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旧酒:元老政治下的微软

2014年02月13日 02:49   21世纪经济报道   

  侯继勇 朱珈亿

  千呼万唤始出来,既因为微软CEO这个位置是个火山口,还缘于博弈激烈。

  2月4日,微软宣布委任纳德拉(Satya Nadella)担任CEO和董事会董事;同时,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不再担任董事会主席,原CEO鲍尔默留任微软董事。纳德拉此前担任微软执行副总裁,负责云和企业事业部。

  微软还宣布比尔·盖茨将以创始人和技术顾问的新角色在董事会中任职,并将在公司上花更多的时间在公司,协助纳德拉为公司未来技术和产品制定方向。

  “比尔·盖茨+鲍尔默”的历史已经终结,微软将迎来自己的新时代,即元老政治时代:比尔·盖茨、鲍尔默作为元老半隐退于幕后,依托台前势力,影响微软公司的战略抉择及未来走向。

  历史却不会这样终结。从1975年开始算起,微软公司的历史已经接近40年,四十年的历程里,微软只有两任CEO:第一任CEO比尔·盖茨,第二任为鲍尔默。整个微软公司恐怕还未适应没有比尔·盖茨、鲍尔默的微软,而且比尔·盖茨、鲍尔默还是微软的大股东,对于他们来说,微软是他们的公司。

  元老政治下的微软,是新瓶装了旧酒,一切照旧。

  元老政治

  微软董事会仍然是比尔·盖茨与鲍尔默的董事会。

  接替比尔·盖茨的新任董事长汤普森(John Thompson)是独立董事,即非执行董事,不在公司任职,不参与具体事务,没有公司股票,可为公司出谋划策。比尔·盖茨、鲍尔默都是执行董事,公司重大决策时,执行董事的权力更大。

  除了纳德拉进入董事会之外,董事会其他成员与以前没有任何变化。

  管理层除了纳德拉升任CEO之外,还是那些老面孔,包括创始人比尔·盖茨,首席技术官克瑞格。蒙迪(Craig James Mundie),首席运营官Brian Turner,首席行政官Frank Brod,首席财务官Amy Hood等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微软的权力格局并没有发生变化。尽管鲍尔默不在管理层中任职,但首席运营官Kevin Turner被视为鲍尔默的势力。微软前离职高管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只要KT这些人保留,鲍尔默的势力就存在。

  在微软内部,市场、营销势力强于技术与产品,这被视为鲍尔默主政微软后的结果,鲍尔默正是从市场、营销一线摸爬滚打出来的,市场、营销部门被视为其嫡系。这也视为微软错失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原因:市场、营销部门注重当期利益,对财务数据负责,而对产品与技术趋势缺乏敏感。

  微软如何才能重获远见?作为一家以技术立业的公司,必须让技术、产品部门主导公司的发展,成为公司的发展引擎,而非以鲍尔默为首的市场、营销部门。这正是外部对于微软调整变动寄予的期望。

  选择纳德拉出任CEO,也是这一期望的结果:纳德拉出身于技术体系,主管的业务是云计算和企业事业部,会加大产品与技术部门的话语权。另外一个安排则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将花更多的时间在公司,协助纳德拉为公司未来技术和产品制定方向,这同样会加大产品与技术部门的话语权。

  云计算与企业事业部是微软未来发展的重点方向,也是微软公司最近几年增长最快的业务部门,这是纳德拉被选中的原因。

  但即使经过这样的安排,微软也不会变成了一家“由产品与技术主导的公司”,鲍尔默还在董事会,鲍尔默的队伍还在管理层。未来微软会形成均势的两派,一派是市场与营销,一派是产品与技术,如博弈加剧则有分裂微软的危险。

  新任CEO纳德拉持有近110万股微软股票,以微软当前股价37.18美元计,价值约4000万美元;鲍尔默持有微软股份约为4.02%,约为3.33亿股,价值约为124亿美元。纳德拉约为鲍尔默的1/300。

  比尔·盖茨在微软公司持股约为6.65%,约为5.4亿股,价值超过200亿美元。

  不看好的人认为,这意味着微软仍将行走在过去的老路上,在这条老路上,微软错失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正在失去家庭互联网、云计算。据传一些微软员工正另谋出路,很多硅谷的科技公司正北上西雅图,从微软挖人。

  拯救微软

  鲍尔默主政的微软似乎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市场研究公司Net Applications去年7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5月底,被寄予厚望的Windows 8市场份额为4.27%,在微软操作系统的产品中排名垫底(Windows 7为44.85%,Vista的份额为4.51%,Windows XP的份额为37.74%)。

  据美国市场研究公司comScore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因为Windows 8不力,微软Windows Phone手机的市场份额近一年来几乎为零增长。在鲍尔默的主导下,微软并购了诺基亚智能手机业务,但该业务至今也未见有大的起色。

  微软重金打造的Surface在第一季度只有不到100万部左右的销量,对手苹果iPad则销售了1950万部;Surface实现营收不到7亿美元,而iPad实现营收87.46亿美元。

  去年第二季度,微软在Surface RT上出现9亿美元减值亏损。微软表示,Surface平板电脑从发布以来获得8.53亿美元收入,但Surface RT存货调整支付了9亿美元,为Windows 8和Surface打广告花费了8.98亿美元。

  微软另一位创始人保罗·艾伦在谈到微软没落时列了四点原因:一是微软的基因是做极客产品,没有消费者基因来和苹果谷歌竞争;二是微软的战略一直在寻找最大的商机,当商机被证明后,模仿再超越竞争对手,但在互联网时代,这个模式太慢;三是失去斗志的庞大机构;四是平庸职业经理的政治斗争。

  对于纳德拉来说,尚无精力解决这样系统的问题,火烧眉毛的是Windows 8。

  对于Windows 8,业界认为微软目前面临两种选择,一是砍掉Windows 8,加紧推出Windows 9,不过Windows 9要保证提供更多用户想看到的功能与操作方式;一是加大Windows 8/8.1的营销力度,获得更多用户的接受及认可。

  记者从戴尔、联想等其他品牌的PC经销商处了解到,Windows 8笔记本电脑、台式机销售情况并不理想。不少消费者表示正在观望Windows 9系统上市,届时将从现在的Windows 7系统直接升级至Windows 9。

  拯救微软得从拯救Windows开始,这将是纳德拉面临的首要挑战。(编辑 卢爱芳)

分享到: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