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中经合熊伟铭:天使投资抢了VC饭碗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8月28日 18:04  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作者:赵策

  天使投资与VC在意义上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在资金量上没有VC机构那么多,但是他们做的事情很有价值。他们关注早期甚至初期的企业,很多天使投资人最初投钱时,可能就是投给创业者一个人,拿出100万元,让创业者先租个办公室,然后把产品做出来,这是特别有价值的。所以说,天使投资抢了VC的“饭碗”是件好事。 本报记者 报道

  近期,进入中国的资金越来越多,VC管理的基金规模也日益庞大,传统行业和处于扩张期的企业日渐受到VC的追捧,那么谁来参与早期企业的投资,VC究竟能给创业企业带来哪些帮助?为此,记者专访了美国中经合集团合伙人熊伟铭。

  有点儿“变形”的VC

  记者:最近VC行业比较活跃,在各种各样的行业中都能看到VC的影子,传统行业尤其受到VC的追捧,您怎么看待目前VC的发展趋势?

  熊伟铭:其实传统行业本来就挺火,也很赚钱,矿产、能源、消费品、服务业占据了税收和GDP的大部分。只是因为现在有VC进入了这一行业,所以才引起大家如此强烈的关注。

  但目前进入中国传统行业的这些投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险投资,至少不是美国意义上的风险投资。VC的循环周期一般是3-7年,如果投资传统行业,有2年时间就可以退出,完成VC的循环,达到赚钱的目的;如果投资早期企业,大概需要7年的时间才可能实现退出,完成VC的循环。因此,大家在发现有更好的赚钱机会时,感觉没有必要再去扶植新企业。

  记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熊伟铭:出现这种情况有多方面的原因。从投资者的角度看,我们希望能有一个适当的回报时间,不希望等到10年,最好是3、5年就能实现回报。VC就像一项很大的赌搏,整个团队的投资需要平衡,如果一个项目需要5年或7年才能实现盈利,VC可能会说2、3年之后再进来吧。大家都希望资金链条能快速循环。

  国外的VC有几十年的历史,也意味着他们有几十年的融资经验,跟股东有更多的默契,知道股东在某些案子上会搞砸,也知道股东大部分时候不会搞砸,所以在资金上不会给股东特别大的压力。但是目前在中国市场,只有很少的VC有连续业绩,像鼎辉、IDG等,但他们也是刚刚开始,跟合伙人的交流很有限,VC在中国存在的时间还太短。

  记者:还有别的原因吗?

  熊伟铭:还有就是在中国做事情不像美国那样需要很多钱,在中国创业用不了100万美元,创业者自己东拼西凑,有几十万美元就可以了。当企业发展到需要推一把时,基本上人民币基金就进来了。

  此外,与团队的经验及基金规模也有关系。美国中经合集团主要是做与互联网、电脑、通讯、医疗有关的风险投资,让我们去投资太阳能、食品行业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我们不熟悉,不能掌控风险。在基金规模上,我们第6只基金仅有1亿多美元,如果有企业跟我们融资3000万美元,我们投3、4个项目就没了。所以我们会考虑。

  而规模10亿美元的基金,也不会去看200万元的项目,耗费的精力和时间成本太高。目前中国市场上一些投资早期企业的基金规模都放大了,原来他们只管理几千万美元的基金,现在他们已经管理几亿甚至近10亿美元的基金,这样他们基本上不太可能再投资早期企业。所以大家都在往后期跑,往传统行业发展。

  天使投资弥补了“空白”

  记者:那么对早期企业的投资岂不是成了空白?

  熊伟铭:事实上,投资早期企业的空白被天使投资填补了。这些人自己赚了钱,然后去投资,投资1个成功了,感觉侥幸;投资2个成功了,感觉运气;但投资3个成功后,他们就在这一领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也就对这一领域更加关注。

  天使投资跟VC在意义上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在资金量上没有VC机构那么多,但是他们做的事情很有价值。他们关注早期甚至初期的企业,很多天使投资人,最初投钱时,可能就是投给创业者一个人,拿出100万元,让创业者先租个办公室,然后把产品做出来,这是特别有价值的。所以说,天使投资抢了VC的“饭碗”是件好事。

  记者:目前中经合主要进入哪些领域和哪个阶段的企业?

  熊伟铭:对VC来说,专特别重要。不专,风险就会很大。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还是关注我们熟悉的互联网、医疗等领域,主要进入早期,我们没有太大的可能投资成熟企业。当然关注成熟企业的现在也不太可能反过来投资早期企业,尤其是在目前这种情形下。再过几年,我觉得大家可能都会找到自己的定位,投资早期企业的不会进入晚期,投资成熟企业的VC也不会去做早期企业。

  虽然投资早期企业,我们还是愿意选择晚点跟进,哪怕价格高一点。我们会跟很多天使投资人合作,他们对更早期的投资比较有经验,我们却不然,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创业者才能把产品做出来。

  记者:很多创业者都在找VC,那么VC到底能给企业带来多大的帮助?

  熊伟铭:中国的VC实际上能帮助创业者的并不多,主要有两点:一是在大的方向上,VC们看到过很多失败的东西,在这方面他们比创业者有经验,可以提醒创业者;另外就是帮助企业提高在资本市场上的持续融资能力。一般来说,可能创业者第一年融到了第一笔资金,但是第二年可能就需要融第二笔资金,第三年就需要第三笔,这时虽然企业还没有很大的财务数字,但是凭借早期创业者跟VC建立的信任,VC在这方面还是能够提供便利的。

  记者:对于已经拿到投资和受到VC追捧的企业,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和意见?

  熊伟铭:很多企业拿了VC的钱,容易产生盲目性扩张——招人、换办公室、涨工资,原来30个人能干好的工作,现在150个人都做不过来。从融资的角度讲,在合理范围内涨工资,大家都没有意见,但希望创业者还是能合理使用这些资金。

  另外,现在VC们都着急把钱花出去,对好的项目都很追捧,所以很多企业也开始坐地要价。从长期看,这可能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万一都垮了,外资再进入中国就难了。在目前人民币基金来源还比较少的情况下,我们等于是用外资做一些高风险的事,还是谨慎些好。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