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图文:圆桌对话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20日 18:31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圆桌对话
图为园桌对话全景

  2007年9月20日,《IT经理世界》杂志社盛情邀请“管理哲学之父”查尔斯·汉迪(Charles Handy)教授访华,并在北京举办“解读大师论坛”。新浪财经独家图文直播本次活动。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

  主持人:陈国权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持人:

  各位大家下午好,特地感谢汉迪先生刚才做的精彩的演讲,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以来,我们企业的领导者在以世界惊人的速度创造经济财富的同时,现在也特别重视反思和学习,希望未来能够以更加有效的方式来创造和谐的社会和幸福的人生。汉迪先生刚才讲的五个方面的挑战,对中国的管理者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我今天非常高兴来主持下面的这样一个对话的活动。下面我先邀请嘉宾,首先请汉迪先生上台,我想介绍两位企业界的嘉宾,一位是田同生先生,他是毕越管理咨询的CEO。另一位是林永青先生他是中国价值网的CEO。刚才汉迪先生讲了五个方面的挑战,其实汉迪先生的研究他的思想也不止如此,我为了主持今天的活动,我看了他所有的书,所以弄得挺辛苦的,挺累的,我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给他说了,所以他也很高兴,我不是为了推销他的书。在他所写的书当中我个人有一个总结,我觉得汉迪先生的书是非常发散式的,非常有创造性的,因为他是文科背景出身,我是理工科背景出身,所以我试图用一种比较清楚的框架给大家再来介绍一下他写的东西,也是我们今天下午的讨论,大家更加明确他的背景。

  我认为查尔斯汉迪先生写的书主要是讲了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就是在未来社会发展的过程当中社会越来越民主化,越来越强调人生的价值与意义,IT越来越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个人他的工作,他的生活面临什么样的挑战,会有什么样的趋势,什么样的工作方式,什么样的生活模式,将会使他获得比别人更幸福的人生,更成功的人生,我觉得这是他谈到的第一点。查尔斯汉迪先生第二个方面他的研究,我认为是对组织的关注,同样是在这种全球化竞争日益激烈,IT发展迅速,全球化分工信息的连带,组织的形式,包括组织的结构,组织的运营模式,组织的战略,包括它的文化,会有哪些新的趋势,会遇到哪些新的挑战,所以这是站在一个组织的层面。第三个层面,我认为汉迪先生的书当中还谈到了社会,我们应该建立什么样的国家的制度,财富分配的制度,我们的工作是按照1/2×2×3得到三倍的生产效率,还是说我们不要弄这个1/2×2,我们应该把工作机会给予更多的人,同意吗,所以他看到这种社会的公平,社会的和谐这样一些内容,所以我个人认为汉迪先生他的东西大概我个人的理解,我不知道是不是很合适,有这三个层面。

  我也在想,今天下午的对话怎么进行,这么多事,这么多议题,五个议题里面谈一个,不知道谈到什么时候。我特别感谢IT经理世界,他们挑选了两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人,这两个人,我认为跟我刚才讲的这三个层面,其中的两个层面,他是杰出代表,也是查尔斯汉迪先生,他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想做一个蜜蜂,他及时传播好的东西,同时要采采蜜,我想汉迪先生也许从两位CEO身上也许会了解,原来在中国我自己写的书的很多东西在中国已经快事爱实践了,他一定会有一些新的发现。这个也是我特别愿意来主持这个的原因,因为这个原材料特别好,这两个。

  我先就说一下,关于个人,在未来生活当中,查尔斯汉迪先生提到会越来越关注这种自雇工作者,就是自己雇佣自己,这个工作是组合式的,生活也是组合式的,所以这些人越来越享受这种组合式的工作和生活,而且汉迪先生把这种人称之为跳蚤。在这个地方我觉得我们这儿有一个人,他就是跳蚤,在中国比较早的第一代的这种跳蚤,在他们两个中间,我先不说是谁。第二个人也是查尔斯汉迪先生强调的这个组织,会出现这种联邦式,或者是这种商业草似的,我特意查这个词,他说这些组织特别能够利用分布在各个地方的资源,强调数权,当然在汉迪的书中他强调权利补贴,强调信任,所以这是一种新的组织形式,在我们这两位CEO里面,其中有一个人,他所领导的组织就是这样一个联邦式的,商业草似的组织。所以他们是跳蚤和联邦式组织的代表。这是我的一个介绍。下面我先问一下汉迪先生,你觉得这两个人哪个更像跳蚤,哪个更像新的组织形式联邦式组织和商业草似组织的领导?

