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对话探讨终端商业化未来趋势

2016年04月08日 19:07 新浪科技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新浪科技讯 4月8日下午消息,首届中国终端商业论坛在京召开,在高峰对话环节,好看CEO刘昕、vivo副总裁施玉坚,新意互动副总李帅,新浪总经理姜安琦和金立副总裁徐黎就我国的终端商业化发展的未来趋势和形势来展开讨论。

  以下为对话全程实录:

 

  主持人:我想问问您,这个环节咱们要请上几位嘉宾一起来探讨终端商业的未来发展,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能不能先说一说你对这个问题的一个思考和判断。

  刘昕:其实这个话题还是挺大的,我们最早想请有矛盾冲突的,比如小米和魅族,小米还在,魅族已经走了,所以他们没法冲突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挺大的话题,每家的看法不一样。小米有小米的看法,魅族有魅族的看法,其他每个参与者不一样,所以我想还是留给大家,看看大家怎么讲。

  主持人:我们有请vivo副总裁施玉坚,新意互动副总李帅,新浪总经理姜安琦和金立副总裁徐黎,四位嘉宾,掌声欢迎你们。接下来这个环节就靠刘总您来发挥了,舞台交给您了。

  刘昕:首先感谢主持人。今天我们已经有过一个简单的交流了,下午大家做了很多嘉宾的演讲,对这个市场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我简单列了几个话题,供大家讨论。让我临时当这个主持人,我也有很多话要说,所以也挺麻烦的。徐总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徐总,说到商业化这个事,我觉得金立是手机厂商里面寿命已经非常长的一家了,我今天中午还在跟他们说,我最早合作的手机厂商迪比特、夏新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是金立从那时候一直就在,一直到今天,而且商业化的过程也经过了好几轮,从最早的SP、短信、彩信、天气预报一直到今天变成智能手机,金立一路走来至少得有十年的时间了。

  徐黎:13年了。

  刘昕:13年了,我觉得你们可能是最有发言权,讲讲这一路走来商业化的感想。

  徐黎:商业化指的是手机的商业化还是做内容的商业化?

  刘昕:内容。

  徐黎:其实我觉得我们手机厂商从本质上来讲,还是离不开硬件的,我们还是蛮硬的,到今天为止,像我们金立还是属于非常硬非常硬的一个企业,我觉得施总你们也差不多,我们还是以硬为主。但是我觉得我们柔软度在不断增加,从最开始那时候做SP,SP我觉得厂家在里面起到的作用是比较少的,完全是接受外面的公司给我们提供产品,我们就是把它装进去,然后双方谈一个利益分成,那时候很简单。真正我们开始考虑商业化,还是从智能手机开始启动之后,我们厂家都开始有了一个梦想。

  当时我觉得小米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未来都应该像小米一样,做一个很大的生态。我们刚开始对自己的期望挺高的,但是经过这几年,尤其我们金立在中间也尝试了不少新的领域,也尝试了很多新的模式,但我们后来发现我们还是回归到我们最初出发的那个地方。我们还是一个做手机产品的公司,我们还是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手机产品,包括硬件,包括软件,包括服务。因此,我们现在金立在整个商业化的定位,我们首先第一个还是希望整个软件和服务是提升我们用户体验的,能够帮助我们用户在使用完我们手机还愿意再买我们的手机,甚至在买我们手机的时候,愿意为我们的服务多付一点钱,多给我们一些利润。

  在这个基础上,当然能够赚到更多的钱,多多益善。刚才我看那个变现的数字,我看了挺激动的,我说公布了核心机密,我就开始算我们今年多少用户,我能赚多少钱,我已经开始算这个数了。用户的活跃度回到本质上讲,还是一个体验问题。如果体验好的话,肯定活跃度就高。包括我们现在和刘总这边合作的锁屏的产品,今天我问了一下我们的时长还是很长的,我觉得前景还是蛮好的。我觉得我们商业化会逐步加深,但是前提还是用户体验。另外一个就是和在这方面真正是专家的,比如好看,比如新浪,还有很多互联网公司一起合作,来赚这个钱。

  刘昕:施总看新浪一年一个用户贡献是65块,我们看报告,从2012年到2015年,每一年中国手机利润最高的手机厂商好像都是vivo和oppo,要么是vivo,要么是oppo,我们想让您透露一下,这个vivo每台手机现在的利润能有多少?说个大概数吧。

  施玉坚:差不多有100块钱。

  刘昕:我们知道vivo商业化做的很好,已经在做的这些商业化能够贡献的利润,能够占整个公司所有利润的百分比是多少?您希望能提高到多少?

