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未来”系列讲座之颠覆性科研和创新

2015年07月20日01:00   新浪科技 微博    收藏本文     

  专题理解未来讲座之颠覆性科研与创新(视频)

  新浪科技讯 7月20日消息,近日,未来论坛“理解未来”系列讲座首度走进清华大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李凯以“颠覆性科研与创新”为题,与未来论坛“青年行动小组”的代表展开一次精彩的对话。

投资家对话科学家,未来论坛创始理事邓锋“采访”李凯教授投资家对话科学家,未来论坛创始理事邓锋“采访”李凯教授

  对话环节中,未来论坛“青年行动小组”代表成员,北京格灵深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TO赵勇提出如果现有市场环境不能满足对颠覆性创新技术的支持,那就应通过创业来推进,这一观点深得李凯教授的认同。事实上,在北京、在深圳,类似赵勇这样的创业者正在逐步实践科研与市场结合的责任。而探索未来颠覆性创新的前景,也正在成为他们每一天的工作内容。

  未来论坛“青年行动小组”代表成员,百度研究院副院长余凯主持的团队最近已经将计算机视觉学习的精度提升至了95%以上。在他看来,未来计算机的深度学习,将能够把现在实验室内的人工智能技术最终实现为服务人类生活的“身边智能”。

  畅想未来20年,包括“身边智能”在内的深度人机交互技术,以及基于移动互联网、传感技术的物联网应用,可能构建出一个人类现在无法想象的平行多维世界。而在这一个愿景实现的路途中,需要颠覆的绝不仅仅是技术。

  “单纯的技术突破是不足以成为颠覆性的创新。颠覆性创新需要的是来自一个体系的创新,这其中包括资金渠道的创新、科研体制的创新、甚至是政策体制的创新。”李凯认为,科研与创新其实应该有所区分,科研是用资本转化为技术,而创新则是把科研转化为收益。

  “创新最重要的考虑是让市场做决定。”未来论坛“青年行动小组”代表成员、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戴雷看来,用户的潜在意愿,往往应该是科技创新者最应阅读的需求。

  “从我们接触的情况看,目前80%的市场需求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都在等待科研技术创新的爆发时刻。”未来论坛“青年行动小组”代表成员、线性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淮表示。

李凯教授和青年行动小组成员对话李凯教授和青年行动小组成员对话

  在本期讲座中,李凯教授“颠覆性科研与创新”的演讲引来了对诸多话题的热烈讨论,我们呈现部分演讲嘉宾的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逆世而为方可颠覆

  李凯:颠覆这个词在中文来说,某种程度上是贬义词。但是颠覆性科研要另当别论,所谓颠覆性的科研创新就是要把某个领域里此前的科研成果替换掉。

  但是,颠覆性的科技公司要成功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首先你要引导消费者用你的新产品,市场推进这件事情不是所有人都能做,我自己的经历就很能说明这个问题。最开始我花百分之百时间的时候没有产值,后来我的时间花的越少产值越高,这证明不是所有的事你都可以做,要办成一个公司不光要有技术,还要能设计出好的产品,需要有各种不同的人在颠覆性产品后面往前推动。

  如果让我总结一下,一个颠覆性的科技公司要成功大概要具备四个要素:第一,必须有最优秀的人才。这些人才不仅仅是懂技术、做产品,也需要懂客户、懂怎么样把产品推向市场,这些都必须要做到最好;第二,必须对市场有非常深刻的了解,知道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客户才愿意买单;第三,必须跟主流技术趋势是一致的;第四,你要想颠覆成功,有可能需要建立一个新的产品类,在一个很大市场中竞争很难变成第一,如果能够开拓形成新的小市场,就有可能成为第一。

  总之,我建议大家做科研不要保守,保守就是颠覆的反面,要敢于提出新的问题,解决新的问题。如果你的研究或者产品出现了问题,应该积极想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说担心会出问题就不去研究。

  北京大学终身讲席教授饶毅:李凯教授演讲的主题是“颠覆性研究与创新”,我特别欣赏的是李教授讲的例子都是他自己的亲历。大家知道,从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到国内一些企业家如马云等,他们中很多是大学缀学生,也有的是大学根本没学过计算机,却能颠覆性获得企业的巨大成功,带来社会对高等专业教育的否定或疑问。而李凯教授在四十岁以后以雄厚的科技基础创业成功,这是否说明无需专业基础、只通过商业运行模式就可以创业的时代总有一天要结束,以后越来越多的创新、创业、特别是颠覆性的创新,绝大多数都需要和李凯教授一样拥有雄厚的科学背景、技术经验才行?如果这个猜想成立,我们是否可以说:未来是属于老年人的?这也算是颠覆性的想法吧。

  教育桎梏扼杀创造力

  李凯:我在国内长大,对中国教育制度应该有一些发言权,中国的传统教育体系是不鼓励学生提问题的,而过于注重训练学生解决问题。但是,一个社会要想有真正的创造力,想有真正的颠覆性创新,就必须在教育体系上做根本性的改革,鼓励年轻人多提问题,多提新的问题。

  中国的家庭为了自己的孩子接受好的教育多少钱都愿意出,但是政府却不愿意对教育进行投资,或者没有把资金投入到教育者比如师资等关键环节,这是很奇怪的现象,我认为需要对中国的教育体系进行颠覆性的改革。

  同时我认为中国科研管理也需要改革,很多非专业人员在管理着专业的人员,也就是常说的外行领导内行,往往是上级告诉下级应该做什么科研,用什么科研做什么产品,却不管这种产品未来有没有市场,这其实是一种浪费的行为。

  使命感是创新的重要驱动力

  李凯:你如果感觉到做某件事情可以更帮助人类,或者在某一个领域里可以帮助人类做更多的事情,我觉得你就应该去做。人的生命不是很长,真正做事情、或者做科研或者做企业只有短短的几十年,你需要考虑如何分配时间。

  为什么硅谷高科技企业会那么成功?硅谷的很多高科技公司从成立之初就开始放眼世界市场,而不是仅仅想着本国市场,很多公司成立半年之后就开始在美国卖产品,也同时在欧洲、亚洲卖产品,产品设计是全球视野的、没有国界的。中国的传统教育是要学生为国服务,很少要求学生未来的目标是为人类服务,当然爱国是一个好事情,但是科学是没有国界的,要想发展科学必须要有为整个人类服务的理想,未来成功的公司也需要考虑整个世界的需求而不是仅局限在一个国家。

  赵勇:做商务的人对市场驱动更敏感一些,如果这个产品客户不是特别需要,他们一般就比较反对。相反,我是做技术出身,我的60%的时间做今年或者明年可以有市场的产品,30%或者40%的时间做五年之后的产品,如果我觉得现在做的事情长远来看一定会帮助人类,我就会在某种程度上以不理智的方式追求它。

  未来论坛创始理事、中泽嘉盟投资基金董事长吴鹰:我前几天和国内三个互联网巨头的其中之一在一起聊天,我问他有没有从服务全人类的角度考虑过自己公司的发展,他很诚实的说没有考虑过。但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就曾经说过他对人类有使命感,希望为人类做一些事,我想这就是两类公司的不同。

  扫一扫,一起坐看风云变幻。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techsina或新浪科技)。

文章关键词: 李凯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