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气预报 新闻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电信与广电 > 新浪科技评论空间专题 > 正文

分析:铁通第五运营商的未卜之路

http://www.sina.com.cn 2002年11月19日 15:45 《新电子-IT经理人商业周刊》

  文/蔡恩泽

  2002年9月7日,中国铁道通信信息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铁通”)董事会在北京召开临时会议,做出一项令IT业界倍感震惊的决定:解聘彭朋铁通公司总经理职务,聘任乔金洲担任铁通公司总经理。此次人事变动尽管十分低调,但铁通身为国内五大通信运营商之一,突然换帅仍不可避免地引发了一些悬念。

  是英雄气短还是生不逢时

  彭朋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两年前的12月26日,中国铁通公司成立后出任首任总经理。之前他长期担任铁道部电务局局长一职。彭朋还是很能拼的,素有“彭大将军”之称。他一上任就开始了亚洲最大的铁路光环网建设,想赶在电信拆分方案出来前拼下半壁江山。铁通一出世便寄托着消费者和国家对打破固定电话市场垄断的期望,但无论是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运营商互联互通上还是在新业务产品开发上,铁通都显得慢人一步。

  而且铁通成立伊始就戴上了脚镣——为了通过国家审批,铁通名义上是股份制公司,但实际上仍然是一个政企不分、铁道部说了算的翻牌机构。这注定了铁通的发展命运充满坎坷与反复。信息产业部的统计表明,截止到今年6月底,电信业务收入的市场占有率中,移动38.3%,电信32.6%,网通16.8%,联通11.2%,铁通仅为1.1%。彭朋在任近两年,并没有展示出铁路所向无敌的“铁军”风采,业绩平平,董事会危急关头换将当属情理之中。

  不过,彭朋的确也有难言之隐,他领导的铁通确实没有赶上好时光。去年6月铁通刚要放号,意气风发地准备大干一场,电话初装费取消了;12月铁通大网建成后,南北电信拆分的方案出来了,仍没有给铁通一个市场缺口;最近移动牌照的发放计划中依旧没有铁通。

  新官面前的几道坎

  在一片期待而又疑惑的目光中,继任者乔金洲粉墨登场了。铁通新任执行官乔金洲系原铁道部郑州铁路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铁通董事,从资历上讲远不及彭朋。但英雄莫问出处,铁通董事会既然看中了他,就相信他有回天之力,把铁通突出重围。可是摆在乔金洲面前的几道沟坎,却又不得不让人为他走钢丝式的履新上任捏一把汗。

  首先是管理体制问题。早在铁通成立之前,铁道部就曾表示:从铁道部系统剥离到铁通的6.9万名员工,不能有一人下岗,这是原则问题。铁通不仅从铁路系统继承下赖以生存的通信资源,同样也继承下“铁老大”的管理体制和6.9万名员工。电信行业是一个新兴的资本密集和技术密集型行业,电信企业的运作有其特殊的规律,而铁路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传统垄断行业。经营铁通如果仍然按照“铁老大”那一套,企业运营机制上的问题必然会导致生存危机!比如,其他电信运营商在做较大的投资决策时,只需要直接上报国家计委审批,但铁通还必须首先经过铁道部审一道,就多一道坎,就慢一拍。而且铁通的领导班子大多是来自原铁路系统,使得铁通的举手投足都带着一丝计划经济的影子。

  其次是资金问题。铁通成立时的136亿元总资产中绝大部分是以固定资产、设备等作价,现金流量几乎为零。尽管有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但一个电信运营商显然不可能单靠贷款发展,惟一的办法就是融资。早在铁通尚未成立的1999年7月,就成立了中铁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简称“中铁网络”),为即将问世的铁通融资做准备。

  铁通的计划是,铁通成立之后将部分优良资产注入中铁网络,然后通过中铁网络在海内外进行融资,引入战略投资者,为铁通提供资金、管理和技术的支持。嗅觉灵敏的外资机构很快找上门来。2000年1月8日,信德电信国际合作有限责任公司和中铁网络签订了合作意向书,帮后者以“结构化共享型的融资租赁”(Structured Participating Lease,简称SPL)的方式融资5亿美元。但信德苦等2年,依旧没能最终签订SPL合同,因为由铁道部控制的铁通董事会担心铁通“引狼入室”,因而断然拒绝参与这场资本游戏。眼下铁通谋求发展,没有巨额资金谈何容易!

  再次是定位问题。铁通战略模糊不清,平行投入,四处出击。事实上,铁通曾经提出三大战略:大客户战略、多方位合作战略、综合信息服务战略。铁通的想法是与中国电信错位竞争,避免正面交锋,至于为何给人定位不明的感觉,主要问题出在执行和操作——铁通缺乏一个强有力的执行团队,已是公开的秘密。

  铁通向何处去

  摆在铁通面前的路还很艰难,如何突破、如何应变都是需要慎重对待的。现在就和电信正面叫板,显然还不具备实力,只有独辟蹊径才能立足,否则只能自取灭亡。那么铁通的出路在哪里呢?

