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西门子贿赂门松原案脉络 被利用的招投标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08日 09:11  经济观察报

  本报记者 刘长杰 王林松原、长春、北京报道

  9月6日,西门子(中国)沈阳分公司及其下属长春办事处,将前去采访的本报记者挡在玻璃门外。此前9天之内,西门子中国公司媒介公关经理肖伟群女士两次回复本报记者,均称该公司总裁郝睿强 (Hausmann)先生将不再就西门子在华部分业务涉嫌行贿一事接受媒体的采访。

  自去年11月其德国总部接受警方调查以来,西门子就已深陷“贿赂门”风波,并自曝可疑资金高达4.2亿欧元。除了西门子(中国)2006年采取了“开除20名涉及一些公司不能容忍行为的员工”这一行动之外,直到今天,西门子在华销售其高端产品的十数年间,到底有多少单合同涉嫌行贿,依然因其三缄其口而成谜。

  不过,形势正在一点一点地清晰起来。“因为涉及商业贿赂,现在,西门子已经进了松原市各大

医院的药械供应商黑名单。”松原市卫生局的一位官员说,“如今,就算西门子的设备再好,谁还敢买?”

  一向商业声誉卓著且受人尊敬的西门子“贿赂门”在吉林省松原市被推开了一条缝隙,案发是从松原市的“端午节”事件开始的。

  一个劳模的被捕

  2007年6月19日,星期二,农历端午节,晴。

  这一天,侯英山的命运高度浓缩,悲喜交加,只是转换得太快了。当天,作为吉林省松原市中心医院 (下称中心医院)的院长,学术带头人,上午他在该市宾馆举行的全市 “科技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作为先进人物受到表彰。而此前一天,他代表中心医院与哈尔滨一家外贸进出口公司签订了一单合同,合同内容是委托该公司为中心医院进口一套由西门子制造的“数字减影血管造影系统”。

  端午节这一天的表彰大会,一切如常——领导讲话,颁发奖励,先进事迹介绍……谁都没有在意会场外面出现的几张陌生面孔。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几个人是四平地区反贪局的办案人员。”松原市卫生局的那位官员回忆说,“表彰会议结束后,刚刚摘下大红花的老侯,一出会场,即被带走。当时,现场的所有人都惊在那儿了……”

  已近退休的侯英山,在中心医院工作近30年。1992年,在基层从医17年的侯英山被提升为该院副院长,主管后勤和药品、医疗器械的采购工作。2000年,侯英山公开竞选中心医院院长成功,自此担任该职直至事发。

  中心医院的材料表明,侯英山6年成绩斐然:新建1.63万平方米现代化医院大楼,收入比2000年翻了一番,引进了一大批医术高明的人才,当然,更包括购买了100多台(套)的医疗设备。

  显著的成绩,为侯带来了数不清的荣誉,这其中也包括一枚“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没有任何征兆的缉捕,很快演变成了流言蜚语,中心医院人人自危。

  “一周后,我们的职工才从人心惶惶的情绪中解脱出来,医院的各项工作也随即步入正轨。”中心医院的代理院长孙志平说,“四平反贪局方面已将医院原来的档案、账目实施了查封和冻结,并就案情需要随时询问医院里的工作人员。”

  7月中旬以后,“侯英山是因接受西门子的贿赂而被抓”的消息,才慢慢在松原市传开。

  “风从德国来”

  从2006年3月开始,松原市卫生局就展开了在医药、药械采购过程中“反商业贿赂”的专项治理行动,并同时开展了各大医院自查、内部举报等等的内审行动。

  “如果不是西门子在德国出事儿,侯英山的问题,我们很可能就发现不了。”上述卫生局的官员认为,正是由于德方把一部分西门子行贿过的中国医院管理人员的名单通报给了中方,中方才得以顺藤摸瓜地对受贿者进行查处。

  侯英山受贿嫌疑案件由吉林省高检反贪局直接侦办,正是在高检的安排下,四平地区公主岭市检察机关的办案人员才能做到异地办案,并在一切秘密的前提下,突降松原。

  本报获悉,侯英山现被羁押于公主岭市,对其案件调查依然继续。有关西门子行贿一事,此前已有西门子长春办事处一黄姓工作人员被专案组传唤协助调查。

  “目前这件事情没有更新的情况出现,而这位职员在西门子的内部

审计中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因此他还在继续上班。”西门子媒介公关经理肖伟群告诉记者,“至于你们询问的有关西门子行贿侯英山一案的具体事实,因为业务负责范围所限,媒介公关部对此并不知情。”

  记者调查得知,西门子与中心医院的医疗设备采购合同前后共有两单。2005年,在侯的主持下,中心医院曾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购进了一套西门子核磁共振成像系统,价款135万美金。今年4月29日,该院再次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采购一套西门子数字减影血管造影系统。此后的5月18日,侯英山还代表中心医院与哈尔滨一家外贸进出口公司签订了一份委托进口该设备的合同。

  侯英山出事后,与西门子的这单高达数百万元人民币的采购合同被暂时搁置。这一合同是否继续执行,西门子公关经理肖伟群以并不知情为由拒绝透露。

  中心医院的一位中层管理人员认为,即便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这一合同的一切条款,都是成立的。“因为合同签订时,侯英山还是我院合法的法人代表。”

  被利用的招投标

  尽管侯在医院经营管理上大刀阔斧,敢想敢干,但在同行们的眼里,老侯不强悍,并且有些谨小慎微、老练圆熟。

  2000年,侯英山荣任中心医院院长;与此同时,松原市医疗系统开始大举推行医药和药械采购的招投标制度。“而老侯则是贯彻这个制度的模范。”

  松原市卫生局的那位官员回忆说,中心医院的每次招标,给人的感觉都公开透明,甚至有很多次,侯主动邀请市卫生局纪委、市纪检委、市纠风办、市公证处等多部门同志一同出席招标会,力推外部监督。

  在核磁共振成像系统的招标过程中,无论是前期市场调研数据的院内公开,中心医院的班子形成意见报卫生局待批,举行专家听证会论证,市卫生局批复,还是举行公开招标,直至西门子中标,“这一切都是在我们眼前发生的”。中心医院的那位中层管理者,至今仍然想不通侯英山的受贿行为出现在哪一个环节。

  “事实上,因为医院的器械采购必须通过招投标方式才能完成,所以几乎所有的贿赂行为,都是在招投标流程之前发生的。”吉林油田医院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如果是在2005年进行的招投标,那么供求双方可能在2004年就私下达成价格协议,而一旦院长在之前就认定采买哪一家的器械,那么上述所有的招投标环节就成了摆设。

  以S医疗系统为例,针对院长前期市场调研的权威性,院领导班子是不会有不同意见的——医院自主付费,局里说了不算——专家都说S好,应该优质优价——除了S,其他参与公开竞标的公司的产品,最终都不吻合买家的全部要求——S如愿中标。而这个成交价格中,就包含贿赂款项,因为招标的条件是根据S医疗系统量身定制的。

  侯英山被刑拘后,松原地区传言其受贿额度在40万到400万之间。目前,尚不知晓在最近与西门子的这单生意中,侯英山是否提前获益。上述知情人士指出,这些按仪器价格的几成比例进行受贿额度推算的做法与现实不符。“通常,机器的价格在各个经销商那里的报价都是天价。一旦双方认可,销售商会报出一个最低价,而在此之上的所有加价部分,采购方都可以拿走。”这位人士说,“机器的价格在各个经销商之间都是最高的商业机密,不用担心穿帮。至于销售发票的金额,可以随便开。”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