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中国企业应从战略上做好知识产权纠纷准备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23日 19:06  新浪科技

中国企业应从战略上做好知识产权纠纷准备
图为纳思达臧晓钢、律师张旭廷与主持人(新浪科技 卞志国摄)

  主持人:中间的过程,最终的结果也是判纳思达是胜诉的,就像在日本的判决一样,爱普生中途有没有提出过和解?

  臧晓钢:我纠正一下,前面讲到并不是ITC看到我们胜诉,只是我们的不侵权产品,还有其它在我们打的中间,打的拖出来的一些产品,比如宽幅的大墨盒,还有无海绵、无芯片的墨盒,还有我们的不侵权产品,这部分是排除的。

  主持人:他们的产品没有被纳入排除令里边。

  臧晓钢:中间拖出来那么几个产品提出来。但是这种判决大部分主流的产品还是在里边,我们认为这种裁决是不公的,所以我们要继续提出上诉。刚才讲到ITC这次判决的结果是这样的。我们之所以上诉是因为我们对我们自己的产品含有很充分的信心,我们坚信我们在联邦巡回法院最终能够打出最终的胜利,我们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主持人:网上看到很多网友也在线上,给我们提出了很多问题。一个网友问张律师,现在中国很多企业也正在走出去,他们手上也握有很多知识产权,但是出去的时候还会遇到很多知识产权的纠纷案例,还会遭遇到国际巨头知识产权的围截。张律师,您觉得像纳思达这样的有专利的公司怎样应对这些纠纷?

  张旭廷:有些公司已经获得知识产权,比如在某一个产品下拥有自己的专利,首先你要看你的专利是在哪儿生效、哪儿申请?如果只是一个中国的专利,这个专利从法律来讲只是受到中国范围的保护。你这个专利上所依附的技术,在境外会不会得到保护,要取决于境外的法律是不是能够得到认可。所以,要做的第一件事,对于中国企业的国际化道路第一步、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可能就是遇到知识产权的问题。因为对于跨国的大企业来讲,已经把知识产权的这种诉讼,已经是作为整个国际市场战略非常重要、非常基础的一部分,它们可以说是在中国这个本土以价格的方式打你打不过的时候,它对你出国的企业,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制裁。因为他们手中握有的专利可能更多,他们对运用专利战略、运用专利诉讼的办法可能更加娴熟。所以,对于我们中国企业来讲,必须要充分对这个东西有一个心里上的准备,还有一个时间上的准备。时间上的准备无非是出国之前,我们有一个所谓的防御性的战略。第一能够给的建议是目标产品在目标市场上的专利侵权性分析。如果我知道我这个产品在目标市场的竞争对手可能有同样的技术,我首先要根据目标国家的专利法,对你的竞争对手相同或者是相似产品的专利技术做一下分析,看你的产品是不是会落入它的专利权利保护的范围之内。如果是,就要做相应的应对,或者你要做一些比较规避性的设计,这是最主要的。但是在做这个事情的同时,很多公司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老是用自己的工程师来做这种判断,因为现在资讯比较发达,各个企业的工程师第一专利是他写的。第二,他可以在网上收取一些资料做分析,但是这只是技术分析。技术分析绝不能代替法律的分析,尤其是中国的一个工程师利用你可能对中国专利法和你自己知道的技术数据进行分析的结论,在国外目标市场可能是不适用的。我自己所经历类似的情况就是工程师一分析,工程师说我们这个产品没有问题,工程师判断的结果可能是两种,一种是没事,这可能误导企业。你说没事,要出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事。说有事也可能误导这个企业,主要是你不分析你的产品在目标市场的国家到底有没有侵权。

  所以,在企业把自己的产品推向某一个目标市场的时候,一定要请在那个目标市场的专业法律人才对你这个产品,比照当地的专利法或者是当地你竞争对手的专利技术来进行分析,这样才能帮助你企业做一个正确的分析。这个正确的分析至少对这个公司在这个特定国家的产品战略、市场战略是决定性的。如果不做分析,或者是分析错了,你出去面对的就可能是一场诉讼。一场诉讼对于比较有实力的企业来讲可能是影响不大,但是对于实力不大的企业来讲可能是非常重的负担。再加上我们的经验不足,看看比较大型的跨国公司在打知识产权诉讼的时候,他们基本上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手段,比如法律上的准备、专家队伍的准备,财力上的准备不用讲了,公关宣传上的准备、客户关系上的准备、政府关系的准备,他是非常有经验的,组织得非常好。包括在诉讼的地点、诉讼时机的选择上,提前都做了很多准备才开始。往往有一个特点,大公司之间的战役经常有点像偷袭似的,我记忆当年思科诉华为就是大年除夕的前几天。

  我们如果不具备这方面的经验和能力,没有充分的准备,可能会对我们刚刚迈开跨向国际市场第一步的企业来讲,可能就会有非常大的挫折。我的建议是真的要请专业队伍来做评估。

  主持人:请专业的律师团队来评估到底有没有侵权。

  张旭廷:对。

  主持人:臧总,通过这次案子你们也获得了很大利益,当然也付出了很大代价,总体上讲您说还是非常划算的。您也注意到了国内其它公司的一些做法,能不能总结一下,告诫国内的公司再遇到这种情况要注意到什么?

