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互联网周刊:你是“无趣族”吗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8月09日 16:36  互联网周刊

  生活简约低调的“无趣族”盖茨、巴菲特,已经上升到看破虚荣的高度,找寻到关乎心灵的趣味与指引。

  徐蔓/文

  2006年微软在推出Zune的时候,乔布斯在YouTube上就放出话来说,微软是没有创意的,总是抄袭别人。乔布斯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要是比创意,当然微软只能是甘拜下风。 但是,不能否认的事实是,《福布斯》的富豪排行榜上头把交椅的位子却总是被这个缺乏创意,没有艺术品位的人把持着—比尔·盖茨的生意总是做得最好,虽然缺乏创新,但是有人缘就可以。如果说苹果所对应的用户大多是那些有点钱且对于生活还有点追求的小资青年,而微软的目标客户就是普遍的大众群体。比尔·盖茨内心或许涌动着一种普罗大众的济世情怀,而他与他的同伴所缔造的操作系统帝国,也悄然地升级着人们的日常生活。

  盖茨在2006年的时候就向外界宣称要隐退江湖,把权利交给鲍尔默,但即使如此,他现在每天仍勤奋工作,他常常连续36个小时不睡,然后倒头睡上十来个小时。盖茨睡觉的习惯很独特,他从不在床单上睡觉,累了的时候,他就躺在那张乱糟糟的床上,随便拉过一条电热毯盖在头上。然而这样近似于流浪汉的状态,就是盖茨的生活习惯。曾经有人计算过,盖茨的财富可以买31.57架

航天飞机,或者344架波音747。

  然而,盖茨却没想过这些。有人经常说出这样一个故事来说明他的消费观,话说有一次,他开车应约去见一个朋友,到了目的地,停车场都停满了。服务生建议他把车停在贵宾区。贵宾区的停车费自然比一般场地的停车费高,盖茨觉得把车停在贵宾区和普通区没有什么区别,却要花比较多的钱,这纯粹是浪费,因此不肯同意。盖茨的那位朋友见状,便提出由他支付多出来的停车费,但盖茨还是不同意。他说,我不是缺这些钱,而是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把车停在贵宾区,白白多花停车费,至于这多出来的停车费是你付还是我付,都改变不了浪费的事实。

  盖茨没有名牌西服,甚至还有人曾发现过他穿的牛仔裤上破了一个小洞,乘飞机也是坐经济舱,几乎不坐头等舱,更别说是私人飞机。盖茨的故事听起来就象是一个现代版的“阿巴公”(吝啬鬼),但是现在,我们把这些有钱,且过着简约生活的人,称为“无趣族”。【注:无趣族(yawns),也就是年轻、富裕的普通人(young and wealthy but normal)】

  “让我们去吃个热狗吧”

  盖茨在午餐的时候,经常会和身边的同事说“让我们去吃个热狗吧”,这听起来颇有点象是走在中国的寻常巷陌,走过来一个穿拖鞋汗衫的,问你一声“吃了吗”,盖茨在美国的日常生活就象我们普通人一样,汉堡和加班生活。

  “无趣族”很多人都热衷于工作,看看中关村里那些IT 小兵们,他们更喜欢称自己是IT“民工”, IT(挨踢)的状态似乎总是让他们感到生活不安定,总想实现自己的梦想又疲于奔命,每天穿着运动鞋,总好象要奔赴某个地方:问问他们为什么不穿西装皮鞋,答曰,又不是搞市场的。当然他们不能算是有钱人,连“无趣族”的头衔都不能受用。

  有句话说,生活就是一个舞台,人们在其中都扮演着一个角色,都在尽力的维护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位置与立场,而或许那些穿着阿玛尼的人是在扮演,而那些无趣族也在尽力地争取着生活,只不过有人把趣味放在装点门面上,而无趣族则是靠勤奋地工作来维系着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无趣”的能量

  如果说到“抠门”的有钱人,人们肯定一下子就会想到巴菲特,这个手里掌控着上百亿美元的老头,至今仍住在50多年前用3万多美元买下的老房子里,开着蓝色“林肯”轿车,没有顾问也没有仆人,他每年从公司领取的年薪也就是10万美元。如此低调与普通的生活很难与“当今世界最伟大的证券经纪人”的头衔相匹配。

