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中国产经新闻:“王者归来”柳传志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2月20日 22:05  中国产经新闻

  本报记者 李金玲报道

  “王者归来”——柳传志重出江湖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2009年2月5日,65岁的柳传志重执联想集团帅印,任公司董事局主席。同一天,联想集团同时发布了2008 -2009财年第三财季亏损9671.9万美元的消息。这是联想11个季度以来的首次亏损,也是在联想25年发展轨迹中,绝对数额最大的一次亏损。

  联想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巨额亏损,创始人复出,一天内扔出两颗重磅炸弹。凭借柳传志的“复出”,能否力挽狂澜拯救联想,这难免让人产生遐想。

  不惑之年开始创业

  柳传志的传奇经历让不少中关村的创业青年满怀希望。不过,真正原因恐怕会让大家咂舌。他说他是“憋”的。

  柳传志的传奇故事还得从40岁那年开始创业讲起。他领导联想由11个人20万元资金的小公司用14年时间成长为中国最大的计算机公司,更重要的是,他的传奇故事对许多立志创业的青年人来说,是一种激励。这个传奇让每一个中关村创业青年都可以怀有这样一个希望——“如果我足够地努力,也可以像柳传志那样地成功。”

  说起柳传志走上创业之路,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憋得不行”。

  刚刚大学毕业便赶上“文化大革命”的柳传志,有精力不知道干什么好,想做什么都做不了,把曾一度让他非常愤懑。

  “科学院有些公司的总经理回首过去,总喜欢讲他们从前在科研上都多有成就,是领导硬让他们改行。我可不是,我是自己非改行不可。”柳传志说。

  创业之前,柳传志在科学院计算所外部设备研究室做了13年磁记录电路的研究。虽然也连续得过好几个奖,但看到做完的东西并没有太大用途,柳传志还是很难受。直到1980年,柳传志第一次接触国外的东西,发现自己所做的东西,和国外差得太远。这让柳传志坚决地想从老本行里跳出来。而这时候,他已经40岁了。

  不喜欢妥协的老总

  柳传志总说,“我跟年轻同事的区别可能是,他们踩5步就跑,而我踩20步才跑。”可联想危机一显露,他还是情不自禁撒腿就跑来了。

  而这位从小公司创业成长为如今联想控股的“大当家”,与他的性格密不可分。

  在他“和蔼可亲”的外表下,有着争强好胜的心,这也许是他的本性。还在上中学的时候,他喜欢读《牛虻》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把《水浒》中一百单八将的名号背得滚瓜烂熟。1961年高中毕业时,他梦想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结果考上了西安军事电子工程学院,学了雷达专业。1985年,联想成立不久,他还曾经因为深圳的出租车司机歧视北方人而要跟他们打架,因为卖电容的公司不肯退货而雇了工人到人家办公室门口吵架。

  正是他的这种个性,才造就了今天的联想。联想分拆之后,他之所以将最重要的联想集团的重任交给杨元庆,其实是因为他从杨元庆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以前的他也是毫不妥协,勇往直前。

  联想的员工都了解这样一句话:“在联想我们把员工分成3个层面:普通的员工我们认为应该要有责任心;到了中高层的这个层面,我们要求还要有上进心;到了最高层上面,我们还提出了要有事业心。”“在选择新路的时候,分不清这个新路是黄土路还是草地泥潭的时候,要小心翼翼地踩上5步10步,确定它是黄土路以后,是干燥的路以后,再撒腿往前跑。我跟年轻同事的区别可能是,他们踩5步就跑,而我踩20步才跑。”

  1993年下半年,柳传志在香港联想的上市审批过程中耗费了相当大的精力,以至于事后感到非常疲惫。第2年3月,陷入对联想发展方向无休无止争吵之中的柳传志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他的美尼尔症发作,不得不在医院住了70天,疾病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一只耳朵几乎完全失聪,需要借助助听器才能听到别人的声音。

  类似的经历还有1996年香港联想的巨额亏损以及其后的倪柳之争。经历过那些艰难岁月的柳传志在去年上半年还曾经感慨,如果他再做联想,可能不会这么拼命了。可是去年下半年联想危机一显露,他还是情不自禁地投身其中,为了拯救联想而甘愿冒“晚节不保”的风险。