  施玉坚:我们的目标是要靠互联网的推动,占比超过硬件的收入是比较合理的。

  刘昕:现在能占多少?好像每个厂商都差不多。

  施玉坚:20%。

  刘昕:20%已经很高了,您预估一下大概多长时间,从互联网贡献的利润就超过硬件的利润?

  施玉坚:这个不好预估,逻辑上,硬件是不是越赚钱,这个只是一个结果,最终我们分析的主要是看我们做哪些因,造成我这个果能够好。我们规划哪些因要去做,我们要提升用户的粘性,用户每天的使用时长,每个产品这些因的指标好了,后面无非是什么时候来的问题,迟早会达成的。我们日活用户还挺多,不算APP的日活,我们至少每个手机都是日活,每天开机的,一算使用时长,每个用户用四五个小时,一算很多钱。按他那个效率,我们每台机赚四五百块钱没问题。

  刘昕:没准真的很快就会到来。我们问一下李总,新意互动,其实赚的这些钱大部分,因为我们今天主要谈广告,这些钱都是从您这过去的,以前流给新浪,现在要流给新浪、刘总和施总,在过去十年里面,汽车行业发展最快,站在广告主和服务广告主代理公司的角度来看,这种趋势转变到移动互联网,转变到终端厂商,这个速度能有多快?您估计多长时间就满足施总那个需求了?

  李帅:我们从13年到现在为止,移动互联网的投放一直在不断增加。厂商投放在10%,14年20%,15年30-40%,我们接触的厂商他们很多的观点是放在了APP,而且是垂直类的,另外一个维度是wap网站的,非标厂商他们会处于一个观望的角度,放在既得利益成熟的行业。锁屏也是厂商看的态势,因为我们现在接触的都是安卓系统的,汽车厂商他很大的主流都是在三四线城市,甚至于二三线城市更多一些,这些城市安卓的覆盖率是最高的,相对于一线城市LOS系统来说,这些厂商会关注用户的需求,他们会慢慢的去倾向。您刚才发表的数据65块,我当时看了也很惊讶,我们在想一个问题,其实我们作为代理商更愿意把这种资源推荐给厂商去尝试和实践,一旦厂商尝到甜头之后,厂商会更加大投入。17年应该是咱们所有人的春天。

  刘昕:明年就是17年了,很快。

  李帅:今年主要看装机量,我跟好看聊的时候,最关注的就是日活用户。刚才施总说到每个用户每天拿手机是四到八小时,最少算20分钟在锁屏阶段,会看我们的图片,这是我们曝光的一个资源或者一个渠道。这些是厂商们最愿意看到的,厂商希望我们跟这个广告形式怎么去互动。刚才我提到用户粘性,我觉得对我们代理商来讲,我们更关注的就是我们如何把这个锁屏的广告做的更有互动性或者更有粘性,用户看到之后欲罢不能,这个更多是考验我们和考验好看咱们这种代理公司或者媒体平台的一个很尖锐的问题,而不是厂商,您这边更多是硬件的输出,我们是广告输出,我们如何能够去锁定客户,这个是更大的一个难题。

  刘昕:这是问我的一个问题是吧。

  李帅: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看锁屏广告的时候,更多偏向于很漂亮,图片很精美,更新很新,你推送的广告是我关心的,没问题,之后怎么办?之后我们怎么互动,让用户有新鲜感,有想体验的冲动,这是考验我们的问题。

  刘昕:我刚才在底下和刘总和施总聊,锁屏刚刚从零到1.0,后面从1.0到2.0,会不断有新的体验。我还有一个问题问新浪的姜总,刚才他们很惊讶您那个数字。其实姜总的意思说新浪开放这个能力,能够一起把这个广告做好。我想替厂商们问一句,您分多少钱?怎么分?

  姜安琦:具体数字我不说,到洽谈阶段的时候,大家都会感觉到新浪的诚意。

  刘昕:新浪已经把销售能力带给厂商了,这是共赢的环节,新浪有没有一些成熟的经验能够供大家参考的?

