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天气 答疑 导航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电信与广电 > 科技报刊封面秀专题 > 正文

互联网周刊:信息产业“竞争”真相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09月15日 10:46 互联网周刊

《互联网周刊》9月15日封面

  思科起诉华为,华为前员工被捕

  DVD专利费让中国企业心惊肉跳,而SCO准备向使用Linux的企业发出催款单,高通则声称拥有TD-SCDMA知识产权,如果我们把这些事例联系起来,会发现最近企业间的竞争,已经远不是那个教科书上所描述的传统的产品、技术、服务之争了。

  “竞争”到底有多少层含义?法律的、灰色的、松散联盟、知识产权,还是供应链、价值链和技术标准?IT产业的竞争依循着怎样的自然演化、成王败寇?竞争的战场或边界到底处于哪个层面?我们是不是还在表象中维持着食物链的低端生存?

  信息产业到底是什么竞争方式?最初人们认为是技术决定一切。后来经过“技工贸”的讨论,找到了市场竞争这个“看不见的手”,你的产品优于你的对手、技术优于你的对手、服务优于你的对手、渠道优于你的对手,你就胜利了。但竞争偏偏走向残酷和全方位,非市场的因素越来越多,新技术推出—大量中小公司跟进—竞争—死亡或垄断—这时新技术又来了,产业结构总是处于不断的再塑造和再成型过程中,企业竞争的界碑经常被搬来搬去。

  IT仍然是一个被技术创新所驱动的行业,至今技术创新仍然绵延不绝,机会仍然大量存在,但是随着行业的成熟、产品的成熟、标准的确立,更加复杂化、国际化、多样化、立体化的竞争已经不可避免。

  竞争新路数

  太多的IT经理人还在埋头于市场和产品的较量,市场部门还在研究下一个市场推广计划,可是当他们从桌面上稍微抬起头来,看看整个画面,就会发现各种法律纠纷、知识产权、标准之争、资本收购、松散联盟的声音已是不绝于耳

  竞争的表象与意志

  信息产业的巨头们是如何竞争的?在中国,回答这个问题的难度很小。我们用价格战、渠道战、广告战、市场营销、概念炒作、灰色地带、口水大战等等这类词汇就能涵盖个八九不离十。当然,有时候这是我们无奈而现实的选择,因为毕竟,整个中国IT业都处于世界IT产业链条的低端,产品同质化和供过于求使得低端之间的竞争往往不得不走这样的道路。

  就像我们只见过公共汽车上的抢座现象,而没见过机舱里会有人抢座一样,产业链高端的那些巨头们通常是不会寄望于直接通过价格战等手段来打垮敌人、赢得竞争的。相反,一个视窗系统的销售利润率是80%,微软的办公软件还会不顾世界反垄断人士的强烈抗议,由一次性购买大胆变为两年付费一次的许可证购买,从而实现变相提价。似乎更有说服力的解释是由于人家技术上的优势已经实现了事实垄断格局,凭借市场份额和规模优势,微软已经能够实现高利润、高投入、低成本的良性循环。然而,单纯用技术来解释这一切好像也不尽然。从MS-DOS到Windows,微软的大多数产品也都是较好而不是最好的,很早以前,苹果电脑就以良好的操作系统而著称。其实目前的IT产品很少与真正的技术创新有关,因此很多人认为Wintel联盟才是微软成就今天霸业的关键一步。当然,英特尔也同等程度的应该感谢微软,否则今天控制整个芯片行业的也许会是摩托罗拉。

  正当华为的产品在市场上对思科稍微构成一点威胁时,一纸诉状可以使整个北美市场的大门对华为关闭。在很多情形下,信息产业中的产品竞争、价格竞争等传统市场竞争似乎胜负早已注定。站在更远的角度看信息产业,你会发现很多奇怪的现象。为什么微软在其产品被盗版的初期并没有出面强烈禁止,而当它的操作系统在中国几乎成为标准的时候,微软却开始提出要保护知识产权?为什么IBM每年花10亿多美元去申请和购买可能并不会产品化的专利?为什么.Net和Passport I.D.认证计划的宣布会令几百家航空公司和信用卡公司都惊慌失措,并纷纷加入以Sun为旗手的“自由联盟”?

