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商业周刊:微软换帅幕后故事

2014年03月06日 17:05   新浪科技 微博   
微软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微软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

  导语:最新一期美国《彭博商业周刊》刊登题为《鲍尔默与董事会分歧加大:纳德拉接过烫手山芋》(Microsoft’s Nadella Manages Legacy of Ballmer-Board Split)的综述文章,全面披露了微软换帅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以下为文章全文:

  作为微软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无疑要在这家软件巨头身上打上自己的烙印。然而,这一过程却难免遭遇种种冲突,毕竟,微软内部在战略方向上仍然存在分歧,而他本人的个性也与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大相径庭。

  一个月前接替鲍尔默执掌微软帅印的纳德拉,本周宣布了上市后的第一个重大决定:对管理层展开重组。他任命马克·佩恩(Mark Penn)出任刚刚设立的首席战略官一职,同时调整了多位营销高管的职责,希望以此解决鲍尔默时期遗留下来的问题。

  微软可谓时局不利,他们在挺进互联网和移动设备领域的过程中丧失先机,被谷歌苹果公司远远甩在身后。所以,这位新CEO希望重塑微软的面貌。但除此之外,纳德拉还在运用自身的影响力努力向硬件领域推进,而这项战略恰恰是鲍尔默与微软董事会最大的分歧所在。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鲍尔默去年8月宣布退休决定前,一些微软董事对他的不满之情已经达到顶点,甚至开始私下商量如何将他逐出公司。有人提议聘请鲍尔默仰慕的福特CEO阿兰·穆拉利(Alan Mullaly)来接替他,这一计划很快被放弃,因为微软董事认为穆拉利过于傲慢:似乎根本不需要进行面试就可以将帅印交给他一样。穆拉利的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收购诺基亚遇阻

  知情人士表示,鲍尔默与微软董事会的关系在去年6月的一次会议上降到了冰点,他当时冲着董事们大吼大叫:如果不能得到充分授权,他就没法继续当CEO了。事件的导火索是鲍尔默对诺基亚手机业务的收购提议,但这同时也涉及到另外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微软究竟应该专心发展软件,还是同时涉足硬件?

  知情人士表示,微软的多名董事起初都反对生产智能手机,其中还包括时任微软董事长、鲍尔默的老朋友和支持者比尔·盖茨(Bill Gates)。纳德拉起初也持反对意见,但他后来改变了想法。

  “诺基亚在硬件、软件、设计和全球供应链技能方面为我们带来了移动为先的理念,他们对移动市场有着深刻的理解,而且在整个行业内拥有广泛的关系。”纳德拉昨天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说,“这对微软来说是正确之举。”

  在此次管理层重组中,他为佩尼指定了全新的职责。佩尼曾经策划了Don't Get Scroogled宣传活动,专门针对谷歌发起攻势。他还撤换了反对诺基亚交易的托尼·贝茨(Tony Bates)。贝茨也曾是微软新CEO的候选人,他已于本周离开微软。

  与董事会关系破裂

  微软发言人道恩·比奥帕兰特(Dawn Beauparlant)表示,鲍尔默拒绝对此置评。他目前仍然任职于微软董事会,盖茨虽然卸任了董事长,但仍是微软董事,并将担任纳德拉的技术顾问。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则出任了微软董事长。比奥帕兰特表示,汤普森、盖茨和纳德拉均拒绝接受采访。

  知情人士表示,鲍尔默去年6月开会时的吼声在会议室外都能听见。他之所以如此愤怒,是因为董事会不支持他对诺基亚旗下两大部门的收购计划。但他随后还是基本得偿所愿,因为董事会批准斥资72亿美元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但自那以后,双方的关系便出现了裂痕。

  有关微软发展方向的担忧当时已经持续了数月之久。知情人士表示,对部分董事来说,问题的根本已经变成了是否应当让鲍尔默继续掌舵微软。

  最后一根稻草

  知情人士称,微软董事对鲍尔默的态度十分不满,因为他只关心自己的意见,完全不听他人劝告,而他对诺基亚问题的激烈反应几乎变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董事会以价格过高、流程复杂为由拒绝了最初的交易提案,因为鲍尔默不仅想收购诺基亚的手机业务,还想将地图业务也纳入旗下。尽管最终没能收购地图业务,但信用评级机构惠誉还是在昨天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微软的出价“过高”,原因是Windows手机的用户数量一直在不断下滑。

  十多年来,微软几乎对鲍尔默百依百顺。但到2012年下半年,两位新董事的加盟改变了现状——赛门铁克前CEO汤普森和希捷CEO史蒂夫·卢克佐(Steve Luczo)上任后开始联合其他董事挑战鲍尔默的权威。他们向他施压,要求其加速挑战苹果、谷歌和其他在移动领域占据主导的公司,担心微软因为固步自封而被困在PC市场难以自拔。

