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十年培养一个接班人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6月24日 10:04  东方早报

  十年培养一个接班人

  事实上,为了今天的退出,盖茨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来苦心培养接班人——这就是他的哈佛同窗史蒂夫·鲍尔默。

  盖茨在四年之前曾私下对鲍尔默说他想离开,他在两年前公开宣布了将于今年正式退休的计划。他在最近几年一直在说:“我已经是微软的第二号人物了。我不再是微软的决策者。”

  鲍尔默1980年加入微软,是盖茨聘用的第一位商务经理;随后负责公司营运、操作系统开发等工作;1998年跃升为总裁,负责微软日常管理;2000年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盖茨自己则改任公司首席软件设计师、为他20年来的得力助手充当配角。而鲜为人知的是,这场角色换位令这一对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商业搭档一度几乎分道扬镳。

  鲍尔默坐上了头把交椅,但盖茨仍手握大权,这引发了两人间持续一年的争夺战。两人的冲突让公司的战略决策陷入瘫痪,董事会成员只好介入调停。两人在2001年言归于好。当时盖茨终于意识到他需要接受二号人物的角色。盖茨说,“我必须改变。”

  如果这一次交接顺利,那么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八年前的那场冲突促使两人直面一个关键问题:盖茨能否让他的这位朋友毫无羁绊地经营公司。微软在计划这最终的权力交接时,也汲取了那场危机的教训。

  交接在两人心头的分量在微软最高管理层3月份的一次会议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鲍尔默向与会者发表了开幕致词,当他提到这是他和盖茨以及杰夫·雷克斯一起参加的最后一次这样的会议时,他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雷克斯是微软的老资格高管,也是鲍尔默的朋友,他也将加入盖茨的慈善事业。

  上个月,在盖茨和鲍尔默的一次共同采访中,两人谈到创建微软时,鲍尔默眼里含着泪水说,“这有点儿像生儿育女,盖茨生出了孩子,而我就像是孩子小时候带他的一个保姆。我们在一起共事其乐融融,这很好。我的意思是,这很重要,不过这……”

  “……这就是我们做的。”盖茨笑着说。

  进入2008年,权力交接已成定局的根据就是今春微软对雅虎的收购努力。盖茨基本没有参与此事,并表示交易背后的那个人是鲍尔默,而负责两家公司技术合并工作的则是奥兹。尽管现在看来这项计划已经彻底失败,而且将雅虎推到了竞争对手谷歌的怀抱,并引发了外界对鲍尔默判断能力不足的质疑,但不管怎样,盖茨站在了鲍尔默一边。“在雅虎问题上,我和史蒂夫的看法是一致的。”他说。

  有件事是显而易见的:要不是鲍尔默愿意接班,盖茨是不会这么快放手的。盖茨的妻子梅琳达说:“比尔曾经多次跟我说过,如果史蒂夫不呆在公司,他是无法放下微软公司的。如果史蒂夫做得不好,比尔也不会放心退休。他永远不会。”

  下个月,鲍尔默就将搬入盖茨多年来使用的办公室。而今后,身为董事长的盖茨每周将只为微软工作一天。对于未来的日子,鲍尔默说:“我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找他(盖茨)帮忙,这是原则。利用他嘛,会的;但需要他?不会。”

  此次交接标志着一段闻名遐迩的商业伙伴关系就此终结。这对伙伴缔造出了一个崭新的行业,孕育出许许多多的百万富翁,还为全世界重新界定了电脑的使用方式。在盖茨的领导下,微软还回击了美国历史上最激烈的反垄断诉讼战,而盖茨积聚起来的个人财富成为他参与解决艾滋病等全球问题的资本。

  后盖茨时代

  微软公司内部把盖茨这次“转身”称为“变迁”。 尽管盖茨已安排好诸项事宜,但考虑到员工的心理变化,众多业界人士预计,这场“变迁”会给微软留下一条无形鸿沟。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说,微软员工们乐于承认“盖茨即微软”。

  微软公司的另一位创始人保罗·艾伦在回忆1983年离开微软这段经历时说:“如果人们并不是每天依照你的决定行事,你并不能时时意识到转变角色将带有什么样的戏剧性。”

  对于盖茨来说,离开自己深爱的岗位并投身一些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也一定会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困难。盖茨很清楚,慈善家这个身份与一直以来扮演的“软件之王”角色绝对有天壤之别。他说:“我们不可能举办一个针对疟疾的国际展,你不能让5万人聚集到一座城市,说‘噢,比尔有关疟疾的讲话就要开始了’。”盖茨意识到,与数字世界领导者这个身份相比,参与基金会的工作意义更大。他说:“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与旧世界相比更为传统。我们要进行计划生育,资助与农作物有关的研究。一些人认为,你不应该借科学之力帮助穷人。但与涉及饥饿和死亡的问题相比,使用什么样的操作系统简直不值一提。”

  比尔·盖茨是永远不可替代的。这是鲍尔默在两年前对公司领导班子所说的话。鲍尔默说,相反,他们应该将盖茨带给微软的东西复制下来。

  没有盖茨的微软能够在前进的道路上走多久呢?微软许多员工认为,鲍尔默比盖茨更有闯劲,这可能也是盖茨早在1980年就想让鲍尔默加入微软公司的原因之一。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微软今后肯定会继续生存下去,但是生存的方式可能会有些不同。用盖茨最喜欢说的词来说,微软很可能会继续保留其硬核(hard-core)本色,就像盖茨时代的微软一样。

  不过,如果微软遭遇危机,盖茨能否抵挡住重返公司的诱惑还不得而知。过去十年间,有好几位知名创始人在他们的公司遭遇困境时都义无反顾地回来主持大局,其中包括重塑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戴尔公司的迈克尔·戴尔和星巴克的霍华德·舒尔茨。咨询公司Oliver Wyman Group的高级合伙人大卫·纳德勒说,“他们都有一种救世主情结,认为‘我是唯一一个能让公司重现辉煌的人’。”

  盖茨表示,他乐意在某些长期项目上帮忙。盖茨对鲍尔默作出的其中一项承诺就是,除了继续参加公司董事会会议之外,盖茨还承诺每周会花两个半小时在继续与搜索和广告团队合作的业务上。但他明确表示不会重返微软。他说,“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

  一个在不朽的IT事业中寻求到历史庇护的人,他就是比尔·盖茨。

本文导航:
·比尔-盖茨本周五正式退休
·盖茨:十年培养一个接班人
·对话比尔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