  无论从传统的产品角度还是市场角度来看待IT巨头之间的竞争都是盲人摸象,一定程度上就像英国著名军事理论家利德尔·哈特在《战略:间接路线》中论证的思想: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战场不在具体的战役和战斗中,而在一种使敌人在心理上和物理上丧失平衡的“间接路线”战场。以传统竞争的眼光,我们的视野所及将并非信息产业竞争的全部。当今世界信息产业的竞争已成为一项全方位、系统性的博弈游戏。

  随着信息技术产业的不断变革和发展,竞争的内涵和外延被空前的扩展延伸,企业经营环境的不确定性空前增加,企业间的竞争行为也呈现出空前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今天,这个行业中的竞争情况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传统的以“产品竞争力”为中心的低成本、低价格、产品个性化等许多竞争策略理论在今天显得越来越缺乏解释力。我们也越来越发现,法律诉讼、知识产权、事实标准、资本运作等许多因素都可能成某个产品市场的进入壁垒、替代成本、竞争优势或强大的议价能力。产品市场上的竞争越来越服从于其他领域的竞争,甚至也越来越取决于一些超越市场的力量。

  法律诉讼此起彼伏

  微软刚刚花2330万美元摆平了又一桩反垄断官司。最近微软和Be公司达成协议,向后者支付这笔巨款和解其针对微软提起的反垄断诉讼。2002年2月,濒临破产的Be公司向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微软通过与计算机生产厂商达成预装Windows操作系统的协议,扼杀了其Be操作系统的发展,触犯了加州和联邦反垄断法。

  “树大招风”,在业界有这样一种说法:微软的现金储备中有100亿美元放在银行的账户准备随时拿出来赔给别人。自微软在个人电脑操作系统领域占到90%的市场份额,确立了难以撼动的软件业霸主地位之时,这样的反垄断指控从来就没停过,估计到目前状告微软垄断和不正当竞争的诉讼大大小小已经不下几十起。光是联邦法院法官裁决微软公司存在垄断行为之后,微软公司就已经遭遇了四大民间垄断案。这次破财两千多万美元并不算突出,今年5月份为解决与AOL的反垄断诉讼,微软更是掏出了7.5亿美元!而由Sun和Burst.com提起的反垄断诉讼还处于预审理阶段,不知道微软还会为之拿出多少钱来息事宁人。或许可以推测微软的法律部门的规模最终将超过市场部门?为什么如此高的法律成本还是抵挡不住诉讼的步伐?除非一点,那就是微软的获利要远远超过它诉讼失败所失去的。

  近年来,信息产业的垄断、侵权、不公平竞争等等官司层出不穷、蔚然成风。以至于有人戏称信息产业发展到今天,已经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法庭上的IT业”。不光是弱者为了生存而将强者拉上了法庭,强者如思科也会为了市场利益用一纸诉状来打压后来者华为,巨头与巨头之间的诉讼大战就更是势所难免。微软与Sun、AOL、CCIA之间,威盛与英特尔之间,SCO与IBM之间,华为与思科之间,其中又间或有AMD、3COM、红帽子作为第三者半路杀出,介入到诉讼游戏中来,再加上经常性的起诉方又被反诉,甚至是多回合拉锯诉讼与反诉,以至于作为法律和技术积累稍微薄弱点的观众,往往根本搞不清其中的来龙去脉。

  当问题出现后,法律纠纷是最表层的,但实际上不一定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时间、人力、物力、名声……真正大量存在着的是黑箱操作,是私下了结,是松散或紧密的利益联盟。

  相信大多数反垄断的诉讼方也并非真正以反垄断为自己想要达成的目标,赔点钱见好就收是惯常情形,毕竟即使在法律和市场环境都已相当成熟的美国,反垄断也不是一件简单和容易的事情。其实不管提起诉讼的是相对强者还是相对弱者,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打官司的目的绝不是官司本身。或者是为了树立市场壁垒、或者是为了瓦解垄断为自己谋取生存空间、或者是为了牵制对手,或者跟国内一样是为了股价和炒作,“醉翁之意不在酒”,诉讼总有诉讼背后的动机和预期。