  姜安琦:我分享几个故事,我们在做原生广告的时候,在14年下半年,我们打算在手机新浪网新浪新闻客户端上原生广告的形态,我们做了一些很粗暴的事情。我们认为原生广告,客户预算非常充足,我们需要的是有更多的量,我们发现当你原生广告越来越多的时候,页面可以贡献的总点击是在下降的,一定要找到一个合理的值,保证你的页面点击是足够多,这样的话,广告消化是最快的,同时用户粘性,是不影响他们成长的。我要分享最大的一个经验是说做商业,做广告这个事情,其实是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任何事情不能一下把所有的流量,所有的规划推的特别猛,这样的话,伤了用户,伤了用户的口碑,这是一个根本性的伤害。就像你卖水一样,你的水源被污染了,你的水源在减少,你用什么方式去卖,都是卖不出钱的。建议所有这方面的从业者我们要重视用户的体验和感受,用客观的公正的指标去衡量这样一些情况,每家产品都不一样,所以每家解决方案都不一样,可能背后逻辑是一样。

  刘昕:还要根据具体的情况来不断调整。

  姜安琦:信息式的和工具类的,变现水平不是一个水平的,另外跟用户的使用场景有关系。如果我们客户不够多,我们广告数据再多,你也看不到效果,即使你知道那个人是喜欢A的,但是你没有A,你给他B,他不想要。

  刘昕:我们留了一个话题给大家讨论,最近手机整个终端这个行业发生了很多变化,大的行业来看,facebook了不做SP了,小米已经自己进行广告销售了,这是一个挺敏感的话题,对代理公司,对客户来讲都是挺敏感的事。最后想问一下大家怎么看终端厂商在干越来越多的事?乐视除了自己做手机以外,他还做电视,还在做自行车,还在做汽车,小米从最早做手机开始,现在已经开始在做电饭煲、插座、插线板、电灯、空气净化器等等,各位也是终端行业的领军人物,想看看大家怎么看这个大生态?

  徐黎:刚才我在回答第一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还是有一个很清晰的表态的。我们是做手机的,这个产品就是定位在手机。我是这么想的,其实前面网上传了一篇文章,写的是叫雅马哈,可能有很多人看了,雅马哈公司从最开始调钢琴到最后做钢琴,我记不清了,他大概有七八个领域都是整个全球的老大。包括他现在进入赛艇领域,都是他们家的,你想象不到一家公司怎么做这么多第一。他沿着他的核心技术能力,他在不停向前演进,当他把一个行业做到极致,没有空间的时候,他会选择进入一个新的领域。我想可能我们金立会这么去想事情,现在的手机行业对我们还有巨大的空间,其实我觉得手机行业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全球每年有将近20亿部手机,而且每年都在不停的变化,每年都有新的东西出现。我们这些规模其实在全球的量比起来,是很少很少的,所以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要去把这件事情做到最好。

  刘昕:您怎么看他们?

  徐黎:我觉得有两个路径,一个就是很专注的做好眼前的事情,等到我觉得这个已经做到极致了,我再走到下一个,当然有很多战略家,我一开始就要建设一个很庞大的帝国,我就去布局。一种是广撒网,广泛布局,最后一次收网,占实地,一步一步去走,这是两种风格的公司,是一种选择,都有可能成功。

  刘昕:殊途同归,都往好的方向走。李总站在终端的局外人。

  李帅:两点,第一作为消费者角度来讲,消费者偏向于产品为王,我们希望看到更好的产品,无论金立、vivo、小米,产品为王,不管你品牌什么样,更偏向于产品,肯定是产品为王,消费者愿意看到更多平台的扩容,比如易车是做互联网的,但是我们李斌总做未来汽车,做互联网汽车,未来汽车和乐视汽车一样,都是做互联网汽车的生态。大家都会不断从现有的领域,从专业领域扩展到其他的领域,希望做更好的跨界。资源整合共融的时代,我们希望看到更好的呈现效果。

  从做代理角度来讲,不同的厂商,我们更多的是一个桥梁,我们帮助厂商去向媒体购买资源,其实现在我们发现社会是开放的,互联网是共融的,我们更多是希望我们厂商之间是不是可以进行跨界,去共融。比如我们汽车品牌跟一些快销品牌的合作,甚至汽车品牌跟手机品牌的合作,其实这种跨界,也许我们用户群是一样的,我们既有汽车,也有手机,这种跨界合作,也许会让我们资源成倍的或者效果达到双倍四倍的增长,这个我也希望看到很好的前景,我们希望能够做吃第一只螃蟹的人。

  刘昕:无论是谁,先把大盘做大。

  李帅:需要我们,我们创造价值。

  刘昕:vivo和步步高原先是一起的,也经过了几次转型,这几次转型按徐总的话说是在围绕核心去做,但是小米、乐视已经不是这样了,您怎么看?

