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人文情怀的手机”命悬一线

2014年08月26日 11:15   《环球企业家》杂志    收藏本文     

  号称史上“最具人文情怀的手机”—锤子手机(Smartisan T1)刚诞生便命悬一线。

  2012年,锤子科技突然出现在公众视野,而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从一开始便宣称要打造一款具有工匠情怀与不将就精神的手机,希望能翻版并超越小米手机。

  最初,锤子手机在互联网饥渴营销模式下,换来了一批忠实的“锤粉”,但也招来一批“锤骂”。此二者在均没使用过锤子手机时,就在互联网上展开了一场冰与火的对决。

  2014年7月8日,孕育两年多的锤子手机开始发货。但极具讽刺的是,发布当日罗永浩表示:因在做工方面的苛刻要求,目前产线上良品率较低,发售首日的发货量不会超过1000部。

  根据业界此前测算,锤子手机预定量已达到20万台的级别。同时,一则消息在网上疯传:7月16日锤子手机的发货量为438部,当日返修为426部,退货3台。第一天发货量为850部。截至7月16日21时总发货量为10265部,返修量为2253部,订单退订87926台。锤子已经完成936部翻新手机,保守估计本月底前翻新在3000部左右。

  今年5月,站在国家会议中心的舞台上,罗永浩力图用自我渲染的情怀去感染每一位在场人士,再通过互联网去感染忠实的“锤粉”。或许那一刻,台上的罗永浩俨然觉得自己正迈向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成功……但事与愿违,乔布斯是依靠优秀产品在全世界一夜成名,而非演讲说辞。罗马并非一日建成,彼时的罗永浩怎样也想不到,两个月后锤子手机便走到了生死边缘。

  推脱

  令人不解的是,当锤子手机生产质量出现问题时,在锤子科技公布的道歉声明中,将大部分责任推卸在为其代工的富士康身上。

  对于此举,业内人士认为并不明智。目前,锤子手机正在遭遇一场“劫难”。准备不充分、供货不足、良品率低等诸多问题均让罗永浩和其研发团队措手不及。此时的罗永浩正在夜以继日地守在代工厂对锤子手机进行品控和改进。但如此高的返修率,会重挫消费者及市场的信心,所以应该让消费者知道真实的问题所在,以消除对产品质量的质疑。一旦消费者对其失去信任,对于初创期的企业来说,是致命的。

  最初,罗永浩称随着富士康的生产线调整至理想状态,锤子手机的日产能将达到1800部,月产能约为4.5万部。如按量产20万部锤子手机,每部销售价额3000元,6亿元销售额触手可及。然而,后期无法量产及大规模订单退订,不仅丢失亿元大单,更使得锤子手机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

  锤子手机一直称其使命是用完美主义的工匠精神,打造用户体验一流的数码消费类产品(智能手机为主)。如此严重的局面,工匠精神何在?

  对于锤子手机无法在短时期内实现量产,罗永浩将问题归结于量产后,由于产线欠磨合,工人对新机型装配操作的不熟练,物料初期供应的不稳定,品控标准没有完全统一等复杂因素的制约。“自己生产的产品都不知道如何控制质量,这是不可想象的。应该是设计环节出现问题,代工环节纯粹是执行设计方的要求,设计方前期应该提出具体细致的要求,否则代工厂商并不清楚设计方需要生产什么样的产品。”一位手机企业品控工程师告诉《环球企业家》,在他看来,如果产能不足,只能说明供货量不够,而不能说明产品质量不好,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如果说是代工企业的问题,这属于推卸责任。质量上万恶之首在研发,如果研发没做好,想依靠后端的流程为产品提供改进是不现实的。研发在架构和系统设计方面做好,才有可能在后面成功,锤子手机的问题属于综合能力不足的表现。”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环球企业家》。

  在业内人士看来,代工厂的问题不是核心,核心是在早期与合作厂家的配合,自己要能发现设计方面存在的问题,一定要能预估问题,并且能快速去解决问题。这不仅涉及到代工厂家,还有结构件的供应、LCD、PCD等很多的部件厂商。

  7月16日,锤子手机当天发货量为438部,当日返修为426部。对此,罗永浩解释道:由于新产线的品控做得不到位,导致一些质量不合格的产品流出。

  “按照行规,返修率如此高的产品,是绝对不允许发到客户手上的。这种产品应该是属于第一套结构模件出来后的试模产品。”上述业内人士说。在一台手机正式推向市场商业量产化前,需要经过极为复杂的组装、测试、反馈等一系列过程。一般情况下,专业的手机厂商都会先做出二三百台工程机,观察检测结构件与各个部件的搭配情况,然后再测试基本指标,观察问题所在,而这样的产品只能用于测试使用。