  2002年3月8日,Sun向美国加州圣何塞市的联邦地方法院提出诉讼,起诉微软在其最新的操作系统WindowsXP中无法兼容Sun的Java编程语言,微软故意排挤Java平台,迫使其它公司传播或使用与Java不兼容的产品,触犯反垄断法,并要求获得10亿美元的赔偿。有分析指出,Java是Sun构建开放联盟与微软帝国抗衡的关键棋子之一,如果任由微软在这个问题上搞小动作,Sun与微软之间的竞争将变得缺乏悬念,Sun当然要不惜重金诉诸法律,最终为Java重新在XP赢回一席之地。今年2月,由包括诺基亚公司、美国在线时代华纳等在内的电话、电脑和电子品生产商组成的欧洲“计算机和通信工业协会(CCIA)”向欧盟提交了一份长达260页的诉讼状,起诉微软最新的Windows XP销售策略有垄断的嫌疑。对于上述指控,比尔·盖茨表示,CCIA之所以要这样做,完全是想为自己的市场销售失利找一个巧妙的借口,然后再靠在法庭上打击微软来重新找回自己的市场份额。今年4月,面对思科要求其停止在美国市场出售所谓侵权产品的指控,华为在反诉中强调称思科此次诉讼的主要动机是要保护自己在美国的“巨大利润空间和市场份额”,“思科想做的是要把华为从美国市场赶出去,消灭自己的竞争对手。”路透社撰文指出思科未来最强大的对手正是这位来自中国的“价格杀手”。思科已明显意识到华为已不再只固守其熟悉的亚洲市场,而正以相当的实力向思科在北美的薄弱地区挺进。最终,思科选择了诉讼。

  诉讼的时机最能体现出诉讼作为竞争手段的本质。前两年当国内DVD企业在引进了技术和生产线准备进行生产时,国外的企业并没有提出相关专利方面的要求;等到国内企业的资金已经到位、市场已经打开、产品要销售的时候,国外的这些企业开始以诉讼为要挟,提出要收取专利费,使国内的企业在这场以专利面目出现的竞争中陷于被动。

  当然,诉讼大多数情况下只对竞争中局部战役的结果有影响,而不能左右整体竞争形势。尤其是反垄断诉讼,6年前发生在美国司法部与微软间的那场反垄断到最后被拖垮的不是微软,而是那场诉讼所要刻意保护的弱势公司,今天网景已经消失。在今天的信息产业,对竞争具有决定意义的手段不是诉讼,而是超越于产品和市场之上的知识产权和产业标准。

  非常规竞争的纵横术

  IT行业绝不只是技术之间的竞争,如微软与网景。这时,法律、联盟、标准、知识产权等一方面可保护自己,另一方面可圈占数字领地,进而随时准备打击对手。合纵还是联横,手段还是目的,都取决于背后的利益。面对信息时代的各种纵横之道,占尽先机也就识破了天机

  知识产权引领我们?

  知识产权好像总是陷入在无休无止的官司中,但是我们看到的真相还远远不够。知识产权是个动态的概念,而且在技术革命的大潮中总是以不同的面目表现出来,这也是知识产权官司为什么难断而且耗日持久的原因之一。思科诉华为案是中国企业面临知识产权纠纷的新形态和分水岭,也是长大了的中国企业必然要直面的竞争。

  有趣的是,思科公司也曾经处在华为的角色。在思科高速成长的1998年,朗讯曾起诉思科盗用知识产权,思科当年背负了67项罪名,当时思科首席执行官钱伯斯还曾辩白说,利用知识产权的名义指责竞争对手是对创新的亵渎,“是绝望公司的绝望举动”。

  被别人诉和去诉别人很快实现了角色转换,2003年初令人关注的思科诉华为案中,其中有判定侵犯思科“私有协议”的知识产权的诉讼请求。这类“私有协议”是由于思科先期进入市场和依靠垄断地位,将自己形成的一套标准逐渐演化为行业标准和国际标准。