  角色升级

  含辛茹苦的创业过程与融资成功之后的一飞冲天形成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这也使原来只是资本门外汉的柳传志对投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虽然,目前联想投资已经筹集了三期基金,总金额接近3亿美元,一共投资了56家公司。但回首过去,柳传志还是颇有感慨。

  1990年左右正是联想高速发展的时期,但也是柳传志最不快乐的时期,除了搞好公司内部管理之外,他还要费尽心思为饥渴的联想找到更多的资金。“当时,我们的财务成本重得不得了,联想20万元起家以后,完全是靠利润来滚动发展,真的是很困难。”

  通过1996年的上市,联想才突破瓶颈,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含辛茹苦的创业过程与融资成功之后的一飞冲天形成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这也使原来只是资本门外汉的柳传志对投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00年,联想分拆成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后,卸下一身重担的柳传志开始与联想控股副总裁朱立南筹划进入风险投资领域。柳传志觉得不仅可以赚钱,还可以以亲身经历为其他企业提供帮助。

  做了两年的风险投资之后,赶上了“十六大”召开,国有企业要进行股份制改造,嗅觉灵敏的柳传志觉得这又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从中科院国有体制中脱胎而出的他,太了解国有企业蕴藏在体制之后的巨大潜力了。“国有企业如果改造好了,就会由铜变成金子。”

  正是由于联想经历了这种典型的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成长历程,使得很多企业对做投资的联想也是青睐有加。

  “伟大”不是做给人看的

  “我们现在的扭亏一定要从容地解决结构性的问题,而不是急着要把报表做得好看。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在刚刚就任董事会主席后,柳传志即表示,联想将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即使短期内继续亏损也在所不惜。

  柳传志曾说过:“应该讲,在我和杨元庆共同的心目中,联想一定要办成一家伟大的国际公司。‘伟大’这两个字我是斟酌过的。它应该在这个行业里边有所贡献,在技术领域发展上要有所贡献。要承担得起‘伟大’这两个字,自然它有相当大的规模,不停地持续地利润增长,给股东好的回报,给员工很好的平台和很好的物质激励,要对得起整个社会,这才称得上一家伟大的公司。”

  正因为怀抱这样的抱负,柳传志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们现在的扭亏一定要从容地解决结构性的问题,而不是急着要把报表做得好看。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联想手里有13亿美元的现金,离现金流断裂还早。从董事会角度,没逼着管理层一定要立刻见效。我要的是他们进行结构性的调整,一步一步布局,然后再来一个根本性的改观。”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与别人认为联想正处在火烧眉毛的观点不同的是,柳传志认为,联想并没有危险到要拯救的程度。

  柳传志很少高调。第一次见柳传志,是在一年前偶然参加国内一本知名杂志创刊的酒会上。手持话筒,笑容可掬的他给人留下难以忘却的亲切感。

  柳传志此次“复出”,却一改往日低调,频频面对媒体,一点不逊于并购IBM之时。

  5年前被戏称为“蛇吞象”的并购,完全不被外界看好。但最终有些执拗的柳传志却抛开了商业逻辑,把并购提升到“为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创一条路”、“提升整个中国产业形象”的高度。

  业界比较一致的看法,联想此次巨额亏损,正是那时柳传志亲手埋下的隐患。以技术为本的IBM和以市场为准的联想捆绑在一起,两种不同理念的痛苦磨合,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效率低下和反应迟缓。

  在柳传志看来,联想并没有危险到了要拯救的程度。“我觉得远远不到这个状况,因为这个并购本身,就会有大的问题出现,比如说品牌,队伍稳定,文化磨合,都会有的,今天只不过这些问题发生了,应该讲,再加上金融危机冲击以后,这个浪花更大而已,我眼中的成功,就是不仅业务持续发展,还能够形成一个良性的东西。这不是偶然的,这个团队有了一个很好的文化基础,有了一个非常有利的班子,就是领导核心,能够制定正确的战略,并且执行,这些东西,这些所谓表面看软的东西,是真正进入到良性状态。”

  2009年,65岁的柳传志将要面对一个竞争激烈且风云变幻的国际市场。他的精彩人生还将续写更多的传奇故事。

Powered By Google
flash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