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VSRipple:不同“货币哲学”的碰撞

2013年11月01日 02:06   第一财经日报   

  严湘君

  几年前,一个名叫Stefan Thomas的青年为了搞清楚神秘的中本聪(Satoshi,比特币概念的提出者和系统的设计者)到底是哪国人,在论坛上搜罗了中本聪的500多条发言,做了各种数据分析和推理,最终判断他来自英国。然而,就是这个比特币的超级粉丝最近却倒戈到Ripple阵营,摇身一变成了Ripple Labs(优化Ripple支付协议的一家公司)的首席科技官。

  “没错,我早前曾是比特币的爱好者,但当我得知Ripple解决了一些比特币不能解决的问题时,我就加入Ripple Labs的团队。”Stefan Thomas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首先,我认为Ripple的名声更好,没有和非法交易联系在一起;其次Ripple系统中的交易确认时间也只需要几秒钟,而不像比特币那样需要几十分钟;我们还有非常优质的伙伴比如谷歌、IDG资本等;更重要的是,Ripple网络上可以流通各种货币而非只有某一种货币。”

  Stefan Thomas确实道出了比特币和Ripple之间某种程度上的不同,但在这些不同的背后却隐藏着其创造者不同的“货币哲学”。事实上,Ripple和比特币并无优劣之分,它们同是金融与科技结合的创新产物,都希望能够解决一些现有货币系统无法解决或不想解决的问题。

  使命的不同

  “比特币是一种数字货币,解决的是货币本身的问题,例如央行超发导致货币贬值、跨国汇款手续费高昂等;而Ripple支付协议解决的是数字货币与法币、法币与法币之间流通的问题。”比特币资深爱好者“暴走恭亲王”(笔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事实上,比特币也可以在Ripple的支付系统上使用,两者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而与比特币抗衡的则是一个更为强大的对手:法币。虽然不少比特币玩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都认为比特币不会取代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而是解决现有货币体系的一些问题,作为补充部分存在,但比特币去中心化的姿态天生就令政府警惕。

  “我认为有两样大的东西是国家永远都会控制的,一个是国家主权,另一个就是铸币权,”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全球首席外汇策略师马克·钱德勒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比特币很时髦,但作为现有货币体系的补充这件事情是永远不会发生的。“从经济危机中刚刚走出来的人们对央行非常沮丧,沮丧是真实的,但答案是不是比特币却值得怀疑。”

  这位华尔街的银行家对比特币作为投资手段和一种真实货币的前景表示悲观,他说:“外汇市场每天5.3万亿美元的交易量,如果比特币只有几百万美元,根本连零头都算不上,它的体量太小了。”

  传统金融行业人士的判断不无道理,而另一方面,比特币也确实面临着监管上的尴尬。

  虽然比特币合法化的呼声不断,但官方对此却不置可否,唯一表过态的德国财政部也只是把它定性为一种在德国银行业条例下的金融工具。“这也就是Ripple和监管机构关系更好的原因:归根结底,它是一个支付系统。”“暴走恭亲王”对本报记者说。

  当然,这并非说比特币不能完成支付。工作量证明机制将比特币支付和货币发行巧妙地连在了一起,但这个网络只允许比特币在其上面流通;Ripple Labs也发行了能够在Ripple支付网络中使用的Ripple币——XRP,但即使没有XRP,Ripple系统也能够运行,不过,两者运行的机制是迥异的。

  信用的角色

  信用,在交易系统中扮演的是主角还是配角,是比特币和Ripple交易机制中最大的区别。比特币的工作量证明机制令比特币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不基于信用而使用的货币,但Ripple支付系统从诞生之初就带有社交的DNA,即必须建立在信用网络上。

  “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你只需要相信写进计算机代码中的协议就可以了,六个区块被确认之后,交易将永远无法取消,但Ripple的交易确认机制却和比特币有很大的不同。”暴走恭亲王对本报记者说。