  2002年12月,英国知识产权委员会(CIPR)发表了《整合知识产权与发展政策》,指出版权已经演变为调控观念和知识产品的国际流动的一种最重要的方式,而且它将成为二十一世纪知识产业的重要工具。那些控制版权的人将在全球新兴的知识经济里占有明显的优势。事实上,知识产权大量掌握在主要的工业化国家中,这就使那些低人均收入的国家和规模较小的经济组织处于明显不利的地位。正如一位著名的国际版权专家所指出的,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在保护版权和保证充分获取知识及知识产品之间取得恰当的平衡。

  此时专利的商业价值开始显现。专利制度已经成为竞争中产生资金、创造投资的手段。在1981到2001年间,美国的授权专利已经从71000项增加到184000项以上,增幅为159%。

  这种增加看来反映了专利申请强度的增长,而不是发明数量的增长。专利也使得每个潜在的发明人是一个潜在的侵权者。因此,增强知识产权并不总是增强对发明的鼓励。对于某些首创者来说可能如此,但这也会增加改进者陷入诉讼的可能性。

  知识产权成为了竞争中有力的武器,但还不是最有力的。秦始皇最伟大的成就不是修了长城,而是统一了度量衡;田忌赛马的智慧就是他巧妙地利用了赛马规则。

  卖产品不如卖标准

  在今天的竞争中,卖产品已经成为一种最低级的竞争方式,较高一级的方式是卖服务,更高级的就是卖规则。而规则又是什么?在技术领域是技术标准,在市场经济中是游戏规则。知识产权比知识本身重要,技术标准比技术本身更重要。

  标准是这么一个东西,它会形成一种“学习效应”或者路径依赖。一家航空公司掌握了越多的有关驾驶、使用和维修波音飞机的知识,就会越发倾向于订购这种飞机。应该记住:建立一种标准比攻一城掠一地更为重要。

  三年前,中国宣布将为第三代移 动通信(3G)建立自己的技术标准,令无线巨头大吃一惊。之后,中国又宣布将开发自己的数字电视格式。而5周前,中国宣布将为下一代DVD播放器和电子游戏机建立一套不同的音频与视频标准。

  而实际上,中国的制造企业已经为标准付出了太沉重的代价。中国的DVD播放器生产商每生产一台播放器就要向拥有DVD专利的日本和欧洲公司支付3.5至5美元,而这一专利已经开始延伸到DVD的相关影音制品。中国目前比任何国家生产的电子产品都要多,而所采用的标准却并非己出。

  但是标准又是一个不那么容易掌握的东西。日本在发展移 动通信2G标准的时候,选择了自己独有的PDC技术,并在国内获得了成功,但由于这种技术始终被限制在日本岛内,失去了参与国际竞争的资格,使得日本的通信制造业和运营业的国际化付出了沉重代价。

  反观韩国早在1991年就采用了美国的IS-95CDMA标准,并在此标准的基础上大力开发自己的核心技术和成熟的商用系统,享有大量的自主知识产权,使得韩国在国际移 动通信市场上占有了一席之地。

  今天,中国可以利用自身巨大的国内市场来加速本国技术标准的使用,但中国不会为了推广一种本土标准,最终却使消费者和制造商不能采用更好的或成本更低的国外技术。以3G为例,中国的无线服务提供商就希望能采用欧洲支持的WCDMA标准。事实上,中国的电信监管机构可能倾向于决定采用两种3G标准。这给标准的竞争增加了一些变数。谁拥有技术标准,谁就拥有明天的决定权?还是具体的实施效果仍然在于标准所蕴含的技术?

