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追寻意义的跳蚤们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0月09日 15:00  《IT经理世界》杂志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组织以外寻找更有意义的生活方式,对于未来的组织,这将是一个新的挑战。

  刘雪梅/文

  “9月4日下午3点30分(北京时间),田同生成功登顶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海拔5642米),过5400米之后遇暴风雪,能见度仅10米。”这一天,田同生的很多朋友都收到了这条手机短信。

  喜欢登山的“跳蚤”

  从2005年7月以来的3年里,54岁的老田已经相继登上9座高峰,其中2005年9月10日登顶海拔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刷新了中国登山者登顶年

  龄记录。迄今为止登顶的最高峰是海拔7546米的新疆慕士塔格峰,下一步,他打算从明年开始,攀登4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挑战新高度。他是一名登山爱好者吗?是。他还是毕越管理咨询公司执行董事,客户关系管理(CRM)资深顾问,

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特聘教授。一年中,他有1/3的时间在旅游和登山中度过,1/3的时间在工作,剩下1/3用来学习充电和参加各种会议。他自己有三句话:工作不等于上班,公司就是公寓,报酬不等于赚钱。他虽然有个CEO的头衔,却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室。

  查尔斯·汉迪认为,人的一生要承担的工作,可以分成四种类型,除了维持生计的有偿工作,还包括家政工作、志愿工作、学习工作。选择当一名独立工作者,目的在于追求这四种工作的平衡,建构多元和立体的生活模式。这就是所谓的“组合式人生”(Portfoliolife)。

  老田就是一名纯粹的“组合式工作者”,也就是汉迪所说的“跳蚤”。实际上,这位懵懵懂懂的“跳蚤”直到去年读到汉迪的著作,发现了自己的生活竟然暗合了社会发展的潮流。“原来不仅中国有人过这样的生活,在英国有百分之四五十的人也都过着这样的生活,原来这是新的组织和未来的东西!”田同生觉得有些得意。

  2000年7月,在深圳的生意失败之后,田同生来到北京。47岁的他借着做记者的机会,一头扎进CRM领域潜心研究。以前做IT生意时,他对许多公司的来龙去脉总有些了解,自己做过老板,对公司管理有所感悟。CRM当时在国内刚刚兴起,老田很快就成了这个领域的专家。后来他去湖南的创智软件公司任CRM事业部副总裁。2003年,他接触到一家深圳

房地产公司,发现房地产公司尽管产品做得价值很大,但是管理还处在秦砖汉瓦时代——用的都是农民工,根本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这些人的变动也大,浪费严重,而且它的生产工艺、技术多年不变,很原始。公司没有网站,没用电子邮件,管理很粗放。田同生觉得这里面就存在营销、客户服务和成本管理的问题,而他知道解决这些问题的观念和工具。

  从此,老田有了一个契机踏上“跳蚤”之路。他开始为企业做咨询。2004年,他索性辞了创智的副总裁,只做外部顾问,通过管理咨询帮助企业推广软件。在管理咨询中与成都蓝光集团结缘,双方签下的客户关系管理的咨询合同,一直延续到现在。这样,田同生找到了作为“跳蚤”的立身之本,扮演一个客户关系管理的悟道者和传播者。此外,他还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深圳清华研究院、国家经贸委培训中心等机构讲授客户关系管理实战课程。

  管理咨询是老田的立身之本,登山则是他组合式人生中的另一项内容。2002年7月,他去深圳采访万科的董事长王石。当时王石刚从海拔6194米的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山登顶归来,跟他讲起登山的故事,滔滔不绝。受到王石的影响,老田开始进行体能训练,每天背着23公斤的背包爬29层楼梯。2005年夏天,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处女攀”——海拔5025米的四川四姑娘山大峰。从此,他对登山的热爱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有意思的是,他常把客户的司旗带到他到达的每一座高山上,客户都知道他有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很乐意配合他的时间。

  越来越多的跳蚤们

  像田同生这样的“跳蚤”,在我们的身边不断出现。这些人大多在大型的组织或者企业中有多年的工作经验,有广泛的人脉资源,或者是在组织的发展中遇到了“玻璃天花板”,或者是厌倦了缺乏挑战性的重复工作,为了追求更有意义的多层次的人生,他们离开了“大象”,离开大企业和大组织,开始了自己的“跳蚤”生涯。

