星迹争霸 激情竞技
海纳百川 候车亭媒体 财富之旅诚邀商户加盟
03年上半年的销售依然比2002年同期增长19%。 竞争对手的感觉也许更具说服力。华为交换机产品部副部长易佳对《通信产业报》记者坦言,BISC这段时间的经历并不代表它会由此退出中国市场,很可能是伺机而发。而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副总裁姚井明对《通信产业报》说:“BISC目前的处境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它正在经历转型中的阵痛。” 一个通信产品的盛衰,真能决定一家通信厂商的生命力吗?而固网通信果真就此一蹶不振? “断腕”起家产品的转型之痛

  接待台上悬挂的LG等离子彩电,应该算是BISC办公楼内最能吸引眼球的事物了。屏幕上,下一代网络解决方案SURPASS、XpressLink宽带接入、WalkAir系列宽带无线接入、Juniper系列路由器等产品取代了EWSD产品。而后者曾是西门子和BISC在固网交换机领域赖以成家立业的当家花旦。

  徐进对《通信产业报》记者说:“BISC正在摆脱原来EWSD交换产品一枝独秀的局面,拓展产品线,实现全面转型。”

  EWSD在BISC成长过程中可谓居功甚伟。在过去10多年内,BISC在国内共销售EWSD5600多万端口,占其全球市场销售额的20%强。而BISC也俨然成为了西门子通信产品的加工厂和中国销售渠道。然而,随着交换机在产品周期中由上升走入衰落,囿于EWSD产品的BISC前景开始不妙。据了解,2001年,BISC从运营商手中获取的单子还在1000万线左右,而2003年上半年的销售还不足300万线。易佳说:“在窄带交换机市场上,我们的感觉是,与BISC的碰撞并没有原先那么频繁。”

  显然,BISC产能未能充分发挥,部分生产线陷于停顿,已是不争的事实。徐进说:“窄带交换机市场上产能总和早已大于市场容量,而BISC完全是根据定单来组织生产的。”

  随着窄带交换机市场竞争的充分,利润空间早被大大削薄。窄带交换机市场方兴未艾的时候,价格曾高达200美元/线,而现在已经萎缩到了20多美元。

  与华为、中兴等国内厂商敏锐地觉察到市场风向变化相比,BISC应时而动的能力显然弱了一些。华为和中兴早在1997年就开始向接入网、数据通信和移 动通信转移,而BISC在1998年才开始为数据通信产品做准备。西门子合资企业的角色让BISC受桎梏不少。当华为、中兴和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等竞争对手在xDSL和PHS等产品上摧枯拉朽大把获益的时候,BISC才开始提速追赶。

  不过,一切行将改变。

  据可靠消息,西门子正在与BISC中国的股东单位积极谈判,BISC很可能成为西门子的全资子公司,而具体的重组计划将在今年10月份左右出来。徐进对《通信产业报》记者说:“全球化的公司在各区域都有自己的研发和生产中心,如果BISC能成为西门子亚太的研发和生产中心,那对BISC来说绝对是利好消息。”

  西门子在国内主要以合资公司形式为主,而组合模式对市场触觉滞后的消极作用早已暴露无遗。现在,西门子正在试图改变这一布局。由于WTO后国家对外资吸纳模式的开放,有着类似想法的绝不止于西门子一家,诺基亚(中国)总裁康宇博在接受《通信产业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在合适时间,诺基亚也会改变目前的合资形式。

  为媒体和业内所非议的“BISC裁员风波”,可谓就是迎合这种战略调整的一步关键棋子。据BISC有关人士透露,BISC人员调整并非坊间所传的600多人,而是不足200人,且多以司机等外勤人员为主,真正被裁的主业人员仅占200多人中的1/4。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副总裁姚井明剖析说:“市场永远在变化,根据市场情况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当属正常之举。”

  据BISC常务副总裁刘铁峰透露,目前BISC正在施行名为“TOP+@BISC”的战略重组。“TOP+@BISC”战略主要由BPR(业务流程重组)和6西格玛组成,前者正是所谓裁员的“罪魁祸首”。而众所周知,BPR必然需要动摇部分岗位,并且优化人员。阵痛难免,而且这种阵痛还将延续。据悉,2003年年底,BISC内的6西格玛管理和ERP(企业资源计划)都将实施。

  “TOP+”战略是西门子全球的战略调整,而内化到中国市场上的BISC,很可能是为其进一步战略整合做准备。“阵痛后的BISC将消除内耗,缩短优化企业内部流程,并且迎合运营商的多元化需求。”徐进说。

  成也交换,败也交换?

