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地铁设女性优先车厢引强烈争议 AI能做点什么?

2017年07月02日 03:00 雷锋网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近日,深圳地铁试点设立女士优先车厢,此举引发网友强烈争议。

  据雷锋网了解,本次深圳地铁试点试运营期间,1、3、4、5号线双方向列车的第一节和最后一节车厢设为女士优先车厢,优先供女性乘客使用,其他车厢则作为普通车厢使用。

  据相关部门表示,设置女士优先车厢是倡导社会关爱女性的文明风气,培养社会尊重女性的风尚。女士优先车厢并非对男女乘客进行强制隔离,而是倡导在车厢拥挤的情况下,男士发扬绅士风度让女性优先。如果普通车厢较为拥挤而女士优先车厢相对宽松时,则可以共享,不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

  听上去并无问题的方案为何会引发如此大的争议呢?

  “正反双方”给观点

  支持方认为,地铁一直是性骚扰高发区域,不少女性都有过被性骚扰甚至被猥亵的经历。据相关数据统计,目前全球有9个国家已经设立了女性专用地铁车厢。“一项在线调查显示,在接受调查的8500多人中,约有64%的人表示设女性专用地铁车厢是个好主意。”

  另外,有部分女性乘客诉苦说,特别是早晚高峰的时候,与男乘客相比,力量悬殊太大根本挤不上地铁,就算挤上去了,有时候也会与男性前胸挨后背,感觉很不好。

  根据2016年深圳地铁乘客满意度调查中的27267份有效样本显示,女性乘客占比略高。地铁设立女性车厢,理论上可以防止性骚扰;保护女性隐私,如避免女性哺乳的尴尬;赋予女性乘车便利,如缓解孕妇、体力较差的女性群体在拥挤时段乘车难等。

  而反对方则认为这种做法是歧视男性的行为,有网友表示,在众多男性中的确会出现个别人行为不正、品行不端,但这种做法无疑是将所有的男性都视为怀疑对象,从而隔离开来。

  也有部分女士认为,这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在男女平等的今天,为何要把女性当做弱势群体隔离开来,说到弱势群体,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儿童、老人、残疾人、孕妇等,这些人的利益还没有得到保证,为什么就可以直接说要保护女性的权益呢,女性就比这些人还要弱势是吗,把那个车厢改成老弱病残孕车厢岂不是更好,另外就算出现这个问题,为何不是设立男士优先车厢。

  还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一种文化的退步。正如伊斯兰国家的女性隔离区,那是枷锁不是保护。文章指出,因为姑娘穿得清凉,就默认增加了性骚扰风险,进而以隔离的方式将女性“保护”起来,这套逻辑恐怕站不住脚。尤其在越来越具有现代意识的女性眼中,这种隔离式保护同样是对女性的偏见,甚至是走上了一条回头路。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是女权运动的一句名言,话说得虽然有点偏激和武断,却适用于地铁设女性车厢——好像用一件密不透风的袍子把车厢里的女性都裹住了。

  从“正反”双方的辩论来看,两边都可以说的通,那到底是为了女性着想还是文明的退步,谁也说不清,这像是一个伪命题折磨着普罗大众。但无疑的是这个方案在落实一天、地铁运营一天,这个话题就永远不会停止。雷锋网认为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是否可以转变思维,不用隔离的方式去解决这些社会问题。

基于AI的人脸识别监控是否可以解决该难题基于AI的人脸识别监控是否可以解决该难题

  笔者认为,安防企业是否可以借助AI研发出一套试用于地铁轨道等交通的智能化视频监控解决方案。用机器去学习各种性骚扰的动作加以辨认,一旦机器识别出“嫌疑人”,可以通过地铁上的显示屏进行上墙公布,一方面,这可以解决如今的“分区”问题;另一方面这对保护女性可以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因为很多女性受到侵犯之后,由于势单力薄怕被报复而选择忍气吞声。

  对此,宇视科技总工程师黄海军认为,目前技术上已经可以实现,但问题是现在的人脸识别技术只能分析人的性别等初步信息,现实生活中很多人的长相和装扮相对中性化,这对于机器是个考验。他表示他有想过是否可以安装相关设备,刷居民身份证认证核验,但这对于诺大的城市交通系统来说显得稍微复杂,全面推行存在很大问题。现如今,只有抓典型,相关部门可以加强管控,重罚违法男士为最佳方案。

  另外,海康威视总工程师胡明辉也给出了他的观点。他表示,在这之前,海康威视就做过该场景的讨论分析。他认为,由于在一线城市上下班高峰期人员实在太多,机器识别起来相当困难,根本拍不到手臂,除非将整节车厢全部布满摄像头,但这对于成本和管控来说存在相当大的压力,因此,不具备可行性。

  国外是如何解决这个难题的

  据雷锋网了解,该问题不是中国独有,女性专用车厢在全球也不稀奇,在以色列、日本、印度、埃及、伊朗、巴西、墨西哥、印尼、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阿联酋和俄罗斯都有。但在欧洲发达地区,从未真正出现女性专用车厢。

  英国 

  部分区域早于1840年代已有女性专属火车卡可供预定,伦敦1874年设立专属火车卡,1977年正式废除。工党党魁赫尔宾2015年曾提出重新引入,惹起全国激辩。

  日本 

  早于1912年于现称中央线设有「花电车」女学生专用火车卡;二战后设立的地铁“女性车厢”,就于1973年取消后,又于2000年重新启用。虽然之前有报道说,有线路设“女性车厢”后性骚扰案件不减反增,可二者是因果关系还是假性关联,仍有待查证。

  韩国

  首尔1992年、2007年及2011年曾引入女性专用地铁车厢,但每次皆被质疑歧视男性,且有执行困难,影响成效,最后均要放弃计划。

  台湾 

  台铁2006年曾引进女性专用卡,不足3个月收回,台北及高雄捷运于月台中段划出夜间妇女或安心等候区,加强该区域的监视录影。

  印度 

  德里等4城2009年推出8列女性专用火车,德里地铁在于2010年把首卡列为女性专用,12岁以下儿童可于女性陪伴下使用,违者可遭罚款 。

  德国

  德国MRB铁路公司因为科隆性侵案宣称即将开通女性专用车厢,女权主义团体也纷纷呛声,认为开通女性专用车厢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她们认为解决性侵问题,要关注的应该是攻击者,而不是把注意力都放在潜在的受害者身上,最终无果。

  写在最后

  写到这里,笔者发现基于AI的高新技术只能解决部分特定场景的布控问题。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尊重女性也不应该用到技术,它应该是心中的一杆秤,是文明的标尺。作为男性,应该以此为准则,这不仅仅体现了一种绅士风度,更体现了一种对人类伦理秩序的尊重。

  对于深圳地铁试运行女性优先车厢,作为深圳地铁的忠实乘客,笔者认为我们应以更积极的心态来看待深圳试行地铁女性车厢,也许真的只是为了让女性能够得到更多的保护和爱护,而不是上纲上线用伦理和女权的问题去看待,毕竟。也只是女性优先并非女性专属。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