  铁通最大的优势就是全国一张网。铁通有12万公里的电信网络,铁通通过全国铁路网向社会辐射。电信南北拆分后虽然仍然可以做全国业务,但是实际操作并不现实。因为南北方已经不属于同一个利益主体了。再考虑交易成本,外国企业想介入全国业务,铁通是首选合作伙伴,交易成本低,只要签一张单就行。铁通是总分制结构,分公司在法律上和经济上没有独立性,所以只要与铁通总公司签单,分公司执行即可。否则要与南方的电信和北方的网通分别签单,由于电信是母子公司的架构,下面子公司都是独立法人,还需要与子公司一个一个谈,工程浩大。

  一位电信分析师认为,铁通拥有全国第二大通信网络,但其基础较差,没有经营全国性网络的经验,应专注于易于进入及需要较少资本投资的业务领域,诸如长途电话、数据传输等。目前铁通投入大量资金建设光纤网络,力图发展成为一个经营全业务的综合运营商,由于缺少完善的城域网和接入网,使得铁通可能会重蹈当年网通的覆辙,最终难逃被其他运营商兼并的厄运。

  铁通与其他运营商最大的不同,在于其融合信息网、商业网与实际的运输网。于是有人建议,铁通发挥三网一体的优势,以铁路运输为依托,构建数据服务可以集中物流、信息流、资金流,打造电子商务平台。

  但多数专家认为铁通迟早还是要向移动或联通俯首称臣的。移动联通都有盲区,特别是偏远地区、地形复杂的地区,而铁通可以填补空白。这是移动联通两家看中铁通的出彩之处。

  一种可能性就是并入联通。铁道部本来就是联通公司的发起机构之一,至今仍是联通的股东,并向联通租借其所需GSM网的两个通讯频道。如果联通把铁通收入囊中,联通就可以把其移动经营牌照与铁道系统丰富的通讯资源重新整合。此次铁通兴建移动网络GSM-R,合作伙伴也仍倾向于联通。

  另外一种可能是,如果联通在CDMA业务上被继续拖累,国家有可能将铁通并入中国移动,使得中国移动成为拥有固话资格的全业务运营商。

  铁道部部长傅志寰日前发话,铁通现在还不能“嫁”出去,因为它的主要业务还是为铁路服务,如果要完全脱离铁路,将失去很大一部分市场。当然,随着它逐步扩大非铁路的营业范围,可能会逐渐走向独立,就是更彻底的独立。


发表评论】【通讯论坛】【短信和E-Mail推荐】【关闭窗口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订阅短信头条新闻,第一时间、突发事件、重大新闻尽在掌握!

新浪科技评论空间专题
 相关链接
评论:中国电信如何让股市买单?(2002/11/19 10:02)
一周热门搜索风向(4):与时俱进(2002/11/18 16:06)
评论:你是否还相信新经济?(2002/11/18 12:31)
分析:中国电信IPO事件之后(2002/11/18 11:39)
中国集成电路业何日挺起脊梁?(2002/11/18 10:02)
谈“美女经理人”--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2002/11/18 08:27)
Tablet PC 何时起飞?(2002/11/15 13:32)
评论:隐私权,干手机何事?(2002/11/15 13:29)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笔名:   密码:
你想让你的爱情开花结果吗?短信宝贝,让你们体验爱情的甜蜜,儿女的可爱,家庭的温馨。发送0到888808,即可注册!
· 下载鸟啼铃语 你的星座幸运鸟
· 情圣秘籍--饮食男女系列短信
· 给你一次艳遇的机会
· 赚钱多多!新浪短信联盟全新升级
· 欣赏躯体之美--活力MM 如火激情
· 精彩有趣 “非常笑话”每日惊喜
· 丰富多彩的韩国卡通PUCCA专区
· 每月5元 乐趣无限!图片铃声换换换
头条新闻
(30元/月)
体育新闻
(0.2元/条)
非常笑话
(0.5元/条)
两性学堂
(0.5元/条)
幽默英语
(0.3元/条)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 快速获取密码
图片  铃声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游戏  订阅分类  越洋短信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下载鸟叫铃声
每月5元铃图随心换
[张学友] 他在那里
[许茹芸] 爱是
[张柏芝] 河东狮吼
[许志安] 玫瑰凋谢
更多精彩铃声>>









诺基亚   西门子
摩托罗拉 三星
阿尔卡特 松下
爱立信   三菱
更多精彩图片>>




分 类 信 息
:点击中韩文化之旅
   珠江绿洲新鲜生活
   招聘资讯一网打尽
   金秋会员价租捷达
   清凉盛景山间别墅
   美容美发瘦身减肥
   中关村最新IT情报
:雅思深圳考试中心
:完美学涯华申留澳
   游山玩水赢大奖!
:项目管理资质认证
:十佳楼盘网上展会
分类信息刊登热线>>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2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