  由于微软在竞争中始终落后于人,一些董事的不满情绪日渐积累。鲍尔默曾经建议让穆拉利担任自己的接班人,而试图挤走鲍尔默的微软董事也在去年7月加紧探讨此事,希望以此说服鲍尔默下台。但令人意外的是,鲍尔默却在去年8月提前宣布了退休计划。

  失去盖茨支持

  耶鲁大学商学院教授杰弗里·索南菲尔德(Jeffrey Sonnenfeld)认为,如果不是失去了盖茨的支持,鲍尔默不可能主动请辞。盖茨曾在1980年劝说鲍尔默从商学院退学加盟微软。他们的友情可谓众人皆知,这一点从网上流传的各种视频中都不难看出。

  在盖茨2000年将帅印交给鲍尔默,并转任首席软件架构师后,他们二人的关系依然密切。盖茨直到2008年才卸任这一职位。

  但知情人士透露,他们二人在硬件问题上却出现了分歧。盖茨认为这家全球最大软件公司不应该自主生产移动设备,而鲍尔默则因为盖茨的反对感到很受伤。有消息称,微软总法律顾问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费劲口舌才说服他们二人在去年11月的股东大会上并肩而坐。

  鲍尔默匆忙离职

  事实上,在收购诺基亚之前,微软面临的挑战就早已不是新闻。在盖茨卸任CEO前几天,微软股价刚刚创下59.56美元的历史最高点,过去十年的营收平均增幅仅为9.4%,远低于之前十年的24%。

  事实上,早在2012年10月推出新一代Windows操作系统时,鲍尔默的匆忙离职便已埋下伏笔。与此同时,微软还推出了该公司的首款平板电脑。这原本是为了弥补微软的不足,但它的失败反而令微软的缺点暴露无遗。

  鲍尔默治下的微软的确取得了不俗的业绩:净利润增长了两倍,Xbox成为视频游戏行业的领导者,在线版Office同样广受欢迎。他提拔纳德拉领导服务器部门,并大力发展网络服务业务,而纳德拉也不负众望,将该业务打造成仅次于亚马逊的第二大网络服务提供商。

  Surface惨败

  鲍尔默的失败之处在于,未能找到应对PC市场日渐衰落的解药。消费者已经投入了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怀抱,而作为生产厂商的苹果公司和三星电子也借此大幅获利,但这类产品中使用Windows系统的却寥寥无几。讽刺的是,微软早在苹果iPhone 2007年诞生之前就预见到小屏幕设备的潜力,但却未能推出真正有吸引力的产品。

  微软最终在2012年10月发布了Surface平板电脑,但却未能实现预期的效果。外界对专为触摸屏打造的Windows 8褒贬不一。Windows Phone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同样未获成功,但鲍尔默仍然不肯罢休。彼时,随着离职日期的日渐临近,鲍尔默决心放手一搏。

  诺基亚贡献了全球80%的Windows Phone手机销量,但微软与该公司的协议即将于2014年2月到期。更令人忧心的是,诺基亚始终在通过种种渠道释放一个信号:它有可能改弦更张,转投Android阵营。鲍尔默必须把诺基亚留在微软阵营。

  管理层意见不一

  2013年2月,就在巴塞罗那移动世界大会(MWC)开幕前夕,鲍尔默找到了诺基亚董事长里斯托·席拉斯玛(Risto Siilasmaa),与之沟通收购事宜。在最初的方案遭到微软董事会否决后,微软决定单独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作为该交易的一部分,鲍尔默原先的左膀右臂、诺基亚CEO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也将回归微软,并出任设备部门主管。

  事实上,就连鲍尔默的高管团队也没有对这笔收购达成一致。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投票表决阶段,多位高管最初都投了反对票,其中就包括纳德拉和贝茨。纳德拉随后转而支持鲍尔默,但贝茨始终持反对立场。

  去年7月,微软发布了的季报未达市场预期,与分析师预测值的差异创下十年之最。由于Surface销售惨淡,微软被迫减记了9亿美元的库存。这也坚定了部分董事的决心,令他们更加坚信微软不应向硬件市场扩张。

  鲍尔默的最后一步大棋是对公司管理结构展开重组,但此举同样引发了广泛争议。尽管纳德拉没有提出异议,但本周的举动却表明他希望创建一支更有凝聚力的团队。

  正式宣布退休

  鲍尔默让佩恩和塔米·雷勒(Tami Reller)共同负责营销工作,但知情人士表示,这一安排却引发了他们二人的不满。雷勒甚至曾经对鲍尔默表示,只能在他们两个人中二选其一。经过最新的调整,雷勒将会离开微软,她的职位将由之前被鲍尔默排挤的克里斯·卡珀塞拉(Chris Capossela)接替。

