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格兰仕再度改革转型求变 成立产供销一体子公司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18日 02:36  经济观察报

  闫薇

  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格兰仕集团)正在进行新的公司管理变革:按照产品线划分,成立产供销一体化的子公司,来分别负责相关业务。

  整1年之前,这家公司进行的变革,与上述思路恰好相反;而在2年之前,这家公司刚刚进行了被称为“格兰仕新政”的公司架构调整。

  从一家生产羽绒服的厂商,转型到生产微波炉,乃至当前成为世界级生活家电制造集团。而今,格兰仕集团正努力寻找适合于他们自己的管理风格。

  反复变革

  2007年9月,格兰仕集团分别成立了空调公司、微波炉公司和生活家电公司,总经理分别由陆耀明、陆骥烈和韩伟担任。按照产品线划分、产供销一体化的原则,格兰仕将一类产品的采购制造、内外销售等打包到一个公司内,而在每个公司下边划分为制造、内销和外销三大块。

  除外销部分由格兰仕集团副总裁陆荣发负责外,其他的由俞尧昌统管。

  就在一年前,格兰仕刚刚进行一次相反的变革。2006年11月16日,格兰仕集团取消原有的三个独立公司体——微波炉销售公司、空调销售公司和生活电器销售公司,成立了格兰仕中国市场销售总公司。此后,在全国成立了52家销售子公司,并吸引当地经销商参股。

  韩伟被任命为中国市场电器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统领格兰仕旗下所有产品业务,包括微波炉、生活电器和空调。拥有上海家乐福家电采购总监、上海世纪联华集团全国采购部长背景的韩伟自2004年8月空降格兰仕,直至2006年11月。这被认为是格兰仕执行总裁梁昭贤委任新人的典型事件。

  公司架构的变革在梁昭贤时代从未停止过。最初,格兰仕集团下辖一个销售公司,由俞尧昌兼任该公司总经理,下设微波炉、空调、小家电三个事业部,地方营销中心的责任人统管这三方面的销售业务;但自2005年开始,格兰仕决定施行“格兰仕新政”。改革内容是,三大产业逐渐独立成立销售公司。生活电器、空调、微波炉销售公司相继从集团业务中分离出来。上述三个公司完全独立核算,办公地点也随之分开。

  价格新政

  2007年9月俞尧昌重返格兰仕,距离2006年4月其淡出不到20个月的时间。俞用“处理上海房产问题”来解释这20个月的缺席,“现在房子问题搞定了,自然就回来了。”而接近格兰仕的人士称,此番其复出,是梁昭贤紧急召回。

  近日,顺德坊间正在流传格兰仕要分拆微波炉业务上市的说法。梁昭贤对此的解释是,在准备中,时间未定。今年9月,时任格兰仕副总裁兼新闻发言人的曾和平参与制作了一期

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本打算给资本市场描绘一个好看的故事。

  “2004年,我到格兰仕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提价。”曾和平在《对话》节目中指出,“格兰仕2004年1月份到9月份,格兰仕的出口出现了过去在它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亏损,且是小家电、微波炉、空调全面亏损。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决定去打个价格战,这个价格战是提价战。”此外,他还提到格兰仕面临的现金流缺少管理的问题。接近格兰仕的人称,“梁老板看到这个节目很不高兴。”此后不久,俞尧昌重返格兰仕。至2007年9月,新闻发言人职务由俞尧昌取代。

  11月9日,俞尧昌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对曾和平的提价政策不以为然,他说:“我回来要把扭曲的政策挽回回来,格兰仕将坚持薄利多销,这是适合格兰仕的道路。至于现金流,格兰仕刚刚在顺德拿了2400亩地,在中山拿了1200多亩,如果现金流有问题,这如何能办到?”与曾和平现金流意识不同,俞尧昌认为,“什么叫做现金流管理,就是你的账面上可能没有一分钱,等到你要有钱的时候,就是要100个亿也能拿得出来!

