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点卡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3G专区专题 > 正文

先发制人 后发制于人 3G版图的中国谜语(图)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3月17日 07:25 北京娱乐信报

中国3G的蓝图勾勒出一座价值万亿的金山。


现在,WCDMA联盟主动将橄榄枝伸向了TD-SCDMA的所有者大唐。

  中国政府何时颁发3G牌照?时至今日,这俨然成了电信业的一个心病,一道难解的“哥德巴赫猜想”。

  几乎在所有参与者的眼中,第二轮的野外测试已经使得这个“猜想”揭晓的时刻近在咫尺。

  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商战同样也遵循着这古老的战争守则。

  于是,众多厂商一边将“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进行到底,一边将“我冲,我冲,我冲冲冲”付诸实践。

  这个游戏令人心跳,却又欲罢不能。

  很有些港产故事片中大家赌梭哈的感觉,赌徒包括运营商、制造商、终端厂商,每个人的牌都已经亮明,大家所期待的只剩下庄家决定命运的最后一张底牌。何时揭开这张牌,则是一个无人知晓的谜。

  赌局就是中国的3G。

  -3G猜谜

  信息产业部组织的第二轮3G(第三代移动通信)野外测试将在3月底正式开始。

  从去年开始,有关中国颁发3G牌照的消息不绝与耳,其间尽管因春节等因素而略有减缓,但这个消息刚刚露面,就引发一轮更大规模的竞猜。和以往不太一样的是,这次,诸多参与者不再仅仅使用嘴说,而更多是落实到了他们的行动中。

  一切都似乎在证明3G真的要来了。

  “到目前为止,我尚未听到具体的消息。”上周五,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著名3G专家宋俊德在电话的另一端平静地表达了他的观点。近一段时间随着3G外场测试将再度启动,各种有关3G的消息纷纭而起,其中有关政府何时颁发3G牌照的猜想更是层出不穷,一时间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对此,身为信息产业部科技委员会成员之一的宋俊德的态度是——产业部并没有就此发表过任何消息,所以现在有关3G牌照的消息基本上都是无中生有。

  几乎与野外测试的消息同步,法国电信管理机构3月9日宣布,同意两家移动运营商Orange与SFR公司推迟达到下一代移动电话服务业务目标的起始与终止日期。原因是3G网络缺乏“杀手级”的富有吸引力的应用。迄今为止3G业务的运营模式仍处于探索中,其进展速度远远低于人们原来的预期。

  法国的移动运营商又一次推迟其在3G业务的进展,无疑给3G的热情鼓吹者又浇了一盆冷水:尽管3G已经度过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但苦日子并没有结束。

  但这个消息却牢牢地掩盖在中国巨大的金山下。

  据测算,一旦中国启动3G,随之将可能产生价值高达1万亿元的电信设备市场,2.5万亿元的电信运营市场,以及10万亿元的电信增值业务市场,这还不包括对相关产业的拉动作用。中国3G,事实上已经成为一个成色十足的富矿,尽管尚未获准开采,但无论对那些已经在此深耕数年的巨头们,还是后来的新生者来说,诱惑是不言而喻的。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著名电信专家阚凯力则表示:“今年绝对不可能发放3G牌照。”在阚看来,中国3G到商用至少还要3到5年时间。如果不先解决“市场在哪里、钱在哪里”,谈论3G发照日程没有任何意义。他说,即将进行的3G场地测试,会一直进行到今年年底,“技术问题没有克服,怎么可能先发照?”

  阚凯力此前还曾表示,国内3G最大的问题在于市场不明确,但在设备上所需投入的金额却非常庞大,一个项目就是几千亿元。他指出,全球现有近150张3G牌照,真正做商用的才8个,开通的才5个。

  这条产业链上的每一个淘金者所能做的,除了继续投入外,只有等待。

   -合纵连横

   等待是漫长的,度日如年的巨头们在等待中似乎找到了苦中作乐的办法。

  “他们已经按捺不住了。”宋俊德说,在经过漫长的等待和大把大把地往3G研发里投钱之后,许多电信设备制造巨头们不得不面对与日俱增的现金压力。

  由于这些巨头们此前都是按照自己对中国3G时间表预计来投入重金到各自3G研发中,但是中国市场的实际进展显然滞后于此前乐观的预期。更为糟糕的是,在目前已经启动3G项目的国家中,大多是表现乏善可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十分希望世界最大的3G市场中国便成了他们眼中为数不多的几根稻草。尽快颁发3G牌照,以便运营商能够尽快采购他们的设备。这几乎成为现在所有在中国活跃的中外电信巨头共同的信念。

