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大连服务外包:“中国班加罗尔”非终极目标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21日 11:31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王凤君 大连报道

  大连服务外包的产业目标相当明确。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到2010年培育4-6家年销售收入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大型服务外包企业;培育3-5家员工超过1万人的本土服务外包企业;培育50个‘大连研发’的知名软件品牌。争取‘十一五’期末大连服务外包总产值目标达到400亿元人民币,在未来5-10年把大连打造成全球服务外包的新领军城市。”大连外经贸局副局长崔铁说。

  7月初在大连采访,几乎每个人都会向记者提到美国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世界是平的》这本书。据称,书中托马斯·弗里德曼第一次把大连和班加罗尔联系在一起,并告知全球:“大连是中国的班加罗尔。”

  班加罗尔之梦

  中国与印度的“龙象之争”,一直是近年的热门话题。但中印软件及信息服务业之间的竞争成为中国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确属罕见。

  班加罗尔是印度南部一个全球知名的软件城市,因出色的软件生产和对欧美服务外包业务而成为全球第五大信息科技中心,班加罗尔也因此成为“印度的硅谷”。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班加罗尔的软件信息服务外包,看似有点不可逾越。

  据了解,2005年中国单纯软件和信息服务的出口只有9亿美元,而印度当时是230亿美元。目前印度服务外包公司的从业人数万人以上的比比皆是,其中印度最大软件外包公司塔塔咨询服务公司(TCS)员工总数已达6.9万人。而中国目前超过万人的同类企业只有东软一家。

  也因此,将大连与班加罗尔相比,让人怀疑:“大连真的已经成为中国的班加罗尔了吗?”

  今年5月18日,一个由北京大学地方政府研究院执行院长彭真怀带队,会同商务部、国土资源部等国家八部委领导和专家组成的特别小组,专程赶赴大连。

  调查结果让人吃惊。“2006年大连GDP增长16.4%,服务业增加值所占比重达到44.1%,已经超过工业增加值。在国内同类城市中开创了先河。”彭真怀说,软件及信息服务产业在大连市目前产业当中增长速度最快,连续九年增速均达50%以上。

  大连市外经贸局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2006年底,大连市专业从事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的企业已经超过600家,其中外资企业超过200家,世界500强企业38家,名列全球领先的前十大ITO(IT开发外包)和BPO(商务流程外包)服务提供商中,有六家在大连开展外包业务。

  “目前,大连服务外包业务,已覆盖各个领域,从最初的软件研发,逐步扩展到信息技术外包和业务流程外包,一些附加值高的外包业务如风险管理、金融分析等也落户大连。2006年大连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总产值达145亿元,从业人员超过5万人。规模过2000人的企业有8个。”崔铁说。

  大连在软件信息服务外包上的探索已有“口碑”。她被国家定为“软件产业国际化示范城市”、“国家软件产业基地”,及“国家软件出口基地”和“中国软件欧美出口工程试点基地”。2006年8月又被评为中国首个“中国服务外包基地城市”。

  “只要利用好大连的优势,就能实现大连的‘班加罗尔梦’。”彭真怀说,大连的信息服务业做成品牌之后,世界500强公司将纷纷进驻大连,形成规模,带动大连整个城市的发展,届时复制班加罗尔就不止是一个概念了。

  定标世界级

  “虽然印度在语言和其它某些方面较中国有很强的优势,但我们大连市政府的效率、自信和集中资源的能力,一定可以使大连的软件开发和服务外包业务发展起来,使大连成为中国的硅谷,追上印度的班加罗尔不是没有可能。”大连市市长夏德仁曾在不同场合表示。

  大连软件园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高炜告诉记者,从2001年起,大连软件园先后提出了“中日软件产业合作战略门户”、“中国IT外包中心”、“东北亚服务外包中心”等品牌战略,欲使大连个性鲜明,可在服务外包产业争一席之地。