  目前,专业手机厂商都有自己的技术评级部门,而手机需要达到评级级别才可以进行量产。成熟企业制作出的工程样机,百台机器内出现问题普遍为几台,这是工程样机的标准。“如果流传的这个数据是真实的,那锤子手机距离工程样机还有很大的距离,就更别提量产机器。大企业从工程样机到量产上市,一般都会在一个月内进行工程样机的反馈测试,反馈各种使用体验、问题、意见等,然后再去进行优化,最后才能成为商用产品。问题就是完全没有手机开发的经验,连工程样机的标准都达不到,就发货到消费者手上,其实是对质量的不重视。”上述业内人士说。

  未来

  “并非将一个设计方案交给代工厂就能完全做出商品机器。前期还需很多市场验证的过程,首先做工程样机,再生产小批量产品进行批量验证。通过数百台样机试验的反馈,在此基础上进行改进。”某手机企业品控工程师说。在他看来,至少要达到95%的良品率,此时才会正式开一条生产线进行规模化量产。

  “互联网时代一切皆有可能。但要实现梦想需要依靠全产业链的支持,尤其是硬件生产商的配合,光靠自己唱独角戏是不行的。互联网营销加手机代工,看着生产链条短,实际上控制起来更难。处理不好,就会拿起锤子砸自己脚。”联想手机总经理张晖告诉《环球企业家》。

  锤子科技成立至今仅仅两年多,这其中从筹备、研发、设计及打通全产业链,都是一个重新构建的过程。从无到有构建一支成熟的队伍,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即使直接购买成熟的研发团队,比如诺基亚、HTC、黑莓等大企业被裁员下来的工程师,两年时间也显得仓促。

  有消息称,锤子手机目前出现的品质问题可能包括:屏幕边框出现裂纹、漏光现象;背部摄像头部位缺少防护玻璃、摄像头部位有污点、摄像头偏离;机器正面两侧对称的实体按键卡住无法弹起;后盖过紧、对不齐;数据线插口过紧、拔出时出现脱胶现象。此外,另有评测人对锤子手机测试后,得出屏幕贴合度不够、屏幕易碎、手感不好等评价。

  “屏幕易碎,可能是触摸屏和LCD在测试时不够严谨,属于设计方面问题。如果贴合度不好,应该是结构设计松散。”某手机企业零部件工程师告诉《环球企业家》。

  一款可以进行规模化量产的手机,需要由200多个零部件组成。缝隙标准要精确到0.1毫米,至少需要通过6至7个月的研发测试。如果是一个全新的芯片平台,配套全新的软件和硬件,还需重新做一款结构件,这至少需要9至10个月的时间。

  除供货不足、良品率低等因素外,锤子手机还将面临着线上与线下渠道的销售问题。目前,锤子手机只在线上接受预定和营销,但却没有开拓庞大的线下销售市场。在国内手机市场,线下销售份额为80%至85%,而线上销售只有15%至20%的市场空间。“锤子手机直到现在依然相信线上的影响力,加之对自身的品牌影响力预估过高,开始的确吸引了一批互联网客户,这更加使得罗永浩相信线上的作用。”迪信通总裁金鑫告诉《环球企业家》。

  作为传统线下渠道的代表,金鑫表示手机线上销售多集中在一二线城市,而85%的线下渠道是集中在专业连锁企业、综合家电卖场、运营商手中。小米手机的成功是基于雷军在互联网及电商的背景,发展初期便有明确的目标和想法。虽重视线上模式,但小米手机从来没有放弃线下的销售。线上只是宣传的手段,小米手机真正销售增长是在与中国联通合作合约机的阶段。小米手机接近70%的销售额都是来自于线下,而不是通过线上获得大量的销售鴠。

  锤子手机的中高端定价有些雾里看花的感觉。3000元的定价是品牌手机的分水岭,一旦超过这个价格,常规消费者还是会将目光锁定在苹果、三星等一线品牌上。锤子手机并非市场第一家做低端市场人群的手机,市场对此已无新鲜感。

  小米手机还成功制造了饥渴营销。最初小米手机并非有意进行饥渴营销,而是与锤子手机同样遇到供应链短缺的问题,小米将缺货的被动变为主动的营销模式。当小米手机正式规模化量产机器时,彼时的元器件出现降价潮。小米手机偶遇元器件降价潮,其成本降低,导致小米手机其实在硬件方面也赚钱。“互联网因素,加之非常巧合的机遇,导致小米手机今天的成功。这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金鑫说。

  此外,锤子手机前期的研发及制模等工序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锤子手机还将面临资本不足的问题。经过A轮7000万元和B轮1.8亿元的融资,总计不足3亿元。按照锤子手机供应链成本1600元、订单20万台订单计算,投资将超过3亿元,锤子手机还需继续融资。但锤子手机目前所遭遇的境况,又有多少投资人敢和罗永浩一起赌未来呢?

  在业内人士看来,质量是基本的生存底线。其他任何问题都可以妥协,唯独质量不能妥协。客户首重品质,再看情怀。如果消费者对产品的质量失去信心,那这个品牌就会彻底消ㄠ。

文章关键词: 锤子罗永浩小米手机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