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再“出山” 联想“中年困局”待解

柳传志再“出山” 联想“中年困局”待解
2018年05月17日 01:16 新京报

  5月16日,针对联想“5G投票门”事件引发的舆论风波,联想控股董事长兼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发出一封主题为《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的联名信,说明“5G投票”实际情况和调查结果。

  在信中,柳传志提到,他和华为主要创始人、总裁任正非通话,任正非力证联想投票并无问题,两人共同表示,中国企业应该团结,不要受到挑拨离间。

  联名信称投票原则没有问题

  日前,网上有传言称,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表决会议上,联想集团针对5G标准的Polar短码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企业主导)做出了弃权,即联想带着收购的摩托罗拉一起站队了高通,而没有支持中国企业华为,最终导致华为以微弱优势输了。

  联想针对此事发布声明称,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表决会议上,联想针对5G标准的Polar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移动、华为等中国企业主导),包括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所投的都是赞成票。

  联名信提到,2016年,在关于5G信道编码标准方案投票的过程中,联想集团代表遵循两个原则:维护企业的利益、注重国家和行业发展的整体利益。在向集团高管、参加3GPP会议的联想代表进行了详细调查后,认为整个过程中联想的投票原则、执行都没有问题。

  对于具体投票过程,联名信也给予了详细说明。在全球影响最大的通讯标准化机构3GPP组织的5G eMBB方案第一轮(RAN1#86bis)投票的时候,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LDPC技术方案。在第二轮(RAN1#87)投票时,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

  柳传志称为求证这一结论,专门和华为的任正非先生通了电话,“任总对我表示,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一个技术领域事件,事隔近两年以后,突然间被人翻了出来,还被污蔑为卖国等行为,并不断发酵,联名信中称之为“不正常的现象”,并质疑这是偶然事件?还是被人利用?

  华为:联想对Polar码投了赞成票

  早在上周五(5月11日),华为中国就在官方微博上发声力挺联想,称2016年11月3GPP会议上,华为及其他55家公司(包括联想和摩托罗拉移动)基于广泛的性能评估和分析比较,联合提出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机制并获得通过,联想及其旗下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该方案的投票都是赞成票。

  5月15日,华为亦再次发声,称3GPP选择了LDPC码和Polar 码分别成为了5G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5G标准的一部分,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

  华为在声明中提到,5G作为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需要各国研究机构和企业的共同参与,3GPP是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有全球500多家公司和研究机构参加,数万科学家、专家数年的奋斗,在为全球统一的5G标准制定做共同的努力。5G标准会持续演进,还需要更多的人、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追问1

  两年前的投票真相是什么?

  联想陷入的争议是针对eMBB场景下标准的讨论。

  据3GPP组织的公开资料来看,这次联想陷入的争议是针对eMBB场景下标准的讨论,涉及3GPP旗下针对RAN(无线接入网)工作组针对R15(第一版5G标准)的三次会议。

  第一次会议#86,2016年8月,参会代表在会议上提出了三种方案分别是,高通等支持的LDPC、华为等支持的Polar和LG等支持的Turbo2.0三种技术方案。此轮会谈只是单纯讨论,并未进行投票。

  第二次会议#86b,2016年10月,各方针对LDPC、Polar、L+Polar和L+Turbo四种方案展开第一轮投票。结果LDPC以绝对优势被选为eMBB场景数据信道长码方案,而只有华为一家投票给了纯Polar方案,中兴和其他中国厂商投给了L+P的方案,而联想投给了LDPC方案。虽然这次投票并不影响产业大局,但这成为今天联想引发争议的直接原因。

  第三次会议#87,2016年11月,各方针对LDPC、Polar控制信道和数据信道短码进行投票。这一次,联想支持了L+P的方案,明确表态支持Polar,而Polar最终被选为控制信道方案,LDPC被选为数据信道短码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短码方案投票中,有51名成员支持Polar,多于31家支持LDPC方案,投票本身也不是一家一票。所以Polar没有拿到短码标准的责任并不在联想。(梁辰)

  追问2

  编码之争背后是怎样的技术落差?

  除了华为,其他公司在技术实力上仍有欠缺,只是标准的参与者。

  人们往往将Polar与华为和爱国划等号,而LDPC与高通和美国画等号。

  但有通信行业人士表示,这并不能够画等号。高通在LDPC专利积累较多,产业更加成熟,目前已经广泛应用在我国广电系统、Wifi、航天通讯等领域。而在Polar上,华为拥有较多的专利,而且这些专利即将过期的比较少,而且Polar起步晚,可以布局的领域要多。

  Polar之所以成为业界的关注焦点,是因为高通在LDPC的储备雄厚,而产业担心在5G时代,高通是否会延续专利优势,继续制造高昂的“高通税”,所以普遍支持L+P的方案,避免单一厂商的优势明显。