  臧晓钢:华为也是这样,在春节之前受到诉讼。中国的耗材行业也是这样,其实选择的时间点就是这样,我们是在2006年2月17号,春节刚刚过,我们都在休假,没有想到突然收到,而且ITC的337调查有一个特点,速度非常快,通常在一年左右。像我们这个案子已经拖了很久,通常是一年到18个月,我们这个案子打了20个月,一直在延后,一直在延后。

  从这里可以看出它的时间点,对方起诉人、原告人,像日本爱普生公司准备了好几年,可能2、3年前就开始准备了,但是轮到我们来应诉的时候,真正准备文件只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大量的文件准备,需要巨大的工作量。很多企业,尤其是管理不严谨的企业,文件都找不到,还谈什么应诉?所以,有一个启示,我们的企业在做国际贸易的时候,务必在开始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基本功扎牢,多检索一些专利。每开发一个新产品,都把这些过程记录下来,把文件做好,把管理做好。一旦有这种纠纷,速度非常快,马上拿出来就可以应对,不需要准备,更不需要做假,拿出来就是实实在在,而且你想准备是来不及的,所有的文件都要呈送给法庭。中国的企业平时没有准备,没有这些文件拿什么?

  所以,要想做国际贸易就要遵循国际贸易的法则,337就是一个法则,有它好的一面,也有它不好的一面。但是337调查的同时也会帮助你企业有一个进步,给我们企业有压力,这也是它好的一面。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案例也能够给国内的企业有一个启示,在这个过程中间自己每一步做的中间要规范,要有创新,要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但同时也要了解国际的贸易规则、国际的法律规则。

  昨天我跟一个律师朋友在一起聊天,他讲到了,中国做国际贸易必须了解国际贸易的规则,必须了解国际贸易中涉及到的法律和知识产权纠纷应对的策略,否则是不行的,站不住脚的。最后我跟他聊了以后,他说这种官司打到后边,打到一定程度不简单是技术层面的东西,最后打到一种法律层面,再打到上面,其实法律层面都是律师之间一种市场的制衡,是市场垄断和反垄断的较量,是一种高层次市场的竞争。所以,我们的企业一定要认识到,不要认为打知识产权的官司觉得丢人,尤其是打了以后,有了纠纷不敢说、不敢讲,其实不丢人的。因为你在打,证明你是有技术的,你就光明正大地讲我们跟它有什么纠纷,没有关系的。这些方面中国的企业要扭转一种观念,要适应国际贸易的观念。像美国大的公司,通用、微软,天天都收到法律诉讼,丢人吗?没有丢人,说明它实力大,因为它到了知识产权竞争的层面。你如果连知识产权都没有或者说你到不了这种程度,别人一打你,你就死,别人一打你,你就跑,那你还是停留在低层次的做一些没有知识产权的产品,做一些别人在20年前已经注册过专利,后来放弃掉的专利,也就是给你们一份免费的午餐你吃吧,但是这种免费的午餐肯定不是一个好吃的。如果你只是想吃这样的午餐,肯定你的层次是上不去的。所以,中国的企业还是要从开始做国际市场中就要考虑到未来,考虑到对未来做好准备,在产品、在技术、在人才、在法律的知识方面、在专利技术的知识方面,包括律师队伍各方面都要把它做一整套的策略。

  刚才张律师进来之前跟我讲到了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事情,我觉得他的很多概念都是非常好的,他是从战略层面来考虑企业的产业怎么来发展,这样即使有纠纷的时候,就不会出现应付不足。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非常感谢各位网友的参与,也感谢臧总和张律师今天来新浪网跟我们谈知识产权的话题,谢谢各位,谢谢各位网友,再见!

  (聊天结束)

[上一页] [1] [2] [3] [4] [5]

本文导航:
·纳思达:337调查不追究过去 若侵权也不要放弃
·打印机与耗材分离的商业模式带来根本矛盾
·“337调查不追究过去 即使侵权也不能放弃”
·337墨盒调查案对纳思达是“塞翁失马”
·中国企业应从战略上做好知识产权纠纷准备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