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10家光伏企业债务高达1100亿元

2013年01月04日 05:09   南方都市报 微博   
光伏大佬们上演2012资金末路狂奔光伏大佬们上演2012资金末路狂奔

  光伏业的又一颗地雷被引爆,这次中招的不是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而是在A股上市的超日太阳。

  去年12月27日,市场传出超日太阳创始人兼董事长倪开禄失踪的消息,称其很可能已跑到国外。此后,又传出消息称倪开禄父女携20亿巨款出逃。日前,倪开禄现身媒体回应跑路质疑,称自己正在国外筹集现金应对困境,并承认,超日太阳确实已陷入财务危机。

  多位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指出,应收账款和银行债务高企导致的资金链紧绷,确实是光伏业面临的共同难题,大量应收账款很可能变成坏账,从而导致光伏企业破产。光伏产业要熬过冬天,不但需要内需市场的及时启动,也需要政策层面出台扶持措施,让银行放缓对光伏企业的催债。

  超日太阳董事长跑路?

  在江西赛维等光伏巨头先后陷入破产传闻,并传很有可能国有化之后,在深圳中小板上市的超日太阳再次上演“黑天鹅”事件。

  去年12月27日,微博实名认证为“上海市工业综合开发区有限公司”的人士称,超日太阳创始人兼董事长倪开禄失踪,极可能已离开中国,留下数十亿债务和超过1000名以上的员工,本地多家企业因借贷和担保受到牵连。此后,更有消息称,倪开禄父女携20亿巨款跑路。

  所谓无风不起浪,超日太阳目前财务状况可谓糟糕至极。其2012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超日太阳第三季度应收账款为7.56亿元,而公司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0 .36亿元,当期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近73%。截至2012年第三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33.42亿元,比期初增长了51%,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42.3%。而同为光伏上市公司的向日葵、海润光伏及阳光电源等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约15%到20%之间,要比超日太阳健康得多。

  除了应收账款之外,超日太阳还欠着银行大笔的贷款。公开资料显示,超日太阳目前的带息债务就有30亿元左右,该企业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在今年第三季度末为-5.93亿元,同比增长39%。

  超过30亿的应收账款和30亿左右的债务,成为压在超日太阳身上的沉重负担。与此同时,倪开禄所持股权的99.9%都已被质押用于融资,而第二股东倪娜(倪开禄之女)手中所持有股份也已经全部抵押。而超日太阳第四大股东苏维利向媒体透露,倪开禄在个人项目投资上出现失误,已导致其用全部超日太阳股权抵押的信托出现危机。

  对于沸沸扬扬的关于“跑路”的传言,超日太阳董秘办出来辟谣称,倪开禄确实身在国外,但并不是跑路,而是出国催债收债。倪开禄也在2012年12月28日通过媒体进行了回应。倪开禄表示,他目前正在美国处理其在美国的个人投资项目和超日太阳在美国的电站业务。此前几天,他在欧洲为超日太阳在意大利的电站项目寻找买家,而且已与意向收购方达成了初步协议。据倪透露,他结束此次美国之行后,还将再返回欧洲,估计下月中旬返回上海。倪开禄并不避讳目前超日太阳已陷入财务危机,他表示,这主要是因为 今年主要的贷款银行向超日太阳抽贷达10亿元所致。

  超日太阳已于2012年12月20日停牌,当时给出的停牌原因是有重大消息披露,至今仍未复牌。

  应收账款或变成坏账

  中国整个光伏制造业在2012年遭遇大劫,是不争的事实。不但倪开禄在为解决企业资金链危机而四处奔波,江西赛维董事长彭小峰等业界大佬,也都在为债务危机而犯愁。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最大的10家光伏企业债务累计已高达约1100亿元。如果再算上数目庞大的应收账款(统计显示,2012年前三季度,41家光伏上市公司应收账款高达316亿元),光伏业的财务危机更显严峻。

  英利绿色能源宣传部负责人王志新对南都记者表示,应收账款额度过高一直困扰着不少光伏企业。“不过,英利在应收账款坏账风险问题上一直很审慎。在进行合作初期,都会做详细的客户资信调查,资质不好的客户,我们基本不和他们做生意,所以没有发生大额的海外账款拖欠问题。”

  中盛光电公关副总监李秋宜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在应对应收账款坏账风险方面会与中信保进行合作。一旦出现应收账款拖欠或无法追回时,中信保则将承担讨要或赔偿责任,以规避公司应收账款坏账的风险。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分析师马海天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光伏产业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光伏企业高应收账款变质成坏账的可能性很高。一旦这些应收款项收不回来,资金链就会断裂,企业就会面临破产。马海天指出,面对现在的情况,一些实力相对薄弱或经营稳健的光伏企业,都采用现货先付的方式,以保障资金流的稳定。不过他同时还指出,一些资金相对雄厚的企业,仍然在以高应支付账款为代价运营。

  “他们盲目地认为自己有优质的客户资源,雄厚的资金等各方面的优势条件,从而对应收账款成为坏账导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估计不足。对于目前的光伏企业来说,只要能生存下去就是一个胜利,现在大家都在等行业回暖的那一天。而在光伏企业的春天来临之前,谁都不想早早的死去,为了维持自己的市场占有率,培养自己的客户,就算欠款还是要生产。”

  在知名财经评论员郭信麟看来,造成光伏企业高应收账款运营、资金链紧张的罪魁祸首在于产能拓展太快,而不是行业本身出现了问题。“就目前来看,每一年的装机容量是在增加的,就说明这个行业本身是在发展的。而也正是大家都看好这个行业的发展,所以大家才会在这么高应收账款额度的情况下还敢继续生产。可是有一个问题就出现了,他们的钱来自哪里?一个很重要的资金来源就是地方政府的资金支持,而也正是地方政府的支持,让原本该市场淘汰市场整合的速度变慢了,产能畸形过剩。这就陷入到了一个恶性循环当中。”

  银行暂缓催债救光伏?

  江西赛维、超日太阳等行业巨头纷纷陷入困境,足以见证我国光伏业目前面临的严峻现实。此前中国光伏产品90%都是出口海外,但由于欧美两大海外市场都对中国光伏业展开“双反调查”,美国已经开始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高额的“双反”关税,使得中国光伏产品的出口遭遇重创,中国光伏产业出现庞大的产能过剩,引发光伏制造业危机。

  此前,英利绿色能源、江西赛维等光伏巨头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都强调,中国光伏业要渡过危机,一方面必须依靠国内市场的及时启动,来消化庞大的产能;另一方面,也需要银行方面暂缓催债,给光伏企业以喘气之机,等光伏市场转暖后,再让企业还债。

  显然,管理层对光伏业的现状和呼声也十分重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去年12月1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会议出台了5大政策措施扶持光伏产业,包括鼓励企业兼并重组,淘汰落后产能;着力推进分布式光伏发电;进一步加大对光伏业的补贴等。

  光大证券分析师周励谦指出,在国家多项扶持政策推动下,未来6-9个月,光伏行业有望迎来实质性的产能收缩期,超过1G W的中大型产能退出。同时,国内需求的刺激加上外围市场经济形势的逐渐回暖,会支撑今年全球光伏需求有效增长10%-15%,此消彼长,供需倒挂关系也有望在今年二季度后改善,上半年价格见底预期明显。光伏业有望在此基础上走出寒冬。

  南都记者高凌云 实习生万泉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给本文挑错 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