  与早期通信标准纷杂不同,5G NR将有望成为全球首个完整统一的通信制式。从这个角度来看,5G是全球产业通力合作的结果,统一的标准将有望利于技术和产业的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

  事实上,5G仍有大量标准尚未明确。URLLC和mMTC两种场景仍有待探索明确的需求,而且也没有特别完整的技术体系。不过,一位电信运营商专家告诉记者,在剩下的两个场景的技术讨论中,肯定还是存在上述因为商业利益引发的争议,这本来就是产业发展的常态。

  目前,中国其他参与5G标准推进的还有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上海贝尔、中兴通讯等通信设备商,以及工信部信息通信研究院。但业内人士认为,除了华为,其他公司在技术实力上仍有欠缺,只是参与者。(梁辰)

  追问3

  麻烦不断的联想如何突围?

  “在带来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同时,更需要梳理联想在市场的短期战略,以及对渠道伙伴的重建。”

  除去“5G投票门”事件,联想最近还被踢出香港恒生指数。这是联想集团第二次被恒生指数踢出,其2000年进入香港恒生指数,6年后首次被踢出,2013年3月重新加入。

  联想集团曾回应称,“我们尊重恒生指数的审核结果,但我们特别关注公司的持续转型,以及为股东带来可持续的长期回报。”

  在业务转型上,联想集团本月初宣布,成立全新的智能设备业务集团(简称IDG),联想原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集团(PCSD)、移动业务集团(MBG)将整合成智能设备业务集团。但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联想应该变,不过变的频率有点快。尤其在手机业务上,频频换帅,却效果不佳。柳传志5月16日在内部讲话中也提到,“联想集团的手机业务做得确实不好,应该认真检讨,但这和动机无关。”

  在股价表现上,联想股价持续不振。2018年进入下滑通道,从一月末的4.7港元左右一路下滑,截至5月16日收盘,联想股价收于3.86港元,下滑了约22%。

  在业绩表现上,联想集团发布2017/2018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期内,联想集团实现收入347.12亿美元,同比增长4%;权益持有人应占亏损2.22亿美元,同比下降约151%,上一财年同期则盈利4.28亿美元。

  面对重重困难,联想如何突围?市场调研公司Canalys分析师贾沫5月16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给出建议,他认为,(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主要打理国内手机市场,在国内手机业务方面,因为有着ZUK品牌的实战经验,以及全球领先的产品研发团队,常程在带来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同时,更需要梳理联想在市场的短期战略,以及对渠道伙伴的重建;就全球手机市场来讲,联想需要在moto品牌的号召力日渐式微的形势下,调整产品战略,提升其产品在不同价格区间的竞争力,从而争取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PC方面,(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刘军需要对各个品类更精细的优化,以及持续加强对渠道的掌控来进一步维持优势。

  (江波 梁辰)

  ■ 人物

  身在江湖心系公司柳传志卸任后两“出山”

  柳传志可谓“身在江湖心系政”,虽已卸任十余年之久,但仍多次“出山”挽救联想。

  5月16日,74岁的柳传志联合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发布这封公开信后,引发广泛关注。事件之外,柳传志再次“出山”的举动成为另一个被热议的话题,外界关于“杨元庆是合格的联想CEO吗”的议论又起。

  回溯至2000年,由于杨元庆团队与郭为团队的冲突,联想开始筹划分拆,也是在那年柳传志卸任联想集团CEO,保留董事局主席职务。次年,联想分拆成功,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分别成立,杨元庆成为集团总裁兼CEO。

  2005年,杨元庆主导联想集团完成对IBM的PC业务并购,被外界普遍视为联想发展的高峰,也是在这一年,杨元庆正式接替柳传志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

  然而,4年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柳传志回归担任公司董事局主席,杨元庆则退回到了CEO的位置。

  杨元庆上任后曾试图建立“一套班子、一套人马”,由原戴尔公司高级副总裁威廉·J·阿梅里奥负责渠道、营销,刘军负责供应链,贺志强负责研发。然而,这一体系随着刘军2006年离职,以及阿梅里奥与杨元庆的战略分歧而破裂。

  2008财年是杨元庆治下联想集团史上首次亏损年,这直接导致了柳传志的“出山”。柳传志站出来明确战略,发展消费电脑,并帮杨元庆建立班子。

  2011年,联想集团扭亏为盈开始恢复元气,柳传志再次卸任,辞去了联想集团所有行政职务,包括联想集团非执行董事职务、战略委员会和企业管制委员会主席及成员职务。杨元庆再次“接班”,并从职业经理人变为联想集团的第一大自然人股东,实现了柳传志计划的领导者“主人化”。

  这次权力变动之后,联想集团每每遭遇业绩波动或其他危机时,外界不时就会有声音敲杨元庆一榔头,再坐观“柳传志是否又将出山”?(江波)

  B02-B03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马婧 江波 梁辰 实习生 刘成硕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