  汉迪:我觉得坐在我旁边的应该是跳蚤吧。

  主持人:观众怎么看?你是怎么判断的,你觉得这个像跳蚤,是个小点吗,因为跳蚤跟大象比,跳蚤一般比较小,所以他小。

  林:但是不要用人的形象来判断一个人好吧。

  主持人:可能英国跳蚤的长相跟中国的跳蚤的长相不一样,因为查尔斯汉迪是英国的跳蚤。还是请两位你们说谁是跳蚤。

  主持人:这个是跳蚤,这个是新的组织形式的领导人。我想今天是这样,因为汉迪先生特别想了解中国这个方面的一些情况,企业的实践,所以下面我就想先请田总,田同生你能不能介绍一下向我们汉迪先生,英国的跳蚤来介绍一下你的跳蚤式的工作和生活,我们的时间特别有限。

  田同生:刚才刘总在介绍我的时候,他实际上是在照顾我,说我40多岁,实际上我是50岁的时候做跳蚤,今年54岁。他的书都读了,但是没有陈教授读的仔细,我原来不知道我是跳蚤,后来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你去看一本书,是大象与跳蚤,我以为是介绍自然科学的书,我以为是介绍自然科学的书,后来我到书店里买一本,一看原来我过的生活是跳蚤生活,我过去真的跟大象有关系,服务于比较大的公司,但是我觉得查尔斯先生讲的大象与跳蚤,有可能跟中国的情况还不太一样,中国我觉得大象并不太多,但是什么多,斑马和羚羊多,我记得是2005年和刘总我们一起去过非洲,今年我又一次自己去了非洲,非洲除了大象,还有斑马和羚羊,因为中国的企业没有国外的企业这么多,所以我也起了斑马和羚羊,我觉得这个跳蚤生活不知不觉的和查尔斯教授的组合式的生活就耦合。刚才有一位听众问我说,你的生活怎么安排,我说首先我一百天的时间不在中国,在世界各地旅游,完了登山,两周之前我在俄罗斯,登一个俄罗斯的最高峰,也是欧洲的最高峰,大概是5600多米,没有想到碰到了暴风雪,我和我的团队,我们的团队是11个人,来自七个国家,中国的优秀企业家登过这座山,是王实,但是王实是在中国登山队的护卫下登上去的,因为我没有那么多钱,也没有这么多向导,我们是7个国家的11个人,其中两个中国人,另外一个是清华的本科生毕业的,我的1/3的时间是在旅游和登山中,还有1/6的时间在工作,但是我的工作不是上班,因为我没有一个固定的公司的地方,我只有一个领营业执照的地方。还有人问我,你的公司是按照什么样的架构组织的呢?就是查尔斯教授讲的,那个虚拟化的公司,很多东西是通过外包的方式,组合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当然我还有1/6的时间用来学习。跳蚤的生活我觉得蛮有意思的,实际上也是王实告诉我一句话,人生只有一次,我是今天早上三点钟才从成都飞到北京,因为飞机晚点,昨天半夜回到北京,但是我没有把一个晚点当作一个非常懊恼的事情,我觉得蛮好的我还可以在机场买本书看看,我还可以在飞机上写一封信,写什么信及就是投诉海航的一封信,海航非常漂亮的小姐拿到这封因的时候非常高兴,他已经飞了五年了,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仔细的对他们的服务给出抱怨来,我说我很专业,我说我坐过世界上所有航空公司的飞机,她很高兴,说可以给我一个好的机会,说什么是好的服务。

