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京东方解读聚龙僵局:夏普7.5代线馅饼变陷阱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27日 09:51  21世纪经济报道

  广州报道 本报记者 郎朗

  “聚龙光电项目被夏普的拖延战术忽悠了。”9月23日,京东方集团有关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深超公司(代表深圳市政府)与夏普就建设一条液晶面板生产线的谈判陷入了僵局,而该项目短期内很难找到合适的技术合作方。

  早在2005年,深圳市政府为打造光电产业基地拟定了平板显示产业链建设计划。2006年1月,深超公司和创维、TCL、康佳和长虹四家彩电企业各出资200万元成立深圳聚龙光电有限公司(下称聚龙光电),后来京东方也参与进来,各方拟共同建设一条第6代液晶面板生产线。

  这是广东

液晶产业前端建设的首次尝试。由于拥有四家彩电巨头的终端支持、深圳市政府的政策和资金支持,外加京东方的技术人才储备和技术合作,聚龙广电项目一度被业界视为“创意绝佳”。

  然而,就在2006年5月京东方以40%的控股比例成为聚龙光电的技术提供方后不久,投资各方的分歧凸现。随后,日本夏普抛出的7.5代线方案则吸引了深超公司,双方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谈判,直至目前仍未有定案。

  广东液晶前端尝试

  尽管到2005年年底,本土企业在国内平板电视市场的份额依然可以占到80%,索尼、三星等外资品牌的份额只有20%,但是来自外资平板的威胁已经开始显现出来。

  首先,外资品牌的份额在上海、广州等一级城市开始超越国产品牌;其次,外资品牌开始酝酿小规模的价格战,特别是在索尼-三星的7代线投产后,索尼开始通过大规模降价来推广其最新的大屏幕液晶电视;再次,在6代、7代液晶屏的采购方面,国内品牌开始感受到来自三星-索尼、LG-飞利浦的限制,而且受到由于液晶屏价格持续下降而带来的巨大存货跌价损失。

  创维集团副总裁杨东文表示,显然外资品牌采取了让国产品牌先预热市场,然后凭借上游优势通过大规模降价等方式来抢夺市场份额,这中间国产品牌的角色相当被动。

  在液晶屏供应上频频受制于人后,本土彩电企业开始意识到进军上游来改变被动局面的途径。多个彩电业界人士表示,珠三角地区绝对需要一个液晶产业基地,无论是模组还是屏,有关项目应该尽快落实。

  在这样的情况下,从2005年7月开始,创维、TCL、康佳和长虹等四家彩电企业的负责人开始了几轮秘密会晤。

  今年4月从创维董事局主席位置上卸任的王殿甫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表示,当时有的企业希望只投资液晶模组,有的则希望投资更高代级的液晶屏生产线,如被认为是未来主流尺寸的7.5代线。最终,根据技术引进的难度和资金实力大家选择了6代线。而王殿甫一方面通过向国家有关部门写信来寻求政府支持,另一方面以深圳电子商会会长的名义向深圳市政府提交了初步的6代线方案。

  这份方案引起了正在积极布局液晶产业的深圳市政府的重视。其实,从2005年开始深圳市就希望通过吸引投资来建立自己的光电产业,中华映管的液晶模组项目当时已基本敲定,但是深天马的北上却让深圳市感到遗憾,此时聚龙光电的计划显然成为深圳市进军液晶前端的重要步骤。

  很快2006年1月,四家曾经缺乏信任的竞争对手坐到一起,与深超公司一道宣布投资1000万元成立聚龙光电,每家控股比例为20%。坊间传闻称深圳市政府将为这笔高达24亿美元的投资买“单”一半。

  解决资金问题后,聚龙光电项目的下一步便是选择技术合作方。由于台湾企业投资受到台湾当局的限制,日韩企业也对中国企业心存疑虑,国内唯一通过跨国并购掌握了液晶屏核心技术的京东方便成为可能的选择。

