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中国期待:把三星中国变成“中国三星”(2)

2014年08月25日 21:59   《财经》杂志    收藏本文     

  在国际同行里,三星也最早意识到,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一九法则”,即:10%为中高端用户,90%为中低端用户。作为市场导向型公司,三星通过不同价位和卖点的手机直击不同的目标用户群。在产品上从千元机到万元机的全面覆盖,并推出了覆盖三大制式的产品,满足市场需求。

  三星在中国市场依旧能采取机海战术的支撑力在于其垂直产业链的整合能力,而这条完整产业链已然复制到了中国。其中包括,苏州的8.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以及西安5月份刚刚投产的10纳米级半导体存储芯片工厂,两者均代表着各自领域的全球最高水平。

  三星在中国执行充分本土化策略的同时,并未淡化三星固有的基因和文化。从本质上说,它仍然是一家基于韩国的跨国公司。

  有中国三星内部员工向《财经》记者举例,在三星工作,上一级领导只要朝下级说话大些声音,下级便会觉得很没面子。这便是地道的韩式管理风格,而在愈益崇尚美式管理的中国企业内部,老板与下级甚至可以指着对方鼻子大骂,过后相安无事。

  三星在中国执行“中国部长+韩国副部长制”,某种程度上亦是对其文化和管理的坚持,是一种更为成熟的管理平衡。索尼在中国未及三星如此发展迅猛,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索尼过于极端的本土策略,过度依赖于本土团队,缺乏必要的管控,结果很多重要岗位均由中国人把持,总部失去了资源整合与内部协同的控制权。

  曾被写进诸多管理教科书的三星独有的“三角管理架构”,亦被完整地复制到中国。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相当于三星集团向下的延伸,汇报给韩国总部的未来战略室,三星电子大中华区作为业务条线则直接汇报给三星电子韩国总部。因此,以家族核心为顶点,未来战略室与各产品执行层的职业经理人为两条线支撑,在中国同样形成了“三角管理架构”。该管理架构兼具超前的战略意图和较强的执行力。

  三星是一家看上去很“中国化”的企业,但管理文化却十分独特,个中取舍颇有深意。

  中国上市期待

  怀着在中国的远大抱负,三星把通过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市实现本土化作为发展战略的重要一环。通过上市,实现与中国资本市场的深度交融,让公司更透明,获得更多中国投资者,同时也可以打通未来在中国的直接融资渠道,将募集资金在中国进行再投资,将收益与中国投资者分享,进而构筑覆盖研发、生产、销售、客户管理的全产业链式的业务布局。

  不过,与一些急于在中国融资的海外企业有所不同,三星短期内对在中国进行直接融资的渴望并不强烈。迄今为止,三星在华投资上百亿美元,主要是自有资金,部分是银行贷款。但从公司持续发展考虑,开辟银行贷款之外的直接融资渠道,也是必须进行的战略安排。那么,三星电子有可能在中国以某种恰当的方式上市吗?

  据悉,自2008年以来,证券市场有关监管部门针对引入优质境外企业在中国境内上市进行了论证和研究,在会计、法律、发行、上市、交易、结算等方面的重要技术问题已经得到充分讨论,在现行的法律监管框架下,技术难点得到初步排除。

  在此基础上,证监会前期已完成境外企业境内上市草案规则,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但尚无具体时间表。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金融市场也要相应提升国际影响力以匹配经济规模的地位。这需要中国的金融市场充分发挥资本支持的作用,进一步开放并逐渐实现与世界接轨。

  将上海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已上升为中国的一项国家政策。2009年4月国务院发布公文,宣布到2020年将上海建设成国际金融中心。通过引入优质海外企业在上海交易所上市,将对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目标的最终实现提供有力的支持。

  尽管如此,一度呼声很高的上交所国际板仍未落地,市场对海外企业上市或将分流市场资金有所顾忌。同时,人民币国际化尚在进程中,如何恰当地对境外企业在境内上市进行计价和资金管控,亦涉及较为复杂的金融监管协调。

  中国证监会相关人员回复《财经》记者称,国际板暂无消息。据悉,监管部门的一个关切是,境外企业在境内上市,会给不成熟的中国资本市场带来更多的泡沫,中国企业恐受挤压。

  从整体安排上看,上交所国际板的推出,应该视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程度而定。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曾表示,最优选择应是人民币资本项下完全可兑换,推出国际板;次优的选择是在海外成立一个以人民币计价的国际板市场,这对资本项下的冲击会小一些。