  跳蚤的生活我觉得像汉迪教授刚才讲,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在有限生命的过程中,能不能让你的人生更丰富,更多样化,尤其是我在他的书里读到的,人生50岁以后,我觉得他有一个很好的故事,说他以前未来的岳父看到他的工作合同的时候,说他死了比活着好,因为他死的时候可以拿到丰厚的养老金,那个时候人的寿命很短,55岁很可能再活15个月就结束了,但是现在的生命,他75岁还这么好的身体,还能来中国,我希望汉迪教授再一次来中国,从55岁退休到75岁还有20年的退休生命,你怎么打发,所以我从他的书里面在我不知不觉扮演跳蚤的角色中,我是走了一个很茫然的路。后来在他的书里面我找到了规律,原来不仅中国有人过这样的生活,原来在英国有百分之四五十的人在过这样的生活,言来这是新的组织和未来的东西,我明白了我暗和了一个社会发展的潮流,所以我现在还把我的跳蚤生活变成我谋生的手段,我经常讲课还收钱,跳蚤生活不光自己过,还分享给很多人过,而且还收人民币,我觉得非常有趣。

  主持人:

  你觉得在你的生活当中,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突然醒悟到这一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触发你去过这样的生活,在你的周围还有没有类似的人也是这样的?

  田同生:

  汉迪的书里也讲过,每个人生的关键结点跟他以前的朋友有关系,我记得有一个朋友给我说过,人生的道路过程中一定有三种人帮助你,一种是高人指点,一定不能离开高人指点,还有贵人相助,第三种人是小人激励,我不是小人激励,也不是贵人相助,是高人指点,我02年的时候为IT经理世界写了一篇文章,去了深圳见到王实,那个时候他刚从美国麦进利山回来,他给我讲了一个登山的故事,我当时觉得这是我从来没有真正的面对面见到过的一个登山的人,我以前只是在电影里面见过,没有活生生的见过,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我就问他,我说王总,你这件事我能做吗,他看了看我说,你现在住在哪儿,我说住在北京,你先爬爬香山,他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就受到了打击,香山,我说不行,我也先去香山走走,我爬了香山,发起爬不上去,气喘徐徐,我的跳蚤生活就是因为见到一个人,他的生活对我很有刺激。

  还有一个,是我以前做媒体的时候采访的人Oracle的老板,也是我的偶像,拉里森,他的传记我有十本,我为了他航海的故事去了八个国家,就是欧洲杯所有有比赛的国家我基本上多去了,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IT经理世界上,后来我算了一下,那篇文章的稿费一块,我为那篇稿费华性格了十万块,但是他给我带来了很多的生活乐趣,最后一个采访的对象,是我在做跳蚤生活的过程中,我接触了很多有意思的人,这个人就是清华管院的毕业生叫王潮涌,他组织一个中国之队,他到办公室的时候,我是对他肃然起敬,他坐这样的团队,后来他说我坐肃然起敬,我50岁还可以过跳蚤生活,还可以爬山,他说什么时候爬山的时候叫着我,说我今天扎的领带是帆船,我希望从高山走向大海。

  主持人:

  我还想进一步剥开你的面纱,在你的365天生活当中,跟大伙儿清清楚楚说一下,你各种不同类型的工作生活是怎么分配时间的,最后加起来一定是365,这样大家可能会对跳蚤生活了解得更丰富一点。

  田同生:

  前两天我收到一个王实的短信,就是我在登山的,他在马来西亚,前两天他在哪里,他现在的高度有可能是将近七千米,他在座奥有峰,那个也是我明年要登的,前世界8000米的山只有14座,我希望带着IT经理世界和清华广院的旗子带上去,跟大家一起分享我的生活,你刚才问我的时间,我是把生活安排好了以后,我就想我面对这些生活我需要挣多少钱,挣多少钱,我需要做多少场咨询,讲多少次课,我是这样倒着来安排的,汉迪也说了,人不是为了钱,为钱的生活是非常乏味的,赚钱的过程很有意思。挣钱的时候不到1/2,但是花钱的时间是1/3,因为我现在做不到汉迪一样,用很小的时间去赚钱,用很长的时间花钱,我还做不到,我希望未来能向汉迪教授学习,用很少的时间赚钱,用很多的时间花钱,他说人生最伟大的事情是花钱的人,不是挣钱的人,在他的传记里。

  主持人:

  下面我就想问一下汉迪先生,听完我们刚才中国跳蚤这样对自己情况的介绍,英国的跳蚤,而且是研究跳蚤的跳蚤,你对他的生活有什么样的感受和评价,谈谈你的印象好吗?

