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基因汪建:健康第一 别把积蓄都花在最后的28天上

华大基因汪建:健康第一 别把积蓄都花在最后的28天上
2016年07月05日 21:18 一财网

  王思琪

  提交招股说明书之后,华大基因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对于这家最早进入基因产业的民营机构来说,上市已经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上月,华大基因旗下的蓝色彩虹孵化及创投平台总部落户深圳,在签约典礼上,华大董事长汪建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阐述其一直提倡的生命经济的理念。

  穿着黑色快干裤,脚上蹬着登山鞋,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偶尔咧嘴大笑,眉眼里也全是笑意的汪建,精力充沛得让人很难将他跟老人、长者这些词联系起来。面对镜头,汪建笑侃自己已经不可能逆生长,但是要再幸福地跑60年。

  汪建身上有着不少冲突点:其土匪般张扬的个性与大众对科学家的刻板印象相差甚远,但却实在地推动国内基因测序技术应用,促进前沿医疗产业的发展;他不认为市场经济能够推动科技进步,但华大却一直没有停止走进资本市场的步伐。

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

  健康第一

  近年来,其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次数有所增多,敢说直言的作风常常引发舆论关注。对于他个人也出现了一些负面评价,对此,汪建毫不在意:“你把我说得跟妖魔一样我也不在乎,说我是网红也不反对。”

  不在意别人评价,恣意妄为、随性而活,比起功名利禄,如今汪建更注重生活的质量。

  “我现在上班基本靠走路,如果华大有车就坐华大的车,我自己是不会买车的。”汪建和王石是多年好友,常常约在一起登山,两人在六年前曾登上珠穆朗玛峰。

  让更多人意识到重视生活质量,是汪建如今说得最多的话。在现场采访时,他得意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深圳绿色低碳论坛上,其曾劝说一个主持人每天步行到地铁站。

  两年前,汪建提出生命经济,认为在中国经济发展困境下,这是最具潜力的未来经济模式,而人与健康是社会保持活力最为重要的因素。

  “如果大家都同意健康和生命第一重要,那现在健康和生命为什么不能变成第一重要的经济发展模式呢?”在采访过程中,汪建用反问语气问出一个心中早有答案的问题。

  生命第一是汪建早年经历带来的领悟。长期高强度工作以及不健康饮食让汪建患上冠心病。曾经一段时间,汪建血液中脂肪含量比正常水平高出许多,这也让他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自由诚宝贵,爱情价更高。要是没健康,全都泡了汤。”在蓝色彩虹典礼上,汪建随口改编了一首打油诗。

  而面临着紧凑的生活节奏,生活质量往往被大众忽视。汪建也承认,目前其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如何唤醒人们在认知上对于健康理念的重视。“只有把我们的思想观念上升到生命经济,上升到健康第一的观念上,这个经济模式才能出来。”

  2003年,SARS在国内暴发。当时,汪建跟随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主任赴广东采集样本,却并无任何收获而返。彼时的华大,只是由汪建等8名海外留学人员创办的民间性质的研究机构,并非“国家队”,没有相应防护等级的研究室,按照规定不能进行SARS研究。这件事情对其触动很大,也为其后被国家队收编埋下伏笔。

  后来华大基因研究中心辗转获得军事医学科学院无偿提供的4株从SARS患者组织样本提取的冠状病毒,并开展了SARS的研究。经过近100个小时的努力,华大在全国率先研制成功了样本冠状病毒抗体检测酶免诊断试剂盒。

  “大家都不把小概率当回事了,都去追逐大概率,SARS、禽流感这些疾病一开始都是小概率,没有防治住,一旦发生到你身上那就是100%,而且是终身的。”汪建说道。

  目前,大众对健康理解往往是以对疾病的治疗代替身体保养,“中国人大部分积蓄花在最后的28天上,而不是健康上。”在汪建看来,健康产业的花费应该逐渐前移,从治疗移向更早阶段的保养。他认为将前沿的生物科技变成规范的商业行为,社会共同宣传才能有利于整个生态发展,这不仅仅是华大一家商业机构能够达成的目标。“最大的问题是相关部门还没有这样的意识,很多疾病会花费巨大的经济代价。”‘

  掌握主动权

  2003年5月,研制出SARS疫苗后,中国科学院正式组建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将华大基因研究中心“收编”进国家队。

  作为半机构半民营“混血儿”,华大开始得到政府拨款填补部分研发支出。然而,这些拨款为完成人类基因组计划1%项目和水稻基因组项目,华大投入2.8亿元经费,国家拨款仍然无法让华大摆脱负债状况。

  “混血儿”华大长期以来保持先产出科研成果,再获得政府资金的研发模式,汪建将这形容为“吃完饭政府买单”,但生物科学的研发常常耗费大量成本。

  根据华大公布的招股说明书,华大基因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在2014年下滑严重,幅度达到79.3%。其中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上游测序合作商Illumina在2014年下半年突然提高了测序试剂的价格,涨幅为55.81%,这严重挤压了华大的利润。

  因为Illumina在业界拥有绝对优势的市场份额,华大过去测序仪主要采购自Illumina,自身的发展严重受制于与上游厂商的议价能力。在年收入增加的情况下,仍然无法阻止利润下滑。被动接受上游产业压制并不是汪建的做法,经此一役,华大做出进入上游决定。

  2013年,华大基因收购了美国测序技术公司Complete Genomics之后,共同研发了新一款高通量二代测序仪,提高了基因测序的效率,降低单次检测成本。

  目前,这样一台仪器可以将华大宫颈癌的基因筛查成本控制在100元以内。

  获批的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每例的价格控制在2000元以内,仅为美国的十分之一,与传统的羊水穿刺诊断唐氏综合征的价格相差无几,但是传统方式对胎儿与孕妇都带来不同程度的伤害,甚至面临流产的风险,而无创的方式只需要孕妇的五毫升血。