  也正是基于此,尽管此前都固执地认为3G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零合博弈,但面对一个以万亿元计数的3G市场时,他们终于明白只有和平共处并且互补长短,才能真正推动3G在中国前进的步伐。于是,许多业内人士此前想都不敢想的景象出现了——两年前,以爱立信和诺基亚为首的WCDMA联盟还在和以高通为首的CDMA2000联盟为谁的技术更先进而口水四溅,期间数度激辩,颇有些分出是非的架势。而现在,诺基亚和爱立信在CDMA2000设备市场上到处接单,而高通也开始正经八百地研发起WCDMA。

  对于眼前的一切,一位来自运营商的人士用“吃惊”一词来形容他的感受。不过这些在宋俊德教授看来,十分正常,“毕竟追逐商业利益是厂商的本性。”宋俊德说,更何况在中国,还有一家全球最大的GSM运营商和一家全球第二大的CDMA运营商,他们未来的发展对于这些设备制造商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掌握两门技术也是必须的,而且对于一套通信系统的评价必须多个指标。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两套标准本身就各有长短,很难分出优劣,当时两大联盟之所以意气用事,很大程度上是没有参悟到独乐乐与人乐乐之间的区别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国内终端厂商落后国外同行的情形,位于深圳的两大通讯巨头中兴与华为,不仅和国外同行并肩,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亦是构成未来中国3G产业链的重要一环。更让人诧异的是,就在一年之前,上述两大联盟巨头还在对由中国本土研制出的3G标准TD-SCDMA能够做出商用系统还持怀疑态度,而现在,WCDMA联盟则主动将橄榄枝伸向了TD-SCDMA的所有者大唐:让我们一起来为运营商提供服务。运营商根据不同的情况,将两种标准混合使用。虽然在宋俊德教授眼里,这种方案的可行性因为一些问题而很小,可对于这种构想,宋教授还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泾渭分明

  尽管国外通信巨头们还对中国有关部门至今尚未对外公布3G进程表略有微词,但权衡利弊,坚持到最后无疑是他们惟一的选择。

  “之所以极力主张主管部门公布在国家推广3G的时间表,通信设备制造商是需要扩大自己的销售,没有获得移动牌照的电信运营商为了借3G之机进入移动通信业务。而移动运营商之所以建议首先进行试验,尤其是商业运营试验,则主要是考虑自己大规模投资的风险,成本是否可以收回而且产生较好的经济效益。”申银万国的证券分析人士说,正因为如此,目前在移动市场处于双寡头地位的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则对3G提前商用动力不足,因此两家在对待3G的心态上亦显得十分从容,所有计划都一切按部就班。与之相反,目前只有固话运营牌照的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以及铁通、卫通两家中小运营商都十分渴望尽早获得3G牌照,以便以最快的速度进入ARPU值远远高于固话业务的移动通信领域。正因为如此,中国电信最为积极,目前中国电信已经在上海、广东等多个地点架好实验网,只等信产部一声令下。与此同时,在网通即将上市、铁通刚刚划归国资委的背景下,他们两家究竟能够在未来3G市场做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无疑是人们最为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如果今晚给我牌照,明早我就能提供3G服务。”去年年末,网通集团移动通讯事业部总经理范俊谱面对记者的一番表述亦将此种急切心情溢于言表。尽管因为整合、剥离和上市工作,在3G上面的准备不及中国电信,但在宋俊德看来,网通同样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对3G牌照的渴望。紧随两家老大哥,今年刚刚划归国资委的铁通亦加紧了3G的布局,上周北京铁通发布消息说,他们为信产部场外测试所布置的20座WCDMA基站已完成90%以上,其心情之迫切亦可见一斑。

  尽管有人对几家运营商获得3G牌照动机表示质疑,认为他们只不过只想通过这张牌照尽快网罗一批每月贡献高额ARPU值的用户,“哪怕提供的都是一些2G时代就有的语音业务,他们也同样很高兴。”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道,即便如此,对于这几家急需新的利润增长点的运营商,无论何种业务,最为关键就是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以便能够在下一轮的竞争中抢得先机。

  此外,除去移动、联通之外,未来哪一家运营商使用哪种标准,亦将是人们关注的热点问题,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这亦是起点决定终点的一个重要选择。能否在未来这万亿元市场挖到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起点的作用无疑是巨大的。

  -先发制人

  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失去先机而长期游弋在二线的手机厂商早已苦不堪言。在他们眼中,3G无疑是其后发先至、扳回劣势的一个绝佳机会。进入今年以来,不少二线厂商的名字和3G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2月下旬,曾凭借彩屏战略成功跻身国产手机主流厂商的康佳率先发布3G计划。康佳集团副总裁黄仲添说,依照康佳的预计,从2005到2010年,3G终端的销售额将由每年200亿元增加到1000亿元,六年累计4500亿元,根据这个时间表,康佳也制定了一个相应3G终端研制时间表,并将最终的目标定为从“终端生产商”到“个人化娱乐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转变。