  汉迪:

  实际上这个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实际上我也是另外一个跳蚤,实际上我的身边也有其他的跳蚤,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彼此的了解,所以我们有一些安排,比如说一年有六个星期,我的工作是重心,剩下来的六个月我妻子的工作是重心,所以在她的六个月中间,我会为她做饭,或者为她的工作来服务,比如我们会到中国来等等,当然这一部分的时间是以她为主宰的。当然还有一部分的六个月是我的时间为主,每一年我们都会坐下来,来看一下,我们一年到底要花多少钱,就跟刚才我们这位先生谈论的一样,比如我们首先要计划一下,我们到底有多少钱才能够,所以首先要赚钱,剩余的时间来花这笔钱,一年我最多工作150天两赚钱。

  主持人:

  我发现他们之间这两版本,英国的版本和中国的版本,或者他们两个之间的版本共同点是大概一半时间工作,不同的是他们是两个人,他跟他夫人形成这样一个跳蚤式的生活,互相都为对方支持付出一半的时间。田总听到这个你对你未来跳蚤的版本,有没有想改版的想法?

  田同生:

  我现在的跳蚤生活也是差不多,我也是帮我太太从一家公司里面变成跳蚤了。

  主持人:

  怎么世界上的事一个在英国,一个在中国,怎么不商量都不一样呀。我想请汉迪先生谈一下,你对中国未来,当然你今天只是看到了一个案例,一个点,你认为中国未来这种跳蚤式的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从事这样一个生活方式吗?你怎么一个估计?另外你觉得在中国人们要过跳蚤知生活,在文化观念方面,在社会的法律制度,各种支持性的条件方面,你觉得中国社会应该有一种什么样的环境,才可以让更多的人过这种跳蚤式的生活。我举个例子,比如我们中国人经常问你在哪个单位工作,我们中国人总是很怕缺乏一个组织的环境,希望有一个单位,如果没有一个单位的话,觉得我在社会上好象没有依靠,或者是价值不大,或者没有成就感,你怎么是个无业游民,我这是举个例子,这是文化观念上的。你觉得还有哪些其他的文化观念上的问题,包括政府的政策,法律,方面的一些构架,怎么能够去调整来支持有越来越多的人过这样一种生活,你怎么看这个?你到中国来,我们也是特别希望能听到你的一些看法,谢谢你。

  汉迪:

  确实很不同,首先我是一个作家,然后我会参加一些会议,很多其他人,他们可能都会说我是来自于什么什么岗位,什么什么单位,比如我会说我是汉迪,我是独立的,我没有为什么单位工作,比如说我的妻子也会这么说,我只是查尔斯汉迪的妻子,没有单位,没有一些头衔等等,但是实际上是非常好的,我们也觉得非常的棒,所以我觉得我们大家要习惯这种没有头衔,没有单位的生活方式,因为你要为自己生活,而不是为了你的工作单位而生活。我认为要成为一个跳蚤,你必须要为生活的必需品找到来源,也就是说你首先要,比如说你要用抵押贷款,或者钱的方式,比如你要为你孩子的教育资金来源要承担一些责任,当然还包括你自己,相比而言更容易一些,我推荐人们成为跳蚤,是40岁以后成为跳蚤,也包括50岁以后成为跳蚤,不要太早,在英国,很多年轻人他们都有机会成为跳蚤,比如在20岁的时候,他们就成为了跳蚤,他们就会有了比如说他们的孩子,比如说30岁的时候,他们又反而成为了一个大象,40岁,50岁之后,他们又反过来成为一个大型机构的成员,因为你还要安全感,你还要为你的家庭负全责。当然我的两个孩子,当我们都成为跳蚤之后才有了他们,所以他们现在也可以看作是跳蚤,所以这是非常有趣的。

  主持人:

  非常感谢汉迪先生,我觉得他提的非常现实的一个建议,就是说我们要成为跳蚤,还是要解决现实的条件,比如我们有房子,衣食无忧,我们的小孩都已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们都可以靠自己生活,我们有一技之长,所以他鼓励到一定的年龄成为跳蚤,当然他开始也提到一个情况,也有一些人是在他年轻的时候,比较喜欢成为跳蚤,中间去工作,去服务一个组织,到最后又成为一个跳蚤,所以汉迪的建议是非常现实的,非常好的建议。谢谢汉迪先生。

  下面我想我们再问一下田同生先生,因为你在中国,所以你对中国未来这样一个发展的趋势你怎么看,另外同样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未来社会应该有什么样的一种支持环境来使我们的一些人能够过上这种生活,你怎么看?