  不管怎样,标准需要维护和栽培。众多的开发者计划就是培养下一代的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投资。也难怪上海教育局被微软激怒的最厉害的一招,就是把MS Office的相关培训从教学大纲里删去,换上WPS。随便翻开今天的报纸,触目所及的就是各种花样繁多的Oracle、Cisco的培训、认证,这些都是跨国公司的标准战略的内在组成部分。

  上了“联盟”的船

  有人认为在苹果的鼎盛时期微软能有机可乘并后来居上,最大的原因便是苹果的不够开放和微软与英特尔结成Wintel同盟。当80%到90%的PC软件商都是基于微软的操作系统(比如Windows98)和英特尔的芯片(比如奔腾),出于兼容成本的考虑,作为一个客户,如果你想使用大部分的应用软件,你就得购买微软的产品。作为一家应用软件厂商,如果你想让90%的顾客能够使用你的软件,你就得把你的软件设计的和微软的操作系统匹配。微软和英特尔在当时并非软件和芯片行业的最强者,但联盟的力量使他们牢牢抓住机会成长为行业领袖。

  企业与企业直接的竞争,于是转换为联盟与联盟之间的竞争,同时也转化为不同标准的竞争。大家都期望联盟和标准能带来正反馈。

  在需求驱动的市场,最大程度地满足客户的需求成为赢得竞争的重要条件,这往往需要产业链上多家企业通过合作与联盟的形式向客户提供一系列产品和服务的组合。同时,企业之间界线变得模糊以及公司彼此联系的加强,都意味着合伙决策对公司来说日益重要。一些公司所采用的避险手段是参加不止一个网络。如何联合相关伙伴一道锁定客户,并把竞争对手挡在门外,最终达到控制行业标准的目的成为常见的竞争手法。

  于是我们看到今天的信息产业各种各样的联盟、合作、结盟、伙伴关系等等层出不穷。手机厂家和电信运营商、芯片厂商和计算机厂商、硬件和软件、Linux联盟、3C联盟、自由联盟、硅谷反微软联盟等等。

  要达成稳定的联盟与合作,企业之间除了要满足业务互补、利益双赢之外,还需要相互间的开放态度。对于如何与强大的微软竞争,Sun首席执行官麦克尼利说:“我们目前的优势在于各种开放的界面,通过这种界面来取胜,而剩下的工作由其他人来做。我们在同微软竞争过程中从一些公司那里获得帮助,这些公司包括游戏公司、手机厂商、服务提供商,他们都同微软竞争,实际上我们在他们同微软进行对抗的过程中起到的是引导作用。”今年,Sun公司与红帽子(RedHat)达成紧密合作,全面拥抱Linux。这一策略与其服务器竞争对手如IBM、HP、DELL的做法相同,IBM和惠普与红帽子和SuSE都有结盟,而戴尔也与红帽子有合作关系。这些联盟与合作都是Linux和开放架构在服务器领域成为潮流时,IT巨头们顺势而为的竞争策略。在网络服务核心的个人认证方面,Sun联合索尼、NTT DoCoMo等32家公司成立的自由联盟(Liberty Alliance Project)由于AOL时代华纳、HP和通用汽车等公司的加入而加强加大了对微软的包围。

  联盟的价值在于不再是单个企业的高风险活动,而是风险共担、利益均沾的双赢行为。此前的单个企业之间的竞争便转化为系统与系统、组织与组织之间的竞争,竞争不仅在单个公司之间展开,而且在经济集团和各公司编织的网络之间进行。此外,有时联盟本身就是市场,比如合作伙伴在购买了微软的开发工具以后,一般都会带有销售微软其他产品的任务。所以国内20多万合作厂商,就成为了微软公司业绩的重要支持者。

  此外,松散型联盟也是当今信息产业比较盛行的竞争策略。这类联盟多是有多家企业组成,或者是上下游关系,或者根本就不是一个产业的。这种联盟与合作具有很大的开放性、随机性和象征性,交叉联盟和“脚踩几只船”的情况也很常见。但它确实也都带有明显的市场竞争的目的。比如上游厂商英特尔今年3月发布移 动“迅驰”技术时,就有世界范围内的多家软硬件企业前来捧场,表示跟进,有人评论是“一网打尽”。有意思的是,在PC领域密不可分的Wintel联盟到了新型的移 动通讯领域却不再那么忠贞不二了,微软与德州仪器的合作协议与其跟英特尔的协议几乎相同,而英特尔的芯片上也支持Symbian、Palm等。这充分说明了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联盟,联盟的存在与否、稳固与否都取决于是否能带来双赢的收益。

