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国际:国际化芯片巨头辛苦布局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5月14日 02:53  第一财经日报

  沈柬贝

  张江园区的中芯国际大楼外飘扬着众多的旗帜,似乎在宣扬其国际化公司的声誉。作为全球第三大芯片代工厂的中芯国际(00981.HK),最近的日子却有些起伏。

  3月底的一份引进战略投资者公告曾一度让中芯国际股价暴涨,达到上市以来最大的涨幅。但是4月底出台的年度报告与第一季度财报的继续亏损数目,却并未达到市场分析师的预期。

  中芯国际一直都吸引着媒体的关注。2004年4月它在香港股市的首次公开募股颇显弱势,被解释为股市繁荣的终结;当它在北京增加一个12英寸芯片厂时、在天津建造另一个8英寸车间(以补充它在上海的三家)并且在成都建造一个测试和组装厂时,该公司被认为过度扩张。虽然如此,其收入仅仅在4年内就上升到10亿美元,使它成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称得上是有史以来发展最快的公司之一。

  压力下的扩张策略

  而中芯国际的创始人张汝京,在国际上同样知名。在于美国德州仪器结缘芯片的他,抱着将世界最先进的半导体生产技术引进中国、发展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理念,在上海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成立了中国第一家8英寸芯片代工厂——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上海)有限公司。

  不过当时,内地芯片技术与国际水平几乎相差了5个世代,当内地才开始做0.5微米的芯片,国际上已经在做0.13微米了。中芯的介入无疑改变了这一局面,不仅使自己成功领先于群雄,还极大地缩短了与世界先进半导体水平的差距。

  短短7年的时间里,中芯国际在上海和天津建造了四座8寸芯片厂,在北京建造了目前内地第一座12寸芯片厂,在成都还建有一座封装测试厂,仅在上海的投资总额就已超过40亿美元。不过,光从财报看,其实中芯国际的账面资金并不富裕,这也不得不使人对它的四处扩张产生质疑。

  “半导体行业很有意思的,规模太小,一流的客户就不愿意上门。”张汝京解释说。

  张汝京给出的一个例子是,当年世界前十的某公司第一次来中芯国际上海厂考察时,当年产量是5万片,对方看了觉得水准不错,但回复“我们一年后再来看看吧”;到了第二年产量达到8万片时,对方觉得可以考虑考虑了,而在第三年超过12万片时,对方就开始下单了。“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他要等我们产能上去后才下单,他就是要在我们的产能达到他需求的10倍时,才觉得风险相对较小。

  目前,中芯国际完成了上海、深圳、北京、天津、武汉、成都的布局,恰似一个菱形。而如此的结构设计张汝京解释为,是为了更靠近市场。据他称,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有120多家优秀芯片设计公司,北京、天津一带有100多家,深圳、东莞也有80来家,武汉有着近30家,加上西安、成都和重庆的40家设计公司,靠近这些资源就能更靠近市场。

  “按照这个区域分布来布置能让中芯国际有更多的市场优势,要服务当地客户,就需要当地有较强的研发服务生产的设施。”张汝京进一步指出,也正因为中芯国际在国内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的特殊地位,在战略决策上不仅要符合企业当前利益,还要在一定程度上考虑更长远的发展和使命。“因此加速产业扩张和技术提升是必然的选择。另外,若仅仅从市场规则的角度来看,我们也要扩建。”他说。

  亏损压力

  “重点是我们在过去的7年多时间里,从2000年4月进来成立公司到8月开始打桩,到现在满7年的时间中,中国的半导体是发展最快、最健全的市场。”张汝京指出。

  统计资料显示,中国大陆2006年全年芯片需求量达623亿美元。事实上,在2005年中国就已经超过美国市场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市场。2007年,大陆市场销售额高达5410亿元。据IC Insights公司预测,至2010年,中国市场的芯片需求量将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其中仍有高达89%的产品需采用进口。

  从相关资料与现状分析不难看出,中国芯片制造具有相当强劲的成长空间,这空间显然也为中芯国际所乐道。野村控股分析师瑞克·舒近日也分析指出,中芯国际产能突出,已经成为跨国半导体巨头抢攻中国半导体市场、分散运营风险的首选代工服务商。

  “当年刚来祖国的时候,发现这里手机产量最大,但是没有一颗中国芯!” 张汝京动情地表示,现在终端市场大得不得了,每一颗芯片中国都能生产了。

  虽然脸上一直挂着一丝浅笑,但在自称非常辛苦的张汝京看来,在高速扩张与高成长平衡中,前期必须要舍弃一些东西,一定要作出一种选择,“要高成长可能就要舍弃高利润,因为你手上的钱就要赶快投资,增加产能。”他说。

  从新近公布的2007年财报看,或受业绩亏损及与台积电诉讼未了的利淡消息拖累,中芯国际上年度亏损仍达1950万美元,期内营业额虽升6%至15.5亿美元,且经营业务现金流入亦达6.7亿美元,但因折旧及摊销金额逾7亿美元,最终未能扭亏。而今年一季度的亏损也由去年第四季度的2120万美元增加到了1.191亿美元。