  同时,俞尧昌回来之后还将曾和平组建的战略发展委员会人员来了一次大换血。“把那些年轻人换为企业副总裁一级的人物。”不过他同时透露,这个由格兰仕集团副总裁组成的负责研讨战略布局的机构中,唯独没有副总裁曾和平。

  人事动荡

  频繁的架构调整伴随着频繁的人事更替。

  “小梁总(梁昭贤)时代开始启用新人。”上述接近格兰仕的人士称,“微波炉代表了老梁(梁庆德),空调代表了小梁。”与其父梁庆德打江山时不同,梁昭贤更善于启用国际化人才。在小梁总时代,曾在三星任职的韩国人出任格兰仕首席技术官;原家乐福中国采购总监韩伟出任格兰仕中国销售公司总经理;有麦德龙从业背景的陆骥烈任微波炉销售公司副总经理。

  2001年,格兰仕开始进军空调产业。这个位于中山黄圃镇占地3000亩的超大规模空调研制基地承载了梁昭贤年产1500万台的梦想。而现在位列国内空调前三名的美的年产量也不足1500万台。按照最初的想法,格兰仕本打算复制微波炉的打法,靠大规模低价格来打市场。6年过去了,这个空调业的后起之秀,产量仍然在数百万台级上停滞。俞尧昌对此并不否认,“连续几年格兰仕空调出口都名列前茅,国内业务的确惭愧。”

  而人事更迭在空调部门表现最为频繁。“老板要启用新人,我就问新人是否懂这个行业,老板说,你太厉害了,把新人都吓住了,空调你就不要去管了。”俞尧昌回忆当初梁昭贤启用新人来管理空调的情形说,彼时开始,俞尧昌负责小家电和微波炉,空调业务则从外界招兵买马,“老板对空调新人充分的放权,核心层的每个人给买了一辆宝马。”俞尧昌说。

  与梁昭贤的殷殷期望并不相称,空调业务难见起色的同时,格兰仕空调部门的核心高层不断波动。曾担任格力空调湖北销售公司总经理的郎青,在上任不足半年之后离职,为格兰仕空调不利战绩埋单。先后离职的还包括龚志安、吕海军、钱争鸣、朱开云等高层人员。“郎青其实也是受害者。”俞尧昌对记者说。

  往何处去?

  对于一个外贸依存度高达70%,以OEM为主要方式的民营企业来说,出口政策的每一次调整都可能对其产生重大影响。从2004年开始,首先是国家的退税率,从17%降到了13%;其次是原材料开始暴涨;再有人民币升值给出口企业带来的压力。

  一位顺德家电界人士说,2004年,原本在国外休假的67岁的格兰仕总裁梁庆德,面对国内骤然变化的形势,立即回国救火,他发现“企业经过多年高速发展所积累下来的管理弊端,在宏观经济环境恶化情况下的总爆发,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至2006年,格兰仕连续12年占有中国微波炉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但是,市场份额高达70%的盛况却一去不返,等待格兰仕的是竞争对手的节节跟进。记者拿到的一份中怡康调查显示的中国国内市场微波炉零售渠道的数据显示,格兰仕今年1月份市场占有率为53%,到今年9月是47%,而排名第二的美的,今年1月的相关数字是29%,至今年9月市场份额飙升至40%。

  相关链接

  格兰仕风云人物

  梁庆德,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为格兰仕创立者,人称“德叔”。

  梁昭贤,格兰仕集团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梁庆德之子。

  俞尧昌:1995年5月,加盟格兰仕企业(集团)公司,任职副总经理、副总裁,负责企业战略、策划,2006年4月,以长假之名淡出格兰仕,2007年9月返回。擅长“价格摧毁理论”。

  曾和平,原为广东外贸集团总经理,2004年在美国学成归来后,受梁庆德之邀,出任格兰仕副总裁兼新闻发言人,上任后,力主格兰仕微波炉提价,反对低价策略,至2007年9月其发言人身份被俞尧昌取代。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