  联盟因为这些优势,已经成为资本兼并之外获取竞争力的又一重要方式。

  资本收购谋求变局

  竞争最关键的要素是时间。法律诉讼是最消耗时间的,专利、知识产权、标准往往是一个长时期的积累过程,如果企业竞争已经迫不及待,那么最便利的手段便是资本收购了。

  前一段搜索技术升温的时候,有人向Google首席执行官问起Google上市的日程问题,他为此明确声明说“Google暂时不会考虑上市!”分析家指出,在英特尔、Yahoo、微软对股市虎视眈眈,饥渴地搜寻收购对象的时候,Google克制住上市的诱惑实在是明智之举。

  的确,在市场格局日趋明晰和稳定,技术专业化越来越高且越来越成熟的今天,信息产业越来越来没有人愿意老老实实的靠埋头搞研发来开发新技术、拓展新市场,因为等你埋头拉车的时候,再抬头可能会发现别人早已通过收购这种一步到位的手段远远的把你落下了。

  7月14日,互联网搜索巨头Yahoo公司宣布,其交易额达到17亿美元的收购在线搜索引擎Overture服务公司的行动已经通过了联邦政府的强制性反垄断评估,合约将在年底生效。过去三个月以来,搜索引擎市场的焦点一直是合并和收购。比如说,Google正在评估Applied Semantics的资产、Overture表示将购买AltaVista和AlltheWeb.com,雅虎也宣布了收购Overture的计划。微软目前正在开发付费搜索技术,不久将会拥有自己的搜索技术平台,进而可能会收购Ask Jeeves、FindWhat、LookSmart甚至Google!观察家预测,未来12个月内,搜索引擎的世界市场格局将发生重大改变。

  而在管理软件领域,前一段时间发生的连环收购的故事多少带有戏剧性。6月2日,Peoplesoft宣布,将以价值17亿美元的股票收购J.D. Edwards & Co.,合并后的公司将成为世界上第二大企业应用软件提供商。但Peoplesoft随后却发现自己已成为别人的收购对象,6月6日,Oracle公司出人意料地宣布将以51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仁科公司。分析师认为,甲骨文这一措施的真正用意是阻止仁科收购J.D. Edwards。而如果阻止成功,甲骨文并不一定真正会采取行动收购仁科。为此事,Peoplesoft甚至指责Oracle的收购是一个“劣迹斑斑的公司的新恶行。”

  尽管弱势者会愤怒,但是毫无疑问,如果放眼整个全美乃至全球的企业应用软件市场,通过收购尽快壮大自己,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如果Peoplesoft成功收购J.D. Edwards,合并组成的新公司在企业应用软件方面将超过甲骨文,成为继SAP之后的老二,甲骨文当然不会对这样的结果无动于衷。

  近年来,不光是惠普和康柏这样的巨头在联姻,微软手舞现金不断通过收购进入心仪的行业,“第二梯队”主动速配的例子也不少。全球CRM老大Siebel收购了电子邮件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BoldFish。内容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Interwoven购买了数字资产管理公司MediaBin。6月3号,几乎在仁科宣布收购J.D. Edwards的同时,SSA GT与Baan实行合并。

  惠普和康柏的故事告诉我们,收购和合并的意义绝不仅仅在于市场份额、客户数量和相关资源的分享,更在于企业间在产品、行业、技术、文化等方面的互补和需要。在竞争如此激烈、并购如此盛行的今天,也许埃里森的语言将会应验:“硅谷的全盛时期已经过去,从现在开始,只有少数几家大公司能够生存,而其他的将衰落或者被消灭。”

  灰色的角落

  那些阳光照不到的地带就是灰色的、甚至黑色的。竞争的最极端方式,或许莫过于从肉体上消灭对手了。这种方式在信息产业虽然比较少见,但是灰色地带却是司空见惯的。比如温和一点的,通过公关、回扣的方式;卑鄙一点的,侵犯商业秘密,诋毁竞争对手。

  前一段时间华为前员工被捕事件,在司法诉讼底下涉及的是一起盗窃商业机密案。侵犯商业机密已经触及了法律的边界,企业如果进行民事诉讼,时间必定拖长,而市场已经失不再来。这时以刑事的方式打击对手,就成了不顾一切的选择。对付这样的竞争,必要的心理准备总是有备无患的。