  “现在是动手的时候了。”康佳一位人士在私下向记者透露。他们的依据则是建立在明年年中颁发首张3G牌照。“而对于康佳这样一家后来者而言,要想在3G时代有所作为,提前一点进入是必须。”除了曝出自己的壮志雄心之外,康佳此举也引爆了隐藏在许多手机厂商心中多时的3G大计:近一个月来,迪比特、华为等多个厂商纷纷通过各种渠道对外公布各自的3G攻略。迪比特副总彭新淼透露,迪比特首款3G手机将在今年暑期面市,而华为首款3G手机则已在今年戛纳电信展上亮相。

  一起为3G疯狂的还有赫赫有名的国际大佬。不过,与在风口浪尖的国内厂商相比,巨头们更看重“广积粮,缓称王”:朗讯科技宣布投资5000万美元在江苏南京建立3G研发中心,致力于3G扩频移动通信解决方案的研发;西门子移动宣布增加投资3000万美元扩建上海工厂,使之成为全球第二个3G生产基地;北电网络决定大幅度增加在中国的研发中心人员,以投入3G移动通讯技术的开发;NEC在京成立研究院,主要从事3G基础设施以及相关应用服务开发。此外,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等公司也表示要追加对中国3G的研发投入。

  颇为巧合的是,几乎与此同时,正在参与信产部3G测试的三大标准亦传出消息,终端的严重滞后现已成为3G迈向商用途中的最大障碍,在诸多厂商看来,加快3G终端的研发步伐已然成为中国3G快速走向市场的重要举措。

  “由于所处在3G产业链上下游的网络设备提供商、运营商、终端厂商们在现有市场上的位置以及为实现自我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使得他们对于3G牌照的何时颁发持有一种微妙的心态。”申银万国的一位电信分析师一针见血的道出了其中关键所在,“尤其是现在这样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敏感时刻,移动通信产业链上下游变得异常热闹一点也不奇怪。”

  -三驾马车

  面对这样一个潜在的富矿,除了产业链上下游各家厂商在热烈鼓噪之外,政府主管部门却一如既往地在3G问题上保持低调,对此,学界业界亦对此众说纷纭。

  “信产部态度表明国家对于3G的态度是谨慎的,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宋俊德说,正如一面硬币有正反两面一样,谨慎也很可能有关部门对3G时机的把握不准。宋俊德说,有关主管部门之所以如此低调很大程度是考虑太过周全所至。“其实应该对外公布3G时间表,至于运营商如何选择,会不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那时国资委的事情,信产部主要是负责行业管理这一块。”宋俊德表示,有了一个明晰的时间表,利于运营商根据各自的情况进行准备,虽然3G牌照何时颁发并不重要,但准备过程一定要做好。

   知情人士说,政府部门之所以一直对3G问题持低凋态度,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3G究竟会给宏观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曾任信产部副部长的国家信息化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曲维枝曾指出:“现阶段,业界不要过多讨论3G牌照、技术标准,而应该研讨3G究竟能为中国带来什么、对中国经济有何影响以及对中国的相关产业有何影响?”

  “3G启动的问题,从整个产业来讲,需要平衡各方面的因素。我们的目标是要实现电信产业乃至整个国民经济的共赢。”在爱立信战略发展高级总监卢勇看来,国民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分别是内需、FDI(外商直接投资)和出口,所以3G对国民经济发展的推动也可从这三个方面来看。

   首先,从内需角度来说,最根本的一点是3G出台要及时,太早会有太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但是太迟的话又会错失很多机遇。

   第二个是投资的问题,FDI和投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及时、清晰的3G策略。现在从全球来看,3G已经投入商用,GSM也已经开始向WCDMA演进。中国现在是国际厂商的GSM产业中心,这些厂商的生产线什么时候、是不是要升级到3G的生产线?在中国会继续投入多大的3G研发力量和经费?中国能不能在全球向3G的演进中保证并增强其产业中心的地位?这些都和中国的3G决策密切相关。

  第三,出口方面和上面所说的是紧密相连的。参考2G和2.5G发展的经验,在3G的出口上,无论是以中国为基地的跨国厂商,还是民族产业,都应该集中力量于全球最主流的标准,因为这对中国意味着3G系统和手机的最大的出口市场。

  “所有这些,都注定中国3G进程远非外界所想象的那样简单。”这位人士说,由于这些标准后面都有一股强大的势力作为支撑,因此如何权衡其中关系,做出最优选择显然已不是电信主管部门了算的,“就好比国内航空公司到国外购买飞机一样,选择买谁不买谁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性价比问题就能决定,里面还有诸多因素要仔细考量。”中国图片库供图

  -信报记者 廖奇


  
  
评论】【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