  三星内部分析认为,境外企业在中国境内上市发行股票的外部条件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熟。一些业界人士亦相信,对于三星等确实在中国有长期投资和发展战略的境外企业“优等生”,中国资本市场应予以特别考虑,而无须等国际板的整齐划一行动。比较好的方式反而是成熟一个,试点一个,局部尝试,再大规模推广。

  中国证券市场的规模已经跻身世界前列。2013年末,中国证券市场总市值达3.95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日本和英国排名全球第四位。过去几年间,中国证券市场的结构也得到进一步深化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已初见规模,市场机制逐步完善。中国证券市场循序渐进的发展,已经为市场的国际化积累了宝贵经验。目前,监管机构也在进一步推进证券市场的改革。这些因素为证券市场向国际化发展,满足境外企业融资需求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星方面暂无明确的中国融资需求,但从趋势上看,通过在中国国际板挂牌上市,让三星等境外企业“优等生”获得稳定资金来源,即:未来在中国扩大事业规模所需的资金可以通过证券市场的直接融资来实现,从而克服海外企业不得不依赖于贷款等间接融资的限制。通过上市,让三星等优质国际品牌获得更多民众支持,将他们与中国投资者的利益捆绑在一起,也有利于提高中国消费者对这些品牌的忠诚度。

  一个可对比的手机企业是在深圳上市的中兴通讯。6月19日,该企业的市盈率高达18.14倍,是三星电子市盈率(7.09)的2倍多。若来中国上市,三星电子的市值即可放大,有望接近甚至超过苹果市值。三星电子或将以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CDR)的方式在中国A股市场上市,若以此种形式上市,那么必须确定相应的存托机构,三星方面表示暂无消息。

  截至2013年底,三星在华累计投资总额达到168亿美元。2014年7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就任后首次单独出访韩国,并且访问了三星的展示馆。在资本市场人士看来,这些都是三星电子在中国上市的积极因素。至于具体的上市可行路径,《财经》获悉,尚在相关机构的讨论沟通中,在现有体制机制下,上市通路设计并非没有可能。

  中国企业逼近

  三星对中国市场充满期待,亦受市场竞争的倒逼推动。

  市场调研机构Kantar给出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小米在中国销量继去年10月份之后第二次超过三星。这一反超是否成为常态,目前尚有争议,但中国竞争者的上升势头,显然无法让三星忽略。

  小米以软硬件结合的模式抢占市场,成立仅四年,2013年手机销量已达1900万台,其创始人雷军预计2014年销量将达到4000万台。这给三星和其他硬件巨头们均造成很大压力。

  三星第一家在中国推出TD-LTE手机。截至5月底,三星推出的4G手机有7款,并未向下扩展产品线。而工信部手机入网数据显示,当前TD-LTE手机已有170余款。三星手机需要突出重围方可保住市场地位。

  最近,韩国产业技术评价管理院在技术领域针对世界各国的技术水品进行了评估。统计结果显示,中国和韩国的技术差距大幅缩小。显示器领域,韩中两国的差距由2011年的26.9分缩小至去年的19.3分。

  被逼近的已不只是手机,三星在各产品领域均遭遇到来自中国企业的挑战。

  2012年1月,三星电子和LG电子曾在家电展中领先业界推出曲面LED电视,但仅隔一年,中国品牌便大举向两家电子企业发起挑战,TCL、海信、海尔及康佳纷纷推出同类产品。

  在OLED电视上,三星曾试图拉开与中国企业的差距。但因各种原因,三星在战略上保留了对大尺寸OLED的投资,另一方面在UHD市场发力。这又给了中国企业无限机会。

  中国专门从事小尺寸OLED面板生产的维信诺公司副总裁吴延德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政府正在制定大力扶持国内显示面板产业的相关政策,业内极为期待。

  更鲜明的评价则是,中国企业如同十多年前的三星,以复制第一名的模式,试图迅速超过第一名,三星想在现有的产品领域保持领头羊的位置,可能会越来越困难。不过,电子消费领域从来不是单线发展,这样的挑战对于三星也可能成为再次飞跃的契机,一切取决于三星如何行动。

上一页12下一页

文章关键词: 三星中国智能手机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