  田同生:

  当我看了汉迪教授那本书以后,我就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蛮多的思考,而且观察,按照书里面所讲的,在英国自雇工作者,还有一个人的公司比例占得相当大,我也试图找到中国的数字,没有,所以没有办法从统计数据上来说中国的一个现状和未来的预测。但是英国好象占到了50%,我在书里面读到这样的数据。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未来的趋势,汉迪教授在预言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是在80年代初期,书里面是1984年,是20多年前他看到了这个前瞻性,84年的时候,我觉得有几个东西,比如互联网,这个技术的出现还没有,基本上互联网还是90年代,在中国还是2000年以后大量的普及,技术的出现使得组织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汉迪的书里面讲到了外包,商业草的组织方式,美国的呼叫中心是设到印度,印度很多人下了班之后,看美国的肥皂剧,熟悉美国的生活,学着美国人的强调,学着美国人的方式接电话,外包,现在美国发生变化了,开始内包了,呼叫中心不包给印度人了,包给美国的中年人,他们戴着耳机,开着

笔记本电脑,他们在厨房里面接你的电话,我觉得这是一个方面。而且这种新的组织方式我觉得对中国的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比如说我们说北京,我今天蛮早的出来了,但是堵车,我们所有的人要在远一点的地方买一个房子,因为北京的房子很贵,我们又挤到市中心去办公,我的工作是什么,我有工作,但是我不上班,很多人说你工作不上班,我的客户在哪里,我去哪里上班,所以说不要把工作和上班等同在一起。我觉得如果说这个社会给跳蚤式的工作,给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或者给予文化上的支持,我觉得这是一个符合时代发展的,但是我感觉到,包括我自己的生活,第一个,中国的政策,他很不支持这个,他说工商局里面领营业执照,你就要租个写字楼,我的公司在上海,你如果不租写字楼,他不给你执照,好在我挣的还可以支付这个房子,可不可以在家里工作,工作不等于Office,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报酬不等于金钱,所以我觉得这个报酬它等于别的东西,其有跟家庭成员的团聚,还有跟朋友的相聚,所以这个组合式生活方式,跳蚤式生活方式,使那些愿意追求生活的人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途径和出路,刚才汉迪教授讲到,就是跳蚤式的生活,我觉得也不是一个人的单一的生活。刚才我在下面和一个听众在讲,我说我以前住在深圳,后来又住在成都,现在住在北京,工作在成都,公司注册在上海,蛮复杂的一个事情,实际上这是一个现代的人,他在问我,全世界哪里好,我真的想不到哪里好,因为我去过50多个国家,我都不知道哪里好,哪里都有最好的,哪里都有缺陷的地方,所以工作好,还是生活好,生活好,还是工作好,我觉得有时候你想做跳蚤了,你就出来做跳蚤,你觉得的跳蚤自由空间发挥的很好就继续做下去,你觉得不好了,你就可以到一个组织,跳到一个大象的身上,或者羚羊的身上待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你也可以跳出来,所以我觉得跳蚤本身也是这样做组合式的。

