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密门”动摇富士康根基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8日 21:21  财富时报

  比亚迪代工业务增长34倍,富士康称能造千元电脑,战斗刚刚开始

  本报记者 李志军

  以专利官司始,以刑事案件终?全球手机产业链上两大代工企业富士康和比亚迪之间的纷争还看不到终点。

  目前双方虽然都不谈彼此,但关系已经势同水火,此前有传闻称比亚迪产的汽车不能进入富士康的工业园,谁知道双方人员在手机客户那里见到会怎样?

  富士康集团是全球3C(计算机、通讯、消费性电子)代工领域规模最大的国际集团,而与富士康相比,比亚迪的手机代工业务要小很多,但是增速惊人。

  民诉转刑诉

  4月10日,富士康集团旗下手机部门富士康国际(2038.HK)发布公告称,集团于3月11日向深圳市中级法院撤回了以前的民事诉讼,而改为刑事诉讼,深圳公安局宝安分局在3月12日接受了富士康的起诉,并于3月20日拘留比亚迪公司创始人之一夏佐全。比亚迪随即在4月11日发布公告承认夏佐全曾被拘留,但只是协助调查,由于缺乏证据,夏佐全已于3月24日获释。

  在4月11日于深圳举行的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上,《财富时报》记者巧遇位于风暴漩涡的夏佐全,他对于外界传闻的刑拘一事表示了否定,并认为这是竞争对手给投资者和客户上演的一场闹剧。

  不过由于比亚迪在进入手机代工领域后的高速增长确实让富士康感到不自在,富士康也认为很受委屈,如果商业机密外泄属实而又控制不了,眼睁睁地看着比亚迪抢走客户,那就明显是吃哑巴亏,问题在于,比亚迪究竟有没有窃取商业机密,这个机密对富士康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是否会动摇富士康在代工领域赖以称雄的根基?

  “如果真的像富士康所说的那样,我还能坐在这里听报告吗?”在风险投资论坛上,夏佐全笑着对《财富时报》记者说,不过他此时的身份已经不是比亚迪股份的副总裁,而是一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他表示,在3月20日,确实协助深圳市公安局进行过调查,但这并不代表他有犯罪嫌疑,而对于涉嫌向比亚迪透露商业机密获罪的两名前富士康集团员工,夏佐全表示,他们在被定罪前已经从比亚迪离职,不属于比亚迪的员工,但是比亚迪可能会对这两名员工予以关怀。

  纠纷推向高潮

  相比于富士康此前的诉讼,这次的诉讼无疑将双方的纠纷推向高潮,尽管富士康一人士认为两家恩怨有一年多,没有什么新鲜内容,但是业内人士还是能够感受到此次诉讼隐含的杀机:此次刑事拘留夏佐全,如果未来案件调查进展对富士康有利,弄不好比亚迪会有更高级别的董事遭受同样的待遇。这一点在富士康的公告中已经有暗示,富士康在3月13日表示,作为直接负责人的比亚迪董事及其他职员可能因比亚迪的任何单位刑事犯罪活动而受到惩处。据富士康集团一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富士康之所以将民事诉讼改为刑事诉讼,一是因为民事诉讼的审结过程太慢,二是因为富士康在调查之中已经找到了确实的证据,证明比亚迪方面少数人士涉嫌刑事犯罪。

  2006年6月27日,富士康旗下的深圳富泰宏精密工业有限公司、鸿富锦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起诉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称两公司数名手机外观设计高级员工被比亚迪挖走并在担任比亚迪手机设计部门负责人后,窃取原公司文件,认为比亚迪侵犯其商业机密,并索赔500万元。而富士康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实际上在两名员工去比亚迪之前,他们已经与比亚迪有多次电子邮件往来,不过这都是事后富士康才发现的。

  2007年7月,富士康在香港高院对比亚迪进行侵犯商业秘密诉讼,并索赔650万元,同年10月,由于比亚迪欲分拆其手机相关业务上市,被告主体变更,富士康撤回在香港的起诉,增加比亚迪电子为被告后以相同案由重新起诉。因为根据深圳中级法院委派的一个专家鉴定机构分析,在查获的两个电脑硬盘中,发现比亚迪使用的文件中,有55%的文件与富士康的非公知文件相同或相似。不过比亚迪方面否认了富士康的有关指控,在比亚迪2月28日的一份公告中,比亚迪表示送检电脑硬盘的文件数量比2006年深圳中院预备庭查扣的电脑硬盘文件多出17份,有被篡改的可能,而且比亚迪总裁王传福曾表示,比亚迪的技术60%来自于公众文献,其使用的大量是非专利技术。

  官司在一年半后还未能结束,而业内又有富士康起诉比亚迪是为了阻挠其分拆上市的负面传闻,富士康显然不甘于陷在民事诉讼中,转而通过将官司上升为刑事诉讼途径来解决。首先富士康拿比亚迪副总裁和跳槽到比亚迪的两名前富士康员工开刀,在夏佐全被深圳市公安局要求协助调查的同时,两名富士康员工分别被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及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以侵犯富士康科技集团商业秘密罪指控,并于2008年3月31日分别被深圳当地法院判处一年零四个月和四年有期徒刑。

  对于富士康此举,比亚迪的反应相当迅速,在富士康宣布夏佐全被抓的第二天即公告夏的真实情况,而在3月11日富士康转而进行刑事指控的时候,比亚迪又在3月20日的董事会上批准了夏佐全辞任副总裁的要求,而据比亚迪的公告,实际上夏在2006年12月的时候即已提出该要求。不过对于比亚迪的应对,富士康知情人士表示,富士康现在已经有很明确的证据显示比亚迪的高层知晓此次侵犯商业机密事件,但是参与的程度有多深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1] [2] [下一页]

本文导航:
·“泄密门”动摇富士康根基
·“泄密门”动摇富士康根基(2)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