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维彭小峰:公司价值关键在基本面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19日 03:08  第一财经日报

  专访江西赛维创办人彭小峰

  王佑

  32岁的彭小峰,在2007年进入内地众多富豪榜的前十名。他创立的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NYSE,下称“赛维”)今年6月1日登陆纽交所,令其个人市值也一路飙升到了400多亿元人民币。

  “我们的客户都是行业内的一些太阳能电池公司,我以前并不想做太多宣传。”彭小峰说。

  而发生在今年9月的赛维中层干部举报“库存有假”事件,使公司股价从最高的70多美元一路跌到30美元,缩水一多半。“彭小峰”这个名字也不断出现在全球主流财经报纸的醒目位置。

  不过,前天公布的库存调查结果,又使赛维股价恢复到原来水平。按照12月17日收盘价68.18美元计算,彭小峰的个人账面市值又达到了51亿美元。“经过这样一个事件,我更加觉得,决定一个公司的价值关键还在于基本面。”

  昨天中午,无暇顾及中饭的彭小峰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专访。彭语调不高,甚至有些羞涩,但思路异常敏捷。

  “库存门”事件终结

  10月3日,因为公司前职员的数封电子邮件,赛维股价大跌24.39%,收于51.65美元。

  邮件来自赛维的一位前财务人员,他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及美国多家投行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称,赛维公司财务报出的库存与公司实际库存有差异。赛维随后否认,表示公司内部已核对了实际库存,并无差异,且已委托审计公司展开独立调查。

  由于投资者担心公司库存有异,公司股价在11月29日下探到了30美元附近。美国时间12月17日,赛维宣布:其审计委已完成对日前公司前任员工查理司徒对公司虚报硅料库存所提出的控告所做的调查。调查表明,此日公司提供的有关公司现有硅料库存的资料并无错误,而查理司徒的对库存差异的论断有误,因其并未将公司所有储存硅料的仓库计算在内。

  彭小峰说:“其实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如何使用人才,是所有公司的共同课题。我们公司正在高速成长,人才问题或许会更尖锐一些。一个公司确实会有一些流失率,有些人适应不了公司发展,但我们流失率还是比较低的。我相信绝大多数员工都很好,而且我们的管理层也一直都很稳定。”

  打算自己出去闯一闯

  彭小峰说自己是地地道道的江西农村人。学龄前,还在吉安坊下村的父母为了送他去读书,举家搬到了当时的周浦镇上读书。父母一边做贸易,一边供他上学。

  初中毕业那年,15岁的彭小峰获得了当地中考第一名,县里有一些各地中专的指标任其挑选。“那个年代,农村总觉得中专要比高中吃香,只要是读完中专,学生一毕业就会有工作。我一心想读外语,于是就填报了江西外贸学校。去读书的时候,父母都很惊讶,他们原先希望我进入城建或者工商类的学院,毕竟这些学院出来之后都是拿着铁饭碗。”

  彭小峰说,自己从小就是一个有主意的人,而且打定了主意就会立刻去做。

  进入中专后,彭小峰并没有把所有时间放在平时的课程上。“能应付得过去就行。”但是他利用课余时间把高中和大学物理全部自学了一遍。除此以外,他对英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与一些外教经常交流,我自己还在学校里开设了一个外语口语培训班,召集外教和英文较好的老师来任课。每个学生收了40块钱的样子,应该说,我的第一笔收入就是从这个班中挣来的几百元钱。”

  毕业之后,彭小峰被分配到了江西吉安地区外贸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做劳保手套贸易的公司,当时的主要业务就是把猪皮等制成的皮革劳保手套销往欧洲等地。

  尽管在外贸学校和外贸公司时,彭小峰一直很内向,但是做起生意来他仍然愿意与外界进行沟通。“我并不是那种喜欢喝酒聊天的人,但我努力工作,平时跟他们打打电话,发发电子邮件什么,老外也喜欢我这样的。”

  1995年,已经被公司提拔为外贸科长的彭小峰打算自己出去闯一闯。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出国留学。他希望自己能够攒一笔足够的钱去美国读物理。

  如果要自己独立门户,就要离开江西。外贸订单需要有一个后台工厂支撑,他想,这个工厂就要设立在离机场和港口较近的地区。他最初的考虑是上海。但那个时期,在上海租一间房对他而言太贵。“上海需要上千块钱,而苏州只要700到800元人民币,所以我决定在苏州落脚。”

  为了便于结汇,彭小峰首先在香港注册了一家企业,而后由香港公司转投到江苏公司。他从国外接订单,而后委托内地工厂定制生产并赚取差价。“第一个100万元拿到手的时候,我确实兴奋了好一阵子,毕竟自己是一个百万富翁了。”

  之后,彭小峰在当地成立了手套厂、制鞋厂以及口罩生产基地等劳保工厂。

  2003年SARS期间,彭小峰工厂的口罩销量异常火爆,但他发现,还是有很多医生会感染并身亡。“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当时就突然想到,其实是病毒进入了眼睛里,我又立刻成立了眼镜厂,这种防护眼镜有很多种,比如防雾、防穿刺等。”

  做了几年以后,苏州工业基地的规模也越来越大,从3亿元到5亿元以及10亿元。彭小峰开始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学习财务,并于2000年考取了北大EMBA。

  “或许太阳能是一个机会”

  有一件事情是彭小峰至今也难以忘怀的,正是这件事触发了他对太阳能产业的激情。

  2003年,彭小峰去欧洲客户家做客。闲聊时,这位欧洲朋友告诉他,家里马上要安装太阳能光伏装置且德国在推行太阳能的新条例,彭小峰突然很有兴趣。

  彭小峰开始对风能、生物质能、太阳能都作了一番调查。“我认为或许太阳能是一个机会。”

  最初,彭小峰想自己建立太阳能电池和组件生产线,但他没有这样做。

  由于长期从事外贸工作,擅长与客户打交道,但是彭小峰发现太阳能电池的上游产业——硅片业务几乎没有什么投资者,而且多数企业都集中在制造半导体的单晶硅片生产,为太阳能提供多晶硅片的都在美国和日本,这个市场份额一直在增长。“国内也有做几兆瓦的企业,不过我算了一下,如果要把成本降下来,我必须要做到50到70兆瓦。”

  50兆瓦的生产线,投资就要5亿元。彭小峰只有3个亿的资金,怎么解决剩下的2个亿呢?