  2006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曾经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全国城镇灵活就业人员已达到5000万人左右。这些所谓的“灵活就业人员”不少都是拥有一技之长且能够独当一面的专业人士。

  职业的变化与社会发展息息相关。一方面,计划经济时代政府和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人们有了相对自由的社会发展空间。另一方面,随着整个社会教育和文化层次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人更加看重个人的价值,看重自身生活和生命的意义。这些人脱离企业和组织,成为自由职业者。

  梯升资讯科技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唐明2002年从福特(中国)辞职时,已经是该公司有12年工作经验的高级管理者了。福特给他制定了一个15年的发展计划,如果留下来,到2010年就能坐上中国总裁的位子。但是,在福特呆得越久,他越觉得福特是一种“富家子弟文化”,缺乏艰苦创业的精神。

  “我当时45岁了。如果再在福特往下做就没有时间做更有价值的事情了。就算我50岁接替我老板的位子,用5年时间给他‘擦屁股’,随时还要准备提前退休,什么事也干不了!”唐明的上司、福特(中国)的总裁总是用“薪水很高”作为理由劝说他,“我跟他谈了4个小时,他完全不能理解。我下过乡,当过知青,他不知道中国现阶段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太太也极力反对,唐明还是从福特离开了,与合作伙伴一起创立了“梯升”,从事IT咨询。

  “跳蚤”没有招牌,但要有品牌,口碑最重要。“梯升”的早期借助了福特的影响力,但是最终还是必须从唐明的个人品牌逐渐过渡到树立自己的企业品牌。“我们没有‘大牌子’可依靠,只能靠一个个成功案例赢得口碑。”就这样,“梯升”熬过了收入微薄的前6年,这两年,口碑效应终于带来了收益,2006财年收入近1500万元,2007财年又翻了一番。

  这几年,唐明也收到过其他汽车企业的邀请,可是现在他不想再受约束。现在他最大的感受是:“在‘大象’里工作,90%的时间不能按自己的想法去做;而成为一只跳蚤之后,能够自由地去实现自己的想法。”  

  新人生新挑战

  这些年的跳蚤生涯中,老田仍然不时感到困惑。他最害怕别人问他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你是什么地方的人?”“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北京户口,北京人认为外地人就是他的下级,上海人认为外地人是乡下人,广州人认为外地人是北方人。”第二个问题是“你在什么单位?”“我没有单位,我是一个自雇工作者。”老田只好苦笑。

  中国的相关法律中,虽然2005年开始允许设立“一人公司”,却又做了许多规定来防范风险。最让老田郁闷的就是,如果去工商局申请营业执照,就必须租个写字楼做办公室,否则开不了业。

  查尔斯·汉迪看法是,我们应该习惯这种没有头衔、没有单位的生活方式,因为你要为自己生活,而不是为了工作单位而生活。更为关键的问题是:越来越多的人在组织以外找到更为有意义的人生,组织应该有什么样的变化呢?根据汉迪对英国社会的观察,未来的企业倾向于雇佣原来1/2的员工,支付双倍的工资,促使其完成三倍的生产任务(汉迪称其为“1/2×2×3”的残酷公式)。

  事实上,在上世纪80年代的英国,成功的企业在10年间营业额几乎增长了4倍,员工数量却减少了一半,5年一次的筛选淘汰成为惯例,终身雇佣制难以为继,有将近一半组织内的员工被迫离开组织寻找自己的生活。企业组织在发生变化,跳蚤们也在进行组合。价值中国网的CEO林永青读MBA期间第一次接触到汉迪的著作,2003年创办中国第一家倡导专业化的博客网站时,他决定采用一些创新的手法来操作。他提供一个信息平台,邀请来自各行业的专家和高层管理者发表财经、管理、行业研究等文章。4年下来,这个平台上已经有超过1.5万名专家,包括600多位教授、700多位博士,1600多位讲师。林永青将这些人视为价值中国网的供应商和客户,而且还把公司50%的

股票分给其中几十位,把他们变成了股东。现在看来,他们都是“跳蚤”,目前更多是以兼职的方式来为价值中国网服务。

  当跳蚤们借助各种新技术手段集结起来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形成一种新的组织,一个新的大象呢?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本文导航:
·工作与生活的未来
·让工作适应生活
·工作离游戏有多远
·追寻意义的跳蚤们
·什么样的社会更好
·未来领导的五大挑战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