  华尔街可说是有钱人聚集的地方,写于上世纪80年代的小说《虚荣的篝火》,里面的华尔街的弄潮儿,住在上东区的

豪宅,老婆不上班,总是找时机与情人约会。华尔街历来有这样的传统,各大投行也有这样的公司文化─埋头工作,即时享乐。而从高盛走出,如今贵为美国财长的鲍尔森,在公众面前,总是一副好丈夫的模样。这些将金钱把玩在手心的大男人却无诽闻让人咀嚼,这的确让人感觉他们更加酷感十足。提起鲍尔森的强硬作派与工作热情,人们总要说到他在圣诞假期与家人在智利露营的时候,还要随时把卫星电话带在身上,维持与客户及员工间联系管道的畅通。

  如果说“无趣族”是一心投入工作,而无暇顾及生活的话(据说甚至有人嘲笑盖茨过他的卫生习惯),稀松潦草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他们对于社会与团队的一份责任感。

  在慈善事业方面,盖茨慷慨到了不遗余力的地步,与其妻梅琳达一起目前已经捐出200多亿美元。以夫妻两人名字命名的基金会还以每年十几亿美元的速度,不断向全球需要捐助的地方大把撒钱。在慈善事业上慷慨大方的还有有名的“抠门”富翁巴菲特,从2006年7月起,捐出财富85%,大约有370亿美元作为慈善之用。很显然,两个世界大亨深受卡内基的“财富福音”的感召,深信财富只有带来社会的福祉,才不算是浪费。

  如果说无趣族疏于对生活细节与物质的要求,那么他的胸中就还有一个更广大的世界,而这种胸怀就是“无趣族”所贡献给社会的巨大能量。

  从无趣到有趣

  今年中国台湾素有“代工之王”之称的鸿海集团老板郭台铭或许体味了一番从“无趣到有趣”转变的个中滋味。即使像2006年闹得满城风雨的“血汗工厂”事件中,鸿海集团高层也是尽可能放低姿态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事隔不到半年,郭台铭有了180度的大转变。郭不仅一反低调,还高调与演艺界明星林志玲、刘嘉玲在公众场合大跳贴面舞,一时间诽闻四起,连续3个月成为媒体争相关注的焦点。像郭董样不爱名牌、不开名车、不注重打扮,更不像玩这不正常男女关系游戏的人,或许,其此番长袖善舞是他自主创新的“解决方案”,也有可能是背后有高人指点的战略作为。因为精打细算一下,制造一些话题比打广告收到的宣传效果更为省钱,效果也更大。

  看来,商业舞台上各个老板的趣味也是一个企业营销的有力手段,个中高手当属英国维珍集团的布赖森,耍宝搞怪,甚至他的作秀出格被称为“激进营销”。中国SOHO的老板潘石屹,写博客写到声名鹊起,还讨巧地说,“媒体做的宣传,都是他们来找的我”。企业家的著名博客就象是企业的另一扇门,与企业联动互补,关上那扇被媒体不断聒噪的门,与阅读者进行的是一种更加亲密的交流。美国Sun公司总裁舒瓦茨的博客更是享誉全世界,除了他那条与众不同的马尾辫,很多记者们都乐意去那里找新闻。

  现在,物换星移,低级趣味似乎也不那么上纲上线了。这个物质消费时代里,或许艰苦朴素未必是好事,而虚荣与高调也不一定是坏事情。关键是这里的趣味到底是什么样的趣味。被人们仰止的盖茨、巴菲特这些“无趣族”们,他们的境界似乎已经上升到了能够看破虚荣的高度,过滤掉那些“低级趣味”,而找寻到了关乎心灵的趣味与指引。电子港湾的创始人梅格·惠特曼曾经深入到危地马拉的乡下,在一个玛雅人村庄中花了5天时间进行调查,为的是找寻到如何帮助当地妇女,通过将手工艺品卖给发达国家,从贫困中解脱出来的办法。与大多数美国CEO去中国和欧洲的旅行不同,惠特曼务实的工作作风很让人欣赏。而在机场,惠特曼又喜欢穿着eBay上的T恤亮相,说到底,又是一个“无趣族”。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