  还有中国的文化对跳蚤的东西真的不是很认同的。我在北京最怕一个人问两个问题,第一个你什么地方的人,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北京户口,所以在北京人里面,北京人认为外地人就是他的下级,我就是个外地人,肯定是北京人的下级,上海人认为外地人是乡下人,广州人认为外地人是北方人。还有一个是你什么单位,我没有单位,我就是一个自雇工作者,所以我觉得文化的认同蛮重要的,有的说田老师你是个皮包公司,跟我签合同的时候说我是皮包公司,到我们公司一考察一下,我说你今天不是买一个CD光盘,你去请一个老师讲课,你公司大小跟我讲课效果不成正比例关系,你买我的时间,老板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所以他不派人到北京考察公司了,所以我们是皮包公司,还说你是个体户,你混一辈子,现在混到个个体户,好象越来越差了,我以前还是一个大公司的高管,有玻璃房子,还有秘书,还有助理,现在成了一个个体户,好象蛮丢人的一件事情,人生很不成功的,实际上我觉得跳蚤生活也是一种成功的生活,所以说社会要在文化上,要给这种认同,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主持人:

  刚才田老师提到了跳蚤生活需要一个支持体系,观点的,文化的,还有法律制度方面的体系,另外从个人方面来看,我觉得需要一点勇气,田总是有勇气的,所以从个人和社会的层面需要这样一些条件,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我们下面要讲的议题,就是组织形式,如果说作为一个组织,他的用人的政策不发生一些灵活的改变,他还是一个实体的组织,而不是一个虚拟的组织的话,实际上跳蚤是无法找到他去为他贡献的服务的对象的。所以下面我们转入另外一个话题,就是作为组织来讲,他的这种新的趋势,新的发展。刚才我说了,林总是咱们这个新的组织的领导人,长的像跳蚤,但是实际上是新的组织的创造者,他在组织形式上有特别大的创新,下面就请他来讲一讲他的这种新的组织形式,他的用人的方式。

  林永青:

  谢谢主持人,我发言开始首先我要感谢两个人,一位当然是查尔斯汉迪先生,另一位是一个机构,就是我们今天计算机世界和IT经理世界,为什么要感谢这两位呢,说起来时间有点长,我一共念过四个MBA的学位,历时大概十年的时间,大概从中国,美国,英国和法国,为什么要感谢查尔斯先生呢,我十年前做过MBA论文的时候就在不同程度上学习了查尔斯汉迪先生的理论,使得我的四个学位很顺利的能够拿到了,当初也没有什么见识,所以今天也很高兴。

  主持人:

  你写的是组合式论文吗?

  林永青:

  你可以用各种词汇来描述,因为当时我们都还是学生,所以今天也很高兴有机会跟我的偶像坐在旁边,特别表示感谢。当然也感谢以刘九如先生为代表的计算机世界媒体集团。互导我们的话题,就是跳蚤跟组织的问题,实际上我很羡慕田先生,我也很想做跳蚤,但是条件不允许,因为刚才汉迪先生讲了,就是可能你在40岁之前不要考虑,所以我还得熬几年。但是我们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呢,可以说我们在为很多田先生这样的跳蚤服务的公司,我们目前有几十万的跳蚤在我们网上活跃。

  我简单介绍一下价值中国网做的创新,价值中国网可能是第一家实体的网站。前一段我们给人大代表发了一封公开信,希望实体制网站可以立法,另外我们是第一家在中国倡导专业化的博客网站,我们目前有超过一万五到两万名的专家来自于各个行业,专业的,我举一个简单的数字,可能有超过600位的教授,超过700位的PHD博士,有超过两万名的总经理,超过大概1600多位的讲师,他们都是跳蚤,当然我更愿意用另外一个词描述他们的状态,因为他们是在业余工作,我感觉跳蚤在中国他目前所具备的这个环境,可能还不是很成熟,因为个人首先得解决基本的生活问题,才能够考虑全职的去做跳蚤,所以我们上面的几十万的跳蚤更多的是所谓的兼职的方式做,他们主要是提供财经,管理各方面的专业的文章和研究心得。还有像各个行业的专机,比如说能源

房地产,汽车,几乎所有的行业我们都覆盖到了,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创新。我想大家在中国看到的网站以娱乐的居多,我个人认为娱乐网站应该是互联网发展初期阶段的产物,互联网用户越走向越深入,技术最终是服务于人类比较为人类能够进步的一些事情上的。

