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P甲骨文软件双雄收购比拼一触即发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27日 15:17  IT时代周刊

  《IT时代周刊》丁菲菲(发自北京)

  SAP和甲骨文在收购行为上接二连三地出手,昭示着第二波,但更为凶猛的企业级软件公司大抢购正在展开。

  德国软件巨头SAP在10月7日表示,将以48亿欧元(约合68亿美元)现金收购法国商业智能软件开发商Business Objects(以下简称BO)。这是SAP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并购行为,而68亿美元的收购金额让很多业内人士惊叹。SAP称收购BO的主要动机是欲借此开拓新业务,因此将以每股42欧元收购BO,比BO在10月5日收盘价溢价20%。此后不久,其竞争对手甲骨文也出手阔绰,在10月16日宣布意欲用67亿美元并购BEA公司。BEA CEO庄思浩领导的这家以中间件为主业的公司仅用20年时间就跻身全球软件10强企业,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在业界被誉为“微软第二”。

  事实上,在最近数年中,甲骨文CEO拉里·埃利森已投入200多亿美元收购资金扩大实力,尤其是最近2年来,他先后接纳了仁科和Siebel,扩充按需定制服务业务,今年3月,他们再以33亿美元收购了另一家同类软件

开发商海波龙。而BO主营的商业智能软件也能提供网络按需定制软件,这让SAP在业务上再度和甲骨文形成直接对垒。

  收购BO之后,SAP立刻表示,将于明年推出范围更广的按需定制服务。分析人士称,BO交易将有助于提高SAP市场竞争力,以与甲骨文进一步争抢市场。

  SAP效仿甲骨文

  根据协议,2008年第一季度完成交易后,BO将成为SAP旗下一个独立的部门,其首席执行官约翰·施瓦茨也将留任原职。BO董事会稍后也在公司网站上发表声明,建议股东大会批准这一决议,并对通过反垄断审查充满信心。

  这项交易也说明了SAP公司放弃了它一贯坚持的不收购的长期战略。华尔街分析人士认为,计划的突变也可能说明了他们对于甲骨文公司通过收购快速发展的战略产生了兴趣。SAP公司首席执行官孔翰宁否认了这种说法,他强调公司宣布收购BO公司并非是效仿或者回应甲骨文公司收购战略之举。

  然而,更多业内分析师们却不这么想。瑞银分析师Jason Maynard在研究报告中写道:“SAP公司的行为证实了甲骨文公司的战略更有效一些。”

  正如甲骨文公司高管们所了解的那样,收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这也可能是让他们高兴的事。Maynard说:“我们预计在SAP公司忙着处理收购BO时,甲骨文公司肯定会受益。”因为SAP公司没有进行过大笔收购,它可能不会像收购老手甲骨文公司那样把新公司顺利而又迅速地整合到自己的公司之中。

  Forrester公司分析师Paul Hamerman也在博客中写到:“即将开始的收购对于SAP公司来说肯定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困难不仅仅体现在企业文化上,而且还跟两家公司的产品和合作伙伴有关。 双方公司的产品重复的地方很多。”

  投资者们对此比较担心,这一点在之后的股市交易中得到了体现,SAP公司股票在10月8日下跌了5%,报收于每股56.36美元。相反,竞争对手的股票当天上涨了1.5%,报收于每股22.51美元。BO公司股票上涨了15%,报收于每股57.83美元,这一价位也是该公司股票在5年以来的新高。

  甲骨文喜忧参半

  但是甲骨文公司的高管们也不是傻子,他们深知SAP如果和BO合并成功将会让前者变得多么强大。他们自己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2003年到2006年之间,甲骨文公司股票基本保持稳定,由于大量的收购,其每股收益增长了49%。拉里·埃利森在2006年预计甲骨文公司在2010年之前的利润将以每年20%的幅度保持稳定增长。到目前为止,情况还不错:甲骨文公司上个月宣布其第一季度的利润同比增长了25.4%。公司股票的表现也比较理想,一年的涨幅达到了29%。