  为“复制”班加罗尔,自2003年开始,大连不惜重金打造软件产业带。

  崔铁介绍称,大连软件产业带主要有两处,其一是2003年开始规划、总投资150亿、位处旅顺南路的133平方公里高新技术产业带。以软件产业的研发和生产为主,同时发展与之相关的信息服务业、信息与通信技术产业、教育培训及科技研发型实业。按规划,2010年该处将建成世界一流的科技产业生态长廊——中国“绿色硅谷”。

  其二为今年6月奠基的90平方公里甘井子区大东沟服务外包基地,该产业带的静态总投资为150亿元人民币,是“大连服务外包基地”。

  大连市政府规划用5年左右时间,实现全市承接服务外包的总收入接近1000亿元,从业人员达到20万人,让大连在国内保持该产业的优势地位,并成为“世界级的服务外包承接基地”。

  产业转移的天时与东北亚重要城市建设的地利外,人力支援成了大连服务外包产业急速扩大的基础。

  大连外经贸局服务贸易处处长龙跃告诉记者,为了解决软件服务外包人才紧缺问题,近年大连的22所大学都设置了与软件相关的专业或专门的信息技术学院,大连还采取政府搭建平台与其他省市进行合作、引入外部人才、校校合作、校企培训订单式服务等办法,加大人才储备。

  高炜则透露,大连软件园建园之初就与东软集团合作成立国内第一个培养专业IT人才的高等院府——东北大学东软信息学院,大连软件园股份有限公司亦设立综合人力资源解决方案中心,配合政府多次组织全球人才巡回招聘会。如今这个服务外包产业基地已具有产学研一体的特色。

  从日本到欧美

  高炜认为, 在所有外包服务中,大连对日外包尤为突出,目前该业务已占到大连软件出口总量的80%以上。大连之于日本,正如印度之于美国。

  但现在占领日本市场已不再是大连服务外包的唯一目标,大连正试图把服务外包之梦向全球扩展。

  “我越来越感觉班加罗尔不一定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大连最终是要成为东亚最具竞争力的信息产业中心。所以对于这个称呼(注:即“中国的班加罗尔”),我觉得既可以这样提,又不够解渴。”早在2005年接受《全球财经观察》采访时,夏德仁就已如是认为。

  在最近召开的第五届软交会上,夏德仁重新定位:“大连应该建设成为全球软件和服务外包新领军城市。”随着全球软件和服务外包的规模迅速扩大,大连作为东北亚地区的重要城市,完全有条件成为新的领军城市。

  但亦如彭真怀所指出的,无论是要做“中国的班加罗尔”还是要打造“全球软件和服务外包新领军城市”,都必须参与全球软件和服务外包分工的竞争,大连也必须从欧美市场获取一定份额。

  据了解,尽管大连已经承接了日本80%以上的服务外包业务,但日本的外包量在全球外包市场的份额只有10%。全球主要发包国为美国,其发包量占全部份额约65%,其中60%被印度拿走。从某种意义上讲,向欧美市场进军才意味着中印服务外包真正的较量即将开始。

  大连市软件行业协会副理事长江洪波说,目前大多数大连企业对日服务,承担的都是人员占用最多、技术含量最低的编程和测试环节,而美国对印度的外包是全过程的,这使得印度更全面、系统地获得了IT的核心技术。真正的IT原创技术在美国而不是日本。所以他认为,冲向美国市场是试图取得自强的中国软件企业必然的选择。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为开拓欧美外包市场,从2005年开始,大连就组织了一个由大连高新园区投资牵头,大连华信、海辉、现代、中联电脑等大连十家对日外包的明星企业走到一起,专程面向美国市场成立了一个“IT外包联盟”(ISG Dalian),目前联盟人数已超万人。

  联盟成立后,在美国建立了对应的ISG USA,作为“大连软件”登陆美国的桥头堡,嵌入美国市场,寻求合作伙伴、客户及合作方式。截至去年年底,通过“IT外包联盟”,大连企业已拿到价值700万美元的20余个订单。诚然,这也只是大连进军欧美市场的一个开端。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

不支持Flash