  8月22日深夜,鲍尔默对内透露他将在第二天宣布退休决定,这令整个管理团队颇感震惊。知情人士表示,事先得知消息的外人只有席拉斯玛和埃洛普。鲍尔默在宣布这一决定前与他们二人各通了15分钟电话,向他们承诺微软仍会按照既定计划完成收购。

  一周后,微软董事会与激进投资机构ValueAct Holdings正面交锋。该基金要求微软为其提供一个董事会席位,并威胁发起代理权大战。在微软董事会与ValueAct高管谈判的最后一天,ValueAct的代表穿着连帽衫在大厅里徘徊,手里拿着代理权大战的正式文书——一旦谈判破裂,便会立刻发动进攻。

  候选人的担忧

  ValueAct总裁梅森·莫菲特(Mason Morfit)本周就将出任微软董事。他可能会敦促微软集中精力提升针对其他操作系统开发的应用和服务销量,并加大企业软件的投入力度,而不要把过多精力放在消费硬件上。

  鲍尔默提前退休的决定也面临不少障碍。知情人士表示,纳德拉和其他内部候选人仍然羽翼未丰,而且不为投资者、合作伙伴和公众所熟知。

  微软聘请了猎头公司Heidrick & Struggles帮助其遴选新CEO,并且组建了一个委员会专门负责此事,成员包括盖茨、汤普森、卢克佐和美国银行前CFO查尔斯·诺斯基(Charles Noski)。汤普森表示,他们最早列出的候选人名单超过100人。

  知情人士表示,鲍尔默曾经问埃洛普是否有意竞选微软CEO。由于担心这个职位缺乏足够的灵活性,埃洛普说,他需要听听盖茨和汤普森是否真的愿意作出改变。在获得肯定的答复后,他同意参加面试。知情人士还透露,包括穆拉利在内的其他候选人都担心,让鲍尔默和盖茨这两位前任CEO留任董事可能束缚他们的手脚。

  穆拉利的傲慢

  知情人士称,微软董事起初认为,应该主要看重新CEO的管理才能,而不是技术水平。穆拉利非常符合这一要求。他曾经在没有申请破产保护和政府救助的情况下,带领这家汽车巨头实现复兴,而且在内部营造了更加协作的文化。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盖茨和其他董事认为,微软还是应该从科技行业内部寻找新CEO。知情人士则透露,穆拉利的自负同样对此产生了影响。虽然他与微软CEO遴选委员会见过面,而且有意担任这一职位,但却拒绝接受正式的面试。到去年12月初,微软董事会已经基本将他淘汰出局。

  接近穆拉利的人士透露,他之所以退出角逐,是因为担心自己日后的决策权可能受到制约,但与此同时,微软CEO遴选过程的公开性也令他颇感失望。福特发言人表示,穆拉利拒绝对此置评。

  选择范围有限

  熟悉微软董事的人士透露,其他被微软董事会寄予厚望的候选人也纷纷拒绝了邀请,包括eBay CEO约翰·多纳霍(John Donahoe)和云计算公司Pivotal CEO、微软前高管保罗·马瑞茨(Paul Maritz)。

  知情人士称,去年12月,纳德拉成为呼声最高的内部候选人,高通CO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则是最佳外部人选,并且对纳德拉构成了严重威胁。但令微软始料未及的是,由于担心失去莫伦科夫,所以高通董事会决定提前换帅,让莫伦科夫继任大权。就在彭博社报道莫伦科夫成为微软新CEO的重要候选人后不到24小时,高通便迅速作出反应,将其提拔为CEO。

  于是,微软新CEO的选择余地变得十分有限,要知道,此人即将领导的企业拥有13万员工,今年的营收预计将超过840亿美元。“有的人虽然很了解微软的一部分业务,但对其他业务却知之甚少。”美国投资银行Robert W. Baird & Co分析师杰森·诺兰德(Jayson Noland)说,“很难找到一个对微软所有业务都了如指掌的人。”

  全面加强合作

  最终,董事会在今年1月的一次会议上选择了46岁的纳德拉。随后,他们便开始规划合同细节,并设计盖茨未来的角色:他将卸任担任了33年的微软董事长一职,并出任技术顾问,将三分之一的时间贡献给微软。据知情人士透露,让盖茨出任顾问是纳德拉主动提出的。另外,微软董事会还曾考虑让汤普森出任执行董事长。

  在本周宣布人事变动的邮件中,纳德拉引用了微软前员工写的一本书,该书讲述了华盛顿大学赛艇队在1936年勇夺奥运金牌的故事。“书中关于团队合作的最高境界有着一段引人入胜的描述——他称之为‘船的摇摆’。”纳德拉写道,“作为一家公司,作为一支领导团队,作为一个个独立的个体,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找到我们的摇摆状态。”(书聿)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