  相关数据显示,BO公司拥有4.5万家企业用户,2006财年的年收入为12.5亿美元,年增长率达到16%。被收购后,它将给SAP公司带来2.7万家新用户,剩下的用户已经在使用SAP公司的产品。

  如果SAP公司成功收购BO公司,那么后者与甲骨文公司之间现有的合作势必终结。Forrester公司分析师Boris Evelson在博客中写到:“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关系至少会变得更紧张一些,而且很可能会终止。”

  对此,埃利森可能会担心失去一部分业务甚至客户。当甲骨文公司在3月份收购海波龙的时候,就指出SAP公司有数千家客户已经开始使用这家公司的产品来分析财务数据。甲骨文公司预计交易完成之后那些客户可能会使用自己的产品。

  SAP公司肯定已经明白自己必须作出反击,即便是以高出市场价20%的价格来收购BO公司也在所不惜。(如果SAP公司在甲骨文公司的最后一次收购之前就收购BO,那么收购价格会便宜很多,当时BO公司的股票价格只有每股35美元。)

  现在BO公司的软件与财经行业结合紧密,Forrester公司的Evelson说:“SAP公司的客户没理由到其他公司去寻找商业智能解决方案。”

  最后,SAP公司的眼光也许放在更长远的目标上,即为公司管理层物色新鲜的血液。自从SAP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接班人、软件产品主管Shai Agassi在3月份辞职之后,公司就陷入了被动。 公司在3月份任命Leo Apotheker为代理首席执行官,他之前是地区总裁;当时公司仍未确认是否会考虑让他来接任正式的首席执行官职务。这次收购BO公司之后,后者的首席执行官约翰·施瓦茨和大批高管也将加入SAP公司。

  SAP公司和BO公司还有大量计划要完成和大量决策待定。甲骨文公司肯定会在边上看笑话,但是如果收购交易迅速而顺利地完成,两家公司合并成一家更强大的竞争对手的话,那么甲骨文公司也笑不出来了。

  加紧收购BEA

  甲骨文方面也没有闲着,最近他们试图以67亿美元收购BEA,尽管该报价因为过低而遭到了对方的拒绝,但去年开始,拉里·埃利森就放言要收购BEA,而且从价格无所谓的坚定决心来看,此次甲骨文是势在必得。因为他相信,客户希望与之打交道的软件供应商越少越好。

  10月16日,甲骨文欲以每股17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BEA系统——总价约为66.6亿美元,这也是它为扩充产品线而进行的一次新尝试。但是,庄思浩以价格过低而拒绝了甲骨文的出价。BEA副总裁威廉姆在公开的致甲骨文的一封信函中说,我们的董事会认为,对于甲骨文、其它公司,特别是我们的股东而言,BEA的价值远高于你们的出价。

  如果甲骨文的希望得以实现,这一计划中的并购交易将为BEA解决增长面临的难题。在甲骨文公布收购计划后,Technology Business Research分析师威廉姆斯表示,他们收购BEA的计划为对方面临的未来增长的问题提供了一个合乎逻辑的解决方案。甲骨文可以将BEA技术直接集成在自己产品的内核中,同时给自己减少一家竞争对手,并每年增加14亿美元的销售收入。

  然而,随着该计划的曝光,BEA股价上涨到了甲骨文出价之上,这表明华尔街认为它能够卖出更好的价钱。考虑到BEA已经部署了所谓的“毒丸”计划,加大了被恶意收购的难度,它在与任何可能买主的谈判中将占有更有利的形势。

  BEA一直面临着IBM、甲骨文和多个开放源代码软件项目的压力,被认为是甲骨文等厂商的收购目标。

  美国投资公司Jefferies的分析师凯瑟琳·埃波特表示,BEA至多价值每股18美元。如果被甲骨文收购,BEA的运营利润率有望提高一倍。她说:“如果甲骨文收购成功,可能会解雇BEA除工程师之外的所有员工。”

