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环球企业家:SAP陷入戴尔式围城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28日 11:10  环球企业家

  背负着巨大的业绩增长压力,又遭遇公司总部发起的战略转移。又一家IT巨头在华陷入了戴尔式的围城

  SAP中国区的不少员工仍对“新”老板李文俐在上海办公室的第一次公开亮相记忆犹新。

  那是2006年5月,跟大家分析自己的任务,表示“要让SAP充满活力和激情”之后,李文俐话锋一转,与员工闲谈起清朝历史,问下属是否知道和珅是怎么死的。对这个200多年前的前清官吏,台下的计算机管理软件专家们所知甚少。李文俐解释说:和珅不是死于贪污,而是死于只听老皇帝(乾隆)的话,不服从新皇帝(嘉庆)。除去赞叹这位新加坡上司谙熟中国历史外,当时恐怕只有极少数人在其中听出了一丝人事斗争的“不祥之兆”。

  这时的李文俐,刚刚从当值10年的前任手中接任大中华区总裁一职。

  也许中国区没有人比李文俐更了解SAP是怎样一家公司。此时,他在这家公司供职已达17年,甚至比他的前任、德国人西曼(Klaus Zimmermann)更长,那位德国人主持SAP中国区已10年。更何况,随着SAP在全球面临的增长压力日胜以往,此时正是李文俐以新主事人身份建立新规则、开创局面的好时候。

  为了满足增长的需要,李文俐准备推动的一场变革。他甚至因此被员工私下评为SAP中国历史上“最激进的CEO”。

  然而,变革开始了仅仅8个月后,李文俐的SAP生涯突然宣告结束。

  在2007年5月之前,SAP中国区10年没换过帅。与那些如走马灯般频繁更替管理层的竞争对手相比,SAP人常为公司气氛平静而暗自庆幸。但现在,仿佛一切都改变了。这情况多少让SAP人始料未及:“看看总是处于混乱状态的甲骨文中国职员吧。”

  时至今日,SAP大中华区总裁兼CEO的位置已经空缺了2个月——北亚区总裁纪秉盟(Mark Gibbs)一直在暂管大中华区。“我们仍在寻找CEO的最佳人选。”纪秉盟对《环球企业家》证实说,“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做业务。”据说,SAP亚太2008年的任务已经出炉,要比去年的业绩翻一番。

  这场景激发出一些SAP人的黑色幽默感:“这里(SAP中国)越来越像甲骨文了。”

  在那8个月里做了什么?作为一名SAP老兵,李文俐究竟是不适应今日这种对速度和增长的追求,还是过于激进而反令自己覆没?我们提出问题,获得了“罗生门”般的答案。关于李文俐在中国的业绩:2007年二季度SAP中国的软件许可收入增长高达84%,二季度的创记录业绩基本由西曼原班人马所创造;SAP在2007年加大力度拓展中小企业市场,SAP在这个市场并未完成当年任务;SAP在大型企业市场节节胜利,SAP在该领域并无重大突破。至于李文俐本人,更像是若干角色的混合体:他是个有激情和魄力的管理者,他行事乖张,有典型的港台情结;他大刀阔斧整顿SAP,他开除人毫无道理。

  当然,人们所关心的问题远非李文俐是否够格管理大中华区,更大的疑问是,谁能接手领导SAP这个庞然大物实现迫切需要的增长和改变。尽管在全球有超过4.3万家客户,市值高达600亿美金,但它单一的管理软件业务使之频频拉响“被收购”的警报,近年来股票价格一直不理想。2007年初,华尔街甚至一度传闻竞争对手甲骨文计划以每股38.5欧元的价格收购SAP的8%股权,SAP股票随之猛跌。

  股票市场的置疑主要集中在SAP能否维持高速增长上:大型企业市场——管理软件公司最主要的客户——的增长已经明显放缓。甲骨文的拉利·埃里森(Larry Ellison)公开声称,由于SAP一贯的缓慢、谨慎,等于放弃了自身增长,甲骨文已超过SAP十倍以上。这当然是无稽之谈,在企业级应用软件领域,甲骨文的市场占有率还只有SAP的一半。但从2003到2006年,甲骨文股票每股赢利增长49%,这要归功于拉利·埃里森的激进的收购与市场战略。在面临甲骨文进攻、大型企业市场趋于饱和和股票市场的压力下,步入中年的SAP需要迅速建起新的引擎——中小企业市场。SAP监事会甚至投票决定,将现任SAP全球CEO孔翰宁的任期延长至2009年5月,好给他充裕的时间来领导SAP向中小企业市场的转型。

  蝴蝶效应就此发生,SAP向中小企业市场转型的意图,导致了公司后来一连串重大变化:孔翰宁留任使得他的接班人、37岁的夏嘉曦(Shai Agassi)辞职——漫长的等待终于让他失去了耐心。SAP的二号人物离职随后又带来了SAP组织架构的大调整。在此之前,因为孔翰宁开始重视中小企业市场,2006年底, 全球中小企业事务被提升为SAP的一个独立事业部,原SAP亚太区总裁雷汉朋(Hans-Peter Klaey)被任命为总裁,原澳大利亚区总裁梅若霆(Geraldine McBride)则接手SAP亚太区事务。

  事后,一个员工对《环球企业家》感叹说:“当时,谁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变动(梅接替雷)会对中国产生如此大的影响。”2007年5月,在中国坐镇10年的德国人西曼淡出中国业务,调任北亚区董事长,将大中华区交给原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总裁李文俐。6个月后,西曼离开SAP,北亚区事务交给原甲骨文亚太区高管纪秉盟(Mark Gibbs)。2个月后,李文俐闪电离职。

 [1] [2] [3] [下一页]

本文导航:
·环球企业家:SAP陷入戴尔式围城
·环球企业家:SAP陷入戴尔式围城(2)
·环球企业家:SAP陷入戴尔式围城(3)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