  法律和正常途径只能照顾到一方面,可是IT行业的边界纠纷却四处要寻求释放,于是就形成了林林总总的灰色地带。雇枪手在网上互发讥讽文章,互相揭短,挖人,什么好用什么来。

  存在的并不都是合理的,但是它始终存在。红道、白道、黑道,自古以来就有明显的分野。

  中国还有机会

  商业是一场游戏,游戏的底牌是利益,这话没错。然而游戏也有高级游戏与低级游戏之分。当我们的企业还在靠政策的力量来筑起市场壁垒的时候,也应该看到别人已经靠标准和知识产权筑起了更高的围墙

  面对发达国家的跨国企业竞争方式的白热化、多样化、非市场化的压力,中国显然还是个学生。学费的多少取决于中国企业面对非市场竞争方式的心态、态度、认可,这将直接决定这场战役的效果。

  作为国际域名管理组织(ICANN)2002年会唯一的亚洲律师代表,北京市潮阳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胡钢认为,“在市场经济框架内,法律是最终极的文明竞争武器,而法律的嬗变性和非完善性却不幸沦为最致命的非文明竞争武器。随着竞争的日益残酷化,通过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来寻求民事救济早已司空见惯,而寻求旨在剥夺竞争者人身自由乃至生命的刑事救济也渐成趋势。”

  “在更高领域,某些利益共同体大力游说影响国家立法也初露端倪,如软件保护等。在技术层面,强势企业利用其先发优势使技术标准成为‘超级知识产权’而攫取暴利,阻碍技术发展。在国际领域,超级大国总是动用所有政治、经济、社会等资源,力图使对其最有利的条款成为国际法律制度的组成部分,以‘君临天下’气势逼迫各发展中国家就范,如关贸谈判就是这种挤压与反挤压的过程。”

  企业家应该更意识到先发制人的首发优势。比如企业不但要设立研发部门,而且还要设立相应的知识产权战略部门,不能事到临头才想办法。同时胡钢也感觉,总体上国内企业的相关意识比前几年明显提高了,部分IT生产型中等规模的企业开始设立了知识产权部,或隶属于法务部。

  新型竞争的最大特点就是不确定性。传统产业界限的消失意味着企业会突然发现,它在与素不相干的对手竞争。在工业时代,胜利一度是靠看谁造出了更多的轮船、铺下了更多的铁轨衡量的。而信息时代的竞争,则呈现出更加丰富、多彩、激烈的场景。在信息经济中,非常规竞争方式将越来越成为一种常态。


评论】【通讯论坛】【推荐】【 】【打印】【关闭

    

爱普生照片纸——完全免费!
不见不散 约会新主张!

  注册新浪9M全免费邮箱
  新浪二手市场重新开张
  进入欲望都市 喝冰锐朗姆酒 体验性感新生活
  开学了,四六级、考研、出国你准备好了吗? 英语口语解决方案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search 摄像机 减肥 停电装备
 

新浪精彩短信
两性学堂
满足成年人的欲望
实现高品质的追求
非常笑话
情趣无限,让你轻松享受快乐生活!
图片
铃声
·[阿 杜] 一个人住
·[和 弦] 一生有你
·鸟啼铃语 蟋蟀铃声
铃声搜索



企 业 服 务


新浪奉化站隆重开通
每天四元企业邮箱热卖
中医抗癌革命性突破
加盟赠国际供求数字卡


分 类 信 息
北交大MBA直通车(京)
搜“票”(沪)
心的夏季旅游(豫)
婚嫁交友在京城
占便宜的机会!
分类信息刊登热线>>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每日2条,28元/月
原色地带--普通图片铃声,5元包月随意下载随心换. 
炫彩地带--彩图和弦铃声,10元包月下载,时尚又精彩
情趣无限,让你轻松享受快乐生活!
斑马深爱着小鹿,表达爱意时却遭到拒绝,斑马大吼:……
每日2条,30元/月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3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