  从依赖进口测序设备到自主研发,华大完成了从产业下游到上游转移,汪建重新掌握了主动权。

  收购之后,华大与Complete Genomics在原有测序原理上对测序仪进行改进,华大基因执行副院长刘心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对比过去使用的进口测序仪,因为原理不同,这款测序仪准确率更高。“两款测序仪使用前都要对一个DNA模板拷贝,再用拷贝件去复制下一个模板,由于拷贝的过程很可能出错,如果用出错的模板再去复制,错误率就会放大,但是我们这家测序原理不一样,它始终用原始模板进行拷贝,这样即使有错误,也只有一个错误,它的错误不会累积放大。”


  野心与胸怀

  旗下华大医学的基因测序服务是华大最为投资人看好的最具增长空间的消费级内容,其基因检测中心所提供的无创产前服务,每天接收全国超千例样本,然而汪建并不满足于此。

  2015年愚人节,汪建找到投资方和华大领导层,提出共同建造蓝色彩虹孵化器。经过一年时间,蓝色彩虹孵化了八个项目,首期项目都是从华大基因孵化而出,进行产业化运营,其中包括华大精准营养的项目。

  华大基因也将自身的基因测序技术以及其下在农业、医学等方面大数据资源与初创团队有序共享。孵化平台引入松禾资本、同创伟业本地创投为孵化项目提供启动资金。同时,蓝色彩虹集结资本、技术等资源建立了基因应用联盟。

  这一连串的布局背后,是华大也是汪建的野心:建立更为开放的平台,培养出生命科学的独角兽公司。

  作为华大基因目前下设的经营性项目之一,无创产前基因检测(NIPT)为华大医学业务带来部分收入。华大基因在今年3月份宣布完成了100万例无创产前基因检测。然而这仅仅是生物基因技术小部分应用领域,蓝色彩虹CEO、基因应用联盟执行秘书长刘靓认为未来生命经济领域会有更大体量的项目产生。“我们预计未来十到十五年行业可以出现类似BAT这样市值过万亿的企业,蓝色彩虹希望培育出杀手级的应用。”刘靓说道。

  目前,健康产业市场空间正在不断扩大,生命科学产业呈现爆发式的增长,预计未来消费市场将达到上百亿级别。一时间,行业内涌入更多的竞争者,而汪建应对之策是将资源开放出来。“我害怕竞争,我不喜欢竞争。”其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坦言,“我不是一个社会竞争者,我是一个社会的引领者。华大很愿意把我们过剩的产能介绍给社会。”

  2015年底,华大基因原CEO王俊出走创办“碳云智能”,定位人工智能的精准医疗。

  在外界纷纷猜测王俊出走内幕之时,华大CEO杨爽出席“碳云科技”成立仪式,汪建向媒体表示支持,并称“孩子大了,爱干什么干什么”。汪建希望在华大的氛围中,员工可以来去自由,“华大本身已经到了一个良性发展的状态了,我们就是中国的基因产业界的孵化器,基因教育,基因科技的一个加速器,从这里经过的人,在社会上更有能耐,对社会贡献更大,我们都很高兴。”

  而对于华大,汪建显然有着更高的期许。“我认为生命科学和生物产业发展需要一个全新的创新的城市,我叫做生命科技创新未来城市。我现在的梦想就是建设这样的城市,我们是这个城市的主导者,我们是这个城市的平民,我们是这个城市的管理者、引领者。”


  上市热情

  作为基因帝国的掌舵人,对于将生命科学过分市场化的行为汪建并不推崇,他认为,精准医疗关乎人身安全,过分市场化会带来不规范操作隐患,国家在这方面应该多做引导宣传。

  然而,这并不妨碍华大基因走向资本市场的步伐。在此次公开招股书之前,华大曾经做出多种上市计划,其中包括将华大医学分拆出来上市港股,但这些计划最终都未能实现。

  华大要上市,在业内已经普遍认为这是必然的趋势。“以华大现在的体量和它的基因检测行业引领者的身份看,上市只是早晚的事情。”一位曾经接触过华大的投资人这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此次公开招股说明书,是华大首次公开公司运营情况以及历年收入利润,过去神奇的面纱揭开,也迎来了大众对其整体的盈利模式以及给予投资者回报的质疑。对于这些声音,早已过了耳顺之年的汪建仍然言辞激烈地进行了反击,认为公众过于关注资本的投入而忽视了华大真正的价值。

  “如果我从经济角度出发,卖高价,你们说的垄断的话,必然会造成很大的利润空间,这个利润空间见不得人的商业行为就会发生,”而汪建认为这阻碍了生命科学的快速普及。“我们宁可不要高额的利润,也要把它(生命科学)变成一个全民的民生项目,而这样的民生项目是带领中国走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我不要这一百个亿的收益,我要快速的普及全世界。”

  即将走入资本市场,汪建也一改过去对于投资者的强硬态度,而变得有所缓和,“对于华大来说,第一重要的是华大的员工,第二是我们的服务对象,投资人就是华大员工,员工亏不亏我是第一负责的。”在蓝色彩虹典礼的群访环节上,汪建对媒体说道。

  汪建很清楚资本能给华大带来足够的研发资金,能够更好地投入研发升级技术以普及推广更为低廉的检测应用。但是,同时,他也必须控制华大完全为资本操控沦为纯商业化运作的公司,在专访中,汪建反复强调即便未来上市,技术的研发也要坚持创新驱动而非资本驱动。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评论排行榜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