  由于彭小峰在江西新余有一个上游供应商,双龙集团为其劳保用品供应PU产品,彭小峰在对方劝说下就到了新余设立工厂。当自己偶然跟当地几位政府官员谈起太阳能业务的构想时,当地政府动心了。

  当时的新余市委书记和市长到苏州去找彭小峰,希望他能够把基地建在新余。“我就说了三个条件:一是资金,二是人才,三是电力供应。”彭小峰认为,硅片公司不仅需要不断电保证,新余如果能够在这方面满足自己,那么这个工厂建在新余是最好的选择。而新余给出的一个条件——4毛/度的电价也让彭小峰喜出望外。

  时任新余市市长、现任新余市委书记的汪德和告诉记者,他们用了2个月的时间,通过信托公司获得了1.2亿元的信托产品支持,同时省财政支持了3000万以及城市经营节余的5000万资金,配套给了赛维。

  “也有反对的声音,有些人认为我做好自己的市长就行了,何必冒这个风险,有些人则并不同意。但是我说通了他们。”

  筹备硅片制造基地

  从2006年的200兆瓦,到今年年底规划实现的400兆瓦,硅片制造为赛维带来了稳定的现金流。而未来,1.5万吨的硅料制造,将帮助赛维进一步腾飞。

  硅料(又称“多晶硅制造”)是硅片的上游产品,多数技术掌握在几个大型的国外企业手中。而赛维将在明年年底和后年分别实现7000吨和1.5万吨的产能,并全部提供给自己的硅片公司。

  在公司同事看来,彭小峰是一个生意上的“天才”。一般而言,由于太阳能需求和设备的紧缺,一套硅料生产周期需要24个月组建完毕,相比18个月的硅片生产周期要长。此前,一家国外企业由于种种原因无法生产,所以索性把上述产能的生产设备卖给了彭小峰。而为了获得长期和持续的硅片供应,这家外国公司又与赛维签订了十年的协议,并预付了定金。

  在汪德和的眼里,彭小峰是一个聪明而且实在的人。2003年左右,彭小峰刚开始研究太阳能市场,就签署了大量的国际硅原料和设备的合同,筹备硅片制造基地。“大家在上市材料中光看到了我们的设备,其实我当时材料都订好了,而且是长期的,很便宜的订单。”上市之后,彭小峰又开始研究起硅料的设备和制造工艺。

  赛维工厂里,公司从国外聘请的资深技术骨干,二十多年来最熟悉的产业是硅料制造而不是硅片。“我们的硅片产品大约有70%的成本是来自硅料,所以解决了硅料我们将会有更大的发展。”2009年年底,公司的硅片产能将达到1.6G瓦。

  彭小峰说,自己与施正荣并不太一样。“无锡尚德2005年年底上市的时候,即将投产的赛维,已经是他们的最大供应商之一,2006年我们就要投产了。我们与无锡尚德并不同,当初施总是拿着几十万美元去投资的,而我则是带着3亿多资金和一个团队去组建赛维的。”

  与常人思路不同也是彭小峰的一个特点。他说,如果公司走国产化道路做硅片,晚十年都做不成。“硅料也是这个道理,20年前中国有30多家硅料厂,产量停留在几百吨级别,但是国外已经千吨级了。国外千吨级的硅料厂每公斤卖30美元,我们国内的成本要60美元/公斤,我们怎么跟国外竞争呢?现在,国外已经是3万吨级的硅料基地,国内又是千吨级的大量硅料公司,这不是在重复历史吗?”

  彭小峰说,宁愿多花一些钱在硅料的海外技术上,但是要跟国外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争,这样才能赢得比赛。“所以我们要建就建一个规模级和效率高的硅料基地。利用中国的制造成本跟国外赛跑。我们的优势在于,电耗比国外低,有着丰富的金属硅原料基地,同时有大量的研发投入,长期来看我们的综合成本肯定低于国外。”

  汪德和与纽交所一位高管谈起彭小峰时,对方说,很少见到一家公司,几乎一半的员工甚至车间工人都拿着这家公司的股票。汪德和就这个问题也问过彭小峰,彭小峰的答案是:“我希望自己所有的员工可以在新余买得起一套房子。”

  尽管政府没有入股赛维,但是汪德和并不后悔。“他们连本金和利息都还给了我们,而且我们也从引进这家企业中获益匪浅。比如我们现在就要成立一些投资公司入股即将上市的公司,同时赛维给我们解决了大量的就业岗位。”

  彭小峰

  ●1975年出生

  ●1993年毕业于江西省外贸学校,主修国际贸易

  ●1997年3月建立了苏州柳新集团,直至2006年2月一直担任集团首席执行官

  ●2003年接触太阳能行业;2004年辗转世界各地考察

  ●2005年7月,创立了江西赛维;2006年4月投产

  ●2007年6月,赛维LDK在美国纽约证交所上市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