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电脑未按时提交自查报告

2013年04月09日 03:18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朱益民 深圳报道

  声势浩大、历时两个多月的IPO在审企业2012年财务自查终于告一段落。

  截至4月3日,共612家企业提交自查工作报告,166家IPO在审企业提交了终止审查申请,30家创业板IPO公司因未提交自查工作报告被中止审查。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早在2012年7月31日发审过会的神舟电脑,竟然因不能按时提交自查报告而中止审查,三番五次闯关失利的神舟电脑,或将倒在财务自查结束前夜。

  业内人士对已过会创业板IPO企业申请中止审查的普遍看法是:除非确实业绩下滑不行了,否则,无论如何都要闯一下的。

  上海某券商资深投行人士则指出,“神舟电脑申请中止审查我们毫不意外,感到意外的是,他们为什么还不撤材料,主动申请终止审查。”

  神舟电脑IPO一波三折背后,究竟有何玄机?

  自查报告胎死腹中真相追问

  “已过会的神舟电脑不能按时提交自查报告显然不正常。按正常逻辑,发审委核准通过意味着公司马上即可公开发行了,此时能往前赶就往前赶 ,如果真的业绩下滑了,就终止审查,何苦选择暂时中止?”

  神舟电脑无法按时提交自查工作报告而又选择中止审查的做法,令业内人士深感不解,前述上海某券商资深人士如此评价。

  另一位上海券商投行内核小组人士告诉记者,“IPO在审企业不能按时提供自查报告有多种原因,一是之前的投行尽职调查范围重点不一样,以前关注的程度比较形式化,经销商走访都没做,对大客户交易的真实性和合理性没有独立调查,尤其是审计范畴的事情,工作量会更大,相关核查工作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

  “还有就是企业确实存在问题,在以往IPO审核过程中回避关键问题,现在要求说了,不敢说了;三是投行保荐机构迫于财务大检查高压,对项目本身的风险评估内部发生重大争议,为保险起见,要求项目小组对未决事项深入核查,待相关疑点消除后再上会。”上述业内人士称。

  至于神舟电脑不能按时提交自查报告的原因,业内人士只能是根据经验猜测,但可以肯定的是,神舟电脑一定有抉择不下的事情。

  记者为此尝试与神舟电脑、保荐机构海通证券及其IPO会计师、律师事务所取得联系,但相关机构不是说项目负责人不在,就是要求记者留下联系电话,待负责人回来后予以答复。但至截稿时,无一方给出明确说法。

  到底是什么令神舟电脑如此犹豫不决?

  造假疑云挥之不去

  事实上,外界对神舟电脑IPO财务造假的质疑一直不绝于耳。

  记者对公司披露的产销量及产成品存货构成数据统计分析发现,神舟电脑笔记本存货单位成本与销售单位成本存在显著差异。

  2009年,神舟电脑笔记本产成品金额19051.91万元,依其当年产销量测算的存货数量为20362台,由此得出的笔记本产成品单位成本为9577.60元,较其结转的销售单位成本高出383.62%,较单位售价高出299.59%。

  此后两年,类似现象仍然存在。

  从会计常识角度看,产品单位销售成本应该与产成品存货单位成本没有太大差异,如测算得出的神舟电脑笔记本存货单位成本数据是真实准确的,那么神舟电脑不是人为降低营业成本摊销,就是变相亏本大甩卖。产成品存货单位成本高于售价与财务和市场常识严重相悖。

  除了营业成本确认、存货计价令人生疑,神舟电脑对其产能利用率及市场份额的陈述也涉嫌刻意营造IPO前的虚假繁荣。

  2009年-2011年,公司笔记本电脑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19.51%、121.29%、132.94%,笔记本生产产能严重不足的景象油然而生。

  然而,来自联想电脑的一位销售人士则告诉记者,神舟电脑如此之高的产能利用率是不可能实现的。

  据其介绍,目前所有PC制造商订单生产基本上都是三班倒满负荷运转,不存在增加人手提高产能利用率的可能,实际上也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 “中国的PC制造厂商不是想大幅提高产能利用率就能提高的。就说CPU,从英特尔手里拿货,就是联想都需提前三个月向英特尔下采购数量订单。即使订单突然爆发式增长,但你手里没有CPU,还是没法生产。”

  业内人士分析,神舟电脑产能异常就只有一种可能,其关键电脑配件委托外部合作伙伴采购,将外部代工产量算成自己的实际产量,但该猜测被公司公开否认。

  事实上,神舟电脑明显虚假陈述的是其市场份额。据其招股书披露,2010年公司笔记本销售额占全国市场份额的4.3%,当年全国销售金额1042.5亿元。

  据此推算,假设其市场份额稳定不变,公司每台笔记本售价至少达3816.73元才能达到4.3%的国内市场占比,而该售价较公司披露的2510.18元整整高出52.05%。显然,按公司销售均价根本无法实现4.3%的市场份额。

  此外,神舟电脑经销商大客户的真实性、合理性也格外值得关注。

  神舟电脑自诩“构建扁平化营销渠道,优势凸显”,号称在全国拥有近50家分公司,分公司根据市场密度分布。但2009年-2011年,物流平台公司分销却成了公司前十大客户的座上宾。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神舟电脑物流平台分销模式的合法性存疑,公司大客户委托物流公司下单,并不是为了以更低成本拿到货品,而是与物流公司勾结虚开发票,套税获利。

  神舟电脑广州分公司的一位销售经理曾明确告诉记者,“那些物流公司分销就是玩儿钱的,说白了,大客户委托物流公司下单,一是赚税点,二是让物流公司垫资,物流公司又拿着票据到银行融资。”

  IPO命运悬而未决

  “至5月31日,既未提交自查报告,也未提交终止审查申请的,证监会将启动专项复核程序,要求另聘会计师事务所对发行人财务资料进行复核;证监会将视复核情况决定是否现场检查或提请稽查提前介入。”证监会相关负责人此前公开表示。

  “3月31日前提交申请中止审查的企业大部分有无法对外言说的问题。一般晚十天半个月就应完成核查了,再晚就是问题非常严重,4月30日前没恢复审核的估计就废了。”深圳某知名券商投行负责人认为。

  上海某券商的投行负责人亦告诉记者,“由于证监会还要搞第二批抽查,那些中止审查公司被抽中概率要比第一次大得多,估计有很多中止审查企业最后会变成申请终止审查。”

  还有投行人士则认为,“神舟电脑行业不行,没有核心竞争力,当初能够发审过会就是一个奇迹。”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表决核准神舟电脑IPO的七名创业板发审委员中,有三名发审委员与问题IPO公司放行有染。

  其中,发审委委员李文祥为IPO造假的新大地放行,李童云为上市仅一个月便预告业绩下滑95%的珈伟股份放行,发审委委员张君为中磊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中磊则是万福生科IPO的审计机构。

  业内人士指出,“预审员反馈意见很给力,中止审查后再复活可不容易,部分企业拿到反馈意见就撤了。中止审查的大部分原因是对反馈意见不能及时回复,都是因为被问到痛点无法回复或难以回复,能从中止审查复活的企业屈指可数。”

  截至2012年底,创业板有20家企业申请中止审查,其中18家选择撤回资料,有两家未能提交自查报告,未提交自查报告的两家公司经过短暂复活后依然撤回了材料。

  神舟电脑或许能在5月31日最后大限前提交自查报告,但幸运之神还会降临到它的头上吗?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