  凯瑟琳预计,BEA当前的运营利润率约为22%~23%。

  威胁收回请求

  面对拒绝,甲骨文决定快刀斩乱麻,公司日前表示,自己无意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收购大战,因此要求BEA系统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决定是否接受其收购报价。

  甲骨文总裁查尔斯·菲利普(Charles Phillips)在发给BEA的信中称,该公司提交的收购请求将于美国东部时间10月28日20:00(北京时间10月29日8:00)失效。BEA随后在声明中称自己不会反对能够准确反映其价值的交易,但甲骨文提交的收购报价过低。BEA主管业务规划和开发的副总裁比尔·克莱恩(Bill Klein)表示:“尽管甲骨文威胁撤回收购请求,但我们还是不能接受如此低估BEA价值的报价。”

  BEA董事会此前不仅拒绝了甲骨文的收购请求,并拒绝同甲骨文高管举行会谈。BEA表示,受期权倒签相关调查的影响,自2006年7月以来,该公司只公布了有限的财务数据,这是潜在收购者低估其价值的主要原因。菲利普在一封回应信中称,BEA应当由股东投票决定是否接受甲骨文收购报价。到目前为止,BEA并没有收到更高的收购报价。

  随着甲骨文威胁撤回收购请求,庄思浩无疑将面临更大压力。消息人士称,过去三年里,甲骨文高管曾多次与庄思浩接洽,庄思浩一直拒绝出售,坚称BEA应当独立发展。今年8月,美国亿万富翁、激进投资者卡尔·伊坎(Carl Icahn)大量收购BEA股份,从而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伊坎认为,随着软件行业日趋成熟,小公司要同甲骨文和IBM等行业巨头对抗将更加困难,因此BEA应当出售。

  菲利普表示,甲骨文的收购报价已经比BEA过去52周平均股价高出近32%。自甲骨文提交收购报价以来,BEA股价一直保持在17美元以上,这意味着BEA股东认为,甲骨文可能提高收购报价,或者其它公司将提交更高的收购报价。

  并购大战打响

  时至今日,随着整合在软件行业日益明显的趋势,拉里·埃利森更是坚定了收购BEA的决心。在商用软件市场,甲骨文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是SAP,这几年双方在商用软件市场的竞争可谓是激烈万分。甲骨文是数据库软件市场的老大,但在传统的管理软件市场(例如ERP等领域)却是SAP一直独大。

  由于二者市场定位的不同,SAP的客户中有85%同时在使用甲骨文的数据库,也正是这样微妙的关系,甲骨文在两年前,利用自己推出的Fusion中间件架构和产品,启动了“脱离SAP”(OFF SAP)的计划。

  以前SAP R/3客户若要升级到mySAP ERP或mySAP商务套件,就得面临再次购买软件许可证,以及再次实施应用软件的窘境。甲骨文则提供给SAP用户另一个选择:换用甲骨文

电子商务套件。该计划的实施,使得当时的甲骨文抢夺了不少SAP的客户,给对方以不小的打击。

  也许就是从那时起,甲骨文看到了独立中间件对数据库软件和ERP的重要性,同时意识到中间件将是未来软件的发展趋势。此外,他们还借助强行收购仁科缩小了与SAP在管理软件市场的差距。

  与此同时,IDC报告显示,在2006年上半年一度下滑2.2%的商业智能(BI)软件市场,在下半年终于止跌回升,成长3.5%,未来5年并将持续看好。鉴于商业智能软件市场的回暖和未来的增长,今年1月,甲骨文出资33亿美元收购海波龙(Hyperion Solutions),开始涉足商务智能软件市场。这对SAP又是一个打击,因为海波龙公司有一半的客户同时是SAP的用户。

  可能是鉴于甲骨文的强大压力,10月,SAP宣布以6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BO,也开始加强其商业智能软件市场的力量来对抗甲骨文的进攻。此番甲骨文要并购BEA对于未来双方竞争的格局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截至本刊发稿时,BEA公司开出收购条件,甲骨文公司必须提高收购价至82亿美元,即每股收购价达到21美元才有可能成交。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