  而对于京东方来讲,进军液晶电视用的液晶屏领域一直是其努力的方向,其原定2006年底建成首条6代线的计划由于赴港上市未能成行而告吹,参与聚龙计划成为京东方更为现实的选择。

  2006年2月,聚龙光电展开与京东方的技术谈判,双方在解决了唯一的选址分歧后,很快就在当年5月达成了初步合作协议,并决定将聚龙光电的注册资本增加到2000万元,其中京东方以技术和资金占40%的比例,深超则占20%股份,其他四家彩电企业各占10%的股份,当时传闻的聚龙光电厂址已经选在深圳的留仙洞工业园区。

  如果聚龙光电能够成功,这显然是一次三方共赢的完美产业立意。按照原来的计划,聚龙光电的6代线项目将于2006年9月动工,到2007年年底量产,恰好能赶上2008年北京奥运的黄金期。

  夏普半道杀出

  就在聚龙光电项目开始向广辉、奇美等面板企业招聘技术和管理人员,京东方也在为该项目储备了几百名技术人员之际,日本夏普却半路杀出。

  消息人士告诉记者,夏普在2006年6月开始与广东省信息产业厅接触,并提出在广东建设一条7.5代液晶屏生产线的计划。

  虽然当时深圳市政府也曾经有三条液晶屏生产线的计划,即一条5代、一条6代和一条7代以上的生产线,然而因为资金的问题,在6代和7代以上中当时只能选择一条,而夏普的7.5代线计划显然比京东方参与的6代线计划更具竞争力。夏普的介入吸引了当地政府和四家彩电企业的目光,京东方却被晾在了一边。

  在这种情况下,深超公司、广东省信息产业厅与夏普进入了漫长的谈判期。

  今年1月,有外电称,夏普已经与深超、TCL集团签署了投资280亿元建设7.5代线的初步协议。之后传言的版本则是,创维、康佳、海信、长虹等4家彩电企业也有意参与其中。但是至今这场旷日持久的谈判仍未有结果。

  来自广东省信息产业厅的消息显示,夏普希望在控股的情况下转让技术,从而无法兑现其在谈判初期的承诺,目前与夏普的项目谈判已暂停。

  夏普有关高层近日也公开表示,夏普目前的液晶屏建设计划主要是在日本的10代线项目,没有在中国投资液晶屏生产线的计划。

  京东方有关人士对此表示,夏普意识到如果真的让中国企业掌握了液晶前端技术,其辛苦打造的液晶电视产业王国就可能短期内瓦解,所以采取拖延战术是最好的办法。

  据介绍,京东方在进入液晶屏领域之初的谈判对象是日本松下,虽然双方在此前的彩管合资项目上运行顺利,但是松下依然拒绝了技术转让的方案。随后,京东方开始与三洋谈判收购其在日本的4.5代线,但三洋却表示不可能完全转让核心技术,即使转让也不会派出技术人员。该京东方人士称,日本企业一直很忌讳向中国企业转让核心技术。

  据记者了解,京东方副总裁刘晓东(聚龙总经理)目前仍每月到深圳的聚龙光电来一到两次,但是其主要工作已经转到了北京。而时至今日,京东方也已经对聚龙光电项目意兴阑珊。

  在聚龙光电项目迟迟不能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无法继续等待下去的几家彩电企业开始了各自单枪匹马进军液晶产业的征程。

  9月17日,海信集团宣布其首期50万片的液晶模组生产线投产,并计划未来两年投资7亿元将其产能增加到300万片。今年7月,TCL集团也宣布将投资14亿元在广东南海建设两条液晶模组生产线,年产能将有望达到400万片。长虹更是在早前已联合彩虹集团投资8亿元进军

等离子屏项目,而康佳则不时与中华映管在液晶模组项目上传出绯闻。创维更是放弃了投资平板电视上游的计划。

  在一些业界人士看来,聚龙光电项目一路蹒跚,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企业期望中的政府支持未能成行,对技术谈判难度的估测不够准,以及各方利益难以协调造成分歧等,但国内彩电业进军上游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搞总比不搞要好"。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