  区块确认的过程就是所谓的“挖矿”,由于计算机只能通过原始的穷举法来“挖矿”,所以每个区块的确认时间会永远维持在10分钟左右,不能更快,那么等待六个区块确认就需要1小时。

  但比特币的追随者们并不认为这是绝对的劣势。“虽然1小时的确认时间听上去很长,但在大额跨境支付领域,比特币的优势还是很明显,因为它几乎是免费的,而且相对于电汇来说,一个小时的确认时间已经很快了。”比特币资讯网站巴比特站长长铗(笔名)对本报记者表示。事实上,比特币的使用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商业模式,选择到底需要几个区块被确认后才无法修改交易信息,例如在最近兴起的比特币博彩网站上,就连一个区块也不用确认就可以在网站上参与博彩游戏。

  相比之下,Ripple网络则快多了,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几乎可以和现在所有的在线支付系统媲美,但它也与这些支付系统有同样的问题:无法系统地避免恶意违约的发生,安全性得不到十足的保障,而这却是比特币的创造者绞尽脑汁解决的问题。

  在Ripple交易系统中,每个人都有一本账本,如果甲要向乙支付100美元,在甲的账单上就会减少100美元的资产,而在乙的账单上则会显示从甲欠乙100美元,听上去这只是会计上最简单的借贷,并非什么新鲜概念,但特别的是,在Ripple的系统中,甲给乙的这张欠条是可以流通使用的,前提是你信任这张欠条是有效的。因此,任何货币都能够通过记账的方式在网络上流通。

  实际上,这好比一个天平的两端分别放着安全和速度,Ripple和比特币在中间做出了不同的权衡,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来选择合适的支付手段。如果说安全和速度是一个“可调和的矛盾”的话,那么比特币本身和XRP之间“中心化与否之争”就显得激烈得多。

  中心化之争

  “你搞不清楚Ripple Labs到底什么时候会发行货币。有时候XRP的价格已经很低了,但是Ripple Labs却还继续发币,XRP价格很高时我们却买不到币。没人知道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暴走恭亲王对本报记者说。

  实际上,XRP最初在Ripple系统是不存在的,其实即使没有XRP,Ripple支付系统也能够很好地运行,但是为了让各种货币能够在Ripple网络中有个统一的度量单位,让不同货币之间的交易更为简单,Ripple Labs在接手了Ripple项目后,发行了XRP。

  暴走恭亲王认为,从这个角度看,XRP更像是Q币,但问题是,作为统一交易单位的XRP与法币之间汇率却无法稳定。更重要的是,中心化的发行过程和逻辑都谈不上公开透明,这正是许多比特币的“死忠粉”所嗤之以鼻的。

  不过,“半去中心化”实际上有好的一面,例如监管会变得更为容易。Stefan Thomas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它们的去中心化其实是相对于银行等大的金融机构而言。他同时也指出,Ripple Labs有很多投资方,并不是一个非营利性的机构,而赚钱的方式则是卖出XRP。

  相比之下,比特币的发行机制则非常固定,甚至有些“僵化”。比特币的总量是按照设计预定的速率逐步增加的,增加速度是逐步放缓的,并最终在2140年达到2100万个的极限。在最初的四年里,每十分钟生产一枚,而这个数值每四年都会减半。任何人都不能改变这个规则。

  不过,虽然发行机制公开透明,但比特币汇率暴涨暴跌的故事早已令大众耳熟能详,比特币的体量过小容易被大庄家操纵也颇受诟病。因此,如何稳定汇率一直是业内探讨的问题。

  币行联合创始人蒋长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快开发出易用的比特币应用软件,从而降低比特币的使用门槛是稳定汇率的手段之一。而暴走恭亲王则认为,在汇率波动仍然很剧烈的时候去谈比特币的应用有些本末倒置。“应用开发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尽快引入更多的金融工具以及制定相应的交易规则,例如允许做空比特币,才是稳定汇率的最好方法。”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