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虚火”:要靠成人应用来引爆市场?

2015年06月03日00:24   新浪科技 微博    收藏本文     

  新浪科技 刘璨

  在与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翁冬冬聊起虚拟现实的话题,他的感情显得很复杂。

  作为一个在虚拟现实领域浸淫十余载的技术人员,他在北理带领着一个实验室,他主导过很多科研项目,中间甚至有过一次短暂的创业经历。

  他对现在的虚拟现实行业有着期许,因为这个行业从来都没有这么受关注过,他认为现在是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机遇。

  他也有些惋惜,因为从技术上来说,无论是从商用级市场还是消费级市场国内并不落后,但从应用发展速度来看国内却远远落后。

  不过更多的还是担忧,他担忧这个方兴未艾的行业,会因为方向选择错误而早早的夭折掉。

  “前所未有的好机遇”

  提到虚拟现实的这波浪潮,翁冬冬回忆在2000年初索尼就曾推出一款头盔。只不过这款头盔的定位是替代电视,严格意义上说并不算是虚拟现实产品。这款头盔外观漂亮携带轻便,但视角很小。他说这款产品自己到现在还有收藏。

  翁冬冬称由于价格和应用场景的问题,这款在当时非常有代表性的产品只是昙花一现。

  在那之后很久的一段时间,虚拟现实在消费级市场一直碌碌无为,反而在商用市场渐渐有了一些需求稳定但十分小众的市场。翁冬冬所带领的实验室,也一直忙于承接各种项目和参加各种比赛中。

  他说这样的节奏对于他们来说非常痛苦,因为每个需求都非常特别,他们总是在接触新领域,学习新知识,并设计出符合的模拟方案。

  最近两三年,沉寂许久的消费级市场又在国外企业的引领下,迅速火爆起来。

  三星、微软谷歌、索尼等国际巨头纷纷以投资或者自己研发的方式加入到这个战场。2014年上半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虚拟现实技术厂商Oculus VR,这则消息则是真正引发了业界对于虚拟现实的广泛关注。

  翁冬冬开玩笑说以前别人问他做什么的,他都说自己是做游戏的,担心说虚拟现实别人听不懂。但现在他再与别人提起这个词,别人都换成了一副敬佩的表情。

  他认为,消费级市场的用户基数是最大的想象力,而互联网的最大魅力是可以创造市场,创造新的需求。

  谁会被拍死在沙滩上?

  作为一个技术出身的人,翁冬冬也曾萌生过走出校园创业的想法,他对创业相比其他技术人员有着更多的体会。

  虽然自己创过业,他对现在虚拟现实领域的创业者却非常悲观,他认为其中的大多数会被淘汰。 “这就像那句俗语所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第一波创业者就是探路者,大多数会牺牲在探索的道路上。”翁冬冬说。

  讲述到自己的那段创业经历,翁冬冬认为自己是做了一次艰难的决定。

  2年前,在Oculus刚刚推出产品的时候,他们的团队决定出去创业。他们观察发现Oculus的产品非常贵,很难进行普及推广,于是他们想到了用手机作为载体的头盔,这样会大大降低成本。这也是目前很多创业公司产品的逻辑。

  “放弃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在做了6个月之后发现,我们花费巨大精力做出的产品是在给别人做嫁衣裳。因为这种产品没有技术门槛,没有品牌优势,没有服务支持,也没有经费,我们什么都没有。”翁冬冬说。于是后来他决定回到学校,继续做一名研究人员。

  他说现在市面上这些用手机做载体的头盔,他实验室的学生20分钟就可以攒一个出来,基本的功能都可以实现。

  产品没有核心竞争力,这是他之前创业最介意的一点,也是他认为现在创业公司最危险的一点。

  “这种头盔花十倍的力气做到一百分,和花一倍的力气做到九十分,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翁冬冬说。在他看来,这种产品将来都应该作为赠品,才符合互联网的思维。

