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国企意向接手 超日太阳或将重组

2013年01月26日 00:05   经济观察报 微博   

  万晓晓

  1月 23日,“11超日债”(112061.SZ)持有人大会上,超日太阳称首期8980万元利息将由公司以自有资金兑付。但渡过第一次付息难关只是杯水车薪。

  如今,深陷资金链断裂僵局的超日太阳(002506.SZ)或有望解围。1月24日,本报从权威人士处获悉,青海省的一家国资企业刚与超日太阳达成意向性协议,前者拟以重组方式接手超日太阳。

  若该意向成行,这家国资企业或将收购被超日太阳董事长倪开禄父女质押给信托公司的股权,从而获得上市公司37%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而倪开禄父女将失去控股地位,持股比例从43.89%降至6.89%。届时,超日太阳不仅成为上市两年即资金链断裂、被迫重组的第一家公司,也或是第一家被国有化的光伏企业。

  重组设想

  超日太阳公告显示,自2011年2月起的近2年时间内,倪开禄父女将所持超日太阳43.89%的股份近乎全部质押,21次股权质押中,19次“交予”信托公司,共计融资9.7亿元发展个人业务。在超日太阳股价跌幅高达75%之下,仅兴业信托退出,国元信托、中融信托、厦门国际信托、五矿信托、山东国信、苏州信托等均深陷其中。

  如果上述国资企业“接棒”,将使这些信托公司免遭超日太阳“资金链断裂”风险拖累。经除权后,山东国信持有超日太阳股权1340万股,其余几家信托公司持股数均在5000万股以上。

  上述权威人士向本报透露,有意重组的这家国企自身也有电力业务,未来将结合超日太阳旗下的光伏电站,寻求更深远发展。其所在的青海省为光伏电站大省,近年来,该省利用高原光热资源优势,已发展成国内最大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基地。

  为了更好地配合上述意向方案,青海方面也要求超日太阳将旗下位于河南洛阳和江西九江的生产基地搬迁至青海,完成配套工作——毕竟,提振光伏电站的建设,才能使电池组件“量价齐保”。此前公告显示,超日太阳在青海有200MW光伏电站项目,今年1月中旬,董事长倪开禄曾前往青海沟通项目进展。

  此外,超日太阳与各相关方的协调工作也在进行当中。超日太阳总经理张宇欣告诉本报,近一周时间,该公司已按相关部门要求,与债权银行、供应商和企业债的债权人,开完了沟通协调会。“供应商因和公司是合作关系,且公司资金问题被定性为流动性问题,所以都表示支持,银行也表示不收贷。”张宇欣称。

  本报从接近债权银行的人士处获悉,债权银行在知晓超日太阳的重组方案后,在协调会议上表示支持,许诺不收贷,但也不会轻易放贷,“一是要看超日太阳的重组结果,二是看其资金回笼的情况再决定。”

  目前,超日太阳与青海省国资企业的“牵手”尚待各部门审批。各利益方期待此方案能为失血的公司资金链解套,并使发行的10亿元企业债免遭违约境地。

  不过,本报此前采访获悉,丧失大股东地位是董事长倪开禄最不愿选择的方案之一。但目前来看,能获得青海国资的入主,又似乎是唯一的办法。

  “最艰难的一天”

  1月23日,在张宇欣看来是“最艰难的一天”。

  上午9点,“11超日债”2013年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召开。受累于超日阳光的资金问题,“11超日债”被市场认为很可能是“违约第一单”。

  会议上,保荐人同时也是召集人中信建投宣布,“3月即将到期的首批利息8980万元,将由超日阳光的自有资金支付”。最终,该会议因“到场债权人持有债券数量不足总量50%”,宣布未形成有效决议。

  会议现场,债券持有人将矛头指向中信建投,认为其涉嫌欺诈,中信建投在会议上的释疑,未获得债券持有人谅解,现场秩序混乱。此外,中信建投安排的工作人员阻拦媒体入场,亦引发争执。

  “3月发行的一只无担保债券,年底就变成了‘垃圾债’,这让我们难以接受。”一位债券持有人称,“作为保荐人,中信建投居然没有披露广发银行和中信银行收回了8亿元授信的消息,并且,中信建投对于企业年度高达11亿元的重亏也未做出预警,还任由债券发行。”

  另一位债券持有人称,冲着8.98%的高利率、AA评级以及中信建投的保荐,所以买了这份企业债。没想到没几个月公司突然停牌,又爆出资金链断裂等利空消息,现在债券捏在手里,非常担忧。

  2012年底,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将“11超日债”评级由AA下调至AA-。

  会议结束后,张宇欣对本报称,这是他感觉最艰难的一天,很理解前来参会的持有人,并称公司也在积极想办法,避免持有人遭受更多损失。“11超日债”原本为无担保债券,现在超日太阳已经采取了将厂房、土地担保的措施,并且3月即将到期的利息,以出售组件、电站回笼的资金来支付。

  业绩大幅计提

  2013年1月18日,超日太阳发布业绩修正预告,预计2012年度亏损9亿~11亿元。此前,超日太阳三季报中曾预计2012年度净利润扭亏为盈,约为1000万元~3500万元。

  仅一个季度,为何其业绩由微盈骤然变为巨幅亏损?超日太阳董事长倪开禄向本报回应,“主要是应收款的大幅计提以及追溯至全年的调价造成的。”来自于权威渠道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1月底,超日太阳应收账款38亿元,存货8.5亿元。

  从“将应收账款大幅计提”可以看出,超日太阳希望在2012年的年报上将财务利空出尽。“受产能过剩影响,使得公司在第四季度出货量低于预期,经营状况严重下滑。年度正常经营损失就达3亿元至3.5亿元。此外,受欧洲光伏政策影响,客户违约风险加大,公司采取了计提坏账的准备,对存货、机器设备和电站资产计提减值,共计达6亿元至6.5亿元左右。”超日太阳称。

  倪开禄此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希望2013年能有一个新的开始,进入新转型。盈利模式将从投资—运营—转让,更改为与前期开发—要约转让—确保组件供货。新模式将占2013年总体业务比例的20%,2014年提升至40%以上。(见《经济观察报》1月14日报道《定性“流动性问题”超日太阳上报自救方案》)。

  另外,超日太阳的第四大股东天华阳光计划在年内上市,或将为超日太阳带来曙光。天华阳光只做下游电站开发,没有上游产能,从而与超日太阳公司结成了战略合作,彼此在很多项目上都有参股。天华阳光董事长苏维利于2006年开始从事光伏电站投资,公司CEO张怡亦有丰富的光伏经验,此前在尚德电力担任CFO一职,曾助推尚德纽交所上市。若天华阳光年内上市成功,将提振超日太阳的电池组件销售。

  苏维利对本报称,光伏市场供不应求时,下游向上游购货需全额付款,供货量和发货时间也没有保障,所以天华阳光选择入股超日太阳,以获得货源保障。但在此后的商业活动中,各自有各自的角度。

  可见,与天华阳光的合作,也是倪开禄 2013年转型中的重要环节——与合作伙伴共同开发电站,待项目成熟后,再要约转让,以保障出货量和生产利润。未来,两家公司仍会有紧密合作。1月18日,天华阳光位于新疆阿克苏地区的30MW大型光伏地面电站成功并网,是新疆迄今最大的光伏并网电站。此前,天华阳光宣布在青海的50MW光伏电站项目,日前也获得了青海省发改委的审批。

  但曙光乍现并不意味着难关已过——1月24日,超日太阳宣布,收到中国证监会上海稽查局《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未按规定披露信息,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