  施玉坚:有多能力做多大事,我们能力小,所以做少一点。小米五百亿市值,得多干点活,这是正常的,融来的钱,要给股东有回报,说明他有足够的资源去投资。既然是一个投资的行为,有成功有失败,我们希望他能成功。

  刘昕:最后问姜总,站在新浪角度看,新浪作为一个媒体,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您从商业化能力来看,每家变化还是很大的。

  姜安琦:我觉得是两个概念,一个叫做故事,一个叫做数字,故事是所有战略家必须考虑的问题,数字是所有执行者操盘者去考虑的问题。但是不是说故事就不能变成数字,但是这个过程一定不是短期的,一年两年能够做到这样的。其实拿新浪举例,我们把新浪整个广告体系从原来的变成以完整的广告系统去做,并且真正有收益,经历了有三四年的时间。现在市场上对于广告这个事情,大家认为我做一套系统,我找一群代理,就可以很快实现变现,这里要考虑的问题用户是不是能持续增长,客户是不是能持续增长,用户和客户之间如何平衡,这里面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认为现在只是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我更觉得我们可以用时间去验证这样一条路线是对还是错。我非常赞同施总说的话,不同的能力,不同的方向,其实有不同的选择,其实市场有很多的选择,能达到最终的目标是最重要的。

  刘昕:您的意思是处在成长期。

  姜安琦:很多事情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大家会用更科学的指标去衡量所有的变化,到那时候可能会进入一个更良性发展的阶段,但是需要有很长的时间去改变的一个过程。

  刘昕:最后一个问题,回到今天这个论题,讲终端广告商业化,请各位能不能用一句话来说一说您心目中最好的手机上的广告是什么样的,从姜总开始。

  姜安琦:最好的手机上的广告应该是它的互动率比原生的内容互动率还要高的广告,广告的点击率比内容的点击率还要高的广告,我认为这是最好的广告。

  刘昕:用户更爱看广告。

  施玉坚:用户要追着你去看广告是最好的,这一期有一个汽车,下一期等待新的好的品牌的汽车出来。

  刘昕:不仅爱看,是追着看广告。

  李帅:我比较现实,我觉得什么叫最好的广告?客户看到我们的广告之后,能愿意留下自己的资料,愿意我们去联系他或者他主动联系我们的,这种广告是真正我们达到了目的,他也达到了目的,这种广告是最现实的,对厂商最有利的。

  徐黎:我希望消费者看不出它是广告。

  刘昕:最好的广告是看不出来是广告的广告。我们最后的高峰对话就到这里,感谢各位嘉宾参与我们这个活动,也谢谢所有参与的厂商精英们和广告行业的同事们,再次感谢大家。

  主持人:刘昕总留步一下,您刚才问最好的广告是什么?您觉得最好的广告是什么?

  刘昕:我跟徐总的想法一样,最好的广告就是看不出来是广告。

  主持人:有案例吗?

  刘昕:我们现在做的案例都是看不出来是广告,我们跟通用合作,通用那个乐风上市的广告,我刚开始认为是一张内容图,一家三口去海边度假,啊后备箱打开,放气球,我说这张有什么可放的?他说这张是广告,我没看出来,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而且我们最后通过效果来看,广告效果也是非常好。

  主持人:谢谢!非常好的一个案例,您也是一个活广告。今天我们的中国终端商业论坛胜利召开,预示着未来中国终端商业化的发展和繁荣。中国终端商业理事会希望与产业链的合作伙伴来开放合作,谋求共赢,服务好用户,为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努力打造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终端产业平台。相信在大家共同努力下,中国终端理事会的明天会更加辉煌。现在我宣布中国终端商业论坛到此结束!现在我们要请上理事会成员,新浪、好看、金立、oppo、vivo、魅族、酷派、三星、酷派、阿里云、联想、锤子、艾瑞、AdMaster的终端代表上台合影。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原创策划

精彩文章

美国P2P为啥不会跑路?

美国P2P为啥不会跑路?

美国的P2P网贷似乎根本没有“卷款跑路”这一说,虽然没国内火爆,但是一直平稳发展。 [详细]

热门话题

爱奇艺或让李彦宏龚宇巨亏

爱奇艺或让李彦宏龚宇巨亏

战略新兴板流产带来的尴尬让李彦宏和龚宇每天面临亏损,据估算,二人每天亏损达577万元。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