  不过,对于像暴风魔镜这样硬件走量,做内容平台的模式,他也有担忧。因为平台赖以生存的内容源现在实在是太不成熟了。

  “现在没有一个情景或者应用,能够说服你去尝试用这个头盔。”翁冬冬认为现在就是缺少一款杀手级的应用。

  在内容建设中,被寄予重望的全景直播,实际上也有很多亟待完善的地方。

  全景直播是通过在活动现场比如球赛、演唱会放置一个全景摄像机,用户就可以获得一个360度的观看视角来观看,从而达到一个身临其境的体验。

  不过翁冬冬指出这其中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虽然有360度的视角,但它的视角是固定死的,并且内容展现形式有些单一。现在电视一场球赛直播多机位可以做到各个角度的实时切换,并且有精彩瞬间特写和回顾、屏幕上有球员信息、摄像机有时候还能抓拍到球迷的精彩瞬间。但这些目前在全景直播上都无法实现,全景直播的观看体验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

  另外,翁冬冬还指出,如果平台没有很快的形成内容优势,那么领先优势将很快被追上甚至赶超。这种现象在视频网站过去的发展来看,表现的尤其明显。

  翁冬冬觉得最可怕的是还有很多互联网巨头在背后虎视眈眈。他说他曾接到国内多家互联网公司的邀请,就虚拟现实领域进行交流。

  “这些公司现在没有动作,不代表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个领域。”翁冬冬说,他认为这些企业会等到市场成熟再通过收购大举进入。

  而这时,这些第一波的创业者面临的,要么是被收购,要么就作为第一波浪花,被第二波大浪拍在了沙滩上。

  引爆市场的会是成人应用吗?

  如果说虚拟现实缺乏一个杀手级应用,那么成人应用会不会是这个引爆点?

  这个问题虽然无法登之台面,却一直暗潮涌动。

  虚拟现实最近最大的一个新闻,是Oculus默认了其平台上成人应用的存在。《3D定制女仆 2》的Oculus Rift DK2试玩版也随之出现在Oculus平台上。

  根据日本媒体的相关报道,不仅仅是Oculus所在的美国,AV大国日本的相关厂商也早已嗅到VR设备的商机,着手制作相关内容。

  翁冬冬提到,自打虚拟现实概念诞生起,有关成人应用的言论就一直伴随左右。

  对于苦苦等待杀手级应用出现的虚拟现实厂商来说,成人应用显然是一块巨大的市场,这从淘宝上销售火爆的3D眼镜便可反映一二。在淘宝上花费不到50元,便可以买到一款3D眼镜。在电脑上下载3D电影后戴上眼镜便可以达到3D效果。而最让用户血脉喷张的,是可以在家里观看3D版成人影片。

  翁冬冬称他接触到的创业者不少打算私下运作成人内容,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提振销量的好机会。由于国内不允许此类内容存在,他们甚至想办法帮助用户翻墙到国外平台下载应用与影片。

  而他在泡论坛时发现,买虚拟现实设备用来观看成人电影的人,比例也是其他任何应用都没法比拟的。

  翁冬冬对此非常担忧。一方面,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他担心这种应用给人带来的负面效应不止为危害个人,甚至会威胁到其他人。另外,这种不良的应用很可能引来政策的监管,和媒体的口诛笔伐,让这个行业早早被打上负面的标签。而一旦这种不好的印象在人们心中落定,这个行业想要再翻身就难了。

  关于内容把控不严导致的危机,这方面是有着前车之鉴。当年不可一世的“雅达利”正是因为纵容第三方厂商在自家主机上发行大量质量低劣、内容三俗的游戏,才最终导致整个北美主机市场的大崩盘。

  翁冬冬看好的方向,是Facebook布局的大社交。他认为虚拟现实可以推动社交的进一步升级。人们的社交方式从最初的写信到打电话到现在的微博、facebook等实时更新实时交流。而虚拟现实则是有机会将社交升级为立体的、可触摸的交流。

  他认为创业者应该朝这个方向去努力,而不是去尝试用非常规的手段增加销量,这样他认为非常短视。

  作为一个技术人员,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他很坦诚的表示虚拟现实这个市场从来都不是技术主导,而是一个需要靠擅长概念与运营的团队来主导。

  他坚定的认为互联网能够创造出以往不能想象的需求,而创业团队需要能够创新应用、整合资源,这也是他认为虚拟现实未来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扫一扫,一起坐看风云变幻。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techsina或新浪科技)。

文章关键词: 虚拟现实成人内容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