  固网交换机市场的版图早已是事过境迁,VoIP的应用完成为固网话音系统向数据通信市场变迁的分水岭。

  易佳说:“目前在窄带交换机市场上,上海贝尔阿尔卡特、BISC、华为和中兴四分天下。”信息产业部的数据显示,截止到6月,国内交换机市场新增1459万门。而据《通信产业报》了解,在2003年交换机增量中,除上海贝尔阿尔卡特、BISC、华为和中兴等4家以外的厂商仅占15%-20%的市场份额。

  姚井明说:“第一批厂商基本退出中国市场了,现在主要是国内的交换机厂商。”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局用交换机占中国市场1/3份额,而国内骨干交换网络和信令网络上依然主要是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产品。来自中兴有线网络产品总经理许明的消息,中兴ZXJ10产品在网上的总容量也超过了5000万用户线,国内新增市场占有率达到20%。

  在国内,20多年来曾经露面的局用程控交换机厂商不下40多家,然而在今天的固网交换机市场上,原先耳熟能详的“七国八制”很少有人提起,富士通的势力局限于江苏和福建,北电2002年也已宣布不再在交换机上投入,爱立信的主营业务早就是无线通信了。凭借固网交换机而名噪一时的“巨大中华”,随后的境遇却是各异。

  巨龙通信凭借04交换机,销售额一度达到12亿元,并在当年的百强企业中坐稳第28把交椅,然而现在却早已悄无声息。北京朝阳区北苑路西侧的那栋白瓷砖蓝玻璃大楼,只能述说着过去的辉煌。巨龙通信董事长王瑛说:“目前,巨龙通信正在向通信集成服务商和总承包商转型,为电信运营商提供一揽子的解决方案。”而被巨龙视为强心剂的依然是3年前就已签署的古巴电信全网总包项目。

  巨龙有关人士对《通信产业报》记者说:“巨龙成也04机,败也04机。”

  至于大唐,竞争对手们纷纷表示,除了TD-SCDMA外,在固网交换机市场的对峙中早已看不到了身影。

  姚井明说:“交换机市场的竞争一直很激烈,但与前几年的高速增长相比,增量已明显放缓。” 显然,固网交换机产品已处于成熟周期中的衰退期。但一个通信产品的兴衰,真能决定一家通信类企业的命运吗?

  实际上,巨龙在接入网领域的研发上要早于其它厂商,然而由于内耗问题,巨龙放弃了这个机会;在GSM领域,巨龙除了一个实验网以外碌碌无为;在3G领域,巨龙也是毫无建树。王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企业内耗和巨龙的企业机制问题,才是导致巨龙陨落的真正原因。

  “技术在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由它来进行授权生产。结果,巨龙集团内部的8家厂商既是巨龙集团的股东,又都生产04机,在争单子的时候避免不了拆台打架,左右手互搏。”易佳说。

  相形之下,BISC的股权要规范和简单的多。而且BISC的产品调整已初见成效。据徐进透露,在实施BPR以后,BISC的产品线丰富到5条线,而NGN、xDSL、路由器和宽带无线接入在资源投入的比重上已远远超过了交换机的投入,达到了3∶1的比例。

  固网市场也在转型

  与方兴未艾的移 动通信市场相比,固网通信市场并非波澜不惊。

  “华为和中兴能够在‘巨大中华’中屹立不倒的原因,就在于我们会倾听运营商的需求。”易佳说。与过去一段时期爆发式的发展相比,固网通信市场正步入平稳期,运营商更加理性,同时需求也更加多样化。

  于我心有戚戚焉。姚井明说:“与过去相比,运营商更关注用户对电信收入的贡献值,因而也更看重业务的创新,在购置设备时更关注整体的解决方案。”

  在BISC的BPR中,PM(项目管理)部门的成立是关键一步。在研发、生产和销售等各个过程中,PM做协调工作。比如说,原来的销售人员可能还需要顾及到售后的服务,而现在,在PM的协调下,销售部门可以全身心拓展市场,售后服务则由其它人员协助。同时,在PM的协调下,市场和研发人员往往组成团队,倾听客户需求,从而更快速地响应运营商需求变化。

  据徐进透露,正在经受BPR洗礼的BISC并非如外界所言的那么凄惨,BISC2002年的销售总额达到了20多亿,而2003年上半年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9%。

  实际上,NGN、xDSL、路由器和宽带无线接入恰恰是固网通信新的亮点,在固网通信市场上硕果仅存的几大厂商以及已经退出交换机市场的厂商们,纷纷投诸了足够的激情和资源。“2003年上半年,我们在包括宽带接入、交换机、支撑网和NGN等固定网络方面的收入达到了约80多亿,但交换机的比重明显降低。”易佳说。程控交换机对华为贡献率的下滑恰恰是好事。与易佳有同样感觉的还有姚井明,他说:“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收入中,交换机仅占1/4,已经算不上是很大的比例了,但绝对数并没有减少,这说明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正在朝产品多元化发展。”