  对于年报,张汝京解释称,虽然总体来说情况不太理想,但总收入增加了5.6%。利润出现负值的主要原因是,去年全球动态存储器价格崩盘,价格较之前年缩水83%,因此财报呈现小亏。但比较2006年亏损的4410万美元,已是大有改观。

  “从现金流来看,我们去年现金流赚了7亿多美元,但折旧也有7亿多,由于折旧比现金流多了4000万美元,所以最后我们在账面上小亏2120万美元。若扣除折旧,实际上我们去年现金赚了7亿多美元。”张汝京解释说,高科技的东西折旧很快,5年到7年就折下去了,但投资里的90%又都是设备,“所以这是高科技领域的特点,在折旧结束之前是很难看到我们赚钱的。”

  在去年年底获得IBM45纳米生产工艺授权后,今年4月24日,中芯国际又携手美国晶晨半导体有限公司联合生产DPF芯片。张汝京说,中芯国际与一些国际巨头的合作不仅突破了技术瓶颈,也推进了公司的长期获利能力。他预计,到今年第四季度,中芯国际的产能将会达到20多万片。

  中芯国际对于IBM45纳米的技术许可协议的发展非常满意。目前有近10家顶尖的芯片设计公司与IDM客户表示了与中芯国际合作的意愿。这一协议,奠定了客户对于中芯未来技术发展蓝图的信心,也因而为中芯国际增加了在65纳米与90纳米的客户。除此之外,中芯国际也获得中国客户对于45纳米的合作兴趣,计划将于2009进入认证的阶段。

  业内有人士指出,半导体行业在前五六年内能赚钱的几乎没有,台机电是在第7年开始赚钱的,联电在第9年才开始赚的,而在折旧结束后,不赚钱的又几乎很少。

  资本市场的冲动

  在推进实业发展的同时,中芯国际在资本市场上的脚步也不落人后,公司成立没多久便在香港主板市场和纽约交易所上市。在全球资金流向中国的大趋势里,中芯国际成为崛起最快的半导体明星。

  或许正因为中芯国际的盈利前景,使得它从一开始就得到了强大的资金支持。公开资料显示,除了两地上市融资外,2005年,中芯国际获得中国银团6亿美元为期5年的贷款,为中芯国际在北京12英寸芯片生产线产能扩充提供资金支持;当年12月,上海公司又得到荷兰两家银行8500万欧元的长期贷款合约,用于中芯国际购置光刻设备;2006年5月,中芯国际天津公司与10家中外资银行组成的银团签订了为期5年、金额为3亿美元的贷款协议,以扩充天津8英寸芯片厂产能;6月,中芯国际上海公司又获得来自8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18家银行组成的银团6亿美元贷款。而中芯国际在上海的第一期贷款4.8亿美元也已于2006年全部还清。

  眼下,中芯国际正努力调整自己的业务结构,为尽量减少半导体行业受动态随机存储器(DRAM)市场的创伤,将于这个季度起全面退出DRAM市场,并主力生产逻辑(Logic)产品。

  而最近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消息更是把中芯国际再次推上了风口浪尖。据公告称,这次中芯国际将以出售股份或可换股工具的方式,可能会让投资者买入大量股权,也可能成为董事会成员。但中芯国际并未透露战略投资者的身份。

  其实这也是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关于它第四次战略引资的传闻。

  随后在去年4月,又传出三家私募基金计划投资约6亿美元,入股中芯20%至25%股权;7月份,亦有传闻指中国电子集团(CEC)欲通过现金收购中芯国际部分股权或采取“互相入股”的方式;9月份,又有消息称,中芯国际与上海华虹NEC展开初期合并谈判。但各类消息随后都没有下文。

  由于全球经济增长减缓,投资者对新股的需求也趋于疲软,私人资本运营公司纷纷在亚洲寻找机会,这其中最大的挑战就在于管理层对公司价值预期的调整,这也使得中芯国际与私人资本运营公司或战略合作伙伴达成交易的假设具备了重大意义。

  对于市场上关于战略投资者的各项猜想,张汝京本人笑称都有可能,“版本多的原因是很多好的投资方都有兴趣来进行接触,但是我们还在研究阶段,还没有做最终的决定。”不过据透露,政府方面希望中芯国际优先考虑国内好的战略伙伴。

  目前中芯国际的大股东为上海实业(集团),持股比例不到10%。若按中芯国际原先设想,将20%左右的股份转让外资,将意味着重新定位其企业归属。

  “其实我们也一直在考虑A股上市的问题。因为政府有个新的条例,财务顾问们告诉我外资企业在A股上市已经有先例了,现在的考虑是分开上市还是整体上市,财务顾问们有不同的意见。”张汝京表示,按照连续3年盈利的条件,上海这一块已经实现了。

 [1] [2] [下一页]

本文导航:
·中芯国际:国际化芯片巨头辛苦布局
·张汝京:半导体发展的关键是市场要大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