  还有一个很大的创新,我们这几十位跳蚤都是我的股东,我们做了一个很特殊的事情,我们把50%的

股票分给所有为我们提供内容的人。为什么这么做呢,我们希望建立一个长期的关系,也是偶然的机会我看到查尔斯先生的著作,他把这个称为叫联邦制的组织形式,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词汇,但是事实上我们在实践上我们已经这么做了,我们做这个事情应该有超过,我们从04年开始做这件事情,所以现在大概有三年多的时间。事实上的反映应该还是很成功的一个做法。至于说谈到初衷为什么这么做,有一个基本的想法,因为我也注意到汉迪先生在他的一本书里讲到一句话,我对资本主义很担心,我个人是坚定的社会主义者,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希望做一个平台,大家共同来创造,共同的来分享财富,这是一种社会化的协作,或者说社会化的分工,让大家共同来参与到一起来。关于这个问题汉迪先生讲到说,他对资本主义,尤其是美国的方式不能完全只是因为赚钱,个人生活,完全是因为赚钱而活着,所以我们也在想是不是有一种方式,大家共同来协作,共同来创造,共同来分享,我相信不完全是汉迪先生了,事实上很多国外的一些著名的思想家,他们都谈过类似的看法。比如说说像交恩布来斯,他两年前刚刚去世的,他提出一个观点,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会在某种程度上融合,还有我曾经四个国家当中的一个学校的校长,是安东尼尼斯,他曾经是布莱尔首相的精神导师了,他也在讲过所谓的第三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我们也在学习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更多的是人更平等,社会更公平的方式,所以我想我是社会主义的信奉者,谢谢。

  主持人:

  汉迪先生回到家了,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你比较喜欢这个。下面汉迪先生能不能简短的讲几句对他公司组织形式的一个基本的评价。

  汉迪:

  我希望我能再多了解一点,但是至少你们公司可以给跳蚤们提供一定的基础设施,或者服务供应商吧,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因为我觉得如果大家是跳蚤的话,我们会觉得非常的孤单,可能我们需要一个组合式的生活来让我们的注意力转移一下,但是我们一定有一个稳定的经济来源才行,这是一个前提条件。其实我觉得如果我们脚底下结实了,或者有足够的经济来源的时候,我们就有更多的自由度来选择我们到底要不要做跳蚤,我觉得中国更需要有更多的林先生这样的机构让跳蚤生活的更好。

  主持人:

  你对中国未来出现更多这样的组织,怎么样让这样的组织运行的更好,你还有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建议。

  汉迪:

  我觉得他自己的经验就够了,不用说什么了。

  林永青:

  我感觉事实上我刚才谈过十年前,我应该说受教于汉迪先生,但是我们现在在做实践,我个人感觉与其说

  它不完全是跳蚤,它如果很多跳蚤集合起来就是大象,一个蜜蜂不是很大,但是一个蜜蜂群却是要命的,这个就是所谓的很扁平化的组织,虚拟的组织,很有个性化的组织,尤其是互联网提供的这样的机会。去年有一本书大家可能都看过,很流行,世界是平的,他的作者在谈到一个观点说,最早的时候全球化是以国家为主,然后是以企业为主,在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一定是以个人为主,他把这个称为所谓个人化的3.0,个人化的3.0这种以个人为主的方式,它会慢慢的成为主流,而且我们相信这个时间也不会太久。另外一点个人的组织,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所谓的学习,我知道陈教授的导师是彼得圣吉,是学习型组织的作者,在中国也流传了很长的时间,以后大家会在互联网上学习,一个是说个人对个人的互相学习,还有一个就是他会以一种社会契约化的方式,我个人理解,大学跟这个学校会继续存在,但是更多是提供基础性教育,很多职业教育,更经验化的教育会通过互联网在个人跳蚤跟跳蚤之间发生,它也是一种学习,学习一个人才,还有个人化的全球化的形式,我相信很快会成为主流。非常感谢,今天我想关于新的个人的工作生活方式,以及组织的形式,我们聆听了来自理论界和实践界的这几位朋友的见解,我也很高兴作为中间的一个整合人,来跟大家共同来分享这个东西,最后我想借花献佛,也是我今天听汉迪先生的报告感受最深的两句话,我觉得我们共勉,第一句话是在生命当中知道什么东西最重要,什么不重要,是最重要的事情。第二、做你最擅长的,而且做得最好,而且对人还要好,祝愿大家,谢谢。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