  而以xDSL为例,就被视为除小灵通外的另一大亮点。在中国电信最近落签的ADSL合同中,华为和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就拿下了近200万线的单子。业内人士纷纷投诸厚望,认为今年xDSL的市场容量将是去年的3倍左右。

  而在徐进看来,尽管xDSL无法与交换机的贡献率相比拟,但就其增量而言,业绩喜人。西门子“XpressLink”品牌xDSL产品的全球市场占有率第2,国内市场占有率第5。徐进说:“在中国市场上,BISC为西门子xDSL产品组织的大规模生产已经开始,销售量是去年同期的5-10倍。”

  非独是华为和BISC,上海贝尔阿尔卡特、UT斯达康和中兴同样是转型xDSL的获益者。据姚井明透露,目前在全国ADSL的市场占有率中,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达到了40%。而易佳也称华为占据中国电信ADSL的40%左右。尽管谁排第一第二的问题显得有些自娱自乐的感觉,但是从中可窥出xDSL的热度。 与xDSL相比,NGN更让人眼红。

  徐进说,西门子的NGN产品将来会在中国做本土的特性研发。“BISC将会是西门子在国内NGN研发和生产最好最有力的选择之一。”徐进说。目前,西门子参与了中国电信的杭州NGN实验局和联通的天津实验局。

  而与过去一段时间相比,NGN的热度明显偏高。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与上海电信签署了中国电信首次NGN正式商用的合同,初期规模为1.5万线;北电也在最近与铁通重庆签署了正式商用的合同;华为与卫通签署了第三期NGN合同,规模达到200多个城市,并在海外市场有所斩获。

  “原来估计NGN市场将在5-10年后爆发,但按照目前情况来看,有可能提前。”姚井明对《通信产业报》记者说。

  交换机市场的潜能

  信息产业部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03年6月,国内局用交换机市场新增1459万门,仅比去年同期增长88万门。然而在交换机市场一片萧条声中,硕果仅存的几家局用交换机生产厂商却有不同看法。

  与很多人的感觉相左,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华为和中兴等厂商在交换机的投入上不减反增。“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研发上的投入一直占销售额的10%-12%左右,而在交换机上的投入会不断增加。”姚井明算了一笔账,目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为1亿美元,其中相当部分投入到交换设备领域。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中兴和华为在固网方面的研发人员动辄都在1500人以上。

  业务创新始终是固网运营商最关注的焦点。AT&T的账单上有2000多个业务,而国内运营商往往只有30多个业务。麦肯锡题为《固网该向何处淘金》的报告显示,针对公众客户的电信增值服务已形成了超过1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占整个公众客户固定电话业务的15%,而中国的电信增值市场潜力却只约为150亿人民币。

  业务创新,就需要对承载业务的现有网络进行改造和优化。“网上的一些老的机型将因业务提供能力的限制而逐步退网。这给中兴通讯这样的厂家提供了新的发展机会。”许明认为。固话网通信市场规模在3-5年内将相对稳定,不会出现急剧下降的态势。

  交换机厂商的投入纷纷基于上述目的,比如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推出的“交换之星”,不仅继承了原有S12交换产品的业务,而且还新增了65个增值业务。姚井明说:“为向NGN的平滑过渡做了很好的衔接。”

  而中兴也开始了诸如有线无线一体化业务(一号双机、贴心伴侣)、综合关口局业务、广域CENTREX业务、IP超市业务等增值业务的开发和推广。

  北京通信总经理赵继东在接受《通信产业报》采访时表示,北京通信将投资数百亿元用于网络的优化和更换原有交换机设备。而网通集团2003年的400亿投资中相当部分将用于部署和补充网络。由于原电信拆分,电信和网通需要交叉竞争,因而对局用交换机的需求虽不会重复数年前的飞跃,但需求量依然能够新增3000万线。

  许明说,2003年随着运营商在固话市场竞争的加剧,固话网设备的投资呈现明显回升的态势。很显然,交换机不死,固网通信市场可谓冷门中的热门。


评论】【IT业界论坛】【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十大空气污染最重城市
《十面埋伏》争议
2004范堡罗航空展
杜邦不粘锅致癌风波
惠特尼休斯顿北京个唱
亚洲杯精彩视频集锦
美洲杯 视频点播
环青海湖自行车赛
海岩新作:河流如血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