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IBM“绑架”的中国银行业

2013年07月22日 09:41   IT时报 微博   

  工行6月23日多城ATM宕机 IBM被指为该事故负责

  IT时报 杨鑫倢

  新闻事件

  一场波及全国的宕机风波

  6月23日上午,中国工商银行在全国多地的柜台、ATM、网银业务出现故障,用户报告无法正常使用。故障持续至少近1个小时,波及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哈尔滨等多个城市。

  就此事件,工行的公开解释是由于“计算机系统升级原因造成业务办理缓慢”。

  上周有媒体曝出一封发自工行信息科技部的内部通报,则将事件原因归咎于IT系统供应者IBM。IBM内部人士徐向青(化名)向《IT时报》记者确认,这的确是IBM的问题,DB2(IBM数据库平台)在测试环境下是没有问题的,但不知何故出现了错误,可能是由于当天交易量过大,CPU超载发生故障。徐向青表示IBM之前也出现过类似情况。

  另外有人质疑,出了故障为何不及时切换容灾备份系统?IT顾问accc分析称,这是一个很常见的误解,银行容灾系统不会轻易启用整体切换,因为切换的成本非常高,非极端情况(比如地震、机房着火等)不会进行切换。

  据工行内部人士透露,事故发生后,银监会已经着手调查此事。

  IBM未对该事件置评。

  平日里“硬汉”形象的中国银行业,在IBM、Oracle、EMC这三家外国科技企业面前显得有点“唯唯诺诺”。这不仅是因为这三家企业分别垄断了全球银行业的大型服务器、数据库、存储产品,更可能是由于这三家外企深谙中国企业处世之道。

  IBM几乎垄断银行业

  此次故障波及数个城市。

  一位接近工行的人士向《IT时报》记者透露,几年前,在IBM的提议下,工行开始搞“数据大集中”,所有数据从原先各省市分管,集中至上海数据中心。这样的好处是节约成本、便于管理,缺点是,全国用户每一次刷卡的处理都要通过该中心,只要该中心其中一块出现问题,就会殃及几个城市。

  国内从央行到工农中建四大商业银行,最早开始兴建核心业务平台和数据中心,其产品使用和维护几乎都是IBM,因此近几年都在搞“大集中”。

  这种集中式数据处理的模式,对于服务器的稳定性和安全性要求相当高。《IT时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只有拥有强大数据处理能力并且稳定的大型服务器(也称大型机),能满足这种模式的需求,而大型机市场长期以来被IBM所垄断。

  2009年,Gartner数据显示,IBM大型机的市场份额高达85%。在中国,随着日立、惠普、SUN等公司的衰落,IBM的大型机装机量一枝独秀,2011年的增长率更是超过20%。

  在此背景下,银行依赖IBM,在设备采购价格上往往无法与IBM进行协商。赛迪顾问数据表明,2011年,中国关键应用大型机系统平均售价已经达到了美国的2.4倍。

  “价格很贵,要用IBM只能买它账,没有办法。”工行上海分行IT人士陈旭(化名)说。即使一个设备购买回来,IBM也不会开通所有功能,而是等银行开口需要什么功能,再另外加收费用开通新功能。此外有数据显示,维护服务费用约相当于采购费用的15%~20%。徐向青认为,“光卖硬件肯定没有竞争力,IBM的服务提供多种模式,有5×11的(IBM人员派驻银行,一周5天,每天11小时),也有7×24的。”

  另一位IBM内部人士则一语道破,“如果不用IBM,万一系统出问题,谁敢承担不选择IBM的责任?现在起码可以将这个问题推到IBM身上。”

  深谙中国“国情”

  1979年,IBM为沈阳鼓风机厂安装了新中国第一台IBM中型计算机,至今34年。1986年,工行与IBM签订了第一笔订单,至今27年。与改革开放同步进入中国的IBM,如今在中国已有4万多名员工,它熟悉中国国情,与中国几乎所有大型企业都有着密切的联系,某种程度上,它更像一家中国的企业。

  “IBM对国内银行体制非常了解,里面有不少销售都是从银行出来的或者有深厚的关系。”IT顾问accc说。陈旭向记者证实,银行IT人员转到IBM做销售的情况的确不少。 “银行很听(IBM)这些厂商的话,他们有时会组织跨国旅游,但我们只有平时请客吃饭,比不过他们。”一位与工行有合作关系的人士向《IT时报》记者透露。

  一位多年前曾参与过某市大型社保项目的人也透露,当时一台大型机的底价甚至只有报价的三分之一,中间的利润空间大多被代理商用来各种关系的“打点”。IBM虽不直接参与,但并不排斥。

  2011年,美国证券交易会指控IBM在中国涉嫌行贿,并罚款1000万美元。

  延伸阅读

  银行“去IOE”,难!

  不仅是大型机依赖于IBM,国内银行的服务器、存储系统也都基本依赖于国外产品,Oracle、EMC基本霸占了后两者的市场。2007年,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部门调查发现,我国主要金融机构设备国产化率不足2%。

  受“棱镜”事件影响,有消息人士称,最近金融行业正在实行“去IOE”策略(I是IBM,O是Oracle,E是EMC),准备在三到五年内逐步淘汰。

  淘宝此前就成功实现“去IOE”,采用MySQL和Hadoop(一种分布式系统基础架构)解决方案。但徐向青认为银行不适合这一替代方案,“分布式技术的损坏对浏览网页影响不大,网页打不开,刷新一下就可以,但这显然不适合银行交易。”

  陈旭也认为,全要换掉不太可行,目前银行底层编码的开发都基于IBM架构,要改造很难。IT顾问accc也认为银行“去IOE”不太可信,因为需求和人员知识结构都完全不同。某股份制银行科技部负责人说:“主要因为目前国内没有可替代IBM等海外IT巨头的生产商。”

  事实上,国内浪潮公司今年1月号称推出了中国第一台基于自主核心技术的关键应用大型机,协助银行一起二次开发,往国产设备迁移。“难度很大”,该公司相关人士向记者坦言,目前仅在中国邮储银行、建行新疆分行等银行应用。

  《IT时报》记者注意到,该国产大型机替代的只是国外的小型机,IBM大型机的地位仍然难以撼动。“这或许与IBM设置了一定的技术壁垒有关,而且美国政府肯定也有考虑。”徐向青说。

  目前,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有一整套技术控制体系,确保关键应用大型机技术不会流向中国、俄罗斯等国家。例如,美国商务部对这类系统的配件出口进行严格限制,严防通过进口部件进行整机组装。此外,2010年5月,华为意图通过收购3leaf“特定资产”,一举获得关键应用大型机芯片组技术,负责审查有可能涉及美国国家安全投资交易的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要求华为自愿放弃这一收购,几个月僵持后,华为